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是最有福的,因为我们有荣幸聆听全历史上最聪明的那位说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故事。路加福音15章被为福音中的福音,特别在‘挥霍儿子的比喻’(The Prodigal Son)的比喻里。其实比喻应该称呼为‘挥霍儿子们的比喻’(The Prodigal Sons),其实最正确的称呼应该是‘挥霍上帝的比喻’(The Prodigal God)。

有天,我们会真正从心相信耶稣在比喻里所启示的福音。这个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故事在任何文化环境里都有救赎功能。但只有我们了解耶稣时代的文化背景,这个比喻真的能带来救赎的功效,我们从中东文化来理解这个比喻上半段。

耶稣讲这个比喻不是跟群众说的,是跟文士和法利赛人说的,因为他们觉得耶稣的行为很羞辱和离谱。文士是专业神学家,教导和维护上帝的律法和口传的传统,他们的职责包括查问耶稣的教导是否正路。法利赛人委身遵守和保留上帝的律法,加上围绕着十诫所设立的631条其他规矩。虽然虽然我们对他们有负面印象,但请不要那么快抗拒排斥他们。他们动机是好的:想要圣洁、取悦上帝、帮人圣洁。其实我们都想圣洁,问题在于对他们来说,圣洁就是遵守规矩,错过了重点。守规矩是无法成为圣洁,圣洁是来自跟圣者的关系。

文士和法利赛人看自己为上帝律法的守护者,保护以色列上帝的名声,拿撒勒人耶稣让上帝蒙上污名,污蔑上帝的律法和永生的上帝。常常跟耶稣在一起的罪人和税吏是谁呢?税吏是帮罗马政府工作的犹太人,只要他们能定期交上说好的税额给政府,他们可以随意制造一些税来从犹太人当中获利,剥削自己同胞。这个罪人是法利赛人用的,在福音书里,耶稣从没用‘罪人’来称呼任何人,‘罪人’是指犯了律法,不洁净的人,并且被排斥。‘罪人’和税吏发现耶稣与众不同,想要靠近耶稣,而又离谱又震惊的,耶稣也想靠近他们。路加福音15:2:‘耶稣接纳罪人’,耶稣欢迎他们。路加用的‘接纳’:‘愿意跟他们相交团契’‘欢迎他们,当作家人一般亲’但对于文士和法利赛人,最羞耻、震惊、离谱的是,耶稣跟罪人和税吏一起吃饭!

在中东文化,跟一个人吃饭,代表你完全接纳这个人。在1985-1989年,我在马尼拉做牧者,在降临期到圣诞节这段期间,有一对夫妇来我们教会,女的是罗马天主教徒,男的是来伊朗穆斯林,太太跟穆斯林丈夫说‘来参加四次,之后我就不会烦你了’所以在降临期时,丈夫终于来了。他越听就越愤怒,他被我所说的耶稣深深冒犯了。他身高193公分,黑色胡须,一位巨大的男人,透过他太太,他邀请我跟他一起吃饭,我就去了。饭后我们起身,他巨大的手臂拥抱着我,说:‘如果你有任何需要,你尽管跟我说’我抬头问他:‘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你是我的兄弟了’‘为什么?’‘你跟我吃过饭’

离谱的离谱,震惊的震惊,‘这个人竟然欢迎和接纳罪人,并且跟他们一起吃饭!’他们是出于厌恶和愤怒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拿撒勒人耶稣在侮辱上帝的律法,以及让以色列的上帝蒙羞。耶稣以这三个比喻来回应指控,但太可惜了!因为这些比喻的主题不是‘失去了什么/谁’而是‘失去了哪个人的什么’。重点不是在走丢的羊,而是那个牧羊人;不是遗失的钱,而是那个妇人;不在于两位浪子,而是在于父亲。

并且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透过这三个比喻,耶稣在描绘一幅图画。成为人的上帝,就是‘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这位上帝怎样描绘图画呢?为什么这几个比喻能超越不同的文化和背景来转变人的心?在牧羊人对羊的感受,以及行动;在妇女对遗失的钱的感受,以及行动;在父亲对两位浪子的感受,以及他对两位浪子所采取的行动里,我们发现的天父是谁。掌握这点对我们非常重要:这三个比喻的主题,就是文士和法利赛人非常紧张要守护的那位圣者。结果透过这三个故事,耶稣让自己的情况更惹上麻烦,他加强了震惊和反感。

路加福音15:11:‘耶稣又说:某人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所以如果我们只看一个儿子,我们就错失这个比喻,其实两个儿子都远离了父亲,小儿子透过远走高飞来离开父亲,大儿子则是透过留在家里来远离父亲。

12节,小儿子对父亲说的句话很残忍:‘父亲,我们就当作你已经死了,你现在就给我你的遗产’Kenneth Bailey博士用大部分人生在中东研究和教导福音,在他的著作《十架与浪子》”The Cross and the Prodigal”,他在中东无数的村庄里测试过:‘在你的村庄会有人做出这样的要求吗?’答案永远是‘不是!’他接着问:‘如果有人真的这样要求,会怎样?’‘父亲当然会揍他!’为什么?因为这个要求代表他想要父亲死,问这样的问题,简直是羞辱自己的父亲。我在菲律宾、阿米尼亚问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这个儿子真的自我中心、无理要求、反叛、和不知感恩。‘父亲,给我’‘请把我应得的那份产业给我’

在这里我们学到罪是什么。罪不是破坏规矩,尽管破坏规矩也包括在内,罪是破坏关系。在故事的开始,小儿子没有破坏任何规矩,但他让父亲心碎。下一次我们会看到,大儿子遵守一切规矩,但他让父亲深深心碎。

这个父亲怎样回应这个残酷的要求?中东人告诉Kenneth Bailey,这个父亲应该狠狠打儿子,但耶稣口中的父亲,竟然答应了:‘父亲就把财产分给两个儿子。’他给了小儿子三分之一,让小儿子自由离开。在中东文化里,我们会起码期望这父亲说:‘好,但你不再是我的儿子!’但这父亲没这么说,他选择承受更大的伤害(suffering),他容许自己承受更大的痛苦。

小儿子收拾财产,变卖财产为现金,好方便他带着远走高飞。这个小儿子很快地这样做。13节:‘没多久’,为什么这么急?就如Kenneth Bailey所说的,‘当他把财产从卖给一个买家到另一个买家时,社区群体对小儿子的憎恨和厌恶一路加剧。每一次他敲门卖东西的时候,人们对他的憎恨和排斥也在加强,所以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他必须要快’

他走了,远离自己的人民,生活放荡,挥霍钱财。这是婉转的说法来表达他生活在酒、色、歌舞之间。他生活放荡,让他一切也挥霍用尽(He lives so loosely he loses everything),三分之一的家产,没了。然后饥荒来了。感谢主,他在这个外地生活不好;感谢主,当他让我们凭己意行,我们会一波三折。耶稣说,这个小儿子开始不行了。

为什么这一刻不回家呢?因为他惧怕回家,其中一个原因,他需要面对村民的威吓的眼神和不友善的态度。‘看你这个狼狈样子,又穷又饿又凄惨!’他无法想像承受这样的羞辱。小儿子不想面对村里长老对他的愤怒和敌意,他们可能会揍他,并且为难他。他更加不想回家,因为想到哥哥怎样轻蔑他:‘你这一无是处的人渣!你浪费家产!你没权利在这里’如果我四个弟弟有人做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我也会说这样的话。或如果哥哥人比较好一点:‘你搞砸了,你要努力赚回家产,你才能回来’我在想,究竟有多少弟弟,因为哥哥的缘故所以不能回到家呢?小儿子还有一个不想回家的原因,他很怕他父亲。他能完全明白父亲对他的愤怒、轻蔑、和拒绝,父亲这样反应是绝对合理的。所以小儿子宁愿留在远方,他求一位外邦人给他工作。‘他去投靠(hired himself)当地的一个居民’,意思是贴着对方,让我们看到情况是多么绝望,他逼自己贴着这个外邦人:我什么都肯做。很有可能这个外邦人不想帮助他,给他一份犹太人不肯做的工作,看他会否离开。‘好,你去喂猪’猪是吃垃圾的,但小儿子竟然肯喂猪,也不肯回家。这让我们看到羞耻的力量是多大。

情况继续差下去,没有人给他食物吃。耶稣接着说,‘他醒悟过来’,17节:‘我父亲有那么多雇工,他们都有充足的粮食,我却要在这里饿死吗?’是什么让他醒悟过来呢?菲律宾神学院的一位教授,Dale Bruner说,让他醒悟过来,是他对父亲的记忆和良善:‘我父亲有那么多雇工,他们都有充足的粮食’他记起父亲慷慨地对待雇工。小儿子自问:‘我在做什么?!我要起来,回家,请父亲待我好像雇工一样,我会面对其他人的敌意和排斥,但至少我不会饿死’

困倦,全身发臭,狼狈不堪,而且身无一文。仔细地阅读18-19节,这段话分三部分。第一部分:‘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认罪,他知道他做的是错误和羞辱的。第二部分:‘我再也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确认他罪的后果,他让父亲、家族、邻舍群体都蒙羞,他破坏了这些关系,没有了儿子名分。第三部分:‘就让我作你的一个雇工吧。’他尝试赎罪,慢补偿他欠的。在回家的路上,他重复又重复又重复地练习。

我们来到故事的精彩核心。记不记得耶稣他要为自己的行为提供个合理的解释,因为文士和法利赛人觉得很离谱和震惊。文士和法利赛人在很小心地聆听,耶稣说:‘父亲看见他,’‘什么?!他父亲看到他?!’真惊讶!当时的人都期望父亲已经忘掉自己的儿子了,但这父亲一直渴望自己的儿子,他竟然站在村庄的门口等儿子回来。当这个儿子还在远处的时候,父亲已经看到他了,父亲一路在注视和等候自己的孩子。你相信天父今天也同样看着你吗?在等待远方的孩子或孙子回来吗?你有看到他在等你回来吗?

耶稣继续:‘父亲就动了怜悯的心’另一个惊讶!当时每个人都会认为父亲会辱骂排斥他,这个小儿子搞砸了!从来不听我的话!一直都想按照自己心意去行!好啊!随意而行吧!但不,这位这位父亲充满怜悯,深深地被触动了,他为自己儿子肝肠寸断。耶稣描绘的上帝的图画竟然是一个受苦的父亲。

耶稣继续:‘父亲就跑过去’另一个惊奇!Sonia Matthews是我印度血统的加拿大朋友说,这个在印度永远不会发生,同样也不会发生在中东。因为很羞耻!在公开场所跑,意味着父亲要拉起衣袍,会露出内裤的,很难堪的。但父亲奔跑去见自己的孩子。耶稣描绘的永活的上帝的图画竟然是这样的!一位奔跑的父亲。你看到他向着你奔跑吗?向着你的孩子和孙子奔跑吗?向着你的邻居奔跑?为什么奔跑?因为父亲渴慕看到自己的儿子,同时也因为,这里我们回到文化背景。父亲很清楚,这个孩子踏入村庄后会面对什么:被质问、辱骂、羞辱,甚至被长者打。所以父亲要抢先跑过去,真羞耻,真怜悯。何等的故事!

耶稣继续:‘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不停与他亲嘴。耶稣描绘的圣洁上帝的图画竟然是这么离谱和震惊!耶稣认识的父亲一路在等待和受苦,而当他看到孩子,他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尽管小儿子又臭又脏。还有,留意了,透过公众场所亲吻这个行动,父亲在羞辱自己,这个行动意味着父亲承受儿子所有的耻辱,父亲把儿子一切的羞耻全都转移到自己身上。现在,不论村民、村长、乡村父老,他们原本要怎样对待小儿子,现在他们也要这样看待父亲了。

小儿子继续他的三部分:‘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父亲让他说完第一部分,这有救赎性的,神让我们排除这些障碍,天父听我们认罪的心声。小儿子继续:‘我再也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让他说完第二部分,一定要说的,代表我们知道罪带来的撕裂和破坏是多大,这代表我们知道罪破坏了关系。还有第三部分,‘就让我作你的一个雇工吧。’小儿子深呼吸,准备讲第三部,但还没开口的时候,父亲再次当他惊讶,他打断儿子的说话,这个打断就是福音。父亲不听,上帝不会听,我们可以说第三部分,但无关紧要。上帝不会让我们弥补我们的罪,神不会让我们尝试还债。我们能偿还吗!?我们能给什么?!神不让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赚取回家,但我们常常都这么做,我们忙于行善,我们给自己参与虔诚的宗教仪式,我们沉溺在自己的罪疚感,认为如果我们受苦受多了,神会就会开恩。当小儿子准备讲第三部分时候就被父亲打算了,因为他除了回家,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神要的就是这么多:回家。醒悟,回转,回家。

刚刚我说了,儿子第三部分被父亲打断了,而父亲说的话也是一个惊讶。大家都以为会说:‘去冲凉吧,穿一件像样的衣服吧’但这个父亲不是这样:‘快拿最好的袍子来给他穿上’最好的袍子?那是父亲的袍子!好惊讶!这个浪子回家后,竟然是穿着父亲最好的袍子来参加村庄的盛大的盛宴!这是何等对圣洁上帝的一幅图画!父亲为这个挥霍的儿子穿上最好的衣服,圣洁的神用给我们这些污秽的罪人穿上他的圣洁!

还有另一个惊讶!‘快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戒指是一个印章的戒指,在重要文件上做刻印的戒指。我的天!这个挥霍三分之一家产的儿子,现在竟然被父亲授权来管理家族里余下的家产!罪人税吏在神的国度里是领袖和管家?!还有另一个惊讶:‘把鞋子穿在他脚上’奴隶是赤脚的,儿女有鞋子穿。还有:‘快把那头肥牛犊牵来宰了’当时能给最好最好的招待就是杀了肥牛犊。罪人和税吏,值得为他们宰杀肥牛犊,在圣洁的神面前成为最尊贵的宾客?! 还有一个惊讶:‘快,让我们吃喝庆祝吧。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的。’

耶稣让我们看到一位欣喜若狂的父亲。这位上帝非常乐意跟任何回转的孩子举办豪华的宴会。父亲在这个比喻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全都是超出人们的期望,每一样都是震撼离谱,正如耶稣怎样对待罪人和税吏一样,对他们来说同样地震惊和难以接受。耶稣用更加震惊离谱的宣告来解释他的震惊离谱的行为:在他里面,那位圣者,欢迎接待罪人,并且跟他们一起坐席。

在耶稣里,我们圣洁的神紧紧拥抱着罪人。你相信吗?透过道成肉身,圣洁的神拉起袍子,朝着迷失的儿女奔跑,这位永活的神在十字架上亲自承受全世界的罪人一切的羞辱,而且是甘心乐意的。即使那些敬虔的人觉得上帝让自己名声蒙羞,最重要的是迷失的儿女能回到家。耶稣以没有人做过的方式来荣耀上帝的名。这个人接纳罪人,还跟他们一起吃饭!弟兄姐妹们,你可以安稳地回家,重点不是你之前做过或没做过的,重点不是你上次听到比喻之后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只要回转,回家吧。

我们一起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