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五讲 无名小卒的英雄──基甸
日期:2014年8月6日(周三)
题目:无名小卒的英雄──基甸
经文:7:1-25 (经文范围6:1-9:57)
讲员:郭文池牧师
传译:李庆宏传道
记录:田淑珍传道

四章圣经太多太长,不包括第9章讲基甸的儿子亚比米勒的话,第6-8章也超过100节经文,比参孙的经文更多,我们只会提纲挈领地看。

一、“怕”之引言

我们怕很多东西,外在如怕天灾,怕失业,怕入不了大学,怕穷;内在如怕没健康,怕老。很久以前母亲清早去巿场买菜回来便对着镜子拔白头发,就是因别人说她是老婆婆。我们也怕肥,怕儿女不听话,怕嫁不出去,怕娶不到老婆;心理上也怕蜥蝪,怕瘫痪,怕黑,怕没人肯跟我们在一起。如果有人说他甚么都不怕,他就是不诚实。

怕与基甸有莫大关系。第6-8章是士师记里非常突出的,假如把基甸儿子亚比米勒也放进士师中,则基甸刚好在俄陀聂、以笏、底波拉之后,在亚比米勒、耶弗他、参孙之前,即刚好在中间。这是整个以色列民族走下坡的分水岭,在基甸之后的士师都是差的。而基甸自己人生的分水岭,好坏皆在于一个字:怕。

二、基甸“怕”的上半部

他怕不明白神的旨意。第6章讲他生平,6:1-10中6:1-6道出背景,以色列人的困难是米甸人、亚玛力人和东方人来攻击他们,在米甸人手下受苦七年。6:5说敌人像蝗虫那么多,还有动物作武器,有骆驼。米甸人是游牧民族,不长住迦南,在约旦河东,当以色列人收割时,便成群来抢,所以,以色列人往山上走,住在山洞里。6:7-10跟士师记以色列民呼求上帝便得拯得不同,6:8神派先知去责备他们,多次的呼求,情况只是每况愈下。打麦子不是在露天地方吗?但6:11基甸竟要在酒醡那里,就是因为怕,不敢公开。

但6:12神说基甸是大能的勇士,与他同在,6:13基甸却埋怨说如果神与他同在为何如此。其实,基甸的父亲是向巴力献祭的主力人物(6:25),他怎会不明白?可能他在痛苦中忘了神的恩典,还反问耶和华的奇妙作为在哪,但神很忍耐,没发怒,6:14神差遣他,6:15是他的回应,看似摩西,但其实他不老实,6:27说他有仆人起码十个,不太穷吧!但神仍怜悯他,6:16说与他同在。因此,(贫富)背景、能力(多少)不是问题。

6:18于是基甸就叫神不要离开,他要回来献祭。6:19的一伊法是相当重的,大概20-40磅,故是个大饼,他献的祭物有汤、有羊羔、有大饼,上帝也悦纳了。但6:22基甸又怕起来了,因为他觌见了上帝,这是面对面拜访的意思。从此,基甸蒙召了。不是他觉得自己如何一无所有,自卑,至微小,关键在于谁呼召他。我的感觉是神学院的同学毕业时都很谦卑,说过去三至四年甚么都不懂,这岂非说我们白教了他们?(一笑)谦卑是重要,但解决问题的答案是谁呼召我,不是我们有多少。

神给基甸第一个任命是帮助他建立信心,神要他拆他父亲的祭坛(6:27)。他因怕父家和本城的人,便在夜间行了,真是艰难啊!6:31-32事情的解决是神透过他父亲的口行了奇妙的事,他父亲亲口说若巴力是神,就让巴力与基甸争论,基甸也因此称为耶路巴力。人生中我有两个难忘的婚礼,一个是我自己的,另一个是一对结婚时也不太年轻的弟兄姊妹。姊妹的爸爸是道观里的道士,要姊妹行婚礼前向亡母遗像三躹躬,姊妹宁可不结婚也不从。曾有教会牧师与爸爸坐下谈,结果爸爸勃然大怒,把姊妹家里所有圣经从露台掉出去。我为他们禁食祷告,此事只有神才能解决。结果,神让亡母在父亲梦中出现,责备和规劝父亲叫他让女儿出嫁。神作为何等奇妙。

6:33神呼召基甸,大战即将展开,6:36-40基甸却没有信心,但神没有发怒,羊毛湿羊毛干的印证都一一应允了他,让他有了信心就出发去了。

7:1“哈律”与“害怕”读法相似,只响音不同,是语带相关,7:3基甸说谁怕就走,结果人数由32,000锐减至10,000,但神仍嫌人数过多,7:2神说人数过多故不能将敌人打败,这与世间人多好办事的逻辑相反。7:5神要基甸挑选警惕的300人出来。300对7:12蝗虫一样多又带着无数骆驼的敌人,8:10提到是135,00人,这样,7:9-10基甸就准备出发了。

神好慈悲,7:10让基甸带仆人同去。人好奇怪,明明神迹已显给你看,明明神已直接跟你说话,但人总是要别人说一下,就会听进去,故神怜悯你,让别人再说给你听。基甸位列希伯来书11章信心伟人榜上,能被神使用,是神的恩典,基甸的300人,带着特别的武器:瓶、火把、号角(士师的武器都很特别,如珊迦的赶牛棒、参孙的驴腮骨),却不在乎那武器,都能得胜。基甸是大能的勇士,是信心的伟人。

三、基甸“怕”的下半部

7:23以色列从拿弗他利、亚设、玛拿西支派聚集人来帮忙,但那地最有实力的其实是以法莲支派。假如基甸故事的上半部是与神有关,下半部则是与人有关;前者是他怕不明白神的旨意,后者是他怕得不到人的尊重。

基甸是玛拿西支派的,他不敢叫强大的以法莲支派来帮忙,等得胜以后,敌人都走了,他才敢叫以法莲,在约旦河东,把守渡口,杀了米甸的两个首领,他们是类似酋长的头目。8:1以法莲是很麻烦的,他们迁怒基甸质问他为何打仗不叫他们。教会中常听到这种声音,事情做好了会埋怨为何之前不叫他,事情要办之先叫他又问为何要叫他。基甸如箴言所说,回答柔和,使怒消退。8:2他说拾取剩下葡萄的,强过收割葡萄的,8:3他何等有智慧、有胸襟,以法莲就消了气。

8:4-17提到两个城巿:疏割、昆努伊勒,都在约旦河东,基甸在这里进行补给。8:6疏割人首领好像在嘲笑基甸:你已经很棒,还要我们为你补给?8:7基甸的反应是发怒;8:9他的反应因昆努伊勒反应与疏割一样也是发怒。为何基甸这次忿怒了?第一、以法莲是大支派,不得罪他。多少时候,大堂会的牧者都是不能得罪的。第二、没有一个人可以在长期批评中站立得住!由以法莲到疏割到昆努伊勒,基甸筋疲力尽了!8:14他捉住疏割的一个少年人迫他供出七十七个首领的名字,他怀了很强的报复心。8:17他拆了昆努伊勒的楼,杀了那城里的人。8:18才向外杀敌,基甸先向内才向外开刀,这是首次士师向自己百姓下手,问题已经非常严重。

8:18-19基甸同母弟兄曾死在敌军酋长手下,以色列人又受敌人七年之苦,这些背景叫基甸缺乏安全感,但如何建立安全感呢?基甸好残忍,8:20他叫长子益帖下手杀酋长,益帖还是个童子(雅各之子约瑟被形容是童子时是17岁),这是当众羞辱对方之意,但过份暴力了。基甸忘记了是神叫他得胜,却在彰显自己的权威了。

8:23-24基甸表面上不接受作王的任命,但8:27他制造了一个以弗得。以弗得本是祭司的外袍,是寻求神断明是非的衣服,但现在基甸造了一个用以弗得为名的偶像,成为他自己和他全家的网罗。

他希望以色列继续在他的管治下,如何得知?8:30他有70个亲生儿子,因他有许多的妻妾。妻是与他同住的,妾则住在外面。一个住在示剑的妾给基甸生了儿子亚比米勒,意思是我父亲是王,基甸心里原来好想作王,但不想太突出,因不知是否所有人都支持他。

他怕不获支持,怕批评,拍不被接纳,于是用方法,用偶像,用儿子,结果一败涂地,种下坏的种子。第9章说亚比米勒杀了所有的兄弟,火烧示剑城。

四、“怕”之结语

怕神你呼召我?怕人不接纳我!“怕”可以是动力,也是阻力,分别在于怕的时候是朝向神?还是离开神?第8章开始,再没听到神向基甸说话,也再没献祭,更没有寻求是否是上帝的心意。

处理“怕”,用自己的方法,是提升安全感,希望是人给我。但神的国是不能震动的国,在我们的时代里,许多事令我们怕,我不行,我有限制,我不懂,但最重要首先是我们愿意以神为神。

6:23-24基甸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筑坛是宣告上帝的主权,承认上帝是上帝。当我们惧怕,要知道耶和华沙龙,这是甚么?真正的惧怕不是要我们再巩固自己,不是发挥潜能,不是更多外在把握,而是神给与我们平安,问题才能解决。朝向他,解决恐惧,才是真正的出路。

(版权属港九培灵研经会所有,欢迎转载,但要登出来源及大会网址。)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