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四讲 螳臂挡车的英雌──底波拉
主题:寻找当代英雄—研读士师记
日期:2014年8月5日(二)
题目:螳臂挡车的英雌──底波拉
经文:4:1-16 (经文范围4:1-5:31)
讲员:郭文池牧师
传译:李庆宏传道
摘要:田淑珍传道

引言

事奉的人,特别是传道人,不要做独行侠,需要进入队工的关系,如不懂在队工中与人相处同工,事奉往往难以长久。今天我们来看三个人物:底波拉、巴拉、雅亿(4:17-24)。

整段经文有许多难解地方。4:2夏罗设是甚么地方?4:6的基低斯和4:11的基低斯是同一个地方吗?似乎说不一样会解释得更合宜。4:3提到九百辆铁车,但那时铁器时代才刚开始,有可能吗?但我不会从这些难题入手。

释经角度也有不少。第4章讲底波拉,第5章则是另一个完整的单元,但4:24作为故事最后结尾却没有士师循环中末了常说的“国中太平多少年”这话,故底波拉是个例外吗?不!其实5:31就出现这话,故第4-5章应该是一个单元,4章讲事迹,5章是诗歌,但我也不会从这释经角度入手。

神学进路亦可探讨事奉上的男女角色。这里突出了女性事奉的领导地位,底波拉是士师中唯一的女性,雅亿也是一位女性。但我亦不会从这男女事奉角色入手,因题目太敏感,也因这课题不单在这里,更在许多别的经文出现。

今天,我要从事奉队工的角度去解释,看三个人物的领导与分工。

一、底波拉

4:1-3是引言,为何兴起底波拉?是时代需要。“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这句写得很奇怪,一个人在两个地方作王吗?原来夏琐是在迦南的北边,是一个重要的城巿,在那里作王等于统领了迦南地。将军西西拉也可能是一个王帝,5:28-30提到他有宫女。耶宾在圣经中出现过几次,书11提到约书亚打败迦南的夏琐,杀了耶宾。耶宾可能不是真名,是对所有王的统称。耶宾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拥有900铁车,比起一百年后所罗门全盛时期的1,400铁车,已是非常显赫。

底波拉知道她的角色。4:4说她是位女先知,圣经中提到的女先知,还有在她之前的摩西的姐姐米利暗,及在她之后的列王记下约西亚时代的户勒大。新约路加福音2章提到女先知亚拿,执事腓利的四个女儿能说预言,也可以说是女先知。4:4说底波拉作士师,但其实在士师记,没有一次士师是作名词的,所有士师都是动词,故经文应作“当时(她)士师以色列”。集先知与士师于一身的底波拉(另有最后的士师撒母耳),是一位弟兄叫拉比多的太太,故也是个普通人,是家庭主妇。

底波拉人如其名,如蜜蜂一般勤力,细小,不起眼,但很重要。我们对她所知不多,但她非常非常重要。以色列人被打败,受压二十年,神使用不起眼的底波拉,去和巴拉建立关系,成就更大的使命。

神有话要传给巴拉,神叫底波拉把话传给巴拉听,4:6要他领一万士兵上他泊山,4:8巴拉的反应却像小孩,“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记得我儿子小时候去张保仔洞,也是这样跟我嚷闹的。其实,后来不只一万人,还有其他人加入。

4:9底波拉的反应是“我必与你同去”,虽然巴拉不得荣耀。一个好的领袖懂得如何对待队友。如何决定团队的关系,是好重要的。他不硬把团友拉上来,他要亲自下去同他上来。许多时牧者与执事的关系不顺,前者以异象出发,后者却持管理角度,前者常说的是“怎么你们没信心?”、“为何不听我讲?”、“你们不明白我就辞职算了!”后者常说的却是“要顾前门后门”、“计划如何?”、“甚么?又购堂了?”

但异象者与执行者的关系,在4:9中表现出来,前者必与后者同去,领袖要体恤跟随者,跟随者緃软弱如巴拉,也能成就大事,关键在于领袖如何看待跟随的人。当别人跟不上就找另一个,这情况只会继续发生。

我有好多师傅,其中是我初出来牧会的堂主任袁栢坚牧师,他49岁返天家,令人怀念的,却不是他的成就,乃是他的胸襟。他叫初出茅庐的我在大会中讲道,他说他若放下自己,能叫教会复兴,死也愿意,事实确是如此。他身后我们在他办公室找到他一篇文章,题目是“我是一只牛”。文中,他说他不是冠军牛,但他愿意祝福其他人成为冠军牛。

多少时候执事说了令我们心碎的话?多少时候职员不合作使我们灰心不去做了?如果是这样,教会如何面对时代的挑战呢?领袖与下属,团长与职员,主日学校长与学生,堂主任与传道同工,传道同工与长执,当中的领导者与跟随者关系如何?但愿我们都做颁奖台上自动消失的领袖,杀敌以后,雅亿的事件以后,底波拉没有领奬,只求造就神的子民。

二、巴拉

巴拉的名字是闪电,但4:8-9里像小孩的表现使他变成闪缩,到底他有没有信心?若没有,他为何接受挑战?来11信心伟人榜上有巴拉,故他是有信心的,但为何他由闪电变闪缩?原因是他知道神呼召他,但他真的没信心嘛!故4:9神把敌人交在妇人手中(4:17)。后来4:12巴拉真的上山了,4:13从山上又下河去,一点没迟疑。1:19提到犹大支派那么成功都没能把迦南人赶出,只能住在山上,因平原敌人有铁车。如今一万人上山,要离开安全地带,下到平原,直达敌人的心脏,那里有九百铁车,何等艰巨啊!但5:4-5说下大雨,可想像铁车的轮子便陷在泥泞中,敌将西西拉唯有下车徒步,落慌而逃。

整个过程就像过红海的神迹一样,是信心的考验,神用这样的方法操练我们的信心。我们往往要神先帮我们先解决我们的问题,然后我们才信他,但事实是倒过来,我们看见问题,然后有信心,去相信,踏出第一步,接着问题得以解决。多年前我往外国进修,就是一个信心的旅程。廿五年前到美国读书一年要15,000美元的经费,那学校说明没钱不要申请,我没钱但凭信心申请也获取录了,可是当时太太刚有身孕,岳丈极力反对,我还是凭着申请到的8,000美元半费资助起程了。到了那边,我忧虑极了,在中秋节的迎新节目最后一夜,碰到国际事务的老师告诉我,我另一半的资助由另一个州的教会负责了,只是来不及通知我。原来上帝早已预备,当夜我与太太望著明月流泪祷告,神对我们太好了!假如当日我们不踏出信心的一步,放弃出国,就得不到海外深造的机会了。神是如此操练人的信心。

三、雅亿

有人说她残忍,用诡计,但假如是巴拉用同样的方法杀死西西拉,就不残忍吗?那是打仗时期啊!4:11基尼族原在犹大旷野的南边,渐渐搬到以法莲去。4:17“和好”可指有生意往来,或家族友谊。雅亿最后杀了将军西西拉,因她作出了选择。她的丈夫与(以色列的)敌人是友好关系,她本身是外邦人的妻子,但在人情与顺服上帝之间,她选择了顺服上帝。

下面是不是姊妹的死穴呢?这个男子多好!比教会的弟兄还好!只是不信主而已!作为母亲的,也好多时在人情与真理之间为难,儿子快升上小一,借个地址上校网可以吧!每月2,000元租个邮箱没问题吧!

但雅亿选择了顺服上帝,底波拉所预言的妇人,就是雅亿。5:24说雅亿是最蒙福的妇女,为何这样?是因雅亿的顺服。

结语

这样看来,谁是真正的士师?是底波拉?但十二士师中,除她以外所有都上阵杀敌。是巴拉吗?是的,他上阵杀敌,但却要人鼓励才去啊!是雅亿吗?她只是个家庭主妇,没有事奉岗位,不是先知,不是士师,不是将军。

有解经学者有个两说法:第一、第4章不是讲一个士师,是士师的团队。第二、神才是士师,把异象和说话交给底波拉去建立巴拉又使用雅亿杀敌,神才是真正的统管着,三位对神的忠心都重要,他们建立了士师的团队。

三股合成的绳子不折断,他们是传递异象的领袖,上阵杀敌的执行者,和没有岗位但有机会便把握顺服上帝的跟随者。

(版权属港九培灵研经会所有,欢迎转载,但要登出来源及大会网址。)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