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今天的经文是经典中的经典。虽然这里没有提到一个「爱」字,但确实这是神爱的高峰中的高峰。以前的华人是很保守的,爱在心口难开。我一辈子都没听过我爸爸说:「孩子,我爱你。」在他离开世界之前,我也没跟他说:「我爱你,爸爸。」我们有爱吗?有的,而且爱得不得了。现代人不一样;现在我们可以随便把「爱」挂在嘴边,一点都不怕肉麻。那么,现在世界就充满爱吗?好像又不是。现在各地的战争和撕裂有增无减,所以现代不是一个充满爱的时代。如果我说这个时代需要耶稣的舍己的爱,我想你会同意的。

今天这节经文,就是讲这个。这里讲到神爱世人、神拯救世人;今天的经文就是最高峰了。我想这样讲是不过分的。但是,这么深奥的信息的所用文字也是很困难的。我记得,当我在学阿拉伯文的时候,我们的天才老师教我们用阿拉伯文读以赛亚书第53章。他警告我们说,希伯来文的第53章是很难的,阿拉伯文一样很难。他讲的真是不错,那天读得我们昏头转向。这段经文含有博大精深的信息,表明神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其实这段经文是不需要讲道的,光是读就很感动了;几千年来多少人因为这段经文就被感动。当我们起来讲道,真的不需要讲太多。但是神的信息又是这么丰富,百讲不厌。今天与其说是我讲道,不如说求圣灵感动我们的心;与其说是人的口说道理,不如说是圣灵的光照。我们一同来体会——我们这么不完全的人,神居然爱到这个地步。而人对救赎的盼望也是人心中的渴望。

以赛亚书第53章是四首仆人之歌最高潮的显现。这首诗歌包括一个常见到特别的文学技巧,叫「交叉平行法」。核心信息在第4到6节,它说到这位受苦的仆人不单单要受害,还要死在仇人的手中。我们用这个结构把经文分成三段:第一段是「受苦的仆人」,在1-3节和7-9节;第二段是「受害的仆人」,在4-6节;然后神让这位仆人升为至高,在13-15节。

一、 受苦的仆人(53:1-3, 7-9)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或译:他受欺压,却自卑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他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53:7-9)这段经文清晰而深入地描写仆人受苦的程度——被欺压不开口,被藐视被厌弃,常经忧患。我相信我们当中再痛苦的人都没有到这个地步。我们再看1到3节,这段经文呈现了一个问题:这位受苦的仆人受藐视、受欺压;是谁藐视他呢?以赛亚甚至强迫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我们也欺压他呢?我们相信他的人也欺压他吗?所以第1节说:「我们所传的(或译:所传与我们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53:1)

1. 受苦仆人的样式(7-9节)
第1节说「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现?」(53:1)这里和「我们所传的(或译:所传与我们的)有谁信呢?」(53:1)是平行的,虽然有点突然。这里用的是「替代」修辞法。「耶和华的膀臂」是拟人法,也是替代法,指的是神自己。神的膀臂是大有能力的,也是预言将来这位受苦的仆人是大有能力的,就像耶和华的膀臂一样。但是,为了罪人的缘故,他取了人的样式,向人显现。他显现的时候就是神荣耀的显现,就像耶稣在第八天被带到圣殿,西面说的:「我亲眼看见以色列的荣耀,是婴孩的荣耀。」(路2:28-32)神感动西面,让西面看到以色列的荣耀,而当时的人根本都不知道。

2. 我们也藐视他吗?(1-3节)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为什么这位令人感动的仆人被人藐视?为什么没人相信他?但是事实就是很多人不相信,不感动,而且藐视他。第3节第一次说这位仆人被其他人藐视。不认识耶稣的人藐视他,这可以理解。但是第二次,我们也不尊重他;「我们」至少包括以赛亚。难道我们也不尊重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吗?

在断句、文法和语义上,第3节是由三个句子组成的,所以是一个复合句;每一个句子包含两个对称的意思,就是有两个意思平行对称的子句。第一组,「他被人藐视」和「被人厌弃」是平行的。第二组,按照原文的走向,「他多受痛苦,常经忧患」和「被人掩面不看」也是平行。在这里,和合本和新译本都把这句放在第三组,虽然差别不大,但是不够贴切,毕竟第三组是一个完整的句子。第三组,用两个字来对照,「他被藐视」和「我们也不尊重他」。我们很容易理解「被外邦人藐视」,特别是现在世界各地的媒体都嘲笑基督徒,这是司空见惯的。耶稣基督被恶人、被不义的人藐视,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被犹太人藐视,历史上也是如此。但会不会他也被基督徒藐视?是不是基督徒对耶稣基督尊重不够?「不够尊重」和「不敢藐视」只有一线之隔。我们可能不敢藐视他,但我们可能不够尊重他。

所以,这里的「我们」是指谁?「我们」包括以赛亚。这是又一次以赛亚的自我表白,是彻底的认罪。蒙召的时候以赛亚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6:5)现在他侍奉了相当的时日了;到了希西家时代,以赛亚已经经历过将近四十年的侍奉。他再次说,我们也不尊重他,包括他自己在内。这是何等的反省?也是对我们何等的提醒?我们如何呢?我们尊重耶稣基督吗?「主啊,是的,你知道的,我们尊重你,我们爱你,你是无所不知的。」但是,在所有的事情上,我们都以主为首位吗?主是第一位吗?还是我们的家人、钱财、身份、地位......或者其他许多东西更重要呢?有一句话这样说的:“If he is not the Lord of all, he is not Lord at all.”(如果主不是凡事居首位,他根本就不是主。)如果我们是有信心的基督徒,我们当然尊重我们的主。但是如果我们真正尊重主耶稣基督,有很多事情我们绝对不去做、不敢做、不屑做、不会做。即使是这样子,我们还会不会更多地敬畏神呢?这是神给我们的问题。

记得耶稣复活之后问彼得:「你爱我比这更深吗?」(约21:15)彼得跟随基督有至少三年了。在彼得悔改之后,耶稣竟然还问了他三次。不是在彼得跟随耶稣的那一天,而是在他跟随主相当一段时间之后,主耶稣还这样问彼得。假如耶稣基督也这样问我们,你还有多一点的空间吗?他问我爱你比这更多呢?我们该如何回应?这位受苦的仆人将来还要受害、受死。我们跟随主耶稣基督也一样要受苦,因为他是我们的榜样。彼得在晚年有这样的感慨:「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0-21)

如果神使我们受苦,他当然有美意。我这样说不是说我是虐待狂。有时候,很多苦是自找苦吃。我不敢说受苦越多、得到祝福越多。但是,多年的侍奉经历让我看清一件事情:神使用的人,没有一个不受苦的,而且是使用越多,苦头就越多。现在轮到你要决定了,你要多吃苦吗?两难吗?如果有选择,我不想选择吃苦。我真的不想吃苦,因为太苦了。但是不吃苦,神怎么使用你呢?你说,主啊,随便你吧,两般皆可,就照你的意思吧,我实在没办法了。但是苦中也有喜乐的,我相信你有体会过苦尽甘来。神要使用的人,没有不吃苦的。我看到每一个神使用的人都是如此。换句话说,神要祝福的人,神都让他吃苦。那我今天可不可以说「我求神祝福你」?某种层面来说,这意思是让你多吃点苦头!如果这样能让你在永生中得到多一点的奖赏,我还真乐意做这样的事。苦难的事是奥秘,我们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我们应该清楚,神让受苦的仆人受苦、受害,是为了让我们得救赎。如果神让我们吃苦,是为了祝福我们,那么这位受苦的仆人就是我们的典范,我们就心甘情愿地说「神啊,就照你的意思吧。」(太26:39)

二、 受害的仆人(53:4-6)

1. 更认识基督为我们受害的意义
这个神的仆人不单单是受苦,还是受害。「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53:4-6)这三节经文是核心中的核心。他被藐视和被厌弃还是小事;他现在要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死在十字架上。他受害不是为自己,是为众人的罪孽。

这里用简单的代名词做强力的对照。第4节可以这样说:「的确,就是他。」是他担当我们的忧患,是他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呢?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是被神苦待,是自作自受。我们哪里知道是因为我们的缘故?这两个代名词互相对照,一个是钉十字架的他,一个是被他救赎的我们众人。他和我们有强烈的对照,他知道我们一切的罪恶软弱,我们的懵懂无知,特别是我们没信主之前还敌对神。但是,他顺服天父的旨意。

如果你记得当年耶稣问彼得「我是谁」的时候,彼得说「你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说,他要被交在十字架上被钉死。彼得说,「千万不可,你被钉死了我们的前途就没有了。」耶稣责备彼得体贴人的意思,不体贴神的意思。(太16:21-28)我们真的认识神吗?我们彻底体会神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吗?所以以赛亚说「我们也不尊重他」,好像「我们」也在里面。以赛亚侍奉得越久,他的体会就越深。保罗也有类似的经历:「在罪人当中,我是罪魁。」(提前1:15)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侍奉,他才有这样的体会,才体会他是罪魁。

葛培理牧师是一个伟大的布道家。他一生侍奉这么有果效,我们根本望尘莫及。他的回忆录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I am but a sinner(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罪人)”。一个八九十岁、侍奉了这么久的传道人竟然这么说。我们尊重我们的主吗?如果基督徒都尊重主,如果教会都尊重主,我相信今天的世界会不一样。因为我们连我们错在哪里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在没有清楚自己的罪之前,耶稣已经担当我们的痛苦,而且把众人的罪都归在他身上。归罪我们都懂,归罪给别人也不是这么困难。以色列人也知道,他们把罪归在无辜的动物身上,然后自己的罪就得赦免。今天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替我们担当我们的罪。神叫那无罪的为我们担负罪孽,好叫我们成就神的义,所以神的爱向我们显明了,所以耶和华的怒气就转消了。

2. 效法受害的仆人:与主联合(在生,在死)
这三节经文中还说到要效法受苦的仆人,还要联合,就是生死与共。因为耶稣基督为我们死了,我们可以为他活。在生死之间,我们和主完全联合。这样的关系,哪怕是死都不能分离。第5节是核心的核心:「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53:5)因他为我们死了,于是我们就活了。与主联合,这是一个奥秘。当我们凭着信心领受了,就能进入这样的联合。不管我们有多大的罪孽和破碎,我们都能得这样的拯救。

保罗这样说:「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好使我们也能以生命的新样式行事为人,就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人中复活那样。」(罗6:4)我们与主联合,在主里面与主合一。只有这受苦的仆人为我们死了,我们才可以与主联合。保罗进一步说:「我们如果活着,是为主而活;如果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总是属于主。」(罗14:8)主耶稣上了十字架,我们才可能与主联合。所以,耶稣才会责备彼得:「撒旦退后去吧。」(太16:23)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不死你根本不能活。我们的主,因为我们的缘故,必须受害。
三、 至高的仆人(52:13-15;53:10-12)

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了,但是神将他升为至高:「我的仆人行事必有智慧(或译:行事通达),必被高举上升,且成为至高。许多人因他(原文是你)惊奇;他的面貌比别人憔悴;他的形容比世人枯槁。这样,他必洗净(或译:鼓动)许多国民;君王要向他闭口。因所未曾传与他们的,他们必看见;未曾听见的,他们要明白。」(52:13-15)「耶和华却定意(或译: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译:他献本身为赎罪祭)。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53:10)注意第11节:「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称为义;并且他要担当他们的罪孽。」第12节说到「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

耶和华让这位受苦的仆人升为至高,是指着复活的基督所说的。52:13节说,「看呐我的仆人」。和合本没有「看呐」这两个字。「看呐」这两个字呼应第一首仆人之歌,「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42:1)第一首仆人之歌就是神拣选这位仆人出来侍奉,给他信息,让他传讲天国的道。第53章经文是第四首仆人之歌。这位受苦受害的仆人不仅传讲天国的道理,他还要舍身流血流在十字架上,他的生命就是侍奉。不只是他传讲的道理,而是他的生命就是侍奉。

我知道有位宣教士,他的名字叫苗学厉(音译),我不认识他。我有几个朋友是传道人,都是这位宣教士带领出来的。他是加拿大人,1947年到了上海,后来去了香港侍奉了不到一年。他在调景岭(旧名:吊颈岭)侍奉差点死掉。1948年的时候,调景岭是什么光景,你知道的。他差一点病死,就回国养病。后来他去了台湾,侍奉了47年。他专门收留流氓(粤语:飞仔),像那些从监牢里放出来的人、三更半夜在马路上游荡的人,并将他们接到家里面。他家的所有地方都是这样的人。一般人没办法服侍这些人。这些人需要关怀,但是哪里这么容易?有一次他管教一位少年人,他说话重了点,少年人的刀就出鞘了。最后时刻,少年人没有动手,刀尖就在鼻尖那里。少年人说:「如果我不知道你爱我,你就没命了。」苗学厉继续招待他,长达47年之久。

生命就侍奉。他为了这些人,决定不再结婚了。他说:「我去哪里找一个老婆,可以照顾这些飞仔呢?」他本来有着可以做电影明星的样貌,可能和刘德华差不多。但他为了福音,他决定不结婚;结了婚怎样照顾这些稀奇古怪的少年人?将近50年的侍奉,海外校园团契出了一本书,叫做《平凡的人生,不平凡的50年》。这就是「生命就是侍奉」。

以赛亚在第53章用了一个很天才的字比喻神长阔高深的爱;就像约翰福音,用字很浅显,但是信息很深奥。有趣的是,这个字大家都懂。用了哪个字呢?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字。受苦的仆人只有一位,仅仅只有一位。但他要拯救的人是许多人,不只是犹太人,还有许多的外邦人,有着不同的语言、文化、肤色。毕竟人子来,不是受人服侍,而是服侍人,还要舍命,做多人的赎价。但是藐视他的,使他受害的人却很多;相同的,因为他的受害,蒙受拯救的人更是无数的。因此,这位仆人被称为「义仆」。以赛亚书的仆人用的是单数,用到现在为止;从此之后,这个字都是用复数。第53章之后,这个字总共用了四次。第56章讲到神要从外邦人兴起仆人,或者说仆人们。从一个仆人,到众仆人。第10节说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有许多的人因为他得到拯救。(53:10)认识义仆,就能够因信称义。

归根到底,这是一个代价的问题。神要复兴,要安慰他的百姓,他会怎样做呢?有什么办法从死里复生呢?第53章提供了答案。从灭亡得到盼望,是因为这位仆人;得到安慰,是因为这个仆人;得到生命,也是因为这位受苦的耶稣。他担当忧患,使我们得平安、得医治。为了拯救整个世界,他必须走上十字架的道路。那我们呢?我们没有第二条道路。教会若想影响世界、改变世界,就只能走上十字架的道路,甚至是牺牲的道路。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代价问题。我们的主已经为我们付上代价,现在轮到我们了。我们准备好付上什么代价了吗?复兴大,代价就大。我们期盼神的大复兴,我们就预备付出相应的代价。我们如何回应耶稣基督的牺牲呢?

让我们到神的面前来祷告:我们尊重他吗?我们让他看见劳苦的功效吗?我们能让我们的主心满意足吗?我们在生活的各方面都尊重他吗?当我们祷告的时候,求圣灵感动你,求主亲自向你说话。如果你听见了,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你向主说我在这里,愿你的旨意行在我的身上。

结束呼召

今天早上我有三个呼召,要和大家一起来寻求神的心意。

第一个呼召是神向众人说的。主耶稣不单要人起来做他的门徒;门徒就是跟随主、效法主、付代价。我们来思想,我们愿意更多一点讨主喜悦吗?你说我已经尊主为大了,但如果主问你「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你觉得你还有空间吗?你可以吗?如果你愿意,圣灵这样感动你,请你站起来,说「主我愿意爱你更多。」主我已经爱你很多,但我相信我可以爱你更多,我也愿意爱你更多。我用信心将自己放在主的手中。如果以前爱你不够,求你帮助加添。你愿意吗?

第二个呼召:我们也为主受苦。如果受苦了,我们心里会不平、抱怨、不再热心,甚至停止侍奉,我们还会到处责怪。让我们来到神的面前说,如果有必要,我愿意为你受苦。如果你感动我,我愿意再一次起来侍奉你。我可能能力不足、恩赐不足。但主能担当;他只问你愿不愿意为他受苦。如果你愿意,请你走到台前。你说我愿意为主多吃一点苦,不是我能,是我愿意。我愿意的心也是你赏赐给我的。

第三个呼召:你愿意被神使用。神要祝福你。这个苦是化了妆的祝福。如果神这样感动你,让你出来全时间的奉献,你就站出来。如果你愿意回应神在你身上的呼召,请你进一步走到台前。如果你愿意跪在台前,说你愿意一生侍奉他,全时间为他宣讲福音。你到前头向主跪下,你愿意一生交在神的手中。他使你受苦,他以后也让你升高,神要你成为众人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