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与“藏”的能力!

跟你分享的好消息能解读其它的消息,这是耶稣在第一世纪去不同城镇宣讲的好消息。准备好了吗?永活神的国已经临近了。

我邀请你留意两个又短又互相补足的比喻,比喻是记载在路加福音13:18-23。耶稣问了两次同一个问题‘我要把神的国比作甚么呢?’(18、20节)有时候耶稣说:‘天国好像...’但这里他用提问作为开始:‘我拿什么来比较神的国呢?’重点是‘我’。重点是把天国带到世上、把未来带到当下、教导我们‘你的国降临’和应允那个祷告的那位,他会教导我们怎样理解天国是怎样来临。他会教导我们他如何在世上成就的使命,而这个是一个让人惊奇的看法。

上帝在世上扩展的国,就像一个人把芥菜种放在地里,也好像面酵,女人拿去放在三斗面里。许多新约学者称呼为‘双子比喻’不只是因为它们教导的真理互补,更因为耶稣把互相补足的性别放在一起,用男女互补性别带出他的管制是如何在世上实现。

天国好像一个男人和女人如何如何。在耶稣年代,这个说法是没发生过的,很激进的。没有文士、法利赛人、拉比会这样做的,但耶稣这样做了,在路加福音,耶稣教导关于他回来时,‘两个女人一起推磨,一个被接去,一个被撇下。”(有些抄本有“两个人在田里,一个被接去,一个撇下来。”)’然后在路加福音15章,耶稣透过一位男人寻找他的一只羊和一位女人寻找她的一块银币,来解释他怎样寻找罪人,并且欢迎他们进入他的家里。从没听过!好离谱!

圣洁的神以王的身份来统治世界,就像是一个男人在自己园子里种芥菜种。圣洁的神以王的身份来统治世界,就像是一个女人把面酵放在面团里。让我们看看背后更大的上下文。

这个上下文牵涉到施洗约翰,他远离城市的喧闹奢华,住在沙漠里。他察觉到有翻天覆地的事发生,永生神将会以全新和满有能力的方法做事。神让约翰看到这个翻天覆地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亲戚耶稣,所以他呼喊:‘预备主的道!’

当约翰被捕后,耶稣就出现,带着神的福音。这个好消息不只是在个人宗教的领域当中有重大的意义,同时也在俗世公众领域当中也有重大的意义。‘今天’他说,‘时候到了’。今天,在他里面,也因为他,历史已经到达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也跨越了一个极大的门栏。时候到了,为了什么?为了天国破空而降到这个世界!神的新的秩序的开始,一个永恒的王朝!

耶稣接着开始医治人并且赶鬼,为了神的国度是关于医治和自由。耶稣接着宣讲:当王进入他们的生命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会成为八福的人。如果你想要进一步了解,我写了一本有中译本的关于八福的书。八福的子民:心灵贫乏、为世上的情景哀痛、温柔、爱慕公义如饥如渴、怜悯人、内心清洁、使人和平、不会以恶报恶、学习为逼迫攻击他们的人祝福、甚至学习如何爱他们的仇敌。

接着耶稣差派他的第一批门徒在各城各乡宣告:‘上帝的国已经来临了’人们开始得到医治、拯救、朝着整全的生命迈进。但这个世界仍然是深受破坏。虽然光已经突破来临,世界仍然在黑暗里,所以施洗约翰很困惑,他落在监狱,听到耶稣所做的报告,是好的报告,但不是约翰所期望的那么好,不够翻天覆地,所以他差派门徒问耶稣:‘你就是那位要来的,还是我们要等别人呢?’

说多点这个双子比喻的背景。耶稣越来越发现他和那些宗教的领袖相处不合,耶稣不够虔诚!他并没有按照宗教教导的来做事,耶稣医治了一位弯腰曲背18年的女人,而他得到的是埋怨和投诉在安息日工作,然后他就讲了这个双子比喻。我们可以用这个方法来概括耶稣所说的:神的翻天覆地的国度并不会以其他的国度的翻天覆地的方式来临。通常,就是好像芥菜种和面酵。

让我们分别地看这两幅图画。

耶稣说:“神的国好像甚么呢?我要把它比作甚么呢?它好像一粒芥菜种,人拿去种在自己的园子里。它长大了,成为一棵树,甚至天空的飞鸟也在它的枝头搭窝。”这个比喻所用的语言非常适合描述天国,因为神在旧约用树木来描绘各种国度:某一个国家好像树木,能让其他的飞鸟(其他国家)来居住。在以西结书31章1-14节,神讲到埃及法老的王国好像一棵非常高大的树木,‘空中的飞鸟都在枝上搭窝’在但以理书四章11-12节,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梦到一颗非常巨大的树木:‘空中的飞鸟栖宿在它的枝头上’以西结书17章22-23节,神描述他的子民,上帝从香柏树上摘下树枝并且亲自栽种:‘它要长出枝子,结出果子,成为佳美的香柏树;各种各类的飞鸟都必在树下栖宿,就是栖宿在枝子的荫下。’所以耶稣藉着这些旧约背景让我们看到他怎样看他在世上的使命。虽然有一天,他所带来的国度巨大到一个地步可以让世上所有王国能够栖宿在当中,但是他的国度的开始远远超过施洗约翰的期望,是以非常微小微小作为开始,好像一粒芥菜种。

第一世纪就是用‘好像一粒芥菜种’来形容一个东西非常非常小。一粒芥菜种只有1毫米直径,750粒芥菜种能重1克。但是这种子能长到8尺到12尺高的树。耶稣对施洗约翰以及我们说:‘我的国度并不像你所期望的那样翻天覆地的来,现在看起来非常的微小,但是你等一等看看,不要灰心丧志,相信这个芥菜种的能力’虽然比其他的种子更微小,但有天它会比园子里任何一个植物更要巨大。

这个不就是耶稣讲了比喻之后发生的事情吗?经过2000年之后,我们不是看到耶稣所说的发生了吗?这个微小的芥菜种已经超过微小的开始,福音已经遍满全地,没错现在还有许多人群还没有听到福音,而我也尽力用我的方法让他们听到福音,但是我们看一下福音传遍地多远,上千万的人已经栖宿在耶稣的树木的枝子上。当耶稣讲这个比喻的时候,当时有大约100位跟随者,而他只收了12位参与他的密集课程,其中一个背叛了他,另外一个,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在这福音运动刚刚开始不久就已经被杀了。但彼得带福音到散居在小亚细亚的犹太人,安得烈把福音带到欧洲的南部,多马把这颗种子种在帕提亚帝国然后最后把福音带到印度的南部,马太亲自在食人族当中见证耶稣和因此丧命,那个族群的族长看到马太如何为福音的见证而丧命也因此信了主。腓利带领埃塞俄比亚的太监信主,而这位太监也把福音带到他的人民当中,腓利也在亚美尼亚,雅典,和希拉波利斯当中建立教会和被处决。激进党的西门和犹大一起把芥菜种带到波斯也就是今天的埃及,巴多罗买拿着马可马太福音的一个抄本带到印度,最后也带到亚美尼亚,就是这样开始。很小,很微小,但你看看它怎么样生长,今天仍然生长中。耶稣的跟随者遍布每个大洲,差不多世上所有的国家都有耶稣的门徒。

我们眼看不见的面酵正在发酵中。我们要留意一个很重要的一点,耶稣的焦点并不是在面酵本身,发酵的过程才是重点。有个学者这么说:‘不是把天国比喻为面酵,而是当你把面酵放在一堆食物时所发生的事’在耶稣的时代,妇女自己在家烤面包,把面酵放在小麦和大麦中,让它们慢慢膨胀。这个微小和隐藏的面酵有明显和巨大的效果。巴克莱(WilliamBarclay)这么说:‘把面酵放在一面团里,会让面团变成冒泡沸腾的面团’神的国也是如此,通常看不到,但效果却是随处可见:沸腾、发大、冒泡、起伏,达成颠覆。

上帝的面酵虽然隐藏在这个世界,其实是大有能力地工作。这2000年当中,连那些不认识福音的人也得到福音的益处。你有留意到吗?全世界都得到福音的好处,包括那些不认识福音的人。医院、学校、女权、种族权利、人权,全都是耶稣把天国带到世界后产生的效果。你有留意吗?新约学者巴克莱提醒我们,耶稣来到一个排斥和边缘化病者和弱者的世界,这世界把小孩子、女人、不同肤色的人和不同经济阶层的人边缘化。例如在第一世纪的斯巴达,如果发现初生婴儿是虚弱或有缺陷的,他或她就会被遗留在山上自生自灭。耶稣的国度的隐藏的面酵改变了一切,耶稣的门徒照顾这类孩子,带到自己的家里当作亲生般抚养。世上第一个盲人收容所是一位叫Falius的基督徒修士。第一个医院是Fabiola基督徒女士创办的。我推荐大家读Rodney Stark著作的Triumph of Christianity,尤其是其中一章叫‘痛苦与怜悯’(Misery and Mercy),当中描述第一世纪的城市的环境是多么的糟糕肮脏并且充满病菌,但门徒如何把福音的大能带到人群内,Stark引述Plagues and Peoples这本书,说到耶稣的门徒如何照顾人,把死亡率降低了2/3。面酵。当每次有人去医院、接受教育、研究科学,不论他知不知道,他也是从天国的面酵中得益。我知道基督教在我们这个世代,有时名誉不是很好,当中有部分是我们应得的,基督徒不是完美的人,做了一些不完美的事情,而且不是所有说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就真正是基督徒。所以当中一些负面的声誉其实是正当合理的,我们也应该悔改,但是如果没有福音,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们看看那些还没有接触到福音的地方,或者看看那些曾经拥抱福音但是今天拒绝福音的地方,例如欧洲或北美,曾经是基督教最兴旺的地方,今天他们拒绝福音,然后自食苦果。

耶稣的双子比喻里更深一层的信息,‘天国的奥秘’是微小本身充满能力,隐藏却能带来转变。这是鼓励,生命不是在芥菜种和面酵所带来的结果里,比喻给我们的鼓励是芥菜种本身和发酵本身。天国的奥秘在于微小和隐藏的能力。是的,福音有的时候是以大而可见的方式来临,好像在五旬节,耶稣的灵倾倒在五千人上。或是历史上的属灵大复兴,他可以,他也曾经做过。

温哥华是世上最世俗的城市之一,只有3-4%是基督徒,但教会再次增长,主要因为中国的基督徒移民到温哥华,当然他们有带来金钱和资金,但他们也带了福音到这个城市。现在在拉丁美洲,每个钟头都有上千人跟随耶稣。现在在土耳其有上千人跟随耶稣,并让邻居感动落泪。宣教师告诉我,太多人想要成为耶稣的门徒,这些宣教士跟不上。现在在伊朗,有千百计的人遇见耶稣。

越是艰苦的地方会促使种子更深地植入土壤里,以及导致面酵扩张。但比喻的鼓励却更深层在微小和隐藏本身。一般来说,神的国度是以隐藏和微小的方式来临,对我们这个世代来说,能抗拒把福音吹胀起来,显示更伟大和曝光。但不用,福音本身够伟大了,就让福音以原本的样式出来吧。看来很小的芥菜种,或是看不见的面酵,有天天国会以石破天惊的方式来到,在那天来临之前,天国是以微小和隐藏的方式来临。在那天来临之前,天国不会上头条的,各大媒体的头条都没看到福音,但这个没关系。福音不需要透过上新闻头条来传播到世界。耶稣不需要上头条来完成他的目的。

神岂不是一直以来在历史当中以隐藏和微小方法做事吗?在所有的国家和民族当中,他选了谁并跟他们立约?大国?不,他选了犹太人,当时他们连一个国家也不是,只是一男一女,亚伯兰和撒莱当时住在古代的伊拉克。而神拣选谁做王?高大威猛?不,他选最年轻、最小的大卫。当神选择一座山作为居住的山,他选了最瞩目的山吗?不,他选了在耶路撒冷最小最不显眼的锡安山。当神成为人来到世界的时候,他在哪里出生?国际大城市?耶路撒冷?亚历山大港?罗马?他选了一个又小又没名气的村镇叫伯利恒。在圣经最后一卷书,我们看到神的伟大的荣耀,当中的核心是什么?宝座的巨大?闪电和雷轰?不是,微小的羔羊。就算是新天新地,新的创造,耶稣仍然是那个小羊,但他是在新创造中散发上帝荣耀的小羊。透过微小和隐藏,宇宙被转变。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莱斯利·纽比金(Lesslie Newbigin),一位南印度的前任主教的故事,是关于耶稣怎样改变这个世界。有一天他得到消息,叫他去南印度一个从没听过的,偏僻的小镇,为25个家庭施洗。他就去了,然后他慢慢拼凑出这他们怎样归主的故事,接下来是他的故事,分四步曲。

第一幕。有个水源小组里来帮助村民开发水井,让他们能史上第一次享用干净的水,负责人是基督徒,他没有受过神学训练,他在分享信仰方面做的不是很好,但他让大家知道他是基督徒,他让村民当中留下一个印象:一位关心,诚实,良好,真诚的人。

第二幕。三四个月之后,其中一位村民去旁边小镇买了一本马可福音,他回家后开始阅读,在印度村庄阅读代表开声朗读,所以其他人也无所事事,聚集和一起聆听他朗读马可福音,然后开始讨论。几个月来,每个星期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聆听和阅读马可福音。

第三幕。来了一位自由传道(independent evangelist)他来到这个村庄里,宣讲一篇炽热的信息,然后他留下一个单张:‘如果你今晚离开世界,你将会去哪里?’第三幕以惊慌和人心惶惶中落幕。

第四幕。村民决定要尝试理解基督教,他们记得旁边村庄有一群基督徒,所以他们文字询问:‘告诉我们听,这一切,包括耶稣,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另一村的基督徒是劳工阶层,其中一位瘸腿所以不能工作,所以他们叫他‘去那个村庄,用一个月的时间告诉他们你所知道的’所以他就去了。然后纽比金就写:‘这一切行动的结果就是今天我坐在这里,看到25个家庭对福音的炽热,就像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相信福音的群体一样。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四部曲,没有一间教会或机构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策略完全来自看不见的手’

微小和隐藏。这也在你和我的生命、工作、住家、城市、全球华人社会、全世界每个角落发生。耶稣正在用他的福音,以肉眼看不到的面酵让面团发酵。耶稣用微小却大有能力的芥菜种来进行他的工作。

二十世纪伟大的宣教士,E. Stanley Jones经常鼓励灰心的基督徒领袖的话:‘早期基督徒并没灰心丧志地说:你看世界来到什么地步,但他们以极大的喜乐来说:看看是什么来到这个世界’耶稣带着好消息来到世上:神的国已经来临了。

让我们一起祷告。

“小”与“藏”的能力!
Watch the video

跟你分享的好消息能解读其它的消息,这是耶稣在第一世纪去不同城镇宣讲的好消息。准备好了吗?永活神的国已经临近了。

我邀请你留意两个又短又互相补足的比喻,比喻是记载在路加福音13:18-23。耶稣问了两次同一个问题‘我要把神的国比作甚么呢?’(18、20节)有时候耶稣说:‘天国好像...’但这里他用提问作为开始:‘我拿什么来比较神的国呢?’重点是‘我’。重点是把天国带到世上、把未来带到当下、教导我们‘你的国降临’和应允那个祷告的那位,他会教导我们怎样理解天国是怎样来临。他会教导我们他如何在世上成就的使命,而这个是一个让人惊奇的看法。

上帝在世上扩展的国,就像一个人把芥菜种放在地里,也好像面酵,女人拿去放在三斗面里。许多新约学者称呼为‘双子比喻’不只是因为它们教导的真理互补,更因为耶稣把互相补足的性别放在一起,用男女互补性别带出他的管制是如何在世上实现。

天国好像一个男人和女人如何如何。在耶稣年代,这个说法是没发生过的,很激进的。没有文士、法利赛人、拉比会这样做的,但耶稣这样做了,在路加福音,耶稣教导关于他回来时,‘两个女人一起推磨,一个被接去,一个被撇下。”(有些抄本有“两个人在田里,一个被接去,一个撇下来。”)’然后在路加福音15章,耶稣透过一位男人寻找他的一只羊和一位女人寻找她的一块银币,来解释他怎样寻找罪人,并且欢迎他们进入他的家里。从没听过!好离谱!

圣洁的神以王的身份来统治世界,就像是一个男人在自己园子里种芥菜种。圣洁的神以王的身份来统治世界,就像是一个女人把面酵放在面团里。让我们看看背后更大的上下文。

这个上下文牵涉到施洗约翰,他远离城市的喧闹奢华,住在沙漠里。他察觉到有翻天覆地的事发生,永生神将会以全新和满有能力的方法做事。神让约翰看到这个翻天覆地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亲戚耶稣,所以他呼喊:‘预备主的道!’

当约翰被捕后,耶稣就出现,带着神的福音。这个好消息不只是在个人宗教的领域当中有重大的意义,同时也在俗世公众领域当中也有重大的意义。‘今天’他说,‘时候到了’。今天,在他里面,也因为他,历史已经到达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也跨越了一个极大的门栏。时候到了,为了什么?为了天国破空而降到这个世界!神的新的秩序的开始,一个永恒的王朝!

耶稣接着开始医治人并且赶鬼,为了神的国度是关于医治和自由。耶稣接着宣讲:当王进入他们的生命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会成为八福的人。如果你想要进一步了解,我写了一本有中译本的关于八福的书。八福的子民:心灵贫乏、为世上的情景哀痛、温柔、爱慕公义如饥如渴、怜悯人、内心清洁、使人和平、不会以恶报恶、学习为逼迫攻击他们的人祝福、甚至学习如何爱他们的仇敌。

接着耶稣差派他的第一批门徒在各城各乡宣告:‘上帝的国已经来临了’人们开始得到医治、拯救、朝着整全的生命迈进。但这个世界仍然是深受破坏。虽然光已经突破来临,世界仍然在黑暗里,所以施洗约翰很困惑,他落在监狱,听到耶稣所做的报告,是好的报告,但不是约翰所期望的那么好,不够翻天覆地,所以他差派门徒问耶稣:‘你就是那位要来的,还是我们要等别人呢?’

说多点这个双子比喻的背景。耶稣越来越发现他和那些宗教的领袖相处不合,耶稣不够虔诚!他并没有按照宗教教导的来做事,耶稣医治了一位弯腰曲背18年的女人,而他得到的是埋怨和投诉在安息日工作,然后他就讲了这个双子比喻。我们可以用这个方法来概括耶稣所说的:神的翻天覆地的国度并不会以其他的国度的翻天覆地的方式来临。通常,就是好像芥菜种和面酵。

让我们分别地看这两幅图画。

耶稣说:“神的国好像甚么呢?我要把它比作甚么呢?它好像一粒芥菜种,人拿去种在自己的园子里。它长大了,成为一棵树,甚至天空的飞鸟也在它的枝头搭窝。”这个比喻所用的语言非常适合描述天国,因为神在旧约用树木来描绘各种国度:某一个国家好像树木,能让其他的飞鸟(其他国家)来居住。在以西结书31章1-14节,神讲到埃及法老的王国好像一棵非常高大的树木,‘空中的飞鸟都在枝上搭窝’在但以理书四章11-12节,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梦到一颗非常巨大的树木:‘空中的飞鸟栖宿在它的枝头上’以西结书17章22-23节,神描述他的子民,上帝从香柏树上摘下树枝并且亲自栽种:‘它要长出枝子,结出果子,成为佳美的香柏树;各种各类的飞鸟都必在树下栖宿,就是栖宿在枝子的荫下。’所以耶稣藉着这些旧约背景让我们看到他怎样看他在世上的使命。虽然有一天,他所带来的国度巨大到一个地步可以让世上所有王国能够栖宿在当中,但是他的国度的开始远远超过施洗约翰的期望,是以非常微小微小作为开始,好像一粒芥菜种。

第一世纪就是用‘好像一粒芥菜种’来形容一个东西非常非常小。一粒芥菜种只有1毫米直径,750粒芥菜种能重1克。但是这种子能长到8尺到12尺高的树。耶稣对施洗约翰以及我们说:‘我的国度并不像你所期望的那样翻天覆地的来,现在看起来非常的微小,但是你等一等看看,不要灰心丧志,相信这个芥菜种的能力’虽然比其他的种子更微小,但有天它会比园子里任何一个植物更要巨大。

这个不就是耶稣讲了比喻之后发生的事情吗?经过2000年之后,我们不是看到耶稣所说的发生了吗?这个微小的芥菜种已经超过微小的开始,福音已经遍满全地,没错现在还有许多人群还没有听到福音,而我也尽力用我的方法让他们听到福音,但是我们看一下福音传遍地多远,上千万的人已经栖宿在耶稣的树木的枝子上。当耶稣讲这个比喻的时候,当时有大约100位跟随者,而他只收了12位参与他的密集课程,其中一个背叛了他,另外一个,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在这福音运动刚刚开始不久就已经被杀了。但彼得带福音到散居在小亚细亚的犹太人,安得烈把福音带到欧洲的南部,多马把这颗种子种在帕提亚帝国然后最后把福音带到印度的南部,马太亲自在食人族当中见证耶稣和因此丧命,那个族群的族长看到马太如何为福音的见证而丧命也因此信了主。腓利带领埃塞俄比亚的太监信主,而这位太监也把福音带到他的人民当中,腓利也在亚美尼亚,雅典,和希拉波利斯当中建立教会和被处决。激进党的西门和犹大一起把芥菜种带到波斯也就是今天的埃及,巴多罗买拿着马可马太福音的一个抄本带到印度,最后也带到亚美尼亚,就是这样开始。很小,很微小,但你看看它怎么样生长,今天仍然生长中。耶稣的跟随者遍布每个大洲,差不多世上所有的国家都有耶稣的门徒。

我们眼看不见的面酵正在发酵中。我们要留意一个很重要的一点,耶稣的焦点并不是在面酵本身,发酵的过程才是重点。有个学者这么说:‘不是把天国比喻为面酵,而是当你把面酵放在一堆食物时所发生的事’在耶稣的时代,妇女自己在家烤面包,把面酵放在小麦和大麦中,让它们慢慢膨胀。这个微小和隐藏的面酵有明显和巨大的效果。巴克莱(WilliamBarclay)这么说:‘把面酵放在一面团里,会让面团变成冒泡沸腾的面团’神的国也是如此,通常看不到,但效果却是随处可见:沸腾、发大、冒泡、起伏,达成颠覆。

上帝的面酵虽然隐藏在这个世界,其实是大有能力地工作。这2000年当中,连那些不认识福音的人也得到福音的益处。你有留意到吗?全世界都得到福音的好处,包括那些不认识福音的人。医院、学校、女权、种族权利、人权,全都是耶稣把天国带到世界后产生的效果。你有留意吗?新约学者巴克莱提醒我们,耶稣来到一个排斥和边缘化病者和弱者的世界,这世界把小孩子、女人、不同肤色的人和不同经济阶层的人边缘化。例如在第一世纪的斯巴达,如果发现初生婴儿是虚弱或有缺陷的,他或她就会被遗留在山上自生自灭。耶稣的国度的隐藏的面酵改变了一切,耶稣的门徒照顾这类孩子,带到自己的家里当作亲生般抚养。世上第一个盲人收容所是一位叫Falius的基督徒修士。第一个医院是Fabiola基督徒女士创办的。我推荐大家读Rodney Stark著作的Triumph of Christianity,尤其是其中一章叫‘痛苦与怜悯’(Misery and Mercy),当中描述第一世纪的城市的环境是多么的糟糕肮脏并且充满病菌,但门徒如何把福音的大能带到人群内,Stark引述Plagues and Peoples这本书,说到耶稣的门徒如何照顾人,把死亡率降低了2/3。面酵。当每次有人去医院、接受教育、研究科学,不论他知不知道,他也是从天国的面酵中得益。我知道基督教在我们这个世代,有时名誉不是很好,当中有部分是我们应得的,基督徒不是完美的人,做了一些不完美的事情,而且不是所有说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就真正是基督徒。所以当中一些负面的声誉其实是正当合理的,我们也应该悔改,但是如果没有福音,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们看看那些还没有接触到福音的地方,或者看看那些曾经拥抱福音但是今天拒绝福音的地方,例如欧洲或北美,曾经是基督教最兴旺的地方,今天他们拒绝福音,然后自食苦果。

耶稣的双子比喻里更深一层的信息,‘天国的奥秘’是微小本身充满能力,隐藏却能带来转变。这是鼓励,生命不是在芥菜种和面酵所带来的结果里,比喻给我们的鼓励是芥菜种本身和发酵本身。天国的奥秘在于微小和隐藏的能力。是的,福音有的时候是以大而可见的方式来临,好像在五旬节,耶稣的灵倾倒在五千人上。或是历史上的属灵大复兴,他可以,他也曾经做过。

温哥华是世上最世俗的城市之一,只有3-4%是基督徒,但教会再次增长,主要因为中国的基督徒移民到温哥华,当然他们有带来金钱和资金,但他们也带了福音到这个城市。现在在拉丁美洲,每个钟头都有上千人跟随耶稣。现在在土耳其有上千人跟随耶稣,并让邻居感动落泪。宣教师告诉我,太多人想要成为耶稣的门徒,这些宣教士跟不上。现在在伊朗,有千百计的人遇见耶稣。

越是艰苦的地方会促使种子更深地植入土壤里,以及导致面酵扩张。但比喻的鼓励却更深层在微小和隐藏本身。一般来说,神的国度是以隐藏和微小的方式来临,对我们这个世代来说,能抗拒把福音吹胀起来,显示更伟大和曝光。但不用,福音本身够伟大了,就让福音以原本的样式出来吧。看来很小的芥菜种,或是看不见的面酵,有天天国会以石破天惊的方式来到,在那天来临之前,天国是以微小和隐藏的方式来临。在那天来临之前,天国不会上头条的,各大媒体的头条都没看到福音,但这个没关系。福音不需要透过上新闻头条来传播到世界。耶稣不需要上头条来完成他的目的。

神岂不是一直以来在历史当中以隐藏和微小方法做事吗?在所有的国家和民族当中,他选了谁并跟他们立约?大国?不,他选了犹太人,当时他们连一个国家也不是,只是一男一女,亚伯兰和撒莱当时住在古代的伊拉克。而神拣选谁做王?高大威猛?不,他选最年轻、最小的大卫。当神选择一座山作为居住的山,他选了最瞩目的山吗?不,他选了在耶路撒冷最小最不显眼的锡安山。当神成为人来到世界的时候,他在哪里出生?国际大城市?耶路撒冷?亚历山大港?罗马?他选了一个又小又没名气的村镇叫伯利恒。在圣经最后一卷书,我们看到神的伟大的荣耀,当中的核心是什么?宝座的巨大?闪电和雷轰?不是,微小的羔羊。就算是新天新地,新的创造,耶稣仍然是那个小羊,但他是在新创造中散发上帝荣耀的小羊。透过微小和隐藏,宇宙被转变。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莱斯利·纽比金(Lesslie Newbigin),一位南印度的前任主教的故事,是关于耶稣怎样改变这个世界。有一天他得到消息,叫他去南印度一个从没听过的,偏僻的小镇,为25个家庭施洗。他就去了,然后他慢慢拼凑出这他们怎样归主的故事,接下来是他的故事,分四步曲。

第一幕。有个水源小组里来帮助村民开发水井,让他们能史上第一次享用干净的水,负责人是基督徒,他没有受过神学训练,他在分享信仰方面做的不是很好,但他让大家知道他是基督徒,他让村民当中留下一个印象:一位关心,诚实,良好,真诚的人。

第二幕。三四个月之后,其中一位村民去旁边小镇买了一本马可福音,他回家后开始阅读,在印度村庄阅读代表开声朗读,所以其他人也无所事事,聚集和一起聆听他朗读马可福音,然后开始讨论。几个月来,每个星期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聆听和阅读马可福音。

第三幕。来了一位自由传道(independent evangelist)他来到这个村庄里,宣讲一篇炽热的信息,然后他留下一个单张:‘如果你今晚离开世界,你将会去哪里?’第三幕以惊慌和人心惶惶中落幕。

第四幕。村民决定要尝试理解基督教,他们记得旁边村庄有一群基督徒,所以他们文字询问:‘告诉我们听,这一切,包括耶稣,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另一村的基督徒是劳工阶层,其中一位瘸腿所以不能工作,所以他们叫他‘去那个村庄,用一个月的时间告诉他们你所知道的’所以他就去了。然后纽比金就写:‘这一切行动的结果就是今天我坐在这里,看到25个家庭对福音的炽热,就像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相信福音的群体一样。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四部曲,没有一间教会或机构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策略完全来自看不见的手’

微小和隐藏。这也在你和我的生命、工作、住家、城市、全球华人社会、全世界每个角落发生。耶稣正在用他的福音,以肉眼看不到的面酵让面团发酵。耶稣用微小却大有能力的芥菜种来进行他的工作。

二十世纪伟大的宣教士,E. Stanley Jones经常鼓励灰心的基督徒领袖的话:‘早期基督徒并没灰心丧志地说:你看世界来到什么地步,但他们以极大的喜乐来说:看看是什么来到这个世界’耶稣带着好消息来到世上:神的国已经来临了。

让我们一起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