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日将埃及的羞辱从你们身上辊去了

约书亚记记载了四个战事,每两个战事是一组。第一战和第二战是一组,第三战和第四战是另一组。第一战是今天我们要看的经文。作者开战前记录了以色列人听上帝的话。五章一节至十二节提及两件事:1.约书亚听从上帝的话,帮助以色列人行割礼;2.以色列人按照律法书的吩咐,在正月十四日晚上过逾越节。

上帝如何吩咐,约书亚就照做

第二至三节是第一小段,第二节是神对约书亚的吩咐,第三节是约书亚的遵命。第二至三节:‘那时,耶和华吩咐约书亚说:“你制造火石刀,第二次给以色列人行割礼。”约书亚就制造了火石刀,在“除皮山”那里给以色列人行割礼。’这两节经文只有一个很细微的分别。第二节上帝说‘第二次’,第三节作者记述在‘除皮山’,其他都是一样的。作出的写作目的很浅显:上帝如何吩咐,约书亚就照样做。上帝吩咐约书亚制造的火石刀,在原文里是复数,不是一把刀,因为受割礼的人多,一把刀是不足够。这里说的火石刀是用很坚硬的石头来做的。

至于‘第二次’,参考英文NIV的翻译,其意思是再次为以色列人行割礼。约书亚在第三节照上帝的吩咐行割礼,而且补充了行割礼的地方是除皮山,更准确的翻译是:‘包皮山’,和合本修订版还给了音译:哈尔拉勒山。我们要明白他们过河后,不是看到一个牌子说‘包皮山’就在那里行割礼。相反,因为他们在那里行了割礼,就给那地起了这个名字。

我们可以直接从第三节跳到第八节:‘国民都受完了割礼,就住在营中自己的地方,等到痊愈了。耶和华对约书亚说:“我今日将埃及的羞辱从你们身上滚去了。”因此,那地方名叫吉甲,直到今日。’第二、三节和第八、九节是前后呼应。第二节是耶和华的说话,第九节结束也是耶和华的说话。开始时是除皮山,结束时也有个地名:吉甲。开始时的地名是纪念事情的本身,结束时的地名是记录事情的意义。吉甲是‘滚’的意思,原文‘滚’是指滚出去。最常跟这个动词有关是‘石头’:小石头可以扔出去,但更大的石头无法搬或抬,只能推它让它滚着走。旧约里有一幕是雅各遇见拉结,水井被很大的石头封住,几个牧羊人一起移开那块石头,这里有滚开的意思。在新约里,封住耶稣基督坟墓的巨石滚开了。上帝现在说:‘我今日将埃及的羞辱从你们身上滚去了。’我们就明白埃及的羞辱是很大很重的。现在上帝把很大很重的羞辱滚走。

埃及的羞辱

什么是埃及的羞辱呢?留意第九节的‘埃及’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第四至七节,‘埃及’已经出现了几次。第四节说:‘约书亚行割礼的缘故,’第七节的结束:‘约书亚这才给他们行了。’这段中间解释了第二次行割礼的原因,并且几次提到埃及。

这段有ABAB的布局:讲两代的人,第一代是跟摩西出埃及的,都受了割礼,第四节说他们是能打仗的,第六节说他们是兵丁。另一代就是在旷野出生并且没有受过割礼的人。第四节:‘约书亚行割礼的缘故,是因为从埃及出来的众民,就是一切能打仗的男丁,出了埃及以后,都死在旷野的路上。’第五节说:‘因为出来的众民都受过割礼,’但他们死在旷野不是因为他们受过割礼。第五节的‘因为’跟第四节连在一起引起误会,所以和合本修订版翻译为‘这些从埃及出来的众百姓都受过割礼’;这是我说的A。

B是第五节接着的部分:‘惟独出埃及以后、在旷野的路上所生的众民都没有受过割礼。’第四节说打仗的那代都死在旷野,但没交代他们为什么和怎样死在旷野。第五节下半节说:‘在旷野的路上所生的众民,’也没解释这么多人在旷野出生的原因。第六节就回答出埃及的兵丁的问题:‘以色列人在旷野走了四十年,等到国民,就是出埃及的兵丁,都消灭了。’第四节说一切能打仗的男丁,则是第六节说兵丁,他们都死了,但他们不是战死,而是用时间让他们死在旷野。为什么他们要死呢?第六节接着解释:‘因为他们没有听从耶和华的话。耶和华曾向他们起誓,必不容他们看见耶和华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赐给我们的地,就是流奶与蜜之地。’。

最后一个B在第七节:‘他们的子孙,就是耶和华所兴起来接续他们的,都没有受过割礼;因为在路上没有给他们行割礼,’这一代人在旷野出生是上帝的工作,是耶和华兴起他们接续上一代。但这代在旷野出生的人没有受割礼,现在约书亚要再次为他们行割礼。

埃及的羞辱到底是什么呢?在旷野阶段,我们知道以色列人犯了两宗大案。第一宗是西奈山下拜金牛犊,当时上帝在愤怒中说要全都杀死他们。第二宗是在加低斯巴尼亚,以色列人因为探子报恶信,他们就说了一些很冲撞上帝的话语,换来上帝的愤怒,上帝说要全部灭绝他们。这两次幸好有摩西求情。在出埃及记三十二章十一节记述了求情的内容:‘耶和华啊,你为甚么向你的百姓发烈怒呢?这百姓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从埃及地领出来的。为甚么使埃及人议论说‘他领他们出去,是要降祸与他们,把他们杀在山中,将他们从地上除灭’?’以色列人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埃及人会议论袮。摩西在民数记十四章求情时也提到埃及人,第十五节:‘如今你若把这百姓杀了,如杀一人,那些听见你名声的列邦必议论说:‘耶和华因为不能把这百姓领进他向他们起誓应许之地,所以在旷野把他们杀了。’他们现在死了,那些人会笑袮,是因为袮没有本事带他们去应许之地,所以就在旷野杀光他们。

只要以色列人一日在旷野,一天进不到应许之地,这些闲言闲语和嘲笑,每天都会存在。因此,在约书亚记第五章他们进入了应许之地,在旷野出生的那代重新接受割礼,羞辱也滚走了,不会再给人笑:‘他们还在兜圈子,还说什么要进入应许之地?’现在不用说这些了,因为他们已进入应许之地,受割礼正正表示旷野阶段结束了!接着他们过逾越节,吗哪不再下来。这也表达旷野阶段结束了,他们已进入应许之地,所以第一节到十二节两个段落,就是行割礼和过逾越节,都是表达旷野阶段的结束。当日他们要在旷野兜圈子,是因为不听神的话,所以就在那里兜圈,给人嘲笑。用一个现代的例子:若一间教会起礼拜堂,立好根基后,地盘每天都在晒太阳,经过人都会说‘他们做什么?想盖起教堂?都四十年了!’这羞辱什么时候会滚出去呢?就是礼拜堂建好了,可以在里面施行浸礼,羞辱就拿走了。

所以,这段经文的意思是:因为不听上帝的话带来的耻辱现在可以拿走了。人生里有没有一些背负羞辱,跟着你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你无法拿走这个耻辱,因为太大太重了。这个羞辱是怎样来的呢?会否好像以色列人一样?是因为没听神的话而带来的?希望今天这段经文,让我们得到一个启发,求上帝把我们身上的耻辱滚开,让我们不再背负羞耻来做人。

听从上帝话语的信心

为什么上帝要在这群人身上拿走耻辱?原因是这群人听上帝的话语。从前那群人背负耻辱是因为他们不听神的话,现在这群人能把羞辱滚出去,是因为他们听神的话,神的工作在他们身上。哪里看到他们听神的话?第八节:‘国民都受完了割礼,就住在营中自己的地方,等到痊愈了。’割礼是在男性生殖器官上切除包皮,所以做这个手术后要等痊愈。浸礼洗礼后需不需要等痊愈?当然不用等康复。圣餐也不需要等什么痊愈,但割礼是在男性性器官上做个这么重要的手术。弟兄们都明白,你在那里动刀?我们就不需要打仗,被人打就可以了,因为我们走都走不动!大战当前,耶利哥就在附近!你还会带大家一起做这个手术吗?你不要以为耶利哥人都死了。第二章提及耶利哥人也收集情报,约书亚暗暗所做的,他们都一清二楚。现在你公开做大型手术,而且牵涉到这么多人,消息一定会进到耶利哥城,他们出城打你怎么办?其实没有理由在当时做这个手术,不过约书亚照着上帝的话去行。

我想起创世记的记载,雅各的女儿底拿去了示剑被当地族长的儿子奸污了。族长的儿子示剑玷污底拿后就喜欢了她,就叫爸爸向雅各提亲。他们当然很愤怒,雅各的儿子们就出了计谋:‘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把我们的妹妹嫁给没有受割礼的人为妻,因为那是我们的羞耻。惟有一个条件,我们才答应你们,就是你们所有的男丁都要受割礼,和我们一样,我们就把我们家的女儿嫁给你们。’(创三十四14-17)示剑听了就很快做手术。因为那个族长很受城里的人尊重,并且他用利益引诱他们,结果示剑城所有的男丁都受了割礼。割礼后第三天,西缅和利未就动刀,杀示剑城的人,抢城里的物件。

在这样的背景下,约书亚大战当前,敌人强悍,行割礼根本是自废武功,但他们照做。上帝这样吩咐,他们就这样做。因此,如果我们背负耻辱,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听上帝的话。今天你想要上帝把你的羞耻拿走,你就要听神的话。

另外,耶利哥是怎样给以色列人攻陷呢?六章一节说:‘耶利哥的城门因以色列人就关得严紧,无人出入。’守到滴水不入,如何攻陷呢?我们把焦点再次放在约柜那里,过河的焦点是约柜,第一战的焦点也是约柜。约柜是祭司抬着,前面有七位祭司拿七个羊角,在队伍前面和后面是打仗拿兵器的人。上帝吩咐约书亚,每天围绕耶利哥城一次,过程中祭司吹角,一连六天围绕六次,唯独第七天要围绕七次,总共围绕了十三次。最后一次祭司吹特别和很长的角声,以色列人接着就喊,耶利哥城就塌下来。

当日耶利哥城倒塌不是所有城墙倒下来,因为只要有一个缺口就可以让大军入。这件事就这样成就了。这个打仗方式在旧约里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再没有人照这段记载去做:围绕七天十三次最后大叫。旧约圣经里没有人这样打仗,只有在这里第一次。

从这段经文我们学到要听神的话语,不过要小心,除非上帝真的叫你这样做,否则你就千万不要这样做。很多弟兄姐妹喜欢用不是方法的方法去办事:‘我就是这样做,若成功,我就可以荣耀上帝的名。’用不是方法的方法办事,当然若成功能荣耀主名,但你是不会成功的。若有十位可以领诗的弟兄姐妹,我不会选走音的上台,我会选唱得好的。他唱得好,荣耀就给了神。我用最好的方案然后成功,是上帝赐福的结果,也荣耀到上帝。我们应该选最好的方案,不过仍要把最好的方案交在神的手中。求神赐福。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