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奋兴会的主题是“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今晚我们分享“灵魂苏醒”,这不但是十晚的总主题,亦是我们人生重要的转折点;也是诗廿三在文学结构上特别的地方,在属灵层次上来说,是神学上很重要的转折点,因第1-2节讲到耶和华用“他”──“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2节);“他使我的灵魂苏醒”(3节)。第3节之后,提到上帝就不再用“他”,而用“你”。“因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杆”(4节),由“他”的关系转到“你”和“我”的关系,如果继续用“他”这个代名词就无法表达与神的联合,他与我同在,“他的杖他的杆都安慰我”。

为何从“他”转到“你”?当耶稣在十架上断气那一刻,殿里幔子从上而下裂成两半,表示人类从此可直接到至圣所与神交往。若圣经只用两个字表达的话,最重要的是哪两个字?我认为是“关系”,你我今天能坐在这里,今天我们的灵魂要苏醒,就是重新与神建立关系,并且我们的生命越来越丰盛,我们与神的关系越来越加深。以弗所书第二章讲到耶稣在十架上废掉冤仇,以致两下可以合而为一: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我们与神之间,这关系的确立,完全是因耶稣基督的功劳。有了关系不等同关系进深,必须有一方作主动,或两方一起主动,否则关系慢慢淡化甚至断裂。所以诗人说:“他使我的灵魂苏醒”神作主动,令我们的灵可以醒,灵起来可以与神有关系,灵起来可以有一种深化的关系,人与人有一种疏离甚至撕裂的情况,唯有用爱才能把关系填补和重建。

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教会中常讲“爱”,很多诗歌也唱“爱”,对基督徒来说,可能对“爱”这个名词麻木,歌词中的“爱”未能被感受与经历,这就是我们缺乏“爱”的质感。有时我们可以在文学上学习流行歌曲,流行歌曲基本都是讲爱情,为何我们都听不厌呢?因为爱是我们必需的!从经济市场来说,永远都有市场需要。为何圣诗中有这么多的“爱”字,我们唱得没有感觉,但到演唱会中却唱到颠狂呢?因他们虽然主题是爱,但歌词中没有直接用“爱”字表达,这不单是文学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种爱的质感。我们基督教一直讲“爱”,讲得太多反倒对爱麻木,我们往后继续表达爱,但我们能不能表达得更有质感呢?

圣灵最大的彰显就是“爱”,在使徒行传第二章,门徒讲道那天信主的人有3000,那天有圣灵充满,徒二17:“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20节下:“这都是主大而可畏的日子未来到以前”,“ 主大而明显的日子”,就是主再来之前,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神的灵要大大浇灌,浇灌凡有血气的。耶稣基督复活之后,向门徒显现,祝安后耶稣吹一口气对他们说:“你们受圣灵”,所以我们行事,传福音若没有圣灵同行,我们便毫无益处的。我们不要怕圣灵,圣灵可以有不同形式地彰显。耶稣说:“我去差遣圣灵来,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说的话,他也会将一次的事提醒你”(约十四),所以圣灵是结合耶稣所讲的话。在我们遇到困难时,就想到合适的话语来运作,这就是圣灵的工作,圣灵是配合真理的圣言。圣灵就是上帝用爱来浇灌我们的流通管子,圣灵的感动就是神的感动,圣灵将爱浇灌你,当我们感受神的爱时,就是圣灵在工作的时候。当我们看到树叶在摇动时就知道有风,当我们看到神的爱时,我们就知道圣灵在,圣灵叫我们看到永恒,圣灵让我们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所以耶稣基督离开时说,他要差遣圣灵带领教会直到他再临,不论是儿女讲预言,少年人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都是圣灵普及性与我们同在。预言、异象、异梦都是在说同一件事──在末后的日子知道神的心意。当圣灵激动我们的时候,我们灵魂就苏醒了,更认识清楚世代的需要,更能够行使神一切的托付和见证,教会最大的潜质就是爱,爱与我们同在,我们要彼此表白。使徒保罗叫他的学生提摩太为“我的真儿子提摩太”、“我的真儿子提多”,从永恒的角度来看,当我们灵魂苏醒时,就与神的关系和好,常被圣灵提醒和拥抱。让我们与神的关系不单是“我”与“他”的关系,而是“我”和“你”的关系,这是一个深入的关系。

我们的灵魂苏醒要继续地挑旺,昨天我们讲到我们的灵魂苏醒, 被上帝领到青草地,溪水旁。唯有灵魂可以去到永恒,传道书三章讲到,似乎人与兽没有分别,它们吃什么我们也吃什么,它们要呼吸,我们也要呼吸,但当它死的时候,它的魂(情感、精神)下到地里,但分别就在于死的时候,人的灵是向上升的。所以我们的灵魂在我们的生命里,苏醒后我们要继续维持,继续成长,我们来到神面前,常亲近他,聆听他的声音。

很多年前我们推动灵性的复苏,那段日子我看到一本天主教隐修士劳伦斯写的书,他是在修院中做卑微的工作,被分派作清洁和煮饭的工作。他没有著作,但奇妙的是,灵修界却不忽视这个弟兄,很多神职人员、修士都向他请教。原来这位弟兄每秒都在敬拜上帝,他的生命融入到神独特的环境中 ,他生命的每时刻都在青草地,溪水旁,虽然周围环境可能嘈杂,但他清洁时,是带敬虔的心来作,不论是在打鸡蛋、扫地,他所见到,所触摸到的,每时刻都与神对话,所以他的整个世界都是青草地溪水旁,他每秒与神同在,这是一个敬虔而圣洁的人生,谦卑而柔和的人生,上帝常与他同行时,令他非常爱戴天父。有一位灵修大师名叫十架若望。有人形容如果十架若望的著作是圣彼得堂的浮雕,那这位劳伦斯弟兄的人生只不过是一个“黑色的箭嘴”。这种“黑”是代表“隐藏”和“卑微”,这个箭嘴是指向上帝。当我看完这本书时,我整个人都感到很激动很敬重,如果可以选择,我的墓碑上也只要刻一个箭嘴就好了。

为何从“他”转为“你”?任何人都可以是“他”,但却只有一个“你”。“你的杖、你的杆”、“你为我摆设筵席”,我们与神的关系就没有他者了,只有一个唯一的“你”了。最近我开始明白灵魂是怎么回事,当我们犯罪软弱跌倒时,我们就会倒退成为血肉之躯,我们的神离开我们,本来我们的是有灵的活人,因我们的罪阻隔了,我们的灵魂就沉睡、萎缩,我们的灵魂就倒退,因此我们必须要叫我们的灵魂苏醒。我们的生命是软弱了,也会有各种的病。我的牧师患脑退化,他已不认识我,但当我用潮州话和他一起祷告时,他却可以回应“阿门”。这印证到当我们的思绪不能表达的时候,我们里面还有一个位置和机制可以与神交往的。令我最确认的一次,就是当我去多伦多探望一位执事,她是在我最初牧会时,很爱护我的执事,她是一位医师,人称她潘二姑,她常带我去传福音、带我去探访,介绍人给我认识的,她见证我与太太婚姻,帮我的初生女儿洗了一两个月的澡,她帮助我很多,她年龄大的时候跟女儿女婿到多伦多,最后脑退化无法认到人,包括她的儿孙。我们两夫妻去多伦多去探访她。当我们见到她时,潘执事很端庄地坐在那里,她笑咪咪地看着我们和从前一样,但她却完全不记得我。过去我们有很深入在灵里有交往,在事奉上有很深入的关系,但那天见面的余下时间,我们只能谈一些客套话如同陌生人一样。最后我问她:“潘执事,你在做什么?”她说:“我在等耶稣”。我才发现她旁边有圣经,她说“耶稣爱我,我在等他回来。”“耶稣是谁?”“我的救主!”只要讲到耶稣,她就非常熟悉。一个人脑退化,任何人物都会忘记,但为何她还记得耶稣?因耶稣不是在她心思意念的层次中,已在她的灵魂里了,她已经不是用肉体、思绪与神交往 ,而是用心灵诚实来敬拜主。所以我们的心灵会影响我们的肉体和情绪,但你灵未醒觉的时候,你的肉体、灵魂是无法激活你的灵魂的,只有灵魂苏醒才能带领我们肉体和情感都成为焕然一新的人。

有一次我回到潮汕讲道,三天两夜讲六次讲道,全部用潮州话。我的太太跟我一起到潮汕地区,她并不懂得听潮汕话,应该觉得很闷的,但她坐在那里支持我。到最后一堂道时,当我讲到潘执事的经历,我心里有一个感动,就说:“如果有一天,我都患脑退化,只准你记一个人,你会记得哪一位”?那一刻,我说:“我宁愿只记得耶稣而忘记太太”。讲完之后,我看她一眼,我以为她不懂听,原来她懂得听,她流着眼泪,对我很坚定地点头,这个点头代表“对了”!

当我们只记得一位时,你只需要记得耶稣。因为我脑退化,回到天家,我会重新建立我的生命。只要有耶稣就有永恒,有耶稣我们就有权柄、有爱去传扬福音,能够建立更多的生命。亲爱的弟兄姊妹,让我们一起寻找叫我们灵魂醒觉的耶稣,我们要立志、立愿,让我们作一个粗黑色的箭嘴,不要介意单单认识主耶稣,你要来求天国的国度,为主放下父母、妻子,牛羊时,你要在今生和来世得到百倍,这不是量的百倍,而是深度的百倍。你为爱耶稣的缘故,你会更爱你的父母和妻子、你的家人,因你拥有他的灵性,他的能力,被他的爱浇灌。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来选择,耶稣是你要的唯一,拥有他的时候,灵魂就苏醒,生命就改变。在坐都是基督徒吗?有没有未在人面前公开自己是基督徒的朋友?有没有未公开决志的朋友 ?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天军、天使,还有主耶稣都渴望与你建立关系,你的生命有灵魂,就让你里面生命的灵魂活出来吧!非常简单,只要确认我们有缺欠、有罪性、承认我们有罪过,最重要是承认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流血,我们就得救。正如耶稣所讲: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就必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