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周牧师看到过去3天的早餐是有些不同,可能今天的早餐会有更多的不同。

(领会祈祷)

耶利米书是一卷关于国破家亡这故事的书卷,它带领犹大的百姓进入灾难的中心,指出朝向神的生命的道路。耶利米书的信息是拔出和栽植,神吩咐耶利米说的话是有2个重点,这在1章10节中我们所看到的:“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和华的话语是明确的,一方面他要告诉犹大,神的审判将会临到犹大要拔出、拆毁、毁坏和倾覆;但另一方面,神要以永远的爱来爱他们,叫他们能够回家乡。

所以,耶利米第一个任命就是,要宣布耶路撒冷的拔出。神要拔出当时的王朝圣殿的意识形态,拔出那种以为圣殿是高高在上、不可拆毁、不可比拟的主流神学。当时的王朝和宗教领袖宣布,耶路撒冷是不会被任何国家所干犯的,是不会被巴比伦来占据和拆毁的,因为圣殿是无可比拟的。但是耶利米却指出,这种意识形态是虚谎的话。耶路撒冷的君王是无能的,圣殿献祭的制度是无效的,耶路撒冷违反了他们与耶和华所立的约,结果是犹大被宰割,耶路撒冷的王族人士、长老、祭司都被放逐到巴比伦。

耶利米除了宣告犹大和耶路撒冷要被拔出的信息之外,他亦呼唤犹大去回转,去悔改。你们要回转悔改来归向神,耶和华会重新的建造和栽植犹大,他会在他永远的爱的恩慈当中,从巴比伦再拔起犹大,叫他们回到家乡,再栽植他们。昨天我们读过29章10-14节:“耶和华如此说: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以后,我要眷顾你们,向你们成就我的恩言,使你们仍回此地。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和华说:我必被你们寻见,我也必使你们被掳的人归回,将你们从各国中和我所赶你们到的各处招聚了来,又将你们带回我使你们被掳掠离开的地方。这是耶和华说的。”很明显的是,放逐到巴比伦的时间是有限期的,最后,耶和华容许以色列人归家。但是归家是有条件的,归家的条件是,以色列人有没有呼唤耶和华,有没有寻找耶和华。他们必须要敬虔、要全然专一和悔改。他们要重整他们在巴比伦当中的生活,他们必须要相信耶和华是忠信的神,相信神会在他们的四周能救赎他们。他们亦必须要对神忠信。

在这样的背景下,31章就讲,好啦,立新的约。

二、经文解说(31章1-6节)

A.立新的约(第1节)

第1节:“耶和华说:‘那时,我必作以色列各家的神;他们必作我的子民。’”这个约就是耶和华必作以色列人每一个家庭的神,犹大又必须要作耶和华的子民和百姓。这是新的约,跟旧的约有甚么分别呢?在以西结书里,我们常常看到这种立约的方式,这次立这个约有甚么分别呢?那我们就要跳到31章33节:“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这个应许的约,是有2部份:第一,正如旧的约,新的约的目的是要塑造神的百姓来顺服神的律法,就是要遵从西乃山的律法。新的约和旧的约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但是这次采取的立约方式是不同的,是在心版上,而非写在石头上。神要改变他百姓那颗有罪的心。从前是由外而内的来改变他们的心,现在是由内而外的来改善他们的心,把律法写在他们的心里面,叫他们在信心,爱心当中来顺服,来听从。这是第一个新的约与旧的约所不同的地方。要记住,新的约是在这里啊,我们的心里啊。

第二方面要留意的是,新的约的基础是神的宽恕。在(33章)34节的下半节这样说:“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神会忘记、宽恕他们一切的罪恶,结果是以色列人的生命再被建造,他们能够享受生命真正的平安。

B.旷野蒙恩(第2-3节)

第2节和第3节就是讲到“应许”。它提到,应许以色列人在旷野蒙恩,留意经文当中“旷野”这个字。“耶和华如此说:脱离刀剑的就是以色列人。我使他享安息的时候,他曾在旷野蒙恩。古时耶和华向以色列显现,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一般来说,“旷野”是一个放逐的地方,被视为没有神同在、没有神祝福的地方。但是,耶利米说放逐的人不一定没有神的关心,没有神的保护。在旷野当中,神的百姓可以经历神永远的爱。神说,我以永远的爱来爱你们,神以永恒的忠诚对待以色列人,对待你们。有没有留意“我以永远的爱爱你”这句说话,是在审判跟灾难之后说出的,所以,神恩慈的确据没有否定审判和灾难的苦痛。但是神恩慈的应许是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说,犹大的百姓可以超越这些灾难进入新的将来。犹大可以重建,可以有新的将来。

C. 活在当下(第4-6节)

第4-6节就提到人在旷野怎么样蒙恩,怎么样蒙救赎。“以色列的民哪,我要再建立你,你就被建立;你必再以击鼓为美,与欢乐的人一同跳舞而出;又必在撒马利亚的山上栽种葡萄园,栽种的人要享用所结的果子。日子必到,以法莲山上守望的人必呼叫说:起来吧!我们可以上锡安,到耶和华——我们的神那里去。”神的爱的重复的,在这里强调说,“我会”、“我再会”、“我再会建立和栽植你们”,以色列百姓他们的生活会再次被恢复,所以,在这首诗歌里有3次“再”(Again)。第一个“再”是在第4节:“我要建立你,你就被建立”,这是回应1章10节所讲的“建立”。第二个“再”就是“以击鼓为美,与欢乐的人一同跳舞而出”(第4节下)。第三个“再”就是“在撒马利亚的山上栽种葡萄园,栽种的人要享用所结的果子”(第5节),“栽植”是用来平行“建立”。“建立”和“栽植”是在说到一个新的群体的建立。所以,在他们还未到锡安以先,还未能回到耶路撒冷以先,他们可以在婚宴的当中来跳舞、唱歌、欢笑;他们也可以栽植葡萄园,享用所结的果子。简单来说,神会救赎这些被掳的人,叫他们能够在巴比伦,这个旷野地方安居乐业,过日常的生活。也就是说,在还未回到耶路撒冷以先,他们可以照常的平安,好好的生活。

神救赎的高峰就是来到锡安朝圣,这是第6节所讲的:“日子必到,以法莲山上守望的人必呼叫说:起来吧!我们可以上锡安,到耶和华——我们的神那里去。”意思是说,圣殿可以重建,可以恢复。神的爱,神的忠信是恢复耶路撒冷,神会在那里。从前是不在那里的,现在在这里。所以,救恩是关于日常生活的恢复,人可以享受生命的平安。但是救恩也是关于将来的。在将来以先,我们还未回到耶路撒冷以先,我们可以活在当下,旷野蒙恩。

三、总结经文

刚才我们所读的6节经文,就是31章里所说到的,耶和华会与犹大建立新的约,所应许的是“建立”和“栽植”。历史告诉我们,在主前587年,耶路撒冷被攻占,圣殿被毁,以色列人被掳,被放逐。大多数的以色列人被放逐到巴比伦,但是很奇怪的又是很奇妙的是,他们竟然在巴比伦追寻神。他们在过去,在犹大的所作所为都是恶行,他们不遵守西乃的约,但在巴比伦,他们竭力来遵守神的约,要成为神的子民,甚至在巴比伦要成为万国的福气。本来他们应该是很凄凉的,他们失去了作为神百姓的身份,失去了他们的地土,他们在巴比伦应该是无名无姓,不被认为是神的百姓;但是在巴比伦他们找到了他们的身份,就是作为神的百姓,神的子民的身份。事实上他们失去了圣城,失去了圣殿,失去了大卫的王权,但是如今,他们找到了真正的东西:耶和华他们的神!他们没有圣城,没有圣殿,亦没有大卫的王权,但是他们现在有神!一切都没有了,但是他们有神!

如果你研究希伯来人的历史,你会惊讶,这是希伯来人历史里最具创造力的阶段,这是何等的奇怪,但又是何等的奇妙。相对于以色列人在巴比伦的历史,我们的历史又怎么样?今天,我们岂不是也在被放逐的境况之下吗?我们不是神的百姓?不是神的儿女?我们不是住在“巴比伦”吗?放逐的人会做甚么呀?我们会做甚么呀?

放逐的人离开自己安全的地方、熟悉的地方,进到不安全、不熟悉的地方。在放逐的当中,我们常常想起耶路撒冷,我们还会说,耶路撒冷是耶和华的圣殿,是耶和华的圣殿,是耶和华的圣殿,是何等美好啊!我们还希冀着过往错误的、神所不喜欢的圣殿神学。我们高举圣殿,圣殿是不可比拟的,圣殿是我们的身份,所以,我们说,这是耶和华的殿,这是耶和华的殿,这是耶和华的殿。我们留恋过去,挂念过往所拥有的东西,不满现在。

放逐的人不去打理业务,没有兴趣在被掳的地方用心耕作或期待收成;在放逐的地方,人不会花心思来爱护自己的儿女或孙儿,没有以神的律法来教养他们;在放逐当中,我们变得自我中心,变得放纵,我们经历饮食失调:厌食、贪食种种的病症;有些时候,我们会自言自语,或者是开声大骂,既自怜,又与人为敌。放逐的人是在苦毒当中,常常的问:为甚么我要住在巴比伦这个世界?

但是耶利米在今早所给我们的信息是栽植的信息。栽植的信息就是:活在当下,旷野蒙恩,再被栽植。活在当下,旷野蒙恩,得享平安的人会有许多的表现,因为时间关系,我只提出4方面,你今天晚上再去领受,看看有没有其他方面。

四、活在当下,旷野蒙恩的四方面表现

A.在放逐当中寻找神,相信神是不可比拟的

人在在放逐当中寻找神,相信神是不可比拟的。在放逐当中唱哀歌,作出认信告白,继续亲近神,宣告神是不可比拟的。相信没有一个人能够与耶和华比拟,因为耶和华为大,他有大能大力的名字;相信神是创造者,他用能力创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继续地相信这位创造主与那些自制出来的偶像是不一样的。人会自制一些偶像,希望能够达成我们的心愿,来控制一切。但是这些自制的偶像并没有耶和华那创造万有的能力。

在放逐的当中,忠信的人会相信,万国的王必须要敬拜耶和华,列国的智慧人亦不足与神相比。忠信的人会相信神的旨意是不能被剪裁来配合任何政治的意愿。忠信的人会相信耶和华绝对的主权胜过人间的政治。事实上,这一位神是不可比拟的。神是不能够被关在我们的神龛里面,成为我们的偶像。神也不是以我们个人的利益、我们的需要所制造出来的偶像。神不是我们的财富、名誉、地位和权力的偶像。神不是我们物质的享受,神不是我们美丽的居所和股份。

从以色列人的历史我们能看到,选择敬拜耶和华,与敬拜偶像是有天壤之别的。选择偶像,就是选择离开神,就是把腰带放在河边石头下面:选择死亡,选择腐败;结果就是国家的灭亡,是国和家的灭亡。所以,以色列人被神审判,被亚述和巴比伦所灭,被掳,放逐到异乡。

说真的,偶像真的是很强劲的。你有没有想过,偶像是真的很有威力的吗?你不要以为偶像可以给你一脚就踢走,偶像很有力量的,偶像是非常叫人害怕的!偶像的威力就是它毁灭的能力,偶像可以毁灭敬拜它的人!所以,求主怜悯我们,不要让我们行恶。真的要小心,要互相提醒,不要去跪拜偶像。跪拜偶像是很可怕的。

正如圣经所说的,神是一位忌邪的神,他虽然以永远的爱来爱我们,但是他会因着我们的不忠信而变得愤怒。因着爱,他会偶尔间,重重的审判我们,刑罚我们,向我们宣战。所以,弟兄姊妹,当我们面对大大小小的灾祸,甚至是神的审判时,让我们悔改回转,让我们哀恸和作出认信告白,要紧贴神,听从神,要一起敬畏神。神不单是被我们爱的,神也是被我们敬畏的,不要忘记呀!因为神是不可比拟的。

B.对神忠诚,常常呼唤主的名字

第二方面,活在当下,旷野蒙恩的人是对神忠诚,常常呼唤主的名字的。耶利米嘱咐我们要热情的专注于神,在日常生活当中,在巴比伦当中,去寻找神,亲近神,祷告神。耶利米书29章12-13节:“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问问你们的心事,你们有没有常常想念神?培灵会当然想念神,但出到外面给人家推了一下时,会不会想念神呢?在家中给配偶责备时会不会想念神?耶利米鼓励我们,要常常的想念神;常常的呼求神,祷告神,要专心的寻求神。我们必须要敬虔,必须要专一,必须要悔改。在巴比伦放逐的生活当中,继续调整我们的生命,调整我们的生命,祷告是非常重要的。耶利米是非常看重祷告的行动,而且我们亦要知道,我们是不能够控制人间种种的恶,所以,我们要不断地祷告:“救我们脱离凶恶”!我们要祷告神,贴近神,好像腰带戴在主人身上,我们要听从神,遵守神的话语,有神的话语的公义。

在这里我想起我自己的经历,亦想起香港浸信会神学院(下简称:神学院)的经历。我回来香港已经有18年。在这18年里,我主要在神学院、不同的机构或教会里担任顾问、执事或董事的工作。我的本质是一位牧师,但我也是一位学者,但是回到香港之后,不知道为甚么要做那么多行政的工作。无论是在机构,或是教会,或是神学院都发现,当人走在一起时,都会十分麻烦的。善良的人走在一起都会十分麻烦的,恶人走在一起就是更加的麻烦。看到一些有意的攻击,或是无意的互相攻击,我与我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知道,人的恶真的是十分麻烦的,所以,在这里要学习。没有办法的,要放下自己的“书包”,放下自己学者的身份,真的要定睛仰望神,求神帮助。

这些事情不断发生,但是在这些艰难和灾难当中,我深切体会到,当人无计可施的时候,我们要祷告神,紧贴神,好像腰带一样,戴在主人的身上,来听从神,遵守他的话语,有他话语的公义。很奇怪的,神真的会做大事的啊!真的有很多事情好像是做梦一样,在今天我也像做梦一样,因为不是经过自己的筹算,经过自己的分析,经过自己掌握而成的。一切都是没有妙计啦,啊,又渡过了!

与其他机构和教会一样,神学院曾经经过多年的低沉,我要见证神的审判和拔起。曾几何时,我们好像以色列人在旷野当中没有欢笑,但我可以跟你们说,神学院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秩序当中。今年是我所事奉的神学院进入66周年,如果加上两广浸信会神学院的历史的话,这间神学院的历史就会是151年。

在2008年8月,是神学院人事更替的时间,当时我要暂时担任代院长的职务,很奇怪也很奇妙,在我要履行代院长的前一天,我就轻微中风,进入了浸会医院,8月1 日是暂代的日子,但7月31日我却进了医院。进医院的时候我在想,我怎么帮助神学院交接呢?在那个时候,身体软弱,没有“情绪智商”(EQ),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有些人说我有EQ,我说,是啊,我很有EQ,但是当我在生病的时候,我的情绪不稳定啊,怎么样帮助神学院过渡呢?在医院的时候,神藉着哥林多后书4章让我知道,我是瓦器,需要神的恩典和权能。其实神也不需要叫人轻微中风来学习这些功课的呀!但是就是要这样。

在2009年11月9日我就在这里(九龙城浸信会)就职,我要成为神学院的院长。当时我预备了15分钟的讲辞,但是我只能用5分钟来讲。其实这15分钟的讲辞是一幅图画,是一个向神祷告的图画,是求神来施行奇迹,求神在当中怜悯。这段经文就在马可福音13章1-27节。经文的意思是,耶稣从殿里出来的时候,有一个门徒对他说:“夫子,请看,这是何等的石头!何等的殿宇!”不知道这是不是圣殿神学呢。这是耶和华的殿,这是耶和华的殿,这是耶和华的殿。耶稣对他说:“你看见这大殿宇吗?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耶稣又提到圣殿被毁的预兆,是会有打仗的风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地震、饥荒,耶稣基督的跟从者会在会堂里受鞭打,弟兄要把弟兄,父亲要把儿子,送到死地;儿女要起来与父母为敌,害死他们。但是耶稣基督应许,信他的人,信他的人,“要看见人子有大能力、大荣耀,驾云降临。他要差遣天使,把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地极直到天边,都招聚了来。”在2009年我出任院长的时候,我清楚知道自己是瓦器,是要倚靠神,贴近神,求神带领神学院,求神叫这间神学院在拆毁和栽植的当中,显出他的荣耀和权能。

事实上,我们真的见证我们的生命、我们神学院的复生和栽植。荣耀是归于神,神是很奇的。神许多时候是恐怕我们忘记了。在2011年9月30日,神又给我和神学院一个宝贵的属灵经验。那天是我们神学院的师生同乐日,我们一起去到西贡散心。那天我的身体不太好,但是我却自己驾车到那里。自己又不听话,身体已经不太好,但是还去踢球,怎料又踢进两球。入了球之后就离埸,怎料立即昏倒,同学就替我急救,有4位同学替我急救,当中有3位是护士。他们找不到我的脉搏,经过十多分钟的急救但仍没有好转,看到我的脸孔发黑,后来营地的职员带来心脏除颤器,经过很短的时间,我的心脏又开始跳动了。

在整个过程当中,神学院的同学呼唤主的名字,求主救我。医生向我说,如果不是你的同学不离不弃祷告的话,你没可能仍然在世上。我的护士学生说:“请恕我说,我是亲眼看见你在死亡的幽谷,亦亲眼见证主在你身上的作为。”神的大能是无可测透,对我来说,这个复生的经验是神的作为,是神的恩典;是神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一起呼求神。

对一些人来说,这真是奇事来的;但对另一些来说,这件事也没啥特别,因为我不知道我的灵魂有没有离开我的身体,我又没有记忆看到自己的身体,我好像没有到神那里,神又叫我重回人间的经验,这看来又好像没啥特别。但是对我来说,这是我生命的标记,是一群老师和同学的标记,也许是神学院这么年历史里面一个很小的标记。这个标记就是提醒我们,在患难时,要向神呼求,祷告神!你想一想,如果你在患难当中你会做甚么呢?不祷告啦!我没有心情祷告啊!我要去安静,我去找方法,你就完全弄错啦!在灾难当中就是要跪下来,寻求神,祷告神!

感谢神让神学院进入新的秩序,这些都是奉主的圣名祷告所成就的,所以,弟兄姊妹,在旷野当中你们有没有呼求主的名?当我们呼求主的名的时候,我们可以从神那里得到力量,可以与马同跑!

C.与神立约,遵从神的新约

第三,活在当下,旷野蒙恩的人是与神立约,遵从新约的人。新的约就是神要成为我们的神,我们要成为神的子民。神会改变我们的罪心,把律法写在我们的心版上。新的约的基础是神的宽恕,神说:“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在过往的日子,犹大向神行诡诈,好像妻子行诡诈离开丈夫一样。他们常常作恶,不遵守神的诫命,却又到圣殿那里来敬拜,说这是耶和华的殿,这是耶和华的殿,这是耶和华的殿。他们在神的圣所里面自欺欺人,欺骗神。但是神说,你们回转悔改,我要赦免你们的罪恶,再不记念你们的罪恶。

神亦要求犹大遵守新约,宽恕他们的敌人。所以,他们住在巴比伦,要为巴比伦求平安。所以圣经说:“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这意味被掳的人不要仇视巴比伦。这正正是耶稣基督的信息,耶稣基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5章43-45节)。

当新的约被遵守,真正的神的子民是会去宽恕的。宽恕是蒙恩的人生命的方向。

D.以平常心来生活

第四,活在当下,旷野蒙恩的人是在巴比伦以平常心来生活。我们活在我们的城市当中,我们继续的建造房屋,生活其中;我们要吃当地的农作物,在那里结婚生子。虽然巴比伦不一定是你喜爱的地方,但是你要继续学习生活,殷勤工作;你要和弟兄姊妹一同敬拜神;要与当地的人相交,为那个城市的平安祷告神;你要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他的福音不仅是关乎灵性,同时是关乎身体,关乎心理,关乎社会。

耶稣基督赐人永远的生命,但是他会医治人的身体,释放贫困的人,释放被掳的人。这是我们活在巴比伦我们的使命。这样的生活,是需要信心的,也就是说,你看到神的救赎可以发生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原来在每一天的交谈,每一天招呼,每一次与朋友的倾谈,每一次去关心邻舍,每一次为社会的平安表达我们的想法,每一天殷勤的工作、读书、运动、读经、祷告,每一个礼拜的事奉和崇拜,都是有救赎的意义!

活在当下,旷野蒙恩的人是相信神的主权,用信心的眼目看见将来,盼望神在耶稣基督里面所达成的救赎!没错,活在当下,旷野蒙恩我们会被拔出,会被栽植,透过神的恩惠,我们可以看见新的耶路撒冷。或活在我们的城市,正是归家的前奏;我们走向救赎,充满信心,我们一边走路,一边歌唱;感谢主的救赎。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