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信仰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使命;生命必须信仰化,信仰必须基督化。相信耶稣基督就是跟随耶稣基督,信仰和生活不能切割,生活和使命也不能切割。不要让你的信仰只停留在教会里。圣经从旧约到新约都强调信仰就是关系,而关系则是在生活中呈现出来。

这次培灵会晚场的主题是「使命门徒的人生」。每一个跟从耶稣基督的人就是门徒。圣经从来没有分开信徒、门徒、圣徒;一个信靠耶稣基督的就是跟随耶稣的人,跟随耶稣的人就是耶稣基督的门徒——圣经最强调的就是跟随,而不是上课。我个人赞成discipleship就是「门徒生活操练」,即在生活中认识耶稣,使用上帝的话,在生活中履行耶稣基督给我们的使命。跟随耶稣不是门徒课程,而是在生活中地跟随耶稣,跟随耶稣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生活方式。今晚我要分享的就是跟随基督的关键要求。

一、 坚持委身的代价(9:57-58)

今晚的六节经文描述三种形态:第一和第三种情况是人主动向耶稣表达要跟随,第二种则是耶稣主动呼召他。但不论哪一种状态,只有一个中心思想——跟随。这里所强调的是「跟随基督」。我们从这段经文来学习跟随基督的关键要求。这是一个公开的事件,因为耶稣在当时已经是公众人物;有很多人想听他有权柄的讲道,有人想看耶稣行神迹,所以耶稣有一大群人跟从。

有一个人上前,对耶稣说:「你无论往哪里去,我都要跟随你。」(9:57)。他这种表达令人非常感动,但耶稣却回答:「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9:58)耶稣的回答非常不近人情;他起码应该拒绝得委婉一些。人看外面,但耶稣看人心;他知道这个人内心想什么。耶稣的回答给我们第一个重要的信息:跟从耶稣的第一个关键要求——坚守委身的代价。

耶稣提到「洞」、「窝」、「枕头」,其实这三样都是表示规律的生活和安定的环境。耶稣要让这个人好好思想自己所讲的这句话。如同另一段经文所说,你要好好算一下,如同打战前要算一下自己的兵力;要建房子,要计算一下材料是否够。耶稣讲的是,跟随他并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而是要付出代价,要走出安舒区(Comfort zone);不再是按自己的计划,乃是按耶稣的安排。若你真的要跟从我,就需要付上代价!

路加福音经常提到耶稣「面向耶路撒冷」,这有特别的意义:耶稣知道他来这个世上,就是要走向各各他,将要被钉、受难、受死——这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当路加描述耶稣「面向耶路撒冷」,就是描述耶稣有一个坚定不移的心志;虽然有困难,他都坚持到底。因为信靠耶稣有很多东西要改变,我们不能停留在安舒区,我们需要耶稣成为我们的王改变我们,改变就是付代价,要放下,要牺牲。十架道路不是我们自找苦吃,而是有受苦的心志。因为信靠耶稣以后,若遵从上帝的话,就可能与这个世界所提的要求和价值不一样。但因为跟从耶稣缘故,我们愿意调整走出安舒区,作扎实跟随耶稣的人。

美国有一位年轻的牧师David Platt,在36岁时被选为美南浸信会宣道部的总主席,他写过一本书Radicle,书中讲到要从美国梦中夺回你的信仰,讲出基督徒跟随耶稣的真理。他的另一本书是Follow Me – a Call to Die, a Call to Live。他的书给许多基督徒带来冲击和影响。上帝使用他来提醒:「基督无论带领何往,你就跟随;基督无论任何要求,你就献上。」(Wherever Jesus lead, you follow. Whatever Jesus ask, you give!)他强调委身的代价:你要从安舒区出来,不然你没法经历神。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在所著的《追随基督》也提到:「当基督呼召一个人,他就是叫这个人来受死!」这也是圣经中非常重要的概念——我们要成为他的门徒,就要天天舍己、天天背十字架、天天跟随。作他的门徒,第一个关键的要求:坚守委身的代价。你是否愿意委身?

二、 持定生命的优先(9:59-60)

耶稣转过来对旁边另一个人说:「你来跟从我。」这个人却回答:「主啊,容我先回去先埋葬我的父亲。」这个回答听起来合情合理。按犹太人的宗教法,家里有人过世,他可以放下任何手中的一切,去尽作为家人的责任。所以当他这样说的时候,我们相信旁边的人都会带着一个同情的态度。但耶稣却讲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吧,你只管传扬上帝的道。」假如你在场,你听到耶稣这样的回应,你的感觉如何?会不会觉得耶稣不近人情?太刺伤人了!但你要记得耶稣是上帝的儿子;耶稣不是听这个人嘴上所讲的,而是看这个人的心。所以这里面带出第二个信息:持定生命的优先。

我们先看看这里的文化背景。根据当时的背景,在犹太人文化中,一个人离世后通常要在48小时内下葬。因此,对于这个情景,不同释经书会有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假如你要回去埋葬你的父亲,你怎么现在会出现在人群中呢?所以现代人还有另一种解释:下葬有两次。第一次是48小时内下葬——犹太人埋葬通常是放在墓穴里。他们把尸体先包起来;经过一年时间,当身体腐烂成为一堆骨头后,亲人再收起枯骨,然后作第二次埋葬。这个人可能是指这第二次的埋葬。

耶稣知道这个人的心。当耶稣呼召他来跟从时,他回答:「主啊!……」「主」这个字在犹太人中是非常绝对的;这个字不能随便用。因此,他表明他是完全掌管我的人生;我的拥有是你的,我的存在也是你的。但这句话却很矛盾:「主,容我先……」这是否很矛盾?应该是主的命令先行,他怎么可以倒转过来说「容我先……」?所以耶稣提出:一个要跟随他的人一个关键的要求——持定生命的优先。假如你接受耶稣作你生命的主,你就应改以他为你生命的优先;你无权对他说你没有空。

从人的角度来看,回去埋葬自己的父亲是一件正确的事,但是一个正确的事不能成为藉口去推却或拒绝耶稣的呼召,因为这牵涉到最根本的生命的优先。如果耶稣是你的主,没有任何「正确」的事可以取代你生命中的优先。我们经常给自己有藉口。今天可能上帝在你生命有感动来为他的国度、为他的荣耀、为他的使命摆上自己,但上帝让你决定。你可能也如同这个人说:「容我先……」耶稣回答:「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这是用双关语的表达:第一个「死」是灵里的死,第二个「死」是肉身的死——任凭这些灵里死的人去埋葬肉身死的人。愿耶稣的爱触动你的心。当圣灵催逼你,要问自己:是你先,还是耶稣优先?

我有一位牧师朋友,他分享了教会中的一件事:有一位弟兄来找他,这位弟兄差不多到了退休的年纪,但这时教会需要一位全职同工来负责行政工作。这位弟兄正是这个专业,他有感动,但他是一个跨国公司高级主管,只剩九个多月就可以提前退休;按照公司规矩他可以得到一大笔的补偿金。每次祷告圣灵催逼他:「你放下你的工作,成为教会的同工。」他挣扎了三个月,与太太一同祷告;其实他已经很清楚,只是自己放不下。他就来找这位牧师朋友。「牧师,我有一件事要来与你分享,我挣扎了三个月,现在作了一个决定,我很挣扎。如果我现在离开,所有的退休金就没有了,但我要放下。」「你作了什么决定?再等啊。」「牧师,我已经作了决定。」「你为什么这么快作决定?」「牧师,当耶稣呼召我们的时候,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要即时回应。」

什么叫生命的优先?就是你把什么摆在生命的第一位。耶稣看到这个人的心。他说:「容我回去先埋葬我的父亲。」他并没有将耶稣摆在生命的第一位。请记得圣经的真理——耶稣向我们所要的,他就是我们生命的第一。这就是我们的信仰。很多时候我们令耶稣连位置都没有,更说不上生命的优先。你是将剩下的给主?还是将最宝贵的摆上?跟随耶稣关键的要求是:我们要持定生命的优先!在现实生活的每一天,你要将你的主权、把你最好的交出来。不要等到生命最没价值时才奉献给主。

你生命的第一是谁?你真的愿意为了耶稣基督把你最好的拿出来吗?耶稣的这句话非常尖锐:「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只管传扬上帝的道。」这是耶稣挑战我们跟随他就当「持定生命的优先」。

三、 稳住专一的决心(9:61-62)

这时,另一个人走出来:「主啊,我要跟随你,容我先回去告别我的家人。」这种讲法亦情有可原,是很人性的要求。追溯旧约,以利沙先知在决定跟随他的师傅以利亚之后,也是回去辞别家人。在与家人团契、爱筵之后,他才跟着他的师傅以利亚离开。辞别家人是很温馨、人性的一面,但耶稣却看这个人的心。他很不客气地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

同样,我们要了解经文的背景:犹太人是畜牧的社会,农耕和放羊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大家都明白耶稣在讲什么。当时一般人耕地用的犁都是单头的,前面有一只牲口拉着。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不配进神的国。」唯有向前看,犁田才会成直线;若人手扶犁向后看,力度就会不平衡,线就会变成歪的。这里是强调第三个跟随耶稣的关键要求——稳住专一的决心。这第三个非常重要:我们需要专注,要有专一的决心,无论任何环境,只单单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这是跟随基督的关键要求。因为在跟随耶稣的道路上,有很多人、事和环境会令我们分心:过去使我们不能走出来,今天把我们困住,明天带给我们恐惧,我们不能稳住专一的决心。而耶稣说你一定要专一:「你们不能又事奉主又事奉玛门。」专一才能让你在跟随我的路上,走得直、走得稳、走得久,走得远。

1980年代古典歌手男歌手巴弗洛提有一个天生的好嗓子。他喜欢唱歌,但他又希望能成为一名老师。当作老师还是当歌唱家呢?如果两个都想做,就两个都做不好。当他苦恼时,爸爸告诉他:「孩子,你不能一个人坐两张椅子。若你坚持这样做,你就会从两张椅子上掉下来。你只能选择一样。」巴弗洛提最后决定只专一歌唱,最终他成为很出色的歌唱家。

跟随耶稣基督也是这样。我们只可单单锁定那位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身上。老约翰讲了这些宝贵的话:「不要爱这个世界,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的里面了。」你持定生命的优先吗?今天上帝需要更多扎实跟随耶稣的人。香港有约38万左右的基督徒,只占香港人数的5-6%,也就是仍有90%以上的人仍在福音的门外。为何初期教会只有少数人,却能摇动罗马帝国?因为他们都是扎实的基督徒。现在香港只有三十多万基督徒。我是有影响力的门徒吗?真正的影响力不是你能带多少人上街,而是每个跟随耶稣的人在生活中怎样以生命影响生命。你真正在乎什么?若耶稣作你的主,你要把他看为第一,就当把最宝贵的献给他。

宣教历史中曾有一位人物,他一生只行过25年,但他的影响力到今天还在。他叫威廉保登。他出生于芝加哥一个优越家境的家庭中,父亲有很大的牛奶公司。他父亲有四个孩子,他排第三,自小跟随妈妈参加教会生活,很早就被神的爱所感动。他把自己的生命献给耶稣,全然为主而活。他去了很多落后的国家,他父亲不同意,因为他准备把公司交给他。于是,他的父亲把他送到耶鲁大学读书。但他关注的是人的灵魂。后来他到了普林斯顿神学院读神学,他加入中国内地会,准备到中国大西北的人宣教,所以他先到埃及的开罗学阿拉伯语,在街头派单张。但他很快便感染上脑膜炎,只有十天时间就离开世界,终年只有25岁。他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了出去。安息礼拜后,当地人将这位年轻宣教士唯一留下的圣经给了他的母亲。当他的妈妈打开圣经内页,发现了几行字:毫无保留、永不回头、绝不后悔。

这一切在耶稣基督的爱里本是如此。你真的跟随耶稣吗?你是否为他摆上最宝贵的?把你的生命交给他,将你最好的给他。毫无保留、永不回头、绝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