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谢谢大家的忍耐,这样长的经文大家也读完。也谢谢褚牧师的带领。有一次我在一间教会分享神话语的时候,有一段经文也是差不多这样长的;当时主席读了一半之后就说,“太长啦,不读啦。”就坐回座位里去。为甚么今天我们要读这么长的经文呢?因为这段这麽长的经文一开始便要为我们回答第一个问题:这里说神和大卫家立永远的约;这是赏赐还是责罚?这当然是赏赐,这是史无前例的——神跟大卫家立下无条件的约。但今天当我们把两段经文放在一起看的时候,如果我们读完十多节的经文的话,我们看到,最初几节经文是大卫要求建造殿宇给耶和华。拿单听到,便说,“不错啊,建吧。”但是晚上耶和华责备拿单说:“你怎么搞的,你就这样批准他建造殿宇?他是甚么料子,给我建造殿宇?”你知道,拿单出现不是好事。在大卫生平里面,拿单出现过两次,下一次就是“拔示巴事件”——拿单这两次都是带着神的说话来警告大卫王的。在警告和责备之后,圣经说,现在你告诉大卫王,我要立他的家室到永远。到底这个永约是祝福还是警告?

第二个问题是,永约的内容在哪里?直觉看来,永约很简单,内容就是大卫万岁万万岁。他的家室到永远,代表他的王朝会伸延到万代。这个永约订立的时候,其内容和中心焦点或重点在哪里?这就是第二个要问的问题。

最后的问题:大卫的福气在哪里?这个约是附带着福气的。但是根据作者所写的撒母耳记上下,大卫所得到的福气是甚么?

虽然经文简单,但我们也可以问这个三个问题。究竟是警告还是赏赐?永约的中心是大卫万岁还是甚么呢?最后是,有甚么福气是与这约相连的?今天我们简单来看这三个问题。

一、 永约是祝福还是警告?

我们先讨论第一个问题。我们回到经文上半段;到底大卫要求建造圣殿给耶和华有甚么问题?常人听来是没有问题。我们假设,当时的圣殿好像是今天的教会,是一个温馨的传福音场所,因此建造殿宇或教会一定是没有问题,拿单听后也觉得没有问题。但神听到以后却觉得不对劲。要明白为甚么神有这样的反应,你就要明白为甚么当时的王要建造殿宇。

近东文化和希罗文化都有建殿宇的传统。外邦王帝在王国巩固之后,他们会建造王宫,完工之后就会建造殿宇给他们的神明。为甚么这么做?我们举一个后期例子,因为这个例子大家比较熟悉。

希律王(大希律)建造殿宇的时候,为甚么他会为耶和华建造殿宇呢?那座殿宇是以色列历史中最漂亮最美丽的殿宇。虽然论名声不及所罗门所建的圣殿,但这也是一座伟大圣殿。为甚么希律花这么多时间建圣殿呢?是不是因为他虔诚?

首先是政治动机。他生出来是以东人,他爸爸被逼接受割礼、成为犹太人。但是犹太人从来没有忘记,他生下来不是犹太人的王。所以耶当稣出生的时候,当几个东方博士来问:“生下来犹太人的王在哪里?”这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因为希律家生出来的就不是犹太人。所以,为了要讨好犹太人,希律做了许多不同的动作:首先他娶的太太是犹太人,接着他建立犹太人的殿宇,为了要讨好犹太人。

你可能说,你是不是对希律这个大王有过分的偏见呢?其实希律王建了七座殿宇,四座在今天的巴勒斯坦地区;另外他还赞助建筑了三座在别的地方。在这七座殿宇里面,只有一座是献给耶和华,其他都是给罗马君主和当时其他的神明。如果说他因为敬畏耶和华而建造圣殿的话,这就讲不过去了。

只是犹太人没有被他骗到。犹太人一直都喜欢这座殿宇,但不喜欢希律王。犹大以色列人有几座殿。第一座是所罗门所建的,被毁之后是所罗巴伯的殿宇,希律王的算是第三个。那次是一个伟大的工程,但犹太人不给希律王面子,所以他们把这个圣殿当作是装修而不是重建。所以,犹太人从来没有承认有第三圣殿(The Third Temple)这回事。他们根本没有当希律是犹太人的王。为了政治目的,外邦人会做这样的事情。

另一方面,大希律建立殿宇是为了经济利益。为了统一经济,建造圣殿是一件最快捷的方法。在希律的年代,有很多犹太人散住在不同的地方。他们不能够来到犹太人这么小的殿宇来朝圣。但当希律建了这殿宇之后,他们就可以有朝圣的节日,一年可以三次的回到耶路撒冷,而政府可以对住在外地的犹太人征收圣殿税。如果你没有圣殿的话,又怎能征收圣殿税呢?这就可以带来经济起飞和经济合一。为了建造殿宇,大希律使用大量的人力,他甚至使当时的失业率突然减低。他大约在主前20年开始建造这个圣殿,一直建造到主后63年。当然,那时候他已经离开世界,但是这个建造工程维持了80年时间。然而,圣殿完工之后怎么办?突然间工人没有工作。犹大历史学家约瑟夫说,当时上千上万的人失业,这是导致之后犹太人叛变的原因之一。圣殿在主后63年完工,叛变暴乱在66年开始,因此在主后70年圣殿再一次被毁。如果我们追溯犹太人叛变的原因,这是是失业这经济问题。因此,最初希律王很聪明,他建造圣殿,能够使经济起飞。

除了政治和经济的原因,还有第三原因——外邦人可以建造圣殿,这是因为他们可以控制神明。所以,他们建造了王宫之后,就在旁边建造圣殿,可以被自己控制。由始至终都有这样的感觉。

最近我和女儿去了一个地方,看到耶路撒冷的模型和圣殿模型。我指出,你有没有留意到,圣殿模型里的最高点是在哪里?原来是在一个角落——这是希律建造的一个堡垒,是献给罗马人的堡垒,让罗马军兵驻守用的堡垒;这个堡垒的最高点比圣殿高,代表罗马人或者希律控制圣殿。

外邦的神明受着外邦皇帝的控制。从这个背景看这章圣经,你大概可以明白为甚么耶和华这麽生气:“你发生甚么事啊?你是甚麽料子,想控制我?他向拿单说,你记不记得谁带谁出埃及?是我带大卫出埃及,不是大卫带我出埃及;为甚麽现在登基坐稳王位后就要建造圣殿,你想控制我?”

当我们知道了这样的背景,我们再想想为甚么这两段圣经会放在一起。神责备他一顿后,他为甚么突然180度转方向,好好地说,“我要永远祝福你”呢?我相信这不是中头奖的问题,这是神警告的说话。何以见得?我们打开这一段圣经。

这段经文里有一个字很难翻译,也不起眼。英文就翻译为:House(一间房子)。而英文有一个好处:House(房子)和Household(家主)这两个字互有关系;原来希伯来文也是这样。“屋”House这个字,既可以形容王宫,也可以形容圣殿(House of God,即“神的房子”),也可以形容大卫的家室(House of David)。原来,在这里整章圣经,希伯来文“屋”House这个字贯穿了整章经文。我可以举些例子,但我们不能完全看完。
“王住在自己的House(宫)中,耶和华使他安靖”(7:1)原文就是House这个字。然后,“王对先合拿单说:‘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House(宫)中’”(7:2),不如我为神建一座House(殿宇)吧。神很生气说,“你岂可建造House(殿宇)给我居住呢?自从我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过House(殿宇)。”(7:5)神继续说,我什么时候向你们抱怨说,“你们为何不给我建造香柏木的House(殿宇)”呢?(7:7)我甚么时候这样说过吗?我有要求过要入住你的House吗?你够大,你威风了吗?你想建造间House给我住?House这个字继续下去。在第8节之后,“家室”这个字也是House这个字。例如第11节:“耶和华应许你,必为你建立House(家室)”,16节“你的House(家)和你的国必在我面前永远坚立”。接着大卫就说:“我的House(家)算甚么?”(7:18)这全是祢的恩典。一直讲下去,例如26节:大卫的House(家)在祢面前坚立,然后耶和华说:“我必为你建立House(家室)。”可见这里全都是House这个字。

我相信大家开始明白为甚麽两段经文要放在一起。大卫说,我现在坐稳了王位,为祢建造House吧。神说不用客气,我不是外邦的神明,不是可以受你的控制。你不用为我建造House;反而我要为你建立House。为你建立家室,你永远是我的仆人。是不是一种福气?是一种福气。但不是因为大卫好,所以颁发个大奖给他;这是责罚大卫的时候。神向大卫说,请你记住,你坐稳了王位的时候,谁是真正的“王”。谁是真正的“王”?是大卫还是耶和华?这是前几天我们不停强调的主题。这个是大卫需要学习的功课,这个功课很难学,特别是一个君王要学习这样的功课是困难的。神说,不需要为你建立,我为你建立。整章经文环绕这个主题。如果你明白圣殿在当时的背景的话,你就会明白神在这里为甚么这么生气。谁是皇帝?

二、 应许的中心在哪里?

第二个问题:应许的中心在哪里?是不是“大卫万岁万万岁”呢?我们看看第5节,看看神在讲甚么。神把焦点由大卫身上取回来放在自己身上。“耶和华如此说:‘你岂可建造殿宇给我居住呢?自从我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过殿宇,常在会幕和帐幕中行走。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一支派的士师,就是我吩咐牧养我民以色列的说……’”等等,你看到有多少个“我”出现。耶和华说,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你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神对大卫的应许是“我”的问题。

我们再看第8节。这里开始讲一些头衔称号。你留意一下,耶和华和大卫相对的称号是甚么:“现在,你要告诉我仆人大卫,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会不会常常跟下属这样说:“我是CEO,你是我的奴隶……”我想,除非事态严重,否则你不会说明自己的称号。在这里,神要把大卫放回到正确的位置上:仆人大卫记住啊,我是万军之耶和华。第8节:“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我们讲了两天,“君”与“王”的不同。扫罗自认是“王”,大卫被迫承认自己是“君”。昨天和星期六我们都已经提到了。“君”是领袖,但不是“王”;耶和华才是“王”。耶和华是掌权者,大卫只不过是个小兵而已。扫罗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君”,大卫明白自己是“君”。不久之前大卫跟亚比该讲过的话,谁是仆人?我是仆人。或者是看看昨天那段大卫跳舞的经文——米甲说他是王;大卫却说,我只是“君”而已。但来到这里,大卫把自己当作“王”的时候,神立刻更正他。你停一停,我仆人大卫,我立你作“君”,我是万军之耶和华。

大卫有没有接收到这个信息?我们看看第18节:“大卫王进去……”这里是作者描述大卫的头衔,也是这章经文最后一次提到“王”这个字。大卫自己说甚么呢?大卫不敢用“王”这个称号,“主耶和华啊,我是谁?我的家算甚么?你竟使我到这地步呢?主耶和华啊,这在你眼中还看为小,又应许你仆人的家至于久远……”接下去第20节:“因为你知道你的仆人……”。这次大卫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他不是王,他是仆人;他不是王,他是君而已。在建造殿宇这件事情上,大卫清楚看到权力分配是怎样的。谁有资格为谁建造呢?神是万军之耶和华,神要使用大卫,大卫不能够利用神明。

大卫有几样出名的,其中一件就是他作了很多诗歌,我们可以说是祷文。所以如果我们要从旧约里面学习祷告,我们要学习谁?大卫。不过撒母耳记上下从来没有用祈祷来形容大卫;不论动词名词没有出现过。唯一的例外就是这章圣经:“仆人大卫向你如此祈祷……”(7:27)祈祷是一个很特别的动作。圣经每次提到属灵动作的时候,都是在相当危险的情况里。扫罗甚么时候被革职?献祭的时候。大卫吩咐乌撒扶约柜,是什么时候出事的?就是在这些圣礼的时候出事。建造圣殿是好事情,是圣礼,是属灵动作来的;但这里又出事了。这一次讲祈祷。最后大卫懂得祈祷。神教导了这麽多年,大卫终于懂得祷告了。

扫罗献祭是利用神。不要以为献祭祈祷是属灵。你作战前会祈祷,你考试前也祷告。所以牧师问你平时祷告的情况,你考试时的祷告可以不算数,你升职见工作之前的祷告也不算,验血报告前的祷告都不算,因为所有人都会祈祷,因为这是利用神,达到我们的目的。就是扫罗打仗之前也一定祷告献祭。在撒母耳记上第15章,神再次给扫罗机会;但扫罗失败,他继续利用神。他跟撒母耳说,神用不用我无所谓,但你要陪着我下山,在人面前抬举我。撒母耳记上第28章,撒母耳死了后,扫罗可以找谁?当时扫罗不容许有交鬼的事情在以色列地发生,但他决定交鬼。耶和华没时间没关系,黄大仙(注:香港著名偶像)有时间就可以。我们常常利用神明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宗教的动作可以很可怕,因为可以利用神明,也被神使用。很多次以色列的王出事都是他们尝试利用神明的时候。这次建造圣殿也是;神看穿了大卫。

但大卫愿意谦卑。神啊,我愿意在祢面前祷告,不是我大卫王在祢面前,而是祢的仆人大卫在祢面前祈祷。我们终于看到被神使用的祷告,不是利用神明的祷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祷告方法。因为在这两种祷告里面,你可以看到主仆关系是不同的。你叫神做点事时,你是主神是仆;但是在这里,大卫向神祷告,他知道自己是仆人,神才是主:我不敢再利用上帝,神啊,祢使用我吧。

我们有很多属灵动作,但不要假设这样自己是属灵的。我们有时候会尝试利用上帝达到我们的心意。我们做很多事情可以很漂亮的:建造圣殿,可以献祭,可以祷告,可以运送约柜,但是我们在利用神明。大卫和扫罗有甚么不同地方?为甚么圣经描写的大卫这么黑暗?为甚么不把大卫描述得好一点?我想,如果圣经把大卫描述得好一点,我们就不能学习大卫。但大卫伟大的地方就在这里。每一次犯罪,神饶恕他,他悔改。他慢慢地懂得谁是上帝。他会否再跌倒?会!第11章便是“拔示巴事件”。但每次他没有忘记谁是主,谁是仆。这才是英雄。大卫在神面前懂得怎样祷告。不是利用神明的祷告方法,而是让神使用的祷告方法。

Max Weber是一位德国社会学家,有人说他是社会学创办人之一,他曾经和Karl Marx讨论政治、社会学和经济之间的关系。Max Weber说过一句话:“人的堕落很多时候是复兴导致的。”他说,这句话是引用自一位出名基督徒——John Wesley约翰·卫斯理,循道宗的创办人。约翰·卫斯理曾经说过这句话?他的意思是这样的:人复兴后会怎样?人在神面前悔改,就在工作和事奉上认真,也不会骗人偷钱,开始努力工作。Max Weber说,宗教改革后整个欧洲经济复苏。但是一个人如果努力工作就能赚更多的钱;多赚了钱以后,你又不会用在赌博上。于是,人多赚钱,就多储蓄,慢慢成为富翁。人就慢慢依靠自己的财力,敬拜自己手中的工作,所以人便从复兴慢慢转为敬拜偶像。当然,不是复兴使你敬拜偶像,但你看到,这是个循环。当人敬拜偶像的时候,这就是另一次复兴的开始,另一次神再次工作,另一次复兴的必要。

大卫的生命就是这样。我们宁可他的生平是上半段差、后半段好,这样就容易学习,因为小说都是这样描述人物。但撒母耳记上下不是这样讲大卫。我们属灵生命也是大约这样。复兴以后,神赐给我们不同的福气,我们便敬拜手中的工作,然后我们又再需要复兴。当你来到第三、四个循环的时候,你会问神,为甚么会这样?但不要气馁,我们在罪中打滚,但仍然可以敬拜上帝。因为我们悔改、认耶稣为主的时候,我们每一次都希望这不再是在绕圈子,我们希望这是个spiral。我们希望,当我饿慢慢懂得我们的罪性的时候,也慢慢懂得怎样把主权交给上帝。大卫懂得该怎样去祷告。

三、 大卫有甚么福气?

第三个问题:有甚么福气?大卫被神赐下史无前例的赏赐,这有甚么福气?我们看看经文。

当神提到大卫的时候,神说什么?“你寿数满足、与你列祖同睡的时候……”(7:12)神说他死。有没有搞错啦,大奖都没说,就说他死?你留意,在大卫生平里,他为没有因为这个约而得到甚麽益处。神说,在他生平之后(他死了后),神怎样继续在历史里工作。但即使在说历史里面的工作,大卫王朝下场也不好:大卫王朝总共经历了8场内争叛变,6个王子被杀,最后王国被拆毁,地上没有大卫王朝再被建立。

那么,甚么是祝福?你也许会说,挺好的,神跟随你到永远。同行到永远不一定好事。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我两个女儿进大学了,如果我跟她们说,我跟你到永远,你在哪里读大学,我在旁边买房子跟你住;你谈恋爱,我开车跟着你;我一世跟着你。这是不是好事?

我们看看这段圣经“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7:14-15)我永远会跟着他,随时会责罚他。我想,在人间这不是特别的好事。但这是大卫和扫罗不同地方。上次扫罗做了差不多的事情,他被革职;这一次神说,我选你,不是因为你好,而是因为这合我心意,我要做甚么,就可以做甚么。神给大卫第二次机会,第三、第四、第五次机会,不断地给大卫机会。虽然神责罚大卫,神永远没有离开大卫,神没有永远放弃大卫。

但这还没回答刚刚问题:大卫得到了什么益处,有甚么福气?大卫在他的一生中看不到任何益处。他晚年很紧张,儿子叛变,夺取他的王位等等,他只看到这些事情出现。那么他有甚么福气?我们要等一千年才知道它有甚么好处。大卫的家室一直等到耶稣基督出生。神用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来改变世界。要等一千年!有甚么便宜?大卫愿意顺服。

有一位美国学者名叫Rosaria Butterfield,她是一位英国文学的学者。她是纽约大学的教授,是一位很特别的人。她的立场很开放,对宗教持有特别强的批判力。她是当时出名的女同志。我离开哈佛研究院之前,她来过哈佛大学演讲。1997年10月,她的整篇演讲都在批评基督教运动“Promise Keeper(守约者运动)”,这个运动主要对男性基督徒——勉励男人要做个好丈夫、好父亲。身为女同志,她大力批评这个运动背后的男女关系观念,当然她也批评婚姻问题、上帝的存在等等。如果你今天上网看哈佛的报导,你还可以看到这篇文章。当时她决定,她要用一段日子研究基督教保守派的信仰观,以对他们作出评击。她决定每天花5小时来看圣经,她要研究如何能推翻这种信仰观。怎知道,当她看完圣经后,她信了耶稣。那个演讲过后的一年半,在1999年,她接受了耶稣。在没有接受耶稣之前,纽约大学聘任邀请她在当年的8月开学礼上作演讲,原因是她够前卫、尖端、开放。谁知道她竟然信了耶稣。她在开学礼上这样说:大家要学习所罗门在神面前寻求智慧,因为我们搞文学批判的学者喜欢空谈批评。我们在世界上没有更大的目标,没有Higher Being(更高的存在),没有(Higher Purpose)更高的目标。没有更大的计划。如果你没有,这些都是空谈。

那次演说带来很大的震撼。为甚麽请来的人竟然说这样的话?之后她说,我的悔改信耶稣、我的重生经历不是一个祝福的经历。首先,我是同志,每晚都做恶梦。我朋友慢慢离开我。有五个博士论文的委员会将我革职,几个同志组织的领袖也把我开除。我的同事开始压制我。最后我连工作也没有了。信耶稣得到福气?我没有得着夫妻。但是我是怎样信耶稣的?我信耶稣的时候有许多不明白——我不明白自己,我不明白上帝。但我信耶稣后,神突然让我看到一件事:顺服是要走在前,Obedience before understanding(顺服先于明白)。我愿意顺服。我的福气不是昔日的朋友、昔日的地位、昔日的薪酬,不是这些,而是在神永恒的计划里有分。

有Higher Being(更高的存在),就有Higher Purpose(更高的目标)。2012年她出版了她的传记:Unlikely Convert。一个不可能会相信耶稣的人信了耶稣。30岁英文系教授,为甚麽无缘无故信耶稣?信耶稣之后有甚麽好处?好处在于,在神计划里有分。

这是大卫学到的功课。他不能利用上帝,为神建造殿宇;他不能够利用神明;他被神劝服:“你是主,我是仆”;我祷告,我知道要怎样祷告。神啊,用我。无论怎样,凭你的心意。因为我是君,我是仆,但我永远都不是王。

大卫的生平给我们看到恩典,也教导我们怎样敬拜、顺服。至于益处,我们要等一千年,才看到为甚么他会有这个应许。

弟兄姐妹们,我不知道你处于甚么光景。可能你几年前你立志复兴,但失败过很多次。可能你觉得我做的不错,为神建造殿宇,祷告献祭都做足了。或者你不明白为甚么自己会如此,你不明白为甚么你的处境会这样。你不明白为甚么今天在这样的光景里。Obedience before understanding(顺服先于明白)。大卫要等一千年才看到。我们今天愿不愿意同样顺服,以致神的灵再次复兴我们,以致我们不再利用上帝?甘愿被神使用,不论神以甚么角色,甚么方法来使用我们。可能我们要等一千年才明白,但神所赐的始终是个福气。神没有放弃我们,他永远不离开我们,永远跟着我们。我们跌倒,他扶起;我们认罪,他垂听。我们知道自己是仆人的时候,他是万军之耶和华。我们愿不愿意如此顺服?我们低头祷告。

结束祷告

在祷告的时候,我不知道今天你带着甚么包袱来到会场。你可能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是你愿不愿意顺服?可能你说,我已经做了许多年属灵的动作,但你愿不愿意让耶稣为主?不再利用上帝,甘愿被神使用,我们愿不愿意这样做呢?愿意的话,请你在座位上低头向神作出这样的祷告。我给大家一分钟的时间在神面前默祷。

我再次在神面前发出这个呼召。你跟你身旁的人的处境可能不一样,需要顺服的事情可能也有不同,不明白的事情也可能不同。但是你愿意在神面前顺服,愿意成为仆人,让耶稣成为主人,以致我们在神永恒的计划里有分,不再利用上帝。求神使用我们。有这样的弟兄姊妹,我们站起来,我们一起祷告。不要难阻神对你的提醒,也不要因为过去多次的复兴之后气馁,因为神从来没有放弃我们。我们犯的罪可能大卫已经全都犯过了,或者大卫犯的罪我们也全都犯过了,但是神没有放弃我们,我们愿意继续在神面前顺服的,请站起来我们一起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献上感谢和赞美。感谢神,大卫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以致我们能够知道在神面前如何成长。也感谢神,大卫不停的悔罪,认谁是主,让我们同样地不停的在神面前不放弃。祢没有放弃我们,让我们也不放弃我们的上帝。我么为着站立的弟兄姊妹献上感谢。我们立志是愿意顺服过于或者是先于明白。我们立志,不利用上帝。但求上帝使用我们,使用我们每一位弟兄姊妹来改变世界。我们不一定今天见到,但神在永恒里面会记念祢自己手作的工。为祢的恩典和怜悯我们献上感谢,为祢没有放弃我们献上感谢,让我们继续在神面前谦卑,求神自己亲自怜悯。祷告奉主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