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第二章是以一位女人做主角的记载,共分三个部分:

第一节内容是约书亚打发探子窥探耶利哥。最后一段是二十三和二十四节,内容是两个探子汇报约书亚。开始的时候记录了约书亚的话,但没有记录探子的话。结束时记录了探子的话,就没有记录约书亚的话,中间的部分记录的是探子探地的遭遇。

不过还有一个可能性,第一段是第一节,留心约书亚打发探子去之后,第一节下半节说:‘是二人去了,来到一个妓女名叫喇合的家里,就在那里躺卧。’所以第一节也记录了他们去了喇合的家里。这是第一个段落。最后那段可以从二十一节的下半节开始:‘于是打发他们去了,’然后一路就到二十四节,除了探子回报约书亚之外,也记录了喇合。喇合也打发这两位。其实第二章‘打发’这个动词记录了三次:第一节约书亚打发探子,第三节耶利哥王打发人去见喇合,二十一节女人打发他们去。另外第一段和第三段前后呼应:开始的时候约书亚打发这两位,结束的时候这女人打发这两位,并且这两人遵照喇合的吩咐去行,这是另一个可以考虑的分段方法,中间只提这两位的遭遇。

暗暗打发探子的行动是对还是错?

交代整章经文大致布局后,我们看第一段落:‘当下,嫩的儿子约书亚从什亭暗暗打发两个人作探子,吩咐说:“你们去窥探那地和耶利哥。”’这句的主动词是‘打发’,作者直接引用:‘你们去窥探那地和耶利哥。’正确的翻译应该是‘窥探那地,就是耶利哥’,因为探地探了三天,怎可能窥探全地呢?所以‘和’可以翻译成‘就是’耶利哥。

这是暗暗地做这件事,这个暗暗不是指着对敌人来说,约书亚做这个不给以色列人知道。这时打发探子探地,跟当年摩西打发探子完全不同,当时摩西打发探地主要是以色列人有这个要求,然后上帝准许他们去探地,摩西打发人是众所周知的事,因为是每个支派自己选领袖出来的。十二探子探地后也跟全会众报告。但这次只打发了连名字都没有的两位年轻探子,我们明白为什么探耶利哥,因为过河后第一战就是耶利哥。

但为什么这两个探子去妓女家躺卧?到底是收集情报,还是嫖妓?作者留了很多空白让我们想像。在旧约里躺卧可以理解为性行为。但这里不是指性行为,不然会有个介词在当中。不过整件事还是有点麻烦。

原来耶利哥的人也收集情报:‘人告诉耶利哥王说:“今夜有以色列人来到这里窥探此地。”’他们的情报很准确:时间是今晚、身份是以色列人、任务是窥探此地。唯一没准确说的是多少人。根据第三节,他们连这两位在哪里也知道,所以耶利哥王就打发人去捉他们。第二章吸引之处就是耶利哥王打发人追捕,约书亚打发的人被追捕。究竟追捕者会否成功捉到被追捕者?关键就在一位妓女叫喇合。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唯独那两位探子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落脚的地方也给敌方知道得一清二楚,若不是那位女人,那两位探子就会被敌人逮捕,整件事一开始就是失败的。

学者评论约书亚做这个行动对还是不对?有人认为约书亚这样做是基于小心,打仗的惯例就是先窥探和搜寻情报,他打艾城也派探子去窥探情报。不过也人认为约书亚因为小信,所以很小心。至于我,我有个观察,前面十二章跟打仗没有关系,但差不多每个单元里,都有上帝。第一章上帝亲自跟约书亚说话,第三四章过约旦河时,上帝也有行动。第五六章打耶利哥时,也是神动工。第七八章是上帝亲自把亚干揪出来,并且教导约书亚如何拿下艾城。基遍战役是上帝让日月都停止了。北方米伦水一役,上帝也有说话和行动。只有第二章没有记录他的说话行动,当然若不是上帝的保守,这两位一早就被抓了,但作者在整章完全没有提到神,是对约书亚这个行动的一种谴责。一个例子是创世记十二章,神一路都带领亚伯兰,直到亚伯兰太太在埃及被法老拿走,那段没有记录上帝在那里,作者在那段经文里一次都没提到神。我们知道这对亚伯拉罕小信的谴责。领袖也是人。约书亚做了一些他不该做的决定,我们身为领袖,当知道我们软弱并且也会犯错,幸好上帝有恩典。

妓女喇合的智慧应答

第二到第五节是另一个小段:‘有人告诉耶利哥王说:“今夜有以色列人来到这里窥探此地。”耶利哥王打发人去见喇合说:“那来到你这里、进了你家的人要交出来,因为他们来窥探全地。”女人将二人隐藏,这女人什么时候知道这两位是探子?有人认为她在追捕的人抵达之前就知道了,不过也有可能是追捕的人抵达并且要交人时,她才知道。但我们肯定她回覆追捕者的时候早已经隐藏了这两位。

她第一句的回应就有智慧:‘那些人果然到我这里来’,如果她说‘没有啊’,那么追捕者会马上搜屋。所以第一句就承认:你们的情报准确。我们看到她有两次说‘我不知道’,第一句是‘他们是哪里来的我却不知道。’‘天黑、要关城门的时候,他们出去了,往哪里去我却不知道。’因为她是妓女,两个人从哪里来和去哪里真的不知道。最后,女人不用陈述句子,而是命令句,‘你们快快地去追赶,就必追上。’结果他们就追了。

第六节到第八节是特别的部分,希伯来文句子语序是v、s、o,就是句子里先动词、主词、受词,而中文的次序是s、v、o,先是主词、动词、最后是受词。希伯来文会在两句之间有连接词,会黏在动词,这是常规。当我们解释圣经时,一看到连接词不黏着动词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它有些东西想表达的。而第六到八节的连接词没有贴在动词旁边,并且也有ABA的结构,第六节和第八节是呼应的,这两节都说二人,第六节讲女人,第八节说‘她’。最后第六节‘上了房顶’,第八节也‘上房顶’,而经文中间夹着追捕者。

这女人在第六节怎样隐藏这两人呢?‘将他们藏在那里所摆的麻秸中。’,在房顶有地方放麻秸,麻秸这个植物的梗茎外皮有纤维可以做衣服,梗茎剥皮后的中间的芯很易燃,原来是提供家里的燃料。第七节:‘那些人就往约旦河的渡口追赶他们去了。’那两个探子是从河东的什亭到河西的耶利哥探地,渡口是过河的地方,有几个方法:坐船或游水,如果水浅就走过去。‘当追捕者一出城门,城门就关上’,这句话提醒我们,一方面这两位最紧急的危机马上解决了,但实际危机还没解决,因为他们关在里面。

这女人收藏探子的理由和目的

现在这女人来了跟他们谈判,为什麽她要收藏他们呢?第九节到十三节就是答案。通常我们问‘为什么’的问题,这个答案一来是给理由,或是给你目的。喇合在这里给理由也给目的,目的很明显,十二十三节,理由是第九节。

我们看看理由,第九节和第十一节,这里有ABA布局,第九节和第十一节是呼应的。‘我知道’我们知道三件事,‘我们一听见这些事,心就消化了。’这个回应第九节第三项,‘因你们的缘故,并无一人有胆气。’回应第九节第二项,‘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这个回应第九节第一项。加在中间解释为什么他们知道这件事,第十节有两件事:‘因为我们听见你们出埃及的时候,耶和华怎样在你们前面使红海的水干了,’第二件是‘你们怎样待约旦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西宏和噩,将他们尽行毁灭。’第一件发生在出埃及的第一年,第二件发生在出埃及的第四十年。以色列人出埃及一路走来,迦南人也收到消息,所以十一节女人说:‘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所以这些信息在她口里成为信心:相信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独一真神。

目的很清楚,在十二十三节,她希望这两位知恩图报:‘拯救我们性命不死。’她知道以色列人只要开战,耶利哥全城的人都会遭殃。留意经文唯独交代这女人的名字,但整章经文如何称呼她?不是喇合,而是女人。作者特别提醒这是女人。一个女人面对战争,其实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等待灭亡。现在她看到机会来了,并且把握机会救了他们,希望以后他们能救她。

我们很多时候会关心喇合‘她说了谎’,但这不是圣经的关注,每次圣经说喇合,都说她救了那两个人,说的是她的信心。她的信心从哪里来的?就是听。信心的来源就是听。不过单单听是没用,你听了后要转化成信心才可以,其实还有很多迦南人,耶利哥人都听到到以色列人的记载,但只有喇合有行动,结果这个信念就救了她。

只要回转,就有出路

探子无法推辞了,可以说他们感恩图报,同时他们在那女人控制之下,她若一叫,他们就完蛋了,所以他们只可以按照女人的要求发誓。不过探子留下了最后的话语,十八节是探子临走前叫喇合做两件事,而第十九节我们看到两个类似的句子:‘他的罪必归到自己的头上,’还有一句‘归到我们头上’,只要她做了这两件事,当以色列人来攻打耶利哥时,离开家里的人的罪就自己负责,但家里的人有任何遭遇,我们来负责。

我们发现探子的话语里有三次重复。第十七节:‘你叫我们所起的誓就与我们无干了。’二十节:‘你叫我们所起的誓就与我们无干了。’最后十九节‘与我们无干了。’一方面是希望誓言可以落实,同时也感到他们好像要推卸责任。因为根据申命记,上帝不给他们跟迦南人立约,现在这两个人竟然跟迦南人立约,到底可以不可以?这问题到了第六章才知道约书亚饶了这家人不死。有时候我们读申命记,经常有人问为什么上帝要赶尽杀绝迦南七族?但约书亚记让我们明白那个命令不是一块铁板,只要肯回转,就可以得救。之后我们看到不只基遍一座城都活命,基遍城周围的人都能活下来。所以上帝容许人有出路,只要你肯悔改。

我最后想起罗马书十章十四节:‘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道理很浅白,喇合得救,因为她听见,而这听见就改变了她的人生,因为听见在她里面成为信心,信耶和华是上天下地的独一真神。今天我们只管去传,有人会听到,听到的人,有的信,有的不信。信的人就会有人得救,这是我们今天要尽上的责任。愿我们都成为传福音的人,有佳美脚踪的人。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