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经培灵会当中,第二次上来,我是觉得很大的开心,很荣耀、很骄傲。特别跟我的老师Dr. Carson一起讲道,那是很荣耀,也蛮有压力的,但成为他的学生,听他的道非常开心。

培灵研经会其实非常重要,正如我开始所说,因为我们华人是非常泛灵文化的,如果没有神的道,我们很容易搞出异端,所以各位,包括参加的人,为了整个华人教会能够存到永远,因此让培灵研经会在神的道里面能被眷顾,我觉得这是绝对值得继续做的。

另外,这一次我的感觉,就是发觉香港的教牧同工其实都有个高度,发觉香港教会其实需要留意转型,要有神学的高度。那个高度藉着神的道,藉着释经讲道、藉着这些培灵会,好让我们懂得不能单单只关心urgent,更要关心important的事。

教牧同工关心important,我特别提两点。第一就是怎样藉着研经培灵会,促成香港教会的合一,包括祷告藉着香港这个研经培灵会,能够让合一祷告被促成,就如今天早上Dr. Carson引用Carl Henry所说的话:在十字架面前,我们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可以骄傲。因此我心里面的感动,其实希望让八十四届到一百届、到往后,变成促成整个香港教会不是分散,而是更合一、更祷告、更相爱、更多在策略的地方扮演策略的角色。第二个,我期待研经培灵会能更促动栽培下一代年轻人,特别是下一代传道人。

我这次每一个晚上都呼召,发觉上来的都是年轻人,心里也非常受感动。我真是盼望更多年轻人出来,也包括三十岁到五十岁的中年人,实际上是整个成熟可以维生的人,这一代也应当出来。从这角度来看,我发觉研经培灵会需要高度,需要有持续力,才能承担历史的托付,扮演香港在华人世界当中一个策略性,影响到普世华人,包括宣教的重要角色。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