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今天早上,我们所选读的经文是8章18节至9章3节,是诗歌体裁来的。是一段非常感人和有力的经文。要明白这段经文,就要明白这段经文的上文下理。这段经文是在8章4节至10章25节当中。在8章4节至10章25节里面有些尖锐的图画。内容主要是说耶路撒冷必定会死啦,必定会死啦。耶路撒冷必定会死,是因为他们拒绝忠于耶和华;结果审判是会来到。但另一方面,在这一段当中亦有一个对题(Counter theme),就是一个相对的题目。就是说,诗人和耶和华都感受到非常非常深沉的哀伤。所以,一方面是在说,必死啦,必死啦;另一方面就是非常的哀伤。而第8章18节至9章3节就是那非常非常哀伤的诗歌。因为诗人说,没有医治的办法,不能够得医治。所以,这一段经文是充满感情的。

但这一段经文与8章4-17节是一个强烈的对比。8章4-17节说到十分吓人,叫人惊怕,审判来到了,北方的军队入侵了,赶快撤退到城墙里去,但你们这一群人是无能为力的,你们只能够惊慌吧,惊慌吧,去死吧。但是在8章18节至9章3节说到,真的生病,真的是在哀伤。诗人所说的是,百姓的病情太重,是会死掉的,所以神的心是哀伤。所以,我们看到这一位神,不再是一位审判、放逐的神,而是一位在哭泣的神。

神的泪水叫我们想起之前,在第2章和第3章所说到的,那位心碎的、心灵破碎的丈夫。丈夫之所以心碎,是因为他的妻子犯奸淫,与他有距离。如今我们看到神的泪水,好像是心碎的爸爸妈妈一样,爸爸妈妈看着孩子生病了,没有办法得医治的情势,只能在哀伤一样。在这里,我们看到神是非常的痛楚,与我们一起痛楚,一起走过死荫的幽谷。现在让我们又一口一口的吃,一节一节地读8章18节至9章3节的第一部分。

二、经文解说

A.神的心病了(第8章18-21节)

现在我们先看看第一部分,也就是8章18-21节,这里说神的心病了。所以

18-19a  神的痛楚

19b  百姓怀疑神会否来的吗

19c  神愤怒的问题

20  百姓再次质疑神的时间,到底神的时间(Timing)是怎么样的

21  神的痛楚(回到18节的论述)

如果你心思细密的话,你就会知道这是交叉体裁,就是第18-19a配第21节,第19b配第20节,中间的19c就是神愤怒的问题,而在这交叉体裁中,19c就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神愤怒的问题。我们现在一口一口的吃经文。

第18节:“忧愁时我寻找安慰,我心在我里面发昏”。要解明白这首诗,首先要理解,诗中的“我”到底是谁。耶利米书难读的原因是,有时候一段诗歌文字不知是谁说的,有的时候好像是耶和华在说的,有的时候好像是耶利米在说的,有的时候好像是百姓在说的。有些学者认为,这一节(第18节)应该是耶和华说的。我也赞成这看法。当然其他人有其他的看法,你回去慢慢的研究,今天相信我一次,这句话(第18节)是耶和华说的。有数个原因支持这看法。

第一原因是,在耶利米书里,谁会说出“我的百姓”?那当然是神。而在这里,神在查问,他们为甚么惹我发怒(第19节c)。而在其他地方,又着实写明,神在哀悼,神在心伤。所以,我认为这一节经文是神在哭泣。

在8章18节我们看到神在哭泣。这首诗歌描述神都有麻木的时间,困扰的时间,愤怒的时间。神的心在发昏,好像是一位灾难的受害者,是一个生还者般,他的心非常悲伤,他在这里说那些呼喊的人是不忠不信百姓。所以,悲伤盖掩在神的身上,这悲伤盖掩在神的身上,好像神也要生病。

曾几何时,在第7章我们看到,这一群百姓是不会顺服耶和华的律法,和我们一样,都是不会听从神的话,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恶,他们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并且向巴力烧香,随从别神。他们不仅做出许多恶行,并且他们更来到圣殿,说要敬拜。他们在外面有许多的恶行,但来到圣殿里就非常的敬虔,好像是非常的顺服神一样。这一群人是毫无羞耻的,看不到他们在圣殿里的敬虔与他们在外面的伦理生活那种决裂。他们假设,弟兄姊妹不用怕的,虽然我们会做错,虽然我们会毁约,但是神却不会毁约,所以,我们继续在外面犯错,回到圣殿的时候,就好像是非常顺服,好像是非常敬虔,我们不是那么害怕神会审判我们,惩罚我们。

接着百姓在发问说:“耶和华不是在锡安吗?锡安的王不是在其中吗”?他们不相信神和君王会消失,所以,他们说耶和华和君王不是在锡安吗?神不是要保护他的百姓吗?神不是信实的吗?虽然他们是这样地问,但其实,他们的意思是说,耶和华仍然在锡安的。我们是有点差,甚至是十分差劲都不用害怕,神在锡安,

在第19节c,就是说明了为甚么神要离开圣城。神说:“他们为甚么以自己雕刻的偶像和外邦虚无的神明惹我发怒呢?”。事实是,犹大敬拜各种类的偶像。神在发怒,感受到伤害,因为神被冒犯。神被冒犯,是因为百姓跪拜各样的偶像神明。神说悔改啊,归来啊,归来啊,但是百姓却没有悔改,没有归来,没有朝向神。百姓的病是甚么呢?你们可能有的病又是甚么呢?病就是我们跪拜各种各样的偶像。

在另一边厢,犹大跟以色列虽然是这样,但是,他们仍然希望,神啊,祢能够准时的来到我们当中。一方面在跪拜其他神明偶像,但另一方面就是神啊,祢甚么时候准时的来到我们中间呢?这也是我们的问题,一方面我们崇拜金钱、职业、名位、儿女等偶像,甚至是我们在我们的办公室、家庭和社会里,我们是非常的恶形恶相的,你在工作的地方,真的非常的恶形恶相,恶形恶相到了一个程度,别人都不觉得你是神的百姓。但另一方面来到圣殿,就神啊,赐给我们福气;神啊,赐给我们好处。

百姓继续去追问神的时间,也就是时机(Timing)的问题。“秋收已过,夏季已完,我们还未得救”(第20节)。这句说话的意思是,我们期待神准时出现,保佑我们。这是一种信仰十分以自己为主的一种信仰,是非常自利,自私自利的信仰。他们期待神要按照日历的时间来施行医治。或许他们以为,唉唷,神可能迟了一点,我们需要提醒神一下,时间已到了,神啊,祢来吧,祢出现医治我们。

但神的答案是,救赎的季节已经过了,神不会听从他们的要求。因为这百姓是跪拜偶像,不忠不信的,他们又行不义,所以,神不会医治他们,不会拯救他们。

第21节就是这部分的结束,又是重复前面第18节所说的,神非常痛伤,非常的哀伤。神看到百姓病得非常严重,但百姓却不知道自己已病入膏肓。神看到这百姓是病到将死,正如爸爸妈妈看到自己儿女的死亡,神是非常痛楚,非常颓丧。爸爸妈妈不能够再做甚么了,他们只能够哀恸:“因我百姓的损伤,我也受了损伤。我哀恸,惊惶将我抓住”。

神跟百姓有着同样的痛楚,神的心灵更是沉重,所以说“我也受了损伤”。原本的意思是指,我的心在我里面生病了。所以,在第22节至9章3节这部分,是继续说神如何像爸爸妈妈般的哀伤。

B.神在哀恸(第8章22节至第9章3节)

这一部分是在描述神在哀恸。神哀恸是因为没有药物、没有医生、没有医治。因此在第22节:“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我百姓为何得不着医治呢?”。耶和华希望在某一个地方,甚至在基列这个地方能找到药物、找到医生,好让他的孩子得到医治。答案说是有的,是有基列的乳香,基列是著名盛产这些奇妙的药品。但是,应该是说,有这些药品也没有用,因为这个病是不治之症。因为犹大他们所做的所作所为都是罪恶。他们跪拜偶像,所以,没有甚么药物能拯救犹大。

当这个病是个不治之症的时候,神所能做的,就和我们人类所能做的一样,神只能够在这里哭泣。唯一可以做的事,只有哭泣。“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水的泉源,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第9章1节)。面对犹大的死亡,耶和华哀伤,耶和华要更多的泪水用作哀哭,因为他自身的身体供应不足,因此,神希望有一个泪水的泉源,可以让神为这些被杀的百姓昼夜地哭泣。神心里这个意愿是十分强烈的,以致他说他也希望自己成为水。所以,这个部分真的是非常的哀伤。

或许当我们作联想的时候,当我们最亲爱的人有这样的情况,我们或者能够有这样的些微感受吧。因为神真的非常爱他的百姓,爱到了一个地步,希望自己能够变为水,能够为我的儿女来哭号。我相信你们或多或少对这有些体会的,我相信你们都是好的爸爸妈妈来的。

但是,在这个哀恸之后,我们看到有一个插曲,就是在9章2节,耶和华说:“惟愿在旷野有旅客的客栈,我好离开我的百姓而去”。前面的描述好像神是非常的软弱,是不是?现在这里的语气改变了,我要离开了,我要离开了。这个动词“离开”,是与提到以色列人离开神时所用的离开,现在神就倒转来说,我离开你们。神渴求离开,因为这一群人是非常的难以忍受的,这一群人背叛得太多了,是难以忍受的。何况已经没有甚么事情可做,而且你们又不转回,不悔改,你们已经接近死亡了。所以,耶和华再没有说我要多点泪水,我要为大家来哭泣;他说我要离开你们了。因为,要面对你们,要看到你们死去,对我来说实在太过分。况且你们没有真的回转和悔改,常常的呼唤你们悔改回转,悔改回转,但你们却没有做任何事情;而更根本的原因,更具体的原因是,你们“全都行奸淫,是行诡诈的一党。他们弯起舌头像弓,为要说谎话;他们在国中增长势力,不是为诚信。他们恶上加恶,并不认识我”(9章2节下至9章3节)。

耶和华说这些人是犯奸淫的人、出卖人的人、说谎话的人、诬蔑别人的人。这些人是不忠不信,他们的不忠不信就生出他们的奸淫、不正义、说谎、恶行。归根究底是一件事情:“他们不认识我”。

大家来到圣殿,就说:圣殿啊!圣殿啊!圣殿啊!我们来敬拜我们的上主啊!但是,你们是不认识我的!事实上,这些人并没有真的以耶和华为他们立约的主人,他们忘记了人的生命是端乎神,你们忘记了人的生命是端乎神,有些时候,我们当传道人的也忘记了生命是端乎神;犹大、你们、我们作传道的,也会忘记了神。我们常常忘记了神,我们在家庭里面忘记了神,我们在工作的地方忘记了神,我们甚至在我们的圣殿当中忘记了神!

那些人是忘恩负义的,我们也可能是忘恩负义的;所以,换句话说,犹大在这里写下自己的死亡证。如果是这样的话,犹大的百姓还可不可以说,耶和华啊,祢为甚么离开我们啊!犹大的百姓是不能责备神离开他们,我们不能责备神离开我们;我们不能责备神的愤怒,因为神是给我们激怒的,神是被我们所伤害,神是一位受害者。

对于一些解释者来说,说到神受伤害呀,但我们一直相信的神是全能的,满有权能的,怎么会这么软弱,怎么会这么没有权能啊!一些伟大的神学家指出和相信,神是绝对的全能,控制一切,充满权能,他最终必然胜过敌对的势力。有一位名叫Kushner的犹太拉比写了一本名为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中文译本:《当好人遇上坏事》)。这位拉比发现他们的幼子亚伦患上早衰症,早衰症就是孩童非常快的变成一个老人,最后,这位孩子在十余岁时就因此症而死。这位拉比要明白这个悲剧,于是就重新的思考他的神观,他认为,到底神是全能的,还是神是爱呢?两者是哪一者呢?他认为不能两者并存,只能够二择其一,所以,他就选了神是爱;意思是说,神不是全能的,神是爱。拉比指出,在人世间,那些有爱心的人就会帮助那些在灾难当中的人。他说神没有带来灾难,但亦没有防止灾难,神只是感动人,让人有多点爱心去帮助那些受害的人。你们赞成这观点吗?究竟是不是一定要以神是爱这观念来取代神全能这观念呢?答案是甚么呢?答案是否定的。

答案是根本不需要把两者(神是爱和神全能)分开,把两者放在一起就可以了。神不是软弱无能的神。当我们回到耶利米书的时候,耶利米先知说,神是以永远的爱来爱我们。这个“爱”的希伯来文为Hesed,可以翻译成为“胎中的爱”,是在妈妈胎中的那种爱,意思是一种永不放弃的爱。这种永不放弃的爱就是一种权能,永远的爱就是一种权能,神是一位满有爱的权能的神!

当我们留意新约的时候,我们看到耶稣基督宣告神国度的来临。神的国度是一个很兼容的群体,这个群体会欢迎边缘的人、不洁净的人、破碎的人。耶稣基督教导我们要爱人如己,要宽恕敌人,不要以恶报恶。耶稣基督甚至受苦,被钉在十字架上。他是默然承受这种痛苦,这是软弱吗?这是无能吗?

耶稣他没有从十字架上跳下来,他愿意面对,这就是权能。这种权能是为着他人的权能,你会为着他人这样死吗?你会吗?不会,是吗?为着他人而死是一种权能。为着我们而死是一种权能。虽然要经历这种非常凄惨的死亡,他却可以从死里复活,胜过罪恶和黑暗的权势。神的爱的权能是能够胜过世界的憎恨和毁坏的势力。或许,有些时候,纵然神的爱的权能似乎是被拒绝、被否定,但是神的爱的权能却继续的临到,神的爱的权能会在我们意料之外进入我们的生命里面,神的权能,神爱的权能是不会被世界的权能所征服的。世界是可以关闭一些门,但是世界不能够关闭所有的门;我们的神可以在那些关闭的门以外开启别的门。耶稣基督的复活就是满有权能的一个见证,这就是光照在黑暗中,黑暗想要胜过光,但是不能够。黑暗永远不能熄灭光。

或者从我们人间一些表现来想一想。有些时候,我们以为要摆平一些事情,办好对方,我们就需要权力。有些时候,我们以为讲说话够大声,就是有权力了。但你们有没有体会到,不少时候,最有权力的人说话都是很轻声的、很安静的,可以提供另类观点和可能性的。我们的神,我们的耶稣基督就是可以很安静的,提供其他许多的可能性。因为他的爱,耶稣基督是坚韧的,他胜过黑暗的势力。

三、总结经文

在这里,我们回到耶利米书所提供的哭泣的神那幅图画。今天我们读了耶利米书8章18节至9章3节,在这首哀歌里,我们看到神在哭泣,我们想起那位心碎的丈夫,也想起心碎的爸爸妈妈。事实上,神真的为锡安的百姓哭泣,好像路加福音里描述耶稣为耶路撒冷哭泣一样。

泪水是凄凉的,但泪水亦代表了医治。因为,看到神的泪水的时候,他向我们走近。在耶利米书,我们看到神是愤怒的,但是神亦参与百姓的苦难,他离开了却又回来,他会与百姓一起受苦,好像耶稣基督为我们受苦那样。神是与我们同在。神是满有情感,是会参与在我们的生命里,问题是,你相信不相信。你不信,就不参与;你信,他就参与在你的生命里面。

因此,神的离开并不是这篇诗篇最后的结局。我曾说,我们刚才所阅读的

8章18节至9章3节其实是在一个更大的段落当中,这个大段落就是8章4节至10章25节。所以,我们要留意9章3节之后的9章17节。这里让我们看到,神不仅为百姓哭泣,他并且邀请其他人一起来哭泣。耶和华鼓励百姓去考虑,请那些唱哀歌的妇女来,请她们来唱哀歌,来哀悼。9章17-19节:“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考虑,将唱哀歌的妇女召来,差人召善哭的妇女前来,叫她们速速为我们举哀,使我们泪眼汪汪,使我们的眼皮涌出泪水。’因为有哀声从锡安传来:‘我们竟然败落!我们何等惭愧!我们撇下地土,人拆毁了我们的房屋。’”。哀悼的妇人是要为锡安哀恸,她们的哀恸是要创造一个哀伤的环境,让人一起来表达对那些孤寡的人的哀伤;特别是孤寡的人经历灾难之后,心是哀伤但表达不出来,就要他们来帮助这些人表达他们的哀伤。因为哀悼是需要能量,需要勇气,是那些受灾的人所未必有的。

当这些妇人来到的时候,见到战争的惨澹的场景时,她们就要迫切的哀伤。神请她们哀伤,神容让她们哀伤,所以,神不像我们,当看到别人哭的时候就劝人不要哭;神说哀伤,容许你们哀伤,你们要为到这次灾难哀伤,你们要昼夜的哭泣,头转为水,眼睛充满泪水。

在这境况下,哀伤是一个道德的行动,是一个信仰的行动,是一个灵性的行动,要见证受害者的苦难,见证受难者的痛苦和绝望,甚至是见证人那种愤怒哀伤。这位见证人就是要引发那种哀伤,好像哀悼的妇人在哭号一样,让我们一起进入这个哀伤,让我们的泪水流出来,让我们释放内心的感受,叫我们不再麻木不仁。所以,我们一起来哀伤吧,我们一起来认知这苦难的哀伤,我们一起来感受这苦难的哀伤,我们一起生活在这苦难的哀伤里面,因为我们是耶稣基督的身体,我们真是,真是弟兄姊妹。

有一位美国的姊妹,她是教授神学的。在“911事件”之后,她的精神有困扰,常常想起许多画面,例如:倒塌的大楼、无路可走的人从高空跳下来;她又想像自己是飞机内的乘客,看着飞机撞向双子大楼;她又想像自己是当时在双子大楼内工作的人,就是那些从高空跳下来的人,或是那些被烧死的人;她又想像自己是那些逃过劫难的人。于是她参加了一个名为“911紧急事故减压训练班”,就是帮助人面对共同的创伤。在训练班里,受害人分诉自己的经历,一起重复那些事件,一起哭泣。其实有一些导师在其中,帮助这些受害人处理问题。但在这次经验当中,那些原本负责帮助人的导师,本来安安静静的,后来却变成了哭号的泪人。当人经历了这么巨大的灾难之后,怎么能够不说话呢?就在这群体当中,他们一起认知这个苦痛、感觉这个苦痛、生活这个苦痛。这些人都是相信耶稣的,所以,他们的痛苦和绝望都编织到神的哀恸和基督的哀歌里面。

Wolterstorff教授是耶鲁大学的著名神学家,他的儿子在25岁那年因交通意外丧生,他非常不明白。他是一位哲学家,于是就去思考神义论。但是他说他还是不明白。他知道这位神是一位可靠的神,但当中,他亦知道群体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只是问题仍解决不了,因为问题是解释不了。他所经历的是,与一群弟兄姊妹一起哀恸,在一起哀恸的时候他就在群体当中被举起来。在群体当中,我们可以回到认知苦痛、感觉苦痛、生活苦痛,而我们的痛苦和绝望都编织到神的哀恸和基督的哀歌里面。

在8月3日,也就是前两天,我所服事的教会有一位年青人在澳洲学习驾驶小型飞机发生事故,他在昨天离世。收到消息之后,教会在昨天下午和晚上,分别举行祈祷会。教会的牧师在即时通讯软件(Whatsapp)群组中有这样的留言:“今天下午及晚上分别举行祈祷会,我们的弟兄姊妹能一起哭、一起扶持、一起分享、一起同行、一起守望,更一起仰望复活的主,得着信心及力量,继续祷告前行。”教会一同哀伤,在这群体当中,我们回到认知苦痛、感觉苦痛、生活苦痛,而我们的痛苦和绝望都编织到神的哀恸和基督的哀歌里面。

我相信除了教会的教牧长执听到这个消息哀伤之外,教会几千名弟兄姊妹如果知道的话,都会哀伤,他们都应该一起来哀伤,我相信当你们知道这件事情时,你们都会一同哀伤。让我们一同来哀伤,好像耶和华差遣那些哀哭的妇人一样,因为当我们一起去哀伤时,我们的痛苦和绝望都编织到神的哀恸和基督的哀歌里面。让我们在这个苦难的世界,我们继续的哀伤,但继续仰望我们的上主,一同前行,感谢主。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