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诗班,刚才献唱了《耶和华是我的牧者》和《One thing》,《One thing》曾被用于一个聚会的名称,让参与者聚焦在耶稣基督身上,有美国本土及海内外很多人都涌到那里,每次都约有三万人参加,大部分是年轻人,帮助我们聚焦在耶稣基督身上。

诗廿三6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我们如何才可以去到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呢?我们人生当中,自小在父家长大,直到我们结婚,与妻子联合,成为一体,才会离开父家。我们是神的儿女,有一天我们要因着婚姻而离开父家。“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这不单是儿女回父家的问题,也是一个前瞻性的问题。

主必定再来,启廿二7,12,20:“看哪,我必快来”,这是耶稣基督的承诺,在圣经最后一章提了三次,这也是圣经中耶稣与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如果人只看圣经的第一页和最后一页,他起码会知道两件事:神创造世界;耶稣要再来。

耶稣再来的第一个原因是他承诺要回来,这是承诺和诚信的问题。他承诺要回一来,就必再来。

耶稣再来的第二个原因,是他要终止最后一次世界大战,他回来时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2006年台湾一个官方数字,台湾2300万人口,每年出生的婴儿有 30万,官方数字每年堕胎50万,香港、国内甚至普世都有这样的情况。过去几十年,堕胎去世的人数比战争死的人更多。根本不需要国攻打国,任何国度中都在作这样的事,耶稣再来要终止战役。

耶稣再来的第三个原因,是他要审判这个世界。第二次复活时所有人都要起来,白色大宝座对他们作出审判,启示录说案卷展开了,上帝是按你一生所作的审判我们,我相信这里绝大部分的弟兄姊妹不需要接受这个审判的,我们相信耶稣基督的宝血已洗净我们的罪。

耶稣再来的第四个理由,他要以新郎的身份回来。这对我们今天来讲是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我们是他的新娘,他回来是要迎娶你和我,这是非常浪漫的事情。启十九5-9记载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使徒约翰说他听到好像群众的声音,大雷的声音(5节),其实他只是听到一把声,在那个年代他不知道用何形容词来形容这场的波澜壮阔和澎湃。他呼吁我们要唱哈利路亚,因主已经作王了。7-8节与今天的光景有关,天父鼓励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因羔羊婚娶时到了,新妇也已经预备好了。

什么叫预备好,就是要穿起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原来就是圣徒的义,代表圣徒的善行。不过你和我没有资格穿的,是神赐给我们的,8节:“就蒙恩”,我们是蒙恩得穿的,因我们本是不义,只因耶稣基督我们才算为义,我们有一个改变的生命,有一个善行作为证明,在这个世代中,我们要证明我们是基督的新妇,我们要活出一个新娘的样式。

圣经由犹太人所写,四十几位作者都是犹太人,福音是由犹太人开始的。我们解释圣经如果欠缺了犹太人的解释就很可惜,只可惜很多犹太人不信耶稣,很多犹太只是笃信旧约的上帝,只将耶稣当作拉比、先知,他们无法接受旧约所说的弥赛亚就是耶稣。很奇妙,近二三十年,有很多犹太人信奉基督。他们称为“弥赛亚教会”,即相信耶稣基督是救主,我在美国纽约和新泽西参加聚会,他们的拉比将新旧两约贯穿起来解释,非常透彻。西方解释神学解释了两千年,最近才有南美、日本、印度、中国的神学家出来解释圣经,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对于解释圣经有好处,但总赶不上犹太人用他们的文化来解释圣经。当我看他们的著作时,就更加明白救恩的历史就是一场婚礼,“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 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诗廿七讲到要“一生一世住在他的殿中,瞻仰他的荣美”。我们必须要成为新娘,在今生中加入教会,培养我们如同马利亚一样爱慕耶稣,好像雅歌书中佳偶仰慕她的良人。

犹太人的婚礼两三千年来都没有变过。当一个男孩爱上一个女孩,他就会去准岳父家中求婚,他要带齐四件东西:一瓶酒、聘约、聘礼、定情之物。女家知道他的来意,会叫齐亲友,犹太人的少女欢迎朋友是要载歌载舞的,筵席中男子要先把酒摆在台面上,如果女孩拿起杯来喝,就代表愿意嫁给他。男子就会拿起聘书给准岳父;准岳父若愿意接收,他就会立即再拿出聘礼;如果再获通过,男孩就拿出定情之物给女孩。婚约就这样定下了,这样就已经礼成了,他们就已经进入婚姻关系中了。当定情之物送出后,男孩就要飞奔回到自己的家里建新楼,装修房子。建房要一两年,这期间两位新人没有机会见面,只是互通消息,看着定情之物思念对方。完成建房后,新郎还未能迎娶新娘,还需要等一个人──新郎的父亲验楼,验楼通过后,才能去娶她。所以连新郎自己都不知道迎娶的日期是哪一天。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就是犹太人所解释的圣经,这让我们更明白约翰福音十四章,当门徒问耶稣要去哪里时,耶稣说:“我去是为你们预备地方,预备好了就必接你们到我那里去,好叫我在哪里,你们也在哪里”。 耶稣是站在新郎的角度来说的,门徒听见就很明白。但我们东方人并不了解这样的背景,我们过去的解释,认为他是一个完全的人,所以他接受人的限制。当我们知道犹太的文化时,才明白原来这是主权的问题,只有上帝才能决定耶稣何时回来。

我们完全是在婚姻状态中,因我们在盟约里。我们可能会问如何证明自己是在婚姻的状态,耶稣作为新郎身份所要备的那四样东西有没有呢?酒,我们喝了吗?已经喝了!每次守圣餐你都喝了,每次守圣餐拿起杯,应耶稣基督的吩咐说这是立约的血。我们不要忘记耶稣设立圣餐的当晚,他说:“我与你举杯,喝完这杯我就不喝,直等到天国的时候与你一起喝”。耶稣流出宝血设立救恩,与我们喝完这杯,他就回到父家,将来在天家再喝。这是耶稣作为新郎作放下的那杯酒。

那聘书呢?聘书──约书,就是新旧约。旧约时期,上帝视他的子民为他的妻子;新约时上帝视地上的教会为耶稣的新娘,这个世代是我们回归上帝话语的世代。天地会废去,但上帝的话一点一滴不会废去,这约书永不废去。上帝必会守他的承诺,他一定要带我们到天家迎娶我们,我们也奉这个聘约作我们生命之粮,也成为作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所以过去我们日子常常读经,与神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那聘礼呢?聘金──在何西阿二19,上帝亲口承诺:“我必聘你永远归我为妻,以仁义、公平、信实聘你归我, 也以诚实聘你归我,你就必认识我耶和华”。上帝给我们的聘礼是很丰厚的,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仁义、公平、怜悯”,这是我们最缺乏的,今天教会最需要的就是活出这个聘礼,这个聘礼可浓缩成为爱的聘金,耶和华先发送慈爱给我们,让我们成为有仁义、公平。今天聘礼不是隐藏放在教会里,我们作为新娘要穿上婚纱,我们要行善,知道上帝要给我们的是什么。

当二十年前,我有机会回到我的家乡潮汕去讲道,那时要坐七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回到,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每次一回到那里就要上台开始讲道了。有一次一位长执叫住我:“牧师,聚会结束后,能不能为一个婴儿祷告”,讲完道后,我就到副堂,有人将一个女婴带来,面青脸白,作为父亲,我立刻意识到这位婴孩只有不到一个月大。原来这个婴孩是刚刚在路边捡回来的,看到这个软弱的婴孩,我们就为她祷告,我给她起名叫路得,因她是外邦女子,也是路边所得。我就为这个路得祷告,祈祷之后他们又很惆怅,因为教会的经费很拮据,照顾她,每个月大概需要800元,有人提议将女婴送到尼姑庵那里可以养她,我不同意,于是承诺这800元由我来负责。

返港后,我与妈妈一起吃饭,哥哥刚好从美国回来,妈妈问我家乡的情况,我就告诉他们我收养了一位女婴──吴路得,我哥哥听到后就说:“你是传道人,你不用付这钱,以后她的费用由我来付”,之后照顾路得费用就由大哥来支付了。路得经过身体检查后,发现她的心脏不好,肺也不好,贫血,还严重脑瘫的,她穷其一生,最多只有五岁的智商。医院问我们否还要这个婴孩,大哥还是坚持留下孩子,单是到广州医院前期的检查治疗费用就有十几二十万,再后来大哥又为她找到了弱智儿童托婴所,帮助她有自理能力。为了方便送孩子上学,大哥又在育婴院旁边买了一个单位给她和阿姨住。每一次我与大哥表达歉意,他都说这是我们的女儿,不愿意放手。

有次院长叫我们要接回路得,因为他们要结业,大哥就承诺要注资不能让路得的学校结业,每年就要注资几次,我偷偷问了会计,最近一次注资多少,她说43万人民币,大哥的心意仍然没有不变。如果路得有一点智慧,都知道要向那位吴先生说一声谢谢,她今年20岁,满脸笑容,但她仍是什么都不知道。大哥对路得的恩情,比起耶稣对你的恩情,如果路得没有智慧来感激大哥,你有没有智慧来感谢天父?我们这一群神的儿女,要活出聘礼,活出耶稣基督的爱来彰显基督。我们不需要害怕,一切资源在神那里。

最后一件东西就是定情之物──新郎特别预备的,什么是耶稣给教会的定情之物呢?没有一样东西比“十字架”更配作为定情之物,很多基督徒都将十字架挂在身上,或是安放家中,教会中,这是定情之物!当十架一高举之时,就吸引万人来归主。我们要称赞十架,新娘在等新郎盖房子时,只能拿起定情之物来思念新郎,今天我们要定睛在十架上的耶稣,高举十字架,我们活出十架真理,这是牺牲。

这四样东西已经给了地上的教会,作为新娘要作什么呢?犹太的新妇与中国新妇很不同,中国女家很在乎有多少嫁妆,新娘也很在乎父母给多少嫁妆,如果没有嫁妆去到夫家就被人嘲笑,多些嫁妆就可以让她体面嫁出去;但犹太的新娘刚好相反,当她接到定情之物之后,到迎娶之日期间,新娘就将她所拥有的东西,归还父亲,送给弟妹,以致新郎来接她时,可以立刻两袖清风地跟着新郞走,这就是犹太新娘。其实犹太新娘表征了神人关系,上帝所设立的,所预备的地方,是完全的,是无须带任何东西的。我们这些聘礼,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要变卖成为生命带到永恒去。我们要积财于天,足够就感恩,尽量化为生命,我们不需要害怕,上帝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21年前我离开教会开始一个小机构,连个办公室都没有,租了办公室也没有钱交定金,感谢主有两个弟兄奉献了定金,但办公室家徒四壁,空空如也,原来作非牟利机构有一个好处,不要的东西,你就可以取了。有人打电话给我告知弥敦道那边有家俬,在执法来之前,你要什么东西,就可以直接取走了。 我即刻就买了手推车跟一位女同工就到那里拿家俬,我在推车仔的时候觉得有些羞愧,如果在街上遇到熟人,怎么回应他们呢?在红绿灯时,旁边有一个老婆婆也推了满满纸皮,她看了我一眼,就让我先行,那一刻我百感交集,眼泪流下来,人间冷暖,只有贫穷的人才会体会到。神告诉我:“你是一条虫”,我就眼泪直流,不是因为我成为一条虫什么都没有,而是我不配称为虫。

圣经中有两个人被称为“虫”:一个是雅各,被称为“虫雅各”,他要抓紧上帝,这就是一条虫,我怎配称为虫呢?另一个是耶稣,诗廿二预言了一千年后耶稣钉十架的情景:“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我是虫,不是人”,你的耶稣成为一条虫,什么都没有。所以当那秒我听到上帝说“你是一条虫”,我就抬起头来,为主继续奔跑,一无所有,不是什么羞愧;前途莫测,不是什么忧虑。

亲爱的弟兄姊妹,上帝呼召你多时,今天你以新娘的心态,在等候新郎来接你之前,你肯不肯为主豁出去呢?愿不愿意为主活出聘礼的一切呢?鼓励在坐的每一位弟兄姊妹,放下一切,遥望各各他山头,这个世代需要更多人兴起作传道的工作,凭信心而行。

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一首诗歌很流行,就是史丹非牧师在生命最挣扎的时候,他只寻求上帝的安慰,圣灵在他心里就动起旋律,就兴起这个诗歌:《我知谁掌管明天》。他继续凭信心走,他写这首诗虽不知前路如何,但他要继续传福音,履行新娘在地上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