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邀请大家一起留意耶稣在这个晚宴上说的比喻,耶稣许多的生活和教导都环绕在餐桌上,包括展示他自己、天父的本质和属性、神的国的本质。有个美国的传道人Tony Campolo,他能把耶稣的事迹写了一本书《神的国是一场宴席》(The Kingdom of God is a Party)

耶稣不只是在晚宴启示自己和天父,而是当耶稣在约旦河受洗从河出来后,听到天父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在云彩包围的山上,天父对三位门徒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也在加略山上,神的荣耀全然展现。当天父的爱子,顺服天父的旨意,把自己献上,作为终极完美的献祭。也都是在坟墓里,他走出来,成为我们的复活和生命。得胜者胜过罪恶和死亡的势力,成为全新人类的初熟果子。

不过耶稣特别喜欢在餐桌上,向世人启示他自己,路加比三位福音书作者有更多餐桌的事记载,高潮就是耶稣上十架前的星期四,耶稣转化逾越节晚餐,成为我们敬拜里的中心行动:圣餐。接着路加提到以马忤斯两位门徒的经历,他们邀请一位陌生人一起晚饭(他们不知道是耶稣),这位陌生人,拿起饼来,祝谢了,掰开,递给他们。然后路加说,‘他们的眼睛打开了,才认出是耶稣’他们跑回耶路撒冷,喜乐地告诉门徒:‘主复活了!’也告诉他们听,在晚餐拨饼的时候,怎样认出是耶稣。耶稣在餐桌上启示自己。

我们今天的经文看到耶稣将他自己,以及对新社会的形象,在餐桌上启示出来。耶稣很喜欢在餐桌上跟人有交流。虽然当餐桌上他说一些话,扭转整个餐桌上的社交和互动,让我们先明白这段经文的背景。这背景很复杂,意思是我们要很小心看,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

路加强调这晚宴主人是法利赛人的首领,代表他是高阶级,管理以色列人的,地位崇高,他很看重和在意自己的地位。这个对理解经文很重要。法利赛人非常在意得到和维护崇高地位,很不幸地,大部分法利赛人也是这样。

路加告诉我们这发生在安息日,我们可以假设晚餐之前是在本地会堂里进行敬拜。安息日对第一世纪的犹太人是非常重要,这是敬拜和安息的日子,所以也是一个大蒙福的日子。但这也成为一个划清界限的日子:那些在里面和外面的人划清。在第一世纪,守安息日代表你是属于里面的人,那些不守的属于外面的人。‘法利赛’有‘分开’‘与众不同’的意思。在第一世纪守安息日的其中一种让你表示你高人一等的方式。

为了确保与别不同,法利赛人就制定出很多规矩和守则,如果全都遵守这些规矩和守则,你就是守了安息日了。有个文献记载39样你在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包括不能背负任何东西,特别是床单;不能栽种、挖土、收割、播种、煮食、纺织、解开东西、点火。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严谨的正统的犹太人在安息日是不开车的,因为开车需要点燃引擎。也有在安息日不能行医的规矩,对他们来说是工作,安息日不可以工作。

所以耶稣在安息日跟法利赛人一起在晚宴上。在这个晚餐上,耶稣在14:1-6医治人了,他在14:7-14教导关于社交关系和属灵互动,这两者是互有关系。耶稣的医治和晚宴的教导是错综的关联,因为两者都牵涉到水肿。我等一下分享什么是水肿,但这一刻,路加要我们看到耶稣的医治和教导都跟水肿有关系,耶稣的医治是处理医学上的水肿,耶稣的比喻则是处理社交人际和属灵层面的水肿。

让我们来深入理解经文背景。问问题是研读圣经的一个好方法:为什么耶稣在这个特定的晚宴?为什么有水肿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水肿的人在当时是不洁净的,他竟然在安息日出现在法利赛人的家里,这很有问题。这个法利赛人领袖尽他一切所能来确保他是洁净的。对那个法利赛人来说,这个水肿人不洁净。所以这个人的出现,就把这个不洁净带到家,这个人碰不得,污染了法利赛人的家。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谁让他进来的?让他来的人,为什么让他来?14:2:‘正好’,‘正好在他面前有一个患水臌病的人’路加说,:‘看啊!’在这里不是一个宣告,而是一个告诫的话。‘看啊!’是个命令,在新约里,当我们看到‘看啊’往往就会有惊奇。在圣经里,‘看啊’永远会带来惊讶。‘看啊,耶稣面前’重点是那个人不应该在那里!这是好大的惊奇!为什么他会在那里?我们晚点再回来这点。

为什么耶稣会在那里呢?这段经文在耶路撒冷旅途记述里。路加在这段告诉我们耶稣在耶路撒冷的旅程上发生的事情,要我们留意耶稣和宗教领袖的摩擦越来越激烈,他们对耶稣的敌意越来越浓: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文士、祭司。那么为什么耶稣会在一位法利赛人的家里?

有人认为这位法利赛人只是按照文化的期望做客气的行为。当我们读路加福音11章的比喻,有旅客来你的城镇的时候,你是义务招呼他,就算你对这个旅客没有特别的好感,你都是被期望有这个义务带到家里,让他们吃饱有力气继续上路。去年我带团去以色列,当中有个阿拉伯籍的基督徒导游,他起码有三次告诉我们,如果想要留在伯利恒而不回耶路撒冷,文化上他有义务招呼我们的饮食三天半,但他根本不认识我们!所以这个法利赛人就是按照这个来款待耶稣。

别的看法认为,当天耶稣在会堂有被邀请讲道,这位法利赛人的领袖应该代表会堂接待耶稣。如果耶稣宣讲后没有被邀请,那么邀请耶稣人就没面子。就算他们不喜欢耶稣的讲道,总有人要请他吃饭,而谁最适合邀请耶稣?那个法利赛人领袖。

所以可以知道为什么耶稣会在餐桌上出现。但留意14:3节:‘耶稣就回应’14章一节耶稣留意到法利赛人在监视耶稣,第二节看到那个水肿的人在耶稣的面前。我们可以假设有人向耶稣发出提问,不然耶稣不会回答他们。但是有人问问题吗?没有,最少没有有声的提问,但他们有发出这个问题。法利赛人怎样问耶稣?他们把那个水肿的人带到屋子里,本身就是一个提问。那个人在那里,因为那些法利赛人带他进来。其实这样做,等于问耶稣:‘在安息日,在一个洁净的法利赛人的家里,耶稣会怎样对待这个不洁净的人?’

你应该看到,这是个陷阱。在安息日,有个不洁净的人站在耶稣面前,他们用款待客人的文化来掩饰设立的陷阱,看看他会否失足,所以路加就记载:一直窥探监视着他。耶稣怎样回答?他医治水肿的人,然后讲了一个比喻,一个比喻,关于款待客人的比喻。这两个答案是一起并行的:耶稣医治的行动,和耶稣的教导的比喻是错综相关的。这个关联水肿现象。

水肿(dropsy,edema),根据我的理解,有很多不同种类的水肿,身体有不正常的液体的积聚,导致某些部位浮肿,但吊诡的,这个状况会带来极度的口渴。身体积聚好多液体,但那个人却口干舌燥。耶稣开口来回答法利赛人没开口的提问:‘在安息日治病合宜不合宜?’ 他们却一言不发。路加这个医生没有描述他怎样医治,然后就叫他离开这个利用他来作为陷阱的是非之地。

然后耶稣就问:‘你们当中谁的儿子或牛在安息日掉在井里,不立刻把他拉上来呢?’对于这些问题,他们无法回答,因为他们没有人会等到太阳下山,安息日结束后才拉儿子或牛上来。你有没有看到耶稣在做什么?他把法利赛人带回上帝设立安息日的原意。安息日是关于圆满(wholeness),安息日是关于:敬拜、休息、圆满。意思是耶稣并没有触犯安息日,冒犯天父良善的律法,当他医治时,他活出安息日,他带出上帝对安息日指望的圆满。他也给我们启示,一个最终的安息日是怎样的。他给水肿的人和法利赛人初尝禧年(jubilee),从阻止达到生命的圆满的捆绑中释放出来,从水井里拉我们出来。动词是“释放”,从水井里释放。耶稣来,是要被捆绑的得到释放,这就是安息日的神对整个创造的原意。

其实耶稣大可以在日落安息日结束后医治人,那就不用争论了。为什么不等待呢?因为水肿威胁他的健康,并且社会上和属灵上的水肿在威胁着法利赛人的健康,如果等到日落,他会错过让法利赛人得到永生的医治的机会。第一世纪,水肿是一修辞说法形容爱钱、贪心的人、和那些渴望认可和地位的人,都是法利赛人的动力。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Diogenes)把爱钱 比喻为水肿,他说:‘正如水肿患者充满液体,却异常地口渴;贪财的人虽然有很多钱,却想要更多钱。这两者都带入堕落死亡’

你看到晚宴发生什么事吗?新约学者 Joel Green写:‘水肿患者构成一个活生生的比喻,关于与耶稣共进晚餐的社会精英,正如耶稣面前站着一个水肿患者,同样围绕耶稣的也同样患病和有自毁性质的’但耶稣这个比喻其实就是要医治社交上、属灵上的水肿患者。很奇妙的情景很离谱。耶稣作为宾客,竟然公开批评主人和其他客人,他不怕招惹更大的麻烦,但耶稣不怕,如果他不出声的话,代价实在太高了。

在第一世纪,吃饭成为显露自己的社会地位,彼此抬举的方法,一个单纯的款待竟然扭曲成人对地位和尊敬的追求。谁在你晚宴出席,就决定你在群体中的地位。你坐席的位置跟重要人物的距离,一来会抬高你的地位,或是贬低你的地位。就是指,人跌入一个囚住人的深井。因为当人从其他人身上追求认可、赞赏、身份价值,这条路是永无尽头,当我们自我价值放在别人怎样看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口渴会多严重啊!当我们得到一种的地位的时候,并且在这个地位上找到我们的价值和身份,我们就会渴求更多更大的地位,永无止尽,永远都不够!

虽然各种的水肿都是这样,譬如财富,当我从财富找到我自己的价值的时候,我会追求更多财富,我会赚多点,我想要渴求多点,永远不够。对学位也是如此,当我从自己学位得到自我价值时,我想要多点,我想读多点学位,我想要多点,永远不够,我想要我名字后面多点学位。讲道也是如此,当我从讲道得到自我价值,我会追求其他讲道机会,我也会拿很多机会,也渴求多点,但永远都不够。讲道本身没问题,去听讲座和讲道也没问题,但这个不能成为我自我价值的基础,否则动机就错误了,这也会影响信息。

在晚宴里,这个法利赛人的水肿扭曲了原本的款待客人的文化,因为他需要保护和增加自己的地位,所以只邀请那些能给回报的人来晚宴,然后他们以后会邀请你参加他们的晚宴,然后你也可以再邀请他们,周而复始,跌入深井。因此你会排斥那些无法回报你的人;排斥你觉得不够你好,不够洁净的人;排斥那些贫穷人,因为他们没能力请你;排斥那些真正要款待的,因为他们的存在对你没有益处,因为那个人要保护和增加自己的地位,你需要在晚宴找你追求坐到的位置,结果你在深井里越来越深。你把你的快乐建立在跟谁一起坐席。耶稣指出,你可以找到最好的椅子,然后主人说:‘不好意思,这是别人坐的位置’最好不要思索坐哪里。最好把自我价值建立在别的地方,而不是那个座位:对耶稣的爱。在耶稣的晚宴里,没有所谓的上等座位,全都是最好的,耶稣如果邀请你吃饭,他会坐在每张桌子上,有些人因为渴慕地位而不会邀请你,但耶稣特别会跟那些被拒绝的人一起坐。耶稣来到晚宴里,从各种的水肿当中释放我们。

在晚宴,耶稣医治了一个有病患的人,同时也伸手给那些属灵病患的人,愿意医治他们,他拆毁了变质的款客之道,从而带到神国的款客之道,带入新的社会结构,在这里我们被接纳,因为他接纳和邀请我们,他邀请我们。这是我们唯一需要的,需要耶稣的邀请。有人问:‘你怎么出现在晚宴?’你的答案是:‘因为君王邀请我’。耶稣说:‘会愿意邀请耶稣所邀请的人,他们有福了’跟耶稣一起,邀请世界排斥和忽略的人带入宴席的人,他们有福了。邀请那些没有能力回馈你的人,他们有福了。意思是他们从水肿中得到释放和自由,这个水肿是带来永无止尽,同时无法真正满足内心的追求。

那么我们今天要怎样回应呢?我建议三种方式。

首先,既然耶稣的事奉常常围绕在餐桌上,不如我们也如此举行晚餐。请邻居和身边的人来一起吃饭,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大事,因为我是内向,我是受薪的外向者,当我想到晚上邀请邻舍一起晚饭,我觉得很困难,但我觉得我应该要这样做,特别是那些我不认识的人,尤其是那些一般情况下没有人请吃饭的人。让我们举办一场这样的晚宴,天国式的晚宴,不分尊贵贫贱的位置,同时我们也邀请耶稣,让他把惊奇带到我们中间。

第二,我们要问耶稣:在我里面,有什么要我需要医治,好让我能真正活在你的王国里?有什么我需要被释放的?我跌入哪个深井,需要你来拉我上来呢?我的水肿是哪一种形式,需要被你医治呢?

第三,为耶稣邀请你加入他的晚宴而感恩,多谢耶稣因为他带你到餐桌前,他是主人,没有分尊卑,你不需要达到某个地位才有资格被邀请,你需要的唯一一个地位,是只有耶稣才能给你的地位。

这是耶稣对我们的赐福:‘在神国里面吃喝的,都是有福的’是的,真正有福。下一次,我们会看到耶稣在另一个晚宴教导最出名的一个比喻。

我们一起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