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讲比喻,让我们对人生有来自他的全新观点。耶稣的比喻不是主日学故事,让我们带着道德标准回家。比喻要让我们感到不安,挑战和冒犯我们的理解。耶稣拆毁我们原有的想法,重建我们的心态思想,让我们以神的国度为中心。

撒种人,种子,或土壤的比喻不是耶稣的第一个比喻,但这是是第一个要求耶稣解释的比喻。耶稣很明显地说他来世上的目的:他是播种人,把神的道,关于神的国度,以及神国的神种子撒在土壤里。 ‘耶稣周游各城各村讲道,宣扬 神的国的福音’“讲道”和“宣讲”proclaiming)。“宣讲”也可以是“宣告”。就像一个国王差派他的使者,到各城各乡宣告:‘来听!’我们也可以想像耶稣到各城各乡宣告:‘来听!神的国快要来临了!’“讲道”可以翻译成传福音(evangelizing),意思是好消息(εὐαγγέλιον)。这个图画就好像一个伟大的领袖打了胜仗,传令到各城各乡,开心宣告:‘好消息!’罗马帝国的凯撒奥古斯都差派他的‘好消息’的使者,到罗马帝国各个地方,宣告他的好消息:身为神的儿子的他(这是他的自称),建立了新世界秩序,创立了新的和平的统治。路加想要我们想像耶稣到各城各乡,带着喜乐宣告神的好消息:在耶稣里面,并且透过他,荣耀的神的国度会来临到当中,一个新的统治。 土壤代表那些听到耶稣宣讲好消息的人的心;有的人欢天喜地的回应,有的人不是,有的人甚至愤怒。所以比喻就是耶稣在世上的工作。

那么为什么那些门徒要耶稣解释呢?之后他们也请耶稣解释麦子和稗子的比喻。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故事,其实带来了来自耶稣所说的‘神国的奥秘’(路加福音八10)的很多疑问。今天我想提出从这个比喻引发的五条问题。

第一条问题:究竟这个比喻的主角是什么?

我们知道耶稣是播种人,种子是福音和神的道,是关于神的国,而土壤是听到耶稣说话的人的心,正如耶稣正在跟你和我说话一样。所以是哪个?撒种人吗?种子吗?还是土壤?其实三样都是,他们是在一个互动的相互作用里面。

第二条问题:撒种者耶稣对土壤里的种子有什么期望呢?

他期望能够结出成熟的果实。“成熟” 希腊文是telos(τέλος),是指内在的召命。种子的telos,就是指种子内在召命。向日葵种子的召命就是成为向日葵花,耶稣栽种的就是神的国度的种子,神的国度的telos就是神国的生命。合理吧?神的国度的召命就是神国的生命。这就是他栽种的道在我们里面的召命(telos)。

很多新约作者用果实的主题。‘以温柔的心领受 神栽种的道;这道能救你们的灵魂’(雅各书一21下)‘你们得了重生,并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却是由于不能朽坏的,就是藉着 神永活长存的道。’(彼得前书一23)‘这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也传到全世界;你们听了福音,因着真理确实认识了 神的恩典之后,这福音就在你们中间不断地结果和增长,在全世界也是一样。’(歌罗西书一6)

当耶稣讲到这个比喻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一些果实: 税吏、妓女、渔夫被他吸引,生命改变。神国的其中一个标记就是跟随耶稣的妇女,路加记下名字:抹大拉的马利亚、约亚拿、又有苏珊娜,她们听到神的话, 都因此得医治。根据赖特(N.T. Wright),这三位离开原本社会和家庭的位置,用自己的金钱来照顾耶稣和门徒的需要和跟随耶稣。赖特说:‘对第一世纪巴勒斯坦的人来说,这个就好像用头发来擦脚和亲吻脚一样的让人惊讶’耶稣看到他们的心以及生命的回应。耶稣看到那些已经结出果实的人,他们为了这个卓越的天国的运动,付出了他们的生命,他们的财产,他们的名誉声望。这些妇女就是耶稣撒种之后所期望看到的果实,因为耶稣话语的能力:说出来的,就一定会成就。

所以耶稣期望讲话之后人心的土壤结出果实是合理的,他期他的生命能够浮现在我们的生命。他之后也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就是结常存的果子’(约翰福音十五16)果子在里就是耶稣的生命在这个世界里面。 他正确地期望圣灵的生命能在我们心里浮现:圣灵的果子。那么为什么不多点发生呢?为什么当耶稣宣讲好消息的时候,果子没有在许多人的生命里面浮现呢?

第三条问题:撒种者耶稣认为是什么阻碍了土壤里的种子生长结实?

我们需要一个心脏病专家。耶稣分辨出四种不同的内心状态:坚硬被践踏的心、狭窄浅薄的心(肤浅)、分散杂乱的心(挤住了)、以及愿意接受的心,耶稣称之为诚实和善良的心。其实这四种状况也出现在我们的心里面,有时候四种会同时出现在我们的心里面。让我们一起面对这些障碍:

第一种是硬心刚硬的障碍。

‘那落在路旁的,就是人听了,魔鬼随即来到,从他们心里把道夺去,恐怕他们相信就得救了。’耶稣警告我们恶者尽一切对抗耶稣和他的国度,阻止神的国进入我们的生命,拦阻我们的生命被改变。它特别会喜爱那些硬心的人,为什么呢?因为福音代表邪恶国度的终结。耶稣警告我们,当我们不愿意接纳所听到的神的国,那个恶者就会偷走;但就算我们开放一点点聆听耶稣的道,恶者就没有抢走的空间。

第二种的土壤:肤浅的挑战。

‘那落在石头地上的,就是人听了,欢欢喜喜地接受,但是没有根,不过是暂时相信,一旦遭遇试炼,就倒退了。’耶稣告诉我们,当我们欢迎神国的道进入到我们的心里的时候,我们同样会有困难和麻烦。而且我们也会有试探全然退出。神国有饶恕、平安、医治、自由、喜乐、洁净、也有亲密和永恒的生命,同时也有麻烦,为什么会没有呢?神的国正在侵略这个世界,如果我们的心是肤浅的浅土,当我们遇到磨练困难的时候,我们会后退。

在马太记述的比喻里,两种的麻烦和困难:苦难和逼迫。如果我们明白,然后遇到时,我们就不会退后。苦难希腊文是thlipsis(θλῖψις),这个字在保罗书信和启示录多见,意思是压力,有时候是让人受不了的压力,好像两种力量相撞和互相斗力。最简单的例子是互相摩擦双手,你可以感到那个热力。这就是耶稣说的苦难。耶稣告诉我们,当我们开始留意到神国,并且想要参与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遇到受不了的,压倒性的压力。神的国度和世上的国摩擦的时候,就产生thlipsis(苦难)。

当保罗鼓励罗马帝国的初信者的时候:‘我们进入 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苦难。’这是个鼓励?!是的,因为他告诉我们事实。如果我们不经历苦难,我们也不能经历神的国。当我们知道神国侵略一个空间的时候,张力也跟着出现。在这世上与耶稣同行,代表走在张力里面,也都在逼迫里面。因为耶稣说,神的道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神的话语本身。神的话语干扰和扰乱我们的现状。耶稣去也是这样的,不是因为他是搞事者,我们知道在棕枝主日之前,耶稣一直都很低调。耶稣周围传讲和活出福音,他的宣告和活出这个福音,会挑战所有跟他不相符的东西 。Mortimer Arias,一位玻利维亚神学院院长这么说:‘神国的来到代表两个世界永远地抗争,神的国是人和社会已经确立的一些想法和答案里的一个问号,耶稣他单单活出这个福音,其实已经在当时的现状里带来问题,也都因为这个缘故,他被逼迫。耶稣也应许那些跟他站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也都会被逼迫’祝福,很多祝福,但也会有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们跟旁边的人说:‘不要惧怕’。

我们用另一个方法来看。福音永远,也都必须搞乱偶像,所以会给那些依靠偶像生活的人不安,所以他们会逼迫那些愿意跟随耶稣的人。如果我们记住这个,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后退,我们会继续活出神国的生命。第二个土壤所代表的心,正如David Wenham说:‘当事情变得麻烦时就放弃了’(Gives up when things get hot)

第三种土壤:挤住了

‘那落在荆棘里的,就是人听了,走开以后,被今世的忧虑、财富和宴乐挤住了,结不出成熟的子粒来。’我们熟悉这种的心灵状况吧?这就为什么我们在二十一世纪先进国家里有这么多宣讲,但很多人没有接受福音。我们听道,但四周充斥着焦虑,或是按照马太的写法:‘这个世界里的焦虑’,以及今生的财富。或是根据马太:‘财富的谎言’。问题不在时代或财富,问题在这个时代的焦虑和财富的谎言。圣经用了个定冠词:今生的那些焦虑(THE worry of the age)。耶稣似乎在针对那种的焦虑(THE worries)。我想他在说,不论是第一世纪或二十一世纪的标记,,就是焦虑不安。为什么我们科技那么发达,我们有那么多财富,但我们仍然焦虑不安?因为这个时代把神从公共生活里踢走,并且把身份、安全感和价值建立在摇摆不定,不安全的根基上。这个时代不认同,他们认为这个根基挺好的,那么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焦虑呢?因为人心知,但不肯承认,其实这些根基无法支撑下去。更直接地说,如果时代不把根基建立在永活的神,那么就是把根基建立在偶像上。当任何时代把根基建立在偶像上,会经历焦虑,因为人心深处知道偶像并不能支撑下去。根基不稳固,上面的建筑会摇摆不定,带来忧虑的状态。因为你和我呼吸和吃喝都是这个时代的,所以我们也同样被这个时代的焦虑影响,挤住了神国的好消息,我们每天就忧虑: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结果我们的生命结不出应该有的成熟的果子。财富会蒙骗我们,财富会让我们以为财富让我们完整和满足。财富让我们以为在不稳定的未来里,它就是我们的安全保障,而我们慢慢地将神的国度从我们生命里淡出。第三个土壤提醒我们,今生的焦虑和财富的谎言给我们极大的影响,焦虑和谎言挤着我们的心,会摧毁我们的心。

第四条问题:谁赢呢?撒种者、种子、土壤?

最后谁是赢家?‘但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用诚实良善的心来听,把道持守住,忍耐着结出果实。’好棒啊,撒种者、种子、土壤都赢了,一百倍,丰盛的果实。但表面看,魔鬼好像在在第一个土壤里取得胜利;表面看,惧怕恐惧好像让第二种土壤取得胜利;表面看,焦虑财富享乐好像在第三种土壤里赢了。我说好像赢了,因为我们知道撒种人是谁,而种子有改变生命的能力,耶稣是最伟大的传道者和传福音者,当耶稣说话时,一定有事情发生:‘要有光!’就有光!‘出去!’污鬼就出去了。‘拉撒路,出来!’死人复活了。‘神国近了’一切救赎的事情就出现了。所以我不能接受于耶稣在土壤上无法取得胜利的说法,耶稣是太优秀的撒种人,他的种子太有能力了,是不会被人心打败的。

所以我想,我调整一下问题会比较好点。从‘谁赢?’变成‘谁能得到最后的结论?’(Who gets the last word?)土壤?种子,神的话语?种子,神的话语,得到最后的结论;耶稣要得到最后的结论。看看耶稣赢得了多少个刚硬的心?在这里,从我开始!你看看耶稣深化了多少肤浅的心?在这里,他为我做的!你看看他胜过多少个挤住的心?就在这里,我是第一个!

第五条问题,究竟这个比喻的主要的呼吁是什么?

耶稣要我们明白(10节),并且持守(15节)。看、听、明白、持守。马太福音十三23:‘那撒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又明白了,结出果实来,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耶稣说的“明白”帮助我们明白耶稣的比喻。“明白”,原文意思是把东西放在一起,意思是头脑上做不同的连结,更加有“归队”和“顺服”的意思。保罗在以弗所书5章17节也这样表达:‘因此,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甚么是主的旨意。’是的一方面,我们头脑智慧上要明白,但更加是“归队”和“顺服”,就算你不完全地明白。所以我的朋友Dale Bruner说,最能帮助我们了解“明白”(understand)这个字,是要把它掉转:站在它的下面(stand under)。若要明白,就要先站在下面(The way to understand, is to stand under)第一种土壤:如果你听了神的道,但不愿意站在他下面,恶者就会来偷了。第四种土壤:你听了神的道,并且愿意站在他下面。问题是,我们很多时候站在神的道的旁边,或是更糟糕:站在神的道的上面,按照我们的理解能力来限制和框住耶稣,但这样是行不通的。耶稣的话语挑战我们和我们的理解。

所以比喻的呼吁是要让我们,从站在神的话语的上面,变成我们愿意站在神的话语的下面,这样我们才开始天国的生命,他的生命就浮现了。但不论我们是否这样选择,其实整个世界都在神的话语的下面。

他用自己带有能力的话掌管万有(希伯来书一3),整个宇宙都在神的话语下面。所以耶稣说,要持守,我们要坚持,持守,抓紧撒种者在我们的心里撒的种子,他就会打破我们的硬心,医治我们的苦毒和仇恨,驱走我们的失望。站在他的话语下面。持守他,我们会看到浅土变得有深度,将你带到神国的深处。我们会看到他怎样解开我们杂乱的心,把我们带到神国的自由里。看着他怎样让我们结出圣灵的果子。

原来种子就是他自己的生命。当耶稣说话时,他把他的生命赐给我们,在耶稣喂饱五千人后,他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每当他开口的时候,他将他的生命给我们,他的生命里有我们内在的召命。当他的生命进入到我们的生命的时候,我们就能结出丰盛的果子。以赛亚书55章10-11节:‘雨雪怎样从天上降下来,不再返回天上,却灌溉大地,使地上的植物发芽结实,使撒种的有种子,吃的人有粮食;从我的口所出的话也必这样,必不徒然返回我这里,却要作成我所喜悦的,使它在我差遣它去作的事上必然亨通。’

今早我祷告的时候,从酒店的窗口往外看,看到这个城市进入新的一天,我看到一把雨伞,我想像一把巨大的雨伞遮盖着下面很多的小雨伞,巨大的雨伞遮盖着整个香港,这个巨大的雨伞有一句话:‘突发新闻’我听到耶稣在第一世纪的圣地里说的话:‘你听!你听!你听!神的国已经近了!’让我们站在这把雨伞,这个好消息下站稳,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