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昨天,我感受到各位开始觉得,阅读耶利米书是不容易的;我感受到了。为甚么我会这样说呢?因为在研经会第一天完结时,我鼓励各位回到家中把那天的经文背下来,你们以热烈的笑容来作回应。但昨天我们读完第3章时,我稍稍的说请你们记一记时,你们的反应没有第一天那么热烈。可能出席的弟兄姊妹并不全是出席第一天的人。另一个原因就是,第1章是比较易于背诵的,因为第1章的逻辑是比较容易明白的,内容提到是耶利米的蒙召,然后就是两个异象。但是,当我们阅读第3章时,我们发觉每一段落的关系似乎是有点松散,并不是紧紧相扣的;要背下来又真是颇难的。特别是到了我这把年纪,由一个昔日穿短裤的青年,到了如今穿西装的人,有一个现实就是:记忆力倒退。昔日十分渴慕那种过目不忘的恩赐,如今我却有过目即忘的恩赐,所以,我只能依靠以逻辑作为记忆的线索。

当我预备耶利米书的时候,我也预备得十分辛苦;昨天阅读过后,今天就忘记了,不知道为何看过之后还是忘掉了!一方面是记忆力的倒退,但是耶利米书又真的是十分难于记下来的,因为它每一个段落之间的逻辑并不是紧紧相扣。所以,如果要帮助各位把耶利米书变得容易记下、吃得舒服的话,是可以运用一个伎俩,就是:大而化之。大而化之就可以容易听、容易吃,再加上开开心心那就更加好啦!另一个伎俩就是忽略难懂难读的经文,甚或跳过去,快快的跳过去不读。对于那些热爱圣经但又对圣经不熟悉的弟兄姊妹来说,这或许是个权宜之计。但对于那些热爱圣经且对圣经有相当熟悉的弟兄姊妹来说,他们对这样的做法是感到不满意的。

但无论如何,我看着你们的脸,我知道你们是热爱圣经的,不然的话,你们怎么会这么早也来参加研经会,所以,我相信你们不会喜欢讲员以大而化之的方式来处理经文,快快的跳过那些艰难的经文;我知道你们是不喜欢这样的。所以,我们是没有别的方法,在这么多人的要求下,我是没有别的方法,我们要一口一口地吃这经卷,我们不能够囫囵吞枣,我们是需要一节一节地阅读,我们必须尊重经文自身那种简明的意思。我们要放下自己的自由而受经文所约束;但当我们被经文约束之后,我们就能够得到自由。所以,经文说甚么,我们就说甚么,就想甚么;这是约束,也是自由。其实,当我们阅读任何经卷,任何书本,任何文本,这都是应有的、对作品尊重的态度,何况我们都相信圣经是神的话语,我们都相信,当圣灵在我们中间的时候,我们就能够一同看见,一同听见呢?我们恳求神临在我们中间,让我们能够吃到天上的吗哪。

(领会祈祷)

今天早上我们会一起阅读第4章。昨天我们在阅读第3章时提到那国破家亡的灾难。就是描述一位受伤、被爱人背叛的丈夫,他怎样面对他那位淫乱的妻子。他期待淫乱的妻子回来、回转。所以,在第3章的结束及第4章的1-4节,我们看到神仍然盼望这位淫妇、妓女以色列能够回家、回来。

但当我们看到第4章5节时,你和我都会吓一跳的,因为神变了脸。耶利米再没有祈求以色列这位淫妇回家,因为神已经到了极限,人所做的一切已经超越了神对人仁爱的极限。虽然神是充满热情,并以永远的爱来爱人,但神是轻慢不得的,他也不能够被人所耻笑的。所以,神向百姓宣战。

二、神向百姓宣战

A.来自北方的攻击(第5-8节)

在这里,耶利米第一次提到在北方有一支侵略的军队的诗歌。神宣布,响起警报的信号,来警告所有人。所以,在第5节说:“你们要在犹大传扬,在耶路撒冷宣告,说:“当在国中吹角,高声呼叫说:‘你们当聚集!我们好进入坚固城!’应当向锡安竖立大旗。逃吧,不要迟延,因我必使灾祸与大毁灭从北方来到”。在那些日子,城市和乡村的分别并不是在于它们的大小,所分别的是,有些城市是有围墙,乡村是没有围墙的。所以,当敌军临到,警报响起时,农民和居民必须要从他们所处的地方,快快的跑进城里去,就可以在坚固城里面得着保护,得到食物和食水。

耶利米提到的北方侵略者,不少的学者对此有不同的意见,我认为这个北方侵略者是巴比伦。事实上,在主前598年及597年巴比伦是曾经入侵耶路撒冷。第7节里“狮子”的隐喻是用来描述这位侵略者。“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是毁坏列国的。它已动身出离本处,要使你的地荒凉,使你的城镇变为废墟,无人居住”(第7节)。耶利米呼喊百姓赶快找一个逃难的地方,因为有一个不知名的侵略者,好像狮子般扑杀过来。这只狮子是巴比伦,终局已经定了,战争亦已开始,不能被扭转;耶路撒冷在这场战争中备受攻击。在这几节经文里,除了描述狮子之外,神还向百姓说甚么呢?先知想说些甚么呢?

先知尝试让身边的人看到一个严峻的事实,就是要颠覆过去那种王朝帝位和圣殿的意识形态,是王朝圣殿的意识形态。王朝圣殿意识形态是指,耶路撒冷是宗教的重镇,政治企业之地,是安全、稳妥,是大家可以安逸无忧的。但是北方狮子的来临,正正是显出耶路撒冷是不安全的,耶路撒冷不是稳妥的,这种意识形态同样是不稳妥的。所以,在第8节:“因此,你们当腰束麻布,哭泣哀号,因为耶和华的烈怒并未转离我们”。

第5-7节的重点是,神跟百姓开战,神与百姓开战,这叫以色列人感到十分惊讶。神会与我们开战?我们以色列人是神的选民,神会与我们开战?我们曾与神立约,神会保护我们,甚至是帮助我们对付敌人的;而且,耶和华曾经是以色列的战士,带领我们作出圣战!但我们都知道,耶利米常常指出以色列人屡屡毁约,以色列人根本没有信誉,不守约,所以,神宣告,要对以色列进行圣战。以色列成为神的敌人。对以色列人来说,对付敌人应该还可以的,从前我们是神的子民,对付敌人应该是可以的,但如今是要对付神,又要对付神所支持的敌人,这是一面倒、必然战败的战事。无怪乎耶利米吩咐百姓,你们快快哭泣哀号吧。神的发怒还未结束,“耶和华的烈怒并未转离我们”。

B.究竟是谁的责任(第9-10节)

接着在第9-10节是提到,究竟是谁带来这天灾人祸的?“耶和华说:‘到那时,君王和领袖的心要失丧,祭司都要惊奇,先知都要诧异。’我(耶利米)说:‘哀哉!主耶和华啊,你真是大大欺哄这百姓和耶路撒冷,说:‘你们必得平安。’其实刀剑已经抵住喉咙了!’”(第9-10节)。第9-10节是反省前面那首诗歌,反省是谁带来这天灾人祸。

首先,耶利米是在描述政治和宗教的领袖都在诧异,他们的心都失丧;他们都心灰意冷,他们开始看到这么一个安稳的世界已经被动摇了。然后,耶利米把焦点放在神身上。他好像是要向神投诉,“哀哉!主耶和华啊,你真是大大欺哄这百姓和耶路撒冷,说:‘你们必得平安。’其实刀剑已经抵住喉咙了”。耶利米向神投诉说,神祢好像是欺哄了耶路撒冷,欺哄了百。这里“欺哄”这个字与出现在创世记3章中,蛇欺哄女人吃树上果子所用的欺哄是同一个字。

从耶利米的回应,我们看到彷佛耶利米认为似乎神是藉着那些看风转舵的先知欺骗百姓。神啊,祢为甚么容让那些看风转舵的先知宣讲平安的信息呢?其实,耶利米在这里的呼求是一种暗讽(Irony)。

官方的说法是,毁坏是不会发生的,百姓你们要相信我,毁坏是不会发生的。但是历史的事实却是毁坏。所谓暗讽就是,看吧,耶和华好像是掩藏了耶路撒冷被毁坏的事实啊。其实,那群宣告耶路撒冷平安的人,他们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是耶和华神所说的呢?对耶利米来说,这是一种欺哄的说法。耶利米在这里好像是在说是这样,其实不是。事实上是不能够把责任归咎于耶和华身上,因为肯定的说,耶和华根本就没有这么说,“平安,平安”,他根本没有这样说过。是哪些人说平安的呢?是那些王族、那些领袖、那些假先知,是他们在说平安的。是他们这一群人说耶路撒冷是安稳的,不会被攻陷的。

C.描述战争的灾难(第11-18节)

第11-18节是在描述战争的灾难。第11及12节描述风中那种簸扬的图像,是要描述军队那种严厉的攻击。经文描绘军队来势汹汹,十分迅速;“那时,必有话对这百姓和耶路撒冷说:‘来自旷野光秃高地的热风吹向我的百姓,不是为簸扬,也不是为扬净’。又有一阵比这更大的风向我刮来;现在,我要向他们宣读我的判决”。这是一幅热风的图画。在巴勒斯坦,平常是吹西北来自海洋,比较湿润的风。如果天色比较阴暗的时候,农夫会利用这一种风作簸扬的工作。就是把谷扬起,然后风就把糠吹走,谷粒就可留下来。但有些时候,风向会转变,风从东面沙漠吹过来,这是干热的风,不潮湿的,一经这种风吹过的东西,即使是湿的都立即变干。意思是说,神的审判是来得十分急速的。

第13节继续说:“看哪,他必如云涌上;他的战车如旋风,他的马比鹰更快。我们有祸了!我们败落了”。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敌人真的是十分多,我们不能够和他们比拼,必死无疑的了,我们只能够一起去唱哀歌。

接着,耶利米又插入一句劝百姓要悔改的期望,这句话是十分特别的,它叫人去改变他们的心,要悔改,好像我们昨天所说的一样,叫人去悔改。“耶路撒冷啊,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恶念在你里面要存到几时呢?”(第14节)。这个悔改的盼望是一个愿望,机会是有的,但机会却又是十分渺茫。

转到第4章15节,又再一次是个十分戏剧性的描述。“有声音从但传出,有灾祸从以法莲山传来。你们当传给列国,看哪,要向耶路撒冷报告:‘有围攻的人从远方来到,向犹大的城镇大声喊叫。他们包围耶路撒冷,好像看守田园的,因为(因为)它背叛了我。’这是耶和华说的。你的作风和行为招惹这事;这是你罪恶的结果,实在是苦,刺透了你的心”。这数节经文说到,但和以法莲的支派、北方的支派、北方的守卫传来信息。就是说,敌人的步伐是十分的迅速,不能够拖慢下来,他们军队神明的象征已经接近耶路撒冷。我们留意第17节的下半节至第18节,是说明了这次入侵不是随意的,而是有原因的。事实上,入侵是以色列人那种不忠不信生命的结果。犹大的错失是甚么呢?你的错失又是甚么呢?犹大的错失是背叛耶和华。

在整卷耶利米书中,先知说出百姓对宗教信仰漠不关心,十分冷淡,且不守约;他们没有兴趣来聆听神的话语,他们没有听神的话语。所以,耶和华说:“因为它背叛了我,你的作风和行为招惹这事;这是你罪恶的结果”。对耶利米来说,耶和华是丈夫,是爸爸,是审判官,他是历史的主人,他是有主权的,他的主权是屹立不倒的;所以,他能够以超自然的方式来行事,亦可以在历史当中来行事。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巴比伦军队的来临是神审判犹大的一个工具。

D.描述灾难的灾难(第19-31节)

第19-31节就是描述灾难的灾难,里面有5个隐喻,2个大3个小的,这些隐喻之间并没有连贯性的。

D.1.战争的荒废(第19-22节)

第一个隐喻在第19-22节。先知因着军队的入侵感到十分愤怒,而且心情亦是十分困扰。“我的肺腑啊,我的肺腑啊,我心疼痛!我的心在我里面烦躁不安。我不能静默不言,因我已听见角声和打仗的喊声。毁坏的信息不断传来,因为全地荒废。我的帐棚忽然毁坏,我的幔子顷刻破裂。我看见大旗,听见角声,要到几时呢?我的百姓愚顽,不认识我;他们是愚昧无知的儿女,有智慧行恶,没有知识行善”。先知在这里描述他的心情,提到他耳所闻见、眼所看见的事实的心情。他说:“我的肺腑啊,我的肺腑啊,我心疼痛”,“肺腑”是指到心、心肠、内脏,是指我们情感的地方。我们都会有这一种经历。当有一些危急的事发生在我们所爱的人身上时,我们就会有这一种感觉。我们的肾上腺会上升,我们的心会怦怦的跳动,我们的胃部会抽搐地痛。先知的心是疼痛,他的脏腑是扭曲,非常的担忧,非常的不安,因为军队已经迫近,耶和华发怒,国家将要倾覆。耶利米只能眼巴巴的、爱莫能助地做见证;他是一个心灵创伤的旁观者,他不能够做任何事情,他只能够在创伤当中。

第20节说:“毁坏的信息不断传来,因为全地荒废。我的帐棚忽然毁坏,我的幔子顷刻破裂”。“毁坏的信息不断传来”可以翻译为或大或小的灾难一直汹涌而来,我们可以想像得到,耶利米说屋又被焚烧,屋顶的横梁又倒塌,四周都有人在奔跑,不停地在呼号乱叫。“帐棚”和“幔子”是指到家门,所以,四周的建筑物,和在建筑物里生命的温暖都全然被毁坏。

第21节说:“我看见大旗,听见角声,要到几时呢?”先知看到四周有军旗在走动。所以,他就说,我要再看多少面军旗在走动,我要再听多少遍号角的声音?意思是说,军队近在咫尺,我已经看见了,耶路撒冷必然灭亡!

在第22节又中断了入侵的描述,转而描述百姓是一班蠢才来的:“我的百姓愚顽,不认识我;他们是愚昧无知的儿女,有智慧行恶,没有知识行善”。其实先知对这百姓感到不耐烦,因为这百姓是不听和不信神。先知是非常的愤怒,但先知却愤怒至哭泣流泪,所以,我们常常说,耶利米是一位流泪的先知。他是愤怒,以至于哭泣流泪。

D.2.创造物的荒废(第23-28节)

第23-28节是第二个隐喻,说到创造物被荒废。之前是说战争的荒废,现在是提到世界、创造的荒废。怎么样荒废?“我观看地,看哪,地是空虚混沌;我观看天,天也无光。我观看大山,看哪,尽都震动,小山也都摇来摇去。我观看,看哪,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都躲避。我观看,看哪,肥田变为荒地;所有城镇在耶和华面前,因他的烈怒都被拆毁。耶和华如此说:‘全地必然荒凉,我却不毁灭净尽。因此,地要悲哀,天上也必黑暗;因为我言已出,我意已定,必不改变,也不由此转回。’”。不知道你读的时候是否心思细密?“观看”在这里一共出现了多少次?一共有4次。“我观看地,看哪,地是空虚混沌;我观看大山,看哪,尽都震动,小山也都摇来摇去。我观看,看哪,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都躲避。我观看,看哪,肥田变为荒地”,这里说到宇宙的混乱,让我们想起创世记第1章所描述的空虚混沌。创世记第1章提到造光,在这里却说“天也无光”。除了说出没有光,没有光明之外,这里并且说没有飞鸟,没有人类。而在第25节所说的“荒地”,也就是说现在是没有人在耕种;但是在创世记第2章5节提到是有人耕种的,如今没有了。意思是说,没有肥沃的土地,没有城镇,全部都被毁坏。接续说甚么呢?因为人不顺服,所以,宇宙解体。

在第27节,又再次确定说出,这些拆毁是必然发生的,所以,“耶和华如此说:‘全地必然荒凉’”。因为以色列人长期的不顺服,世界一定会变得支离破碎。一切都没有了,一切都结束了!是非常凄惨的:无家、无国、无世界!“必然荒凉”!

当我们在哀伤的时候,第27节下半节却又有一句话,我们听到耶和华说:“我却不毁灭净尽”。为甚么呢?一方面在说,甚么都没有了,全然荒凉,但另一方面又说“我却不毁灭净尽”?你要明白这句话的话,就要从耶利米书的整体来理解。还记得昨天所读的第3章吗?有提过第2章,但没有仔细的读,可不可以触类旁通的想一想?怎么样理解刚才这一句“不毁灭净尽”呢?

从耶利米书的整体来看,我们可以这么说,“不毁灭净尽”是因为耶和华他不愿意消灭,他真的不愿意消灭人。虽然你们是这样的败坏,该死的,但我还是不愿意你们该死!我不情愿你们死亡。因此,耶和华的不情愿成为以色列被放逐当中的盼望。纵然以色列是该死的,应该被全然毁坏,但他们仍然有盼望,因为耶和华等待他们。你和我都是该死的,认真的想一想,其实我们都应该被全然毁坏的。但神不愿意让我们全然毁坏。他等待我们,邀请我们,常常的邀请我们转回。

接着在第28节又回到第23-27节那种毁坏里去。“因此,地要悲哀,天上也必黑暗;因为我言已出,我意已定,必不改变,也不由此转回”。意思是说,天地都在沉重的哀悼当中,土地的哀悼就是指到旱灾;而这首歌来到终结。耶和华的意愿不会再改变,让一切旧有的创造全然消灭。

我们在这里要明白这首诗歌的重要意思。在神创造世界的时候,他的判语是一切都是“好”的,但读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判语是真是“恶”。耶利米让大家知道,为甚么你们会落在危险当中,是因为神不能够再忍耐你们,不能够再忍耐你们的不顺服。神已经容忍你们多时了,你们就应该顺服吧!但神容忍了你们这么久,你们却仍然不顺服,所以,神的审判必然发生,神的宣战必然成为事实。

D.3.军队入侵的图画(第29-31节)

第29-31节是描述军队入侵的图画,这里有3个小的隐喻。刚才说了第一和第二个,现在是第三个隐喻。第三个隐喻是比较小的,是描绘了疯狂逃跑的景象。

第29节就是说耶路撒冷的市民在疯狂的逃跑,他们本来是在十分安定、舒适悠闲地在喝茶,突然间要逃跑:“各城的人因骑兵和弓箭手的响声就都逃跑,进入密林,爬上磐石;城镇都被抛弃,无人住在其中”。

第四个隐喻是个小的隐喻,是说到妓女的引诱那种无用。第30节:“你这被毁灭的啊,你要做甚么呢?你穿上朱红衣服,佩戴黄金饰物,用眼影修饰眼睛,徒然美化你自己。恋慕你的却藐视你,寻索你的性命”。意思就是真的滑稽了,军队来到了,四周的人都躲藏起来了,但可怜的耶路撒冷却不敏锐,没想到要躲藏起来。她真是滑稽了,竟然穿上妓女的衣服,以红色的裙配戴黄色的饰物来打扮自己,并且用眼影来修饰她的眼睛,浓妆艳丽,在军队面前作出引诱性的行为。她更加荒谬的是,她不知危险,还懒洋洋的站在窗前,醉心自己的容貌,却看不到死亡的现实。

第五个小的隐喻就是临产妇人的死亡呼喊。第31节:“我听见有彷佛妇人临产的声音,好像是生头胎疼痛的声音,原来是锡安的声音;她喘着气,伸开手:‘我有祸了!在杀人者跟前,我的心灵发昏。’”。军队来到耶路撒冷,犹大再不是一个妓女,她变成一个无助要生产的女人,她在呼喊,好像是生产时痛苦的呼喊,但这是一个求助的呼喊,是死亡的呼喊,因为四周都有杀戮者的声音。

第四个和第五个隐喻是十分苛刻的。意思是说,耶路撒冷被审判,耶路撒冷却不知道被审判,她跟妓女一样那么无耻,她跟生产的妇人一样那么无助,死亡将到,没有哀悼,没有拯救。

三、总结经文

今天早上,我们读了第4章5-31节,都是关于战争的来临。读完第4章之后,我们会有些问题,到底谁应该为这个灾难负上责任呢?事实上,在主前587年耶路撒冷倒塌,人在歇斯底里当中寻求解释。最能够解释的人就是耶利米,他在灾难之前提供了一个灾难的神学,他挑战耶路撒冷那种狭隘的国家主义。他们以为以色列是宇宙的中心,他们活得好像没有神在那里似的,所以,神要向他们宣战,所以,耶利米解释,战争的毁坏是出自于神,因为他所爱的百姓是不忠不信,神心碎了。如此,耶利米就在国破家亡灾难当中提出了解释的意义。

但另一方面,这战争的诗歌亦是为神作辩护的,是与神无关的,神不是凶残,他不愿意去惩罚的,他需要这样做,他需要这样做是因为犹大犯罪!所以,诗歌表现了一种矛盾,一方面这位神是十分愤怒,但另一方面他是一个饱受困扰、心伤的丈夫。事实上,神并没有行不公义;事实上,神并没有欺骗百姓;事实上,神是有愤怒的,但是各位有没有留意这个愤怒?是瞬间的愤怒,是短时间的愤怒,并不是长时间的愤怒。相对于短时间的愤怒,神说,他会以永远的爱来爱你们。所以,耶利米说,把战争的责任是归咎于犹大。犹大的恶叫神不能不工作,人的恶是叫神不能不工作。

当然,假若我们稍作分析的话,其实这个犹大的灾难将会有许多原因的。巴比伦的军国主义霸权应该要提及,但是这些都没有出现在圣经的记载当中,没有仔细的出现;在我们今天所读的诗歌里没有出现,因为诗歌是要表达一个信息,就是人对神不忠不信,神要呼唤以色列人回来、归家,回来、归家,要恢复犹大跟神的关系。

四、带给我们的亮光

到目前为止,我们应该对刚才的问题提供了答案。从新约的角度又怎么说?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我们只谈一点点。

这一位心碎慈爱的神为甚么会向他的百姓宣战呢?在新约当中,我们看到耶稣进入耶路撒冷,他第一件做的事情是甚么呢?就是走到圣殿,拿着鞭子驱赶在圣殿里兑换银钱的人。他十分愤怒地来洁净圣殿。圣经的描述是,他是一位忌邪的神,他是可以发怒的,但耶稣之所以发怒是因为他爱我们。因为神的爱,他要审判我们、刑罚我们。

所以,从耶稣基督洁净圣殿一事,我们看到愤怒的正确方式。我们知道,当看到不公义的事情时,愤怒是自然的必然反应,但每一次当我们定睛仰望十字架的时候,十字架并不是用来映照出我们里面的愤恨和恶念,十字架是一扇窗子,是让我们见到神那种心灵的奥祕。那奥祕是甚么呢?当神惩罚我们的时候,神亦恩慈地宽恕我们。神是关心我们,不喜欢我们犯罪,必须向我们发怒,他用烟火把我们逐出自欺欺人的地方,他曾经驱逐我们离开圣殿,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手中所拿的鞭子,是要我们看见我们生命的本相;但他在十字架上却宽恕我们,救赎我们,因为他爱我们,因为他以永远的爱来爱我们,求主怜悯我们。

(结束祈祷)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