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宇牧师及周永健牧师

前港九培灵研经会董事金新宇牧师(图中坐者),于2018年2月21日早上,在温哥华被主接去,返回荣耀的天家,在世年日是98岁。


金新宇博士在1971年至1988年期间,出任港九培灵研经会的董事,并曾于1987年担任培灵会讲员,讲题是“传说神国度的荣耀”
(有关讲章及录音可参阅历届聚会)


金新宇牧师忠心敬虔,一生对大学的福音工作,神学教育及培灵研经聚会,建树良多,尤其在培灵会多年的事奉,为这个属灵的事工付出心血,一面引进多位年轻牧者加入培灵会的团队,另一面又把优秀的海外讲员介绍到香港主领聚会,开拓了华人教会的视野。


以下是港九培灵研经会副主席周永健牧师追思的文章​:

怀念金新宇牧师
学者、牧者、神仆

周永健 

金新宇牧师于温哥华辞世,安返天家,享寿九十九岁。闻讯后心中不舍,但知道敬爱的金牧师安息在主怀中,与主同在,好得无比,心中稍觉释然。为金牧师的一生感谢神,他活出美好的见证,留下佳美的脚纵,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我认识金新宇博士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在入读香港大学的时候。我不是电机工程系学生,没有上过金博士的课。但听闻他的名字,知道他是一位基督徒教授。他是香港大学基督徒团契的顾问,关心和支持团契的事工,在周五的例常聚会间中见到他。有一年的暑假,团契举办两周的短期神学课程,邀请了两位西方宣教士分别讲授“系统神学”和“教会历史”,我有份参与筹备安排。记得金博士报名参加,与我们一起上课,没有计较是教授身份,虚心学习,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榜样。有一次到他的办公室,看见书架上有不少圣经的注释书,他喜爱神的话,好学不倦,研经自学充实自己。

大学时期惯称金博士 Dr. King,他热心传福音,经常应邀主讲布道会。有主内前辈告诉我,年青时期的金博士,与教会弟兄姐妹在街头布道,派发单张,身穿“我是罪人”、“信耶稣得救”等背心外衣,不以福音为耻。六十年代他与屈君远先生等创立“香港海外差会”(Hong Kong Overseas Mission,简称HKOM),是香港最早成立的华人差会之一。金博士与教会牧者等人,到不同教会传讲差传信息,推动宣教事工,我们大学团契亦组成小组诗班在聚会中献诗。此外,他又与教育界人士成立“兴学会”,开办基督教中学,借此办学传福音,作育英才,服务社会,早期便有迦密中学。

金博士虽享有学术和社会地位,但为人谦和,平易近人,淳朴,纯真,低调。他自言广东话说的不好,可是与他沟通没有问题,他谈笑风生,不时用英语和国语(普通话)。他说话的神态和手势,现今仍历历在目。

中国神学研究院1975年在香港创校,金新宇博士被推选为当时的总董事会主席,在他和院长滕近辉牧师领导之下,为“中神”奠下了稳固的基础,使日后有美好的发展。金博士担任董事会主席,直至他1984年移居温哥华。他身在异地,仍继续关心和支持“中神”,在温哥华区委会担当活跃的角色。

金博士来自聚会所弟兄会的背景,但他并没有狭窄门户之见,胸襟广阔,与不同宗派教会牧者和信徒交往,不分彼此。他移居加拿大后,在温哥华宣道会事奉,被该会按立为牧师,自此我们称他金牧师。

我最后一次见金牧师,是2015年7月,当时他在医院疗养康复中。我探望他时问他是否认得我,他毫不思索立即回答:“你是Wilson,中神院长。”他精神良好,思想清晰,最后一面的印象保留至今天。他入住的医院房间环境及条件都不错,照顾他的一位姐妹告诉我,本想安排金牧师住另一处更好的院舍,但金牧师推却了,说宁可把多要支付的费用奉献给教会。

多年前与一位主内同工谈及金牧师,他所说的话我至今未忘,也曾引用他的话勉励别人。他的大意是:金博士在香港大学任教时,热心圣工,参与多方面的事奉,经常主领聚会,宣讲福音。许多人敬佩他,羡慕他,很想跟随他“带职事奉”的榜样。但这位同工说:他们没有注意,对金博士来说,不是“带职事奉”的问题;无论是大学教授也好,是牧师也好,他早已全然奉献自己给主,一生为主而活,被主所用,这就是金新宇牧师的生命见证。

一些点滴和片断的回忆,掀起无限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