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兰度在内战时收到邀请,可赴美国著名学府工作及研究,但他清楚神的召命,选择留守快崩溃的祖国,牧养群羊至今。

上周和在香港有一次相敍夜宵畅谈(他爱妻也和我一样,也是两年前患上癌症)。他来港前妻子正覆诊,等待最新报告,因此费兰度在培灵会头三天,其实天天忧心,恳切为妻子祈祷!直至收到来电,报告一切正常,才放下重担!

现时他全家事奉,牧养几十处教会,迫逼和恐怖分子常出没,有时教堂会被烧,他儿子常在山区布道,费兰度也为他有点担心。

爱使人喜乐前行,敬虔的母亲产生非凡的信徒。感谢主!大家勿忘为他一家代祷啊!

(培灵会同工/八月十日晚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