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慕皑牧师

张慕皑牧师曾任港九培灵研经会(下称培灵会)董事及讲员(1979、1982、1986、1992、1993、2000及2007),尽心竭力,忠心至死。

张慕皑在1941年世生于香港,那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走难到中国,大概1949、50年才返回香港。他小学时期就读于加士居道的循道小学,中学时转读九龙华仁,并在这时期蒙召。那时,他跟随家人参加九龙城潮人生命堂崇拜,团契生活方面则随朋友参加九龙城潮语浸信会,并参与不少事奉。那时他已经认识培灵会,并很喜欢听道,当时他多在加士居道循道卫理联合会听道(那时香港与九龙的培灵会是分开的)。张慕皑在中学毕业时用了一周时间到姐姐在新界的一个农场安静等候神。当时他并不想传道,但又想知道神在他生命的计划,结果,他清楚接收到神的呼召。由于他仍然不想做传道人,所以在中学毕业后没有立即报读神学,而到加拿大升读大学,神却用许多方法催促他到神学院接受装备。起初他本想入读位于Saskatoon(萨克屯)的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沙省大学),经过Regina(雷城)时,在宣道会的圣经学院借宿一晚。早上他起床时有一位西人叩门,原来是包忠杰牧师(Rev. Paul H. Bartel)。包牧师告诉他不用去Saskatoon,该大学在雷城也有校园,鼓励他留下来。结果,他决定在雷城读书,有一段时间住在宣道会的圣经学院的宿舍,得悉有神学生入读美国芝加哥的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简称“三一神学院”,从而对此学院有所认识,终于入了三一神学院,完成两个学位。后来,他与太太到美国德州的西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主修基督教伦理学,完成三年课程获神学博士。神学博士毕业后,张慕皑返回雷城,在加拿大神学院(Canadian Theological Seminary)任教了七年。期间遇到宣道会的郭志茜与陈慈恩宣教士,他被这两位宣教士鼓励回港事奉。

资料来源:《承先启后》张慕皑牧师专访

张慕皑牧师

1979年,张慕皑在安息年期间到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下称“中神”)做访问教授,在中神教书一年。当他预备离开时,滕近辉牧师鼓励他在之后到建道神学院(下称“建道”)或中神任教,结果便在建道任教了二、三十年。

张慕皑的岳父张有光牧师临近退休之时,张慕皑是九龙城浸信会(下称“城浸”)的特约讲员,城浸请他留下来事奉,同时,建道院董会主席滕牧师又想他继续在建道事奉。及后,他被宣道会区联会按立为牧师,他维持在建道事奉,周末则在城浸事奉。后来城浸仍找不到接任主任牧师,结果他接受了城浸的邀请,担任了主任牧师,直至退休。

资料来源:《承先启后》张慕皑牧师专访

2000年合照

 

由于城浸是培灵会的主场,关系密切,培灵会邀请张慕皑牧师担任董事,他没有立即答应,但培灵会仍继续邀请,后来他便答允担任董事,作了有效的桥梁使人同心事主。

张牧师在培灵会的参与,在1979年开始便担任讲员,他明白到每年这么多人渴慕来听道,作为讲员,他会尽力预备。有些讲员说预备时会睡不着,可见,作为讲员的压力是很大的。听道者有不同学历、背景,他的原则是尽量深入浅出,多用合适的例子。他事奉的态度是神给他机会,便尽能力做。若做得不好,求神怜悯。有时手上事工多,只好按重要性安排次序,但假若尽了力,就不用介意做得好不好,一切要交托给神。其中最深刻的一次,是史保罗牧师(Rev. Paul Smith)病了,杨浚哲牧师找人代替他,于是找了张牧师。当时只有一周时间预备,感谢神借同工恩待他,让他专心预备讲道而不用挂心其他事务。另一方面,张美萍师母与张牧师也是同心事主,她在培灵会中担任领诗及司琴多年。

 

2000年合照

2000年第72届讲员:苏颖睿牧师、陈济民牧师、张慕皑牧师

 

1982年合照

 

1982年第54届讲员:张慕皑牧师、唐佑之牧师、马有藻博士

1979年合照

 

1979年第51届讲员:滕近辉牧师、唐佑之牧师、张慕皑牧师

资料来源:《承先启后》张慕皑牧师专访

迈向丰盛 - 纪念张慕皑牧师

迈向丰盛

oval history book

张慕皑牧师是九龙城浸信会荣誉会牧,多年忠心牧养群羊;他亦是建道神学院院长,栽培众多神学人才;他也是港九培灵培经会的董事,自1979-2007年期间,更先后七次出任港九培灵研经会讲员,在华人教会中备受尊重,影响深远。

我们特此把张慕皑牧师于2014年接受访问的全文及七次在港九培灵培经会的讲道文摘,辑录于此,以为纪念,并愿圣灵使用这些宝贵信息,建立各地的教会。


《承先启后》专访下载

港九培灵研经会口述历史人物专访集

 


张慕皑牧师生平

1. 蒙召篇
2. 事奉篇
3. 培灵会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