目 录

 布局

本讲道会的骨干,是第一堂作介绍,中间六堂分别讲六位大士师,最后一堂集中讲两个士师记结论中的其中一个。

士师记布局精密:

1. 双重引言(1~3章)

1.1 政治上的败坏(第1章)

1.2 灵命上的败坏。

因宗教的败坏,即灵命的败坏,引致政治上的败坏。

2. 主要内容(3~16章)

士师事迹,回应引言。

3. 双重结论(16~21章)

再没有士师。假如这卷书停在第16章讲参孙,则它只是英雄故事的记录,但在双重引言下有双重结论:政治与灵命。

3.1 灵命上的败坏

3.2 政治上的败坏

一方面,以色列人未能对抗迦南人;另方面,也有内战,一支派几乎灭亡。

全书不停重复四个重点:
一、以色列人离弃神,犯罪得罪他。
二、神兴起外邦人攻击以色列人。
三、以色列人回转、哀求、祷告。
四、神兴起士师,国中太平多少年,而以色列人又再犯罪。

最后的第17~21章记载两个故事,有两次和两个半次提及“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A. 17:6
B. 21:25
C. 18:1(半次:“以色列中没有王”)
D. 19:1(半次:“以色列中没有王”)

各人任意而行,谁是王?有人说,士师记是铺排犹大支派出场。第1章问谁人先上去攻击迦南人呢?是犹大。理想的王是大卫吗?但仔细看士师记及大卫生平,答案是不!理想的王是神自己。如在这时代没有神,各人任意而行,各人以为对的事就去作,没有神的标准,就混乱了。

十九世纪英国大文豪查理士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双城记》这本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小说里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笃信的时代,也是疑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绝望的冬天;我们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我们全都会上天堂,也全都会下地狱。”

总之,那个时代与现今时代如此相像。任何时代,想想神都在我们中间,在香港、中国、世界,我们的社会都充满问题,是最有工作机会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给我们许多挑战,关键却在于:神是我们的王。

2:1~5内容

这段是第1章的小总结,解释了以色列人为何不能取得迦南的原因,而第1章讲述哪个支派做了甚么事。

2:1 面对大时代的勇气

“上到”这词出现在1:1,那里提及以色列人攻击迦南人时;但这里是说耶和华的使者“上到”,他彷佛变成人一样“上到”那地方。旧约中常提到“耶和华的使者”,士师记占了三份之一,故这是个关键词。

“流奶与蜜”是一种形容方法,奶代表畜牧业,蜜代表农业,即两样在迦南地都发达。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在迦南却得丰富。出埃及,是摩西时代最大的挑战;入迦南,如何攻取这地,是士师时代的挑战。每个时代都有其挑战,不能在过去历史中寻觅。新的时代,有新的困难,新的挑战。在埃及的日子固然不容易,在迦南,如何安稳下来是新的挑战。

每个时代都需要勇气去面对,而勇气的根源是2:1末端所指神无条件的应许。神单方面作出呼吁,不管我们如何败坏,不管我们如何惧怕时代的挑战,不管我们多么的软弱,神永不废弃他的约。

许多时候,我们会说自己是平凡人,我是谁?如何能回应社会上那么多问题?算吧!但你有没有想到神要兴起你?根源不在乎我们信多少,乃在乎神永不改变的应许。

我们做父母的,许多时口不对心,跟孩子说:“你不听话,我不理你。”这是错的教导。我是牧师,教儿女时一样会生气,他们小时候令我不开心,我一样会这样骂他们,但我会多说一句:“但我永远是你的父母!”

神的回应是:我永不废弃与你们所立的约。这是我们面对时代挑战时勇气的根源,不管我们多软弱,他会成全他的约。

2:2~3 为何失去大时代

1:1讲犹大支派首先上去攻击迦南人,1:21讲便雅悯支派,1:22讲约瑟家,其实约瑟不是一个支派,但玛拿西和以法莲是,以法莲更是相当麻烦,声音最大,1:27讲玛拿西,1:30讲西布伦,1:31讲亚设,1:33讲拿弗他利,1:34讲但。地理上,由南至北,约旦河西的九个支派都讲了,没有利未,因它不分地。

呈现眼前的九个支派,南面的犹大最成功,但最失败。1:19犹大最棒的了,有神同在,都还只因那地的人有铁车,不能赶走当地人。1:34但被放置为受词,虽然犹大与但的结果相类似,但犹大住在山地不下平原是成功,但住在山地不在平原是失败,犹大主动做工作而不得要领,但却是在亚摩利人主动做工作下而失利。

其实,最终所有支派都不成功,2:2道出原委,是因以色列人与那地的居民立约,保留他们的祭坛。这表示两点:一、以色列人被当地人同化,二、敬拜他们的偶像。这一直到王国时期结束也是如此,要留意:以色列民一直没有离开耶和华,却在他以外多加偶像,甚至视这些偶像也是神自己,去敬拜它们,以色列人不是无心,却不是全心全意。

与当地人立约,代表生活被同化;没有拆毁当地人的祭坛,跟着一起敬拜偶像。甚么是因?甚么是果?妥协,拜偶像,不以神为中心,以别的取代神的位置,不完完全全以神为神,放神在心灵的高位,这是以色列人失败的真正原因。

圣经多次提及以色列人与神的关系,神的震怒在不虔不义的人身上,不虔是对上帝,不义包括对人的相处,罗马书指出拜偶像就是根,神任凭人让他败坏就是果。不以神为神,生命就任意而行,以色列人就与当地人立约、通婚。

对于政治的议题,社会上问题纷纷扰扰,关键是如何以神的角度去看,以圣经的角度去处理。

我们要被同化吗?别人怎么做我便怎么做吗?我才对,一切手段达到目的便可以吗?士师记严厉斥责这种自己以为对就任意而行的做法。在不同的意见中,耶稣的榜样是怎样呢?面对不义的事件,我们以甚么态度作出回应呢?以色列丧失回应时代的机会,背后是因被同化,而背后正是因不以神为神。

2:3单看外表,神说要继续把迦南人放在以色列人中间。很难解释的一个词是“肋下的荆棘”,肋下,放在旁边,和合本翻译得好,提醒荆棘放肋下是多么的辛苦!神不会主动挪走它,让它提醒以色列人当尽的责任,这起了互为因果的效应。

迦南人的偶像是以色列人的网罗,那么,以色列人的盼望是甚么呢?

2:4~5 重拾大时代的方法

“哭”,是“波金”的意思。波金在2:1出现,这是甚么地方?它不在地图中。翻成希腊文的旧约圣经七十士译本中常提及这地,那就是伯利。创35:8描述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那棵树叫亚伦巴古,意思就是哭。因此,波金就是伯特利,起码是伯特利其中的一个地方,而伯特利意思是神的殿。当我们哭,是回到神的殿哭。

悔改而哭,为从前不以神为神,最具体的表现就是献祭,也可以说,之前他们没有献祭。在得罪上帝之地筑起坛,献上以神的方法并以神为神的心思为祭物,这不单是心灵上的,也是在那地方宣示上帝主权的意思,用上帝的方法,以神为神,住在那地居民当中。

如不悔改,如不能百份百以神为神,我们就跟随社会和自己的标准,任意而行。相反,如我们悔改,就筑起祭坛,在那里展示上帝是真的!

今天社会上可能有许多好的基督徒,却难见他们发挥影响力。在影艺圈,基督徒是很重要的,神的心意是在各界兴起他的子民啊!在教育界,有更多的基督徒,但是否被同化了?有时,基督徒无奈地被社会同化了,就如士师时代一样。按统计数字,大专生在教会的青年人中占比例最少。我们要筑起祭坛吗?要宣示神的主权吗?要面对外邦的挑战吗?内地工作的朋友,不少都有小三,非常严重。这时代,这处境,如何回应?你是家庭主妇吗?有筑起祭坛,为家人和邻舍祷告吗?

活在这时代,以神的眼光看这时代,悔改,面对社会上许多的挑战,神永不改变,在香港、世界、中国,他是主宰。

神说:“我的仆人在哪里?”谁来做神的工作?谁来悔改?谁是神兴起的领袖?你愿意以神为神、全心全意以他的眼光看世界,在办公室、学校和各行业里筑起他的祭坛吗?

 (版权属港九培灵研经会所有,欢迎转载,但要登出来源及大会纲址)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