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继续进入史上最伟大的故事,很多人这样称呼路加福音15章。正如上次所提,这段经文被称为福音中的福音,耶稣用最纯正的方法来讲福音,尤其是‘挥霍儿子的比喻’(The Prodigal Son),其实最正确的称呼是‘挥霍上帝的比喻’(The Prodigal God)。只有我们了解耶稣时代的中东文化背景,这个比喻真的能带来救赎的功效。

当我们阅读和思考这段比喻时候,我们要记住重要的两点。

第一,耶稣要回应文士和法利赛人对他们的指控。他们自认为以色列律法和神的守护者,热心地保护神的名声,很有价值的心志。对他们来说,耶稣在羞辱神的名字,也连累以色列人面对失去祝福的危机。因为罪人和税吏都被耶稣吸引,想靠近他,匪夷所思的是,耶稣也想靠近他们。耶稣‘接待’他们:‘欢迎他们,当作家人一般亲’匪夷所思!

耶稣甚至跟他们一起吃饭,更匪夷所思。在中东文化里,跟人吃饭代表完全的接纳。耶稣让文士法利赛人大大震惊,于是他们带着厌恶和愤怒指控耶稣:‘这个人接纳罪人,还跟他们一起吃饭!’因为这个羞辱以色列律法和以色列的神。拿撒勒人耶稣,真丢脸!耶稣以路加福音15章的比喻来回应指控。

第二样更重要一点,耶稣在描绘一幅永生神的图画。透过三个比喻,耶稣给我们看到这位神是谁,是怎样的。而我们可以相信这幅图画,因为画家就是神的独生子,他是从天父的心进到我们当中。当耶稣在比喻里打开他的心,尤其是在‘挥霍的儿子们’的比喻里,他提升了这个震惊和匪夷所思的程度,导致他被文士和法利赛人钉死。

‘耶稣又说:某人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我们要看到父亲怎样跟大儿子互动,否则会错失重点。我们先重温爸爸和小儿子的互动。小儿子跟爸爸要求他的遗产,打碎了爸爸的心,他等于要爸爸死,但让人惊讶地,爸爸应允了他,把三分之一的家产给了小儿子。小儿子把家产变成现金,远走高飞,浪费一切。幸好他遇到了饥荒,情况差到一个地步,他沦落到喂猪,甚至很想吃猪吃的。然后耶稣在17节说:‘他醒悟过来’他记得他爸爸很好,慷慨对待自己的工人,所以他决定回家了。

他回家是一个极大的赌注,他知道有什么在等他:村民对他的讥笑,长者对他的敌意和怒气,哥哥对他的轻蔑,以及父亲的排斥。但因为他情急拼命,他愿意承受这一切。他回家了,只希望成为父亲的一个雇工,他想好要说什么了,三部分(18-19节)。第一部分:‘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第二部分:‘我再也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第三部分:‘就让我作你的一个雇工吧。’这已经足够怜悯了,他明白他得罪天和父亲,他无法再得到儿子名分,他知道父亲绝对有理由拒绝他。

当他来到村庄门口时,父亲对小儿子所做的每一项,在当时文化来说全都出人意外,我刻意说‘每一样’:父亲在等候和期盼小儿子;看到他时父亲朝着他奔跑,对这个年纪和地位的男人来说是个羞耻的行动;父亲紧抱着他,尽管小儿子又脏又臭;并且他不停亲吻他,尽管他又臭又脏,匪夷所思!透过这些行动里,父亲亲自承担儿子的羞辱。现在,不论村民、乡村父老、哥哥,他们原本要怎样对待小儿子,现在他们也要这样看待父亲了。父亲不听小儿子提出的做雇工的要求,反而命令其他工人:给他最好的袍子,就是父亲的袍子;给他代表父亲权威,有刻印的戒指;给他鞋子穿,代表儿子名分;杀了肥牛犊,平时只给极其尊贵的客人;‘我们一起搞盛宴,庆祝浪子回转’

在比喻的上半部,耶稣给文士和法利赛人听到那位热忱保护的神,是拥抱回转的最罪人,并且举办盛宴的神。他放下自己的圣名来欢迎我们迷失的儿女回家。这就是我为什么成为这个比喻为‘挥霍的父亲’(The Prodigal Father),耶稣给我们看到一位等候、受苦、奔跑、拥抱罪人、亲吻罪人、为罪人穿衣、更加愿意为罪人担当羞辱的父亲。我们可以用现代诗歌来表达:‘噢,上帝的爱是势不可挡、永不止息、不计后果的爱’

让我们进入父亲和长子的互动。路加福音15:25:‘大儿子正在田里’大儿子代表我们大部分的基督徒,我们没有远走高飞和生活放荡,我们尝试忠心和顺服,我们努力实践我们的职责。有人说,这个大儿子是那种只要说一次,就会清理房间收拾玩具;大儿子不需要别人提醒他要做功课。虽然大儿子没有远走高飞,但他仍然让父亲心碎。有两种罪人:破坏律法的,和遵守律法的。两种都需要恩典。大儿子在田里做自己的职责,他听见家门传出音乐和跳舞的声音,他第一个反应是什么?‘有好事发生了!我爸爸很开心呢!我也要跟老爸一起开心’

不。这不是他第一个回应,他第一个回应是怀疑:‘有点不对劲’。他问是什么事,听到的是好消息,或是应该是好消息的:‘你弟弟回来了。你父亲因为他安然无恙地回来,就宰了那头肥牛犊。’耶稣说:‘大儿子就生气’。为什么生气?因为小儿子羞辱了父亲、家族、村庄的名,但他却没有因此受罚!也没有人叫他守规矩。对文士和法利赛人来说,‘没有悔改是不能得救’代表当你遵守规则,你才可以回来。但这个小儿子回家,没做什么就得到这样的欢迎!回转代表醒悟,明白自己的罪怎样破坏关系以及自己何等不配,回转代表回家和依靠神的怜悯和恩典。大儿子生气,因为爸爸打乱了对宗教和义的看法。但这是这个故事的一个关键:让大儿子最生气的,是爸爸让自己的名声更加多的羞辱。音乐和跳舞,杀了肥牛犊,全都是爸爸为了这个小儿子,大儿子承受不了。

所以他‘不肯进去’‘拒绝进去’当他拒绝进去的时候,这么关心爸爸名声的大儿子,在羞辱自己的父亲!Kenneth Bailey博士指出,在中东文化里,当有人为有荣誉的宾客摆设宴会时,他的孩子应该出席。大哥哥是应该游走在客人之间,招呼客人,以及确保客人有足够的食物。当他拒绝进入家庭,大儿子在整个村庄的人面前羞辱自己的父亲,并且他应该招待尊贵的客人的饮食:‘你对我这么重要,我的大儿子是你的仆人’呵,难怪大儿子不肯进入,跟爸爸一起庆祝,招呼小儿子。

最羞辱的是:如果一个儿子跟爸爸有不同的意见,他永远不应该公开地表示出来,这对亚洲文化也是如此,不是吗?大儿子应该进入宴会,做好他的职责,客人走了后才跟爸爸表达不满。因为爸爸杀了肥牛犊,所以村庄里所有重要的人都出席,但透过留在外面,大儿子公开地羞辱自己的爸爸,不给尊严。你看到大儿子让父亲心碎,可能比小儿子更伤了父亲的心。耶稣透过这个比喻来让我们看到圣洁神的心。

爸爸怎样回应呢?就好像他怎样对待小儿子:出乎意料之外地,匪夷所思地,震撼地。爸爸应该无视或或惩罚这个大儿子,但‘父亲出来劝他’(28节),让人惊讶!大儿子不愿意进去,所以爸爸出来。一天内爸爸两次出去,再一次公开地羞辱自己,而是承担大儿子的羞辱。

在上部分的比喻,我们看到神承担犯律法的罪人;

在比喻第二部分,我们发现耶稣承担遵守律法的罪人。

爸爸爱两个儿子,神匪夷所思地爱罪人和税吏,也同样爱文士和法利赛人。何等的上帝!父亲离开宴席,去找大儿子,请求儿子用爸爸的眼光和心来看这件事。这也是神想要我们去做的:用父亲的心来看周围的人。我喜欢一位11世纪的学者的评论:‘看看这个爸爸的心,充满慈肠和爱,他离开宴会、客人、小儿子,来请求大儿子进去’以及这句:‘好像自己的喜乐不能完全,因为他其中一个儿子仍在悲哀当中’(it is as if his own joy is incomplete, as long as one of his children is grieving)

大儿子怎样回应匪夷所思的爱呢?小儿子被打动和谦卑下来了,让爸爸爱他。大儿子做什么呢?他进一步羞辱自己的爸爸!我们从他说的话里可以看到。29-30节,仔细听,这让我们看到他虽然留在父亲的家,但他内心的歧途走了多远:‘你看,这么多年来,我服侍你,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你却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只山羊羔,好让我和朋友一同庆祝。 可是你这个儿子跟妓女一起吞噬了你的财产,他一回来,你就为他宰掉那头肥牛犊!’这番话让爸爸心如刀割啊!留意大儿子怎样开始:‘你看!’没有尊称,我的天!就算小儿子想要跟爸爸脱离关系,他还会称呼爸爸:‘父亲’,但大儿子连‘父亲’都没有说!Kenneth Bailey观察到,小儿子知道自己是反叛者,但大儿子不知道自己是反叛者。想像一下,爸爸出来请求大儿子,大儿子却回应:‘你看啊!’这个侮辱还继续下去,留意他说的:‘你却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只山羊羔,好让我和朋友一同庆祝。’等一下,我的朋友?那么家里这些人是谁?整个村庄都在这里!意思是村庄的人不是你的朋友?大儿子无意中显露出,他不属于这个家庭和这个圈子。一位阿拉伯学者说:‘他们的差别在于,小儿子是一位高尚的罪人,因为他很诚实地告诉父亲内心所想;但大儿子是个虚伪的罪人,因为他隐藏他的情感,他虽然留在家,但一直憎恨爸爸。’

还有,他控告自己的弟弟跟妓女吞噬了产业,但这一切都是猜测。所以他质疑爸爸的智力:‘你没看到吗?!他一无是处!他不爱你!如果他爱你,他会留一些钱帮你养老,但他花光了一切!’大儿子在羞辱和质疑他看不到现实。

但最痛心的羞辱是在29节:‘这么多年来,我服侍你,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你听到他说的吗?大儿子认为他和爸爸的关系建立在遵守规矩,但这是怎样的关系?主仆关系。你看到这个悲剧吗?这么多年来,大儿子错过重点,就像我们,我们这些大儿子和大女儿。

小儿子回家时准备好一番话的第三部分:‘就让我作你的一个雇工吧。’他以为可以透过努力和赚取来重新恢复跟爸爸的关系,但他发现其实一切都是恩典。大儿子一生都活在小儿子一番话的第三部分里:‘这么多年来,我服侍你’留在家,但从来不明白父亲的心。

大儿子所做的一切都伤害父亲。父亲匪夷所思地回应这进深一步的攻击。当时文化都期望父亲会大发雷霆,但父亲再次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父亲能命令大儿子去做他的职责,但这个能得到什么好处?所以父亲请求大儿子:‘孩子,’这个字是充满爱的字,‘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这个字比爸爸称呼小儿子的还要慈爱,因为大儿子或大女儿更需要额外的确据和被爱。‘我的孩子,你时常和我在一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爸爸再次确认他的身份和权力,小儿子的回家并没有威胁大儿子,因为父神充满恩典,他不会从我们身上抽取恩典然后将恩典给别人,恩典足够给双方。接着爸爸敞开他的心:‘但你这个弟弟却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的,所以我们应该欢乐庆祝。’天父请求他的儿女进入他自己的恩典的喜乐当中。如果对小儿子的信息是:‘回家吧’,那么对大儿子的信息是:‘进来吧’进入父亲的心。

这么多年来,大儿子以为因为他是好人、忠心、顺服,所以他留在爸爸的家里。所以当他看到小儿子不需要将功赎过,不需要付出职责和遵守规矩就可以回到家里,大儿子就非常愤怒。文士和法利赛人认为他们跟神的关系是建立在他们的表现和品格,所以他们就对罪人和税吏做出同样的要求:有表现和品格。如果我们觉得我们能进入神的国,是因为我们的努力和我们赚取来的,我们也会期待其他人也赚来的。但这我们不是赚取到的。‘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服侍和谨慎,寻求圣洁,但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你才属于我。你属于我,只是因为我爱你。’

在《属灵生命的互动》这本书里,Richard Lovelace指出,教会里充满了大儿子的病态:‘很多自称基督徒的,他们认为他们是基督徒的确据是来自他们的忠诚、过去回转信主的经历、宗教上的参与、和很少出现的不顺服。很少人能去到马丁路德的根基来开始么一天:“你被接纳”,用信心向外看,领受今天我们唯一能被接受的,就是藉着基督给我们的义’

我能成为神的家庭的一份子只因为天父来到我这里,透过他唯一的儿子,承担我全部的羞耻,在这匪夷所思的爱里接受我。没有其他原因。

今天你和我怎样回应耶稣所描绘的父亲呢?小儿子或小女儿,你们这些破坏律法,你们去了远方的,你可以很安心地回来,父亲在等候你,他会以出人意外的爱来拥抱你。各位大儿子和大女儿,你们这些遵守律法的,你们一直在父亲的家里,并且事奉多年,进来吧。父亲在求你进入他的心里:‘让我爱你,只因为我爱你’‘让我做一个不一样的父亲’

这个比喻没有说到大儿子怎样回应父亲的爱。这个故事怎样完结呢?在当时,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是大儿子谦卑下来,他明白他原来跟爸爸的心分离了很远,一直在反叛和羞辱自己的父亲,所以他顺服和接受爸爸的爱。另一个可能的结局是,大儿子更加心硬,他定意要为爸爸羞辱的家族名字讨回公道,所以Kenneth Bailey博士很小心地推测:这不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吗?大儿子在烈怒之下,拿了他的棍子(讲员拿出和紧握一条长棍),揍他的父亲!

我曾经在北部菲律宾的一个族群,庆祝威克里夫刚翻译好一本圣经。我教这个比喻,我问当地人这个比喻应该怎样终结呢?带头的长老坐在第一行,他的名字叫Francis,他不看着我和翻译者,翻译员最后说:‘你再不回答这个问题,你就在羞辱庄牧师’,所以这个瘦小的长老拿着拐杖站起来,他还是没看着我,他说:‘故事要这样结束:大儿子在烈怒之下,拿他的棍子,揍自己的父亲’

这不就是文士和法利赛人所做的吗?他们无法接受耶稣所描绘的天父的心,所以奉圣洁的名,他们杀了圣洁的那一位。他们指控‘这个人接纳罪人,还跟他们一起吃饭!’,他们就说‘钉死他,钉死他,钉死他!’然后他们钉死他,他们杀了父亲所彰显的爱。然后在十字架上,还有一句匪夷所思的震撼的话:‘父啊,饶恕他们,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感谢你,因为你向我们揭示你的心。我们永远无法靠自己来想出这些,我们会把自己的经验投射在父亲上。你在永恒里活在父亲的心里,你现在来到我们中间,让我们看到天父的心。让我们进到你里面,让我们能在这匪夷所思的爱里活着,也帮助我们转向身边的每一位,也一样地匪夷所思地爱他们。真的没有人像你,一切赞美归于你。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