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敬博士

第85屆研經會精句

8月1日 - 禱告揀選

當聖靈的工作,與禱告的結果不同時,要知這是上帝的主權和自由。

8月2日 - 臨在與澆灌

五旬節的意義,不單止於教會復興,而在於將福音傳到地極。

第85屆研經會信息摘要

講道摘要將不定期更新

第85屆研經會講員 - 李思敬博士

85spa

李思敬博士畢業於香港大學、蘇格蘭愛丁堡大學、及美國普林斯頓神學院,其後再赴愛丁堡大學深造,1993年獲舊約博士學位,並加入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事奉,95年起出任教務長。2005年移居多倫多,擔任城北華人基督教會顧問牧職、中文聖經《新漢語譯本》舊約主編、及加拿大華人神學院客座教授。李博士專長舊約釋經,他對經文深入獨到的研究,加上在香港和北美的牧養經驗,令他常為華人信徒帶出扎實的聖經教導及發人深省的時代信息。李博士現為中國神學研究院林高傑德教席教授暨候任院長,將於今年8月履新。

第八講 明辨生與死(箴七24-九18)

箴七24-九18 共八個段落,結構清楚,安排滿有心思。七24-27說明淫婦的家在陰間的路上,下到死亡的臥室。死亡的主題在第一段及第五段出現(箴八32-36),而陰間的主題則在第一段及最後的一段出現(箴九13-18)。

智慧人的訓練 --- 看重上帝所重視的事物

和合本將經文共分為兩部份,八個段落,上半四段為七24-27;八1-11;八12-21;八22-31。下半四段是八32-36;九1-6;九7-12;九13-18。

第七講 還姦淫真面目 (箴六12-七23)

《箴言》從五至七章只論述一個主題,在聖經裡,花上這麼多篇幅來述說一個主題,實在不多。

上帝在西乃山時,祂選上十條誡命,其中一條是不可姦淫,祂用指頭寫在石版上。舊約提及姦淫,多在《先知書》。《先知書》以姦淫為比喻,說明上帝的子民以色列民又敬拜耶和華,又敬拜巴力。先知警告這樣只會自取其辱。以利亞在迦密山上向眾民發問:「你們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若耶和華是神,就當順從耶和華;若巴力是神,就當順從巴力。」以色列民從未離棄神,依然敬拜、獻祭,殿裡祈禱,唱詩歌頌讚美上帝。但同時他們又敬拜巴力,對信仰並不忠誠。今天我們的問題關鍵,乃是瑪門,「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我們也墮入從前以色列民的陷阱裡。

第六講 離惡莫猶豫 (箴五7-六11)

箴言自五章起進入新的題目。

中文聖經以「當遠淫婦」作為五章的標題。細讀五至七章,標題大都一氣呵成,唯獨六章19節除外。按天主教教會思高中文聖經譯,有幾個相關的標題:智慧教人戒避外遇(五1-14),智慧教人忠於內室(五15-23),智慧教人持身守節(六20-35),應該遠避淫婦(箴七)。而夾雜其中是六1-19的經文標題,卻與前述的沒有關係 --- 慎為人作保(六1-5),勿游手好閒(六6-11),愚狂必遭殃(六12-15),上主厭惡的事(六16-19)。

第五講 小心思想防線 《箴四1-五6》

我們研讀《聖經》,別只看其表面意思,忽略了深層的含意,尤以《箴言》為甚。解讀智慧人的謎語,需要花點耐性,好好細讀。箴一、二章結構簡明清晰,在一章的開場白,作者教我們曉得《箴言》的兩個目的:

  1. 仁義、公平及正直:指「智慧」的濶度,其涉及的範圍,乃是在生命中跟仁義、公平及正直相關的事情。
  2. 敬畏上主,知識之首:對已有智慧的人,《箴言》對他們仍發出提醒。

第四講 說「不」的勇氣 《箴三1-35》

和合本聖經雙行本,將箴言第三章分作三段,直行本則分四段,即三1-12,13-20,21-26,27-35。每個小段落必以「我兒」起首。
這種分段法大致成立,唯一值得斟酌之處,是三20及三21應否分割開來。

雖然三11也以「我兒」為首,卻不是新段落。在希伯來文聖經裡,「我兒」卻出現在句子中間,如:「耶和華的管教,我兒,你不可輕看。」故此三21以 「我兒」為起首,或許未必是新段落的開首,因為13節的「有福」再在三18重覆使用,13節的「得智慧,得聰明」,再在19節重覆,而19節提及耶和 華,26節亦再重覆。按箴言之寫法,重覆甚為重要。教我們標記中間兩個段落,即 三13-18,19-26。而首尾兩個段落就是三1-12及27-35。第一段落包含了六個「不」,同樣,與之呼應的第四段也隱含了六個「不」。

第三講 敬虔還須正直 《箴二1-22》

《箴二》有兩個特別的格式,其一、按希伯來文,全章的經文只得一句話,這句話內容豐富,藉以表明全章只說明一項事物。其二、《箴二》乃是仿字母詩,意思是模仿希伯來文二十二個字母寫成的詩歌。這樣,就解釋了為什麼這章共有二十二節。

這類詩歌最為著名的例子,就如《箴言》結束時稱讚太太的詩歌、《詩一百一十九》、《耶利米哀歌》等。作者採用這種格式,叫我們感到他很用心寫作,所以作者寫《耶利米哀歌》時,並不是滿心哀慟,胡亂表述,而是在悲哀傷痛裡,用上了非常嚴謹的格式,經認真思索後,才表達他內心的話。

第二講 動靜的抉擇 《箴一8-33》

《箴一1-7》交代了《箴言》全書的兩個目的 ---- 敬畏上帝,加上仁義、公平與正直。《一8-33》則展示另一圖畫。我們可將這段分為兩部份 ----《一8-19》及《一20-33》。兩部份均可再細分為三個小段落。

這段的前半部以「我兒」作為標記,分為三個小部份,即「我兒,要聽你父親的訓誨,不可離棄你母親的法則。」《一8》、「我兒,惡人若引誘你,你不可隨從。」《一10》、「我兒,不要與他們同行一道。」《一15》

第一講 入門與定向 《箴一1-7》

《箴一1-7》乃是《箴言》全書的標題及序言,「智慧」人藉以告訴我們他(或他們)編輯本書的目的。

那為何《一7》也包含在序言部份呢?按聖經和合本分段的方式,《一6》跟《一7》之間斷開了。而《一2-6》的格式整整齊齊,一氣呵成,而《一7》則跟之前的有所不同,那麼,第七節是《箴言》全書的籲節金句,成為獨立的標語嗎?

第76屆研經會講員 - 李思敬博士

李思敬博士

73spa

李博士現任中國神學研究院教務長及聖經科副教授。

李博士專長於舊約釋經,他對聖經的深入研究,給予華人信徒適切之聖經教導及發人深省之時代信息。

第九講 凡求者得也

也許各位以為要來學會如何向神禱告始得應允,原來在我們未開口祈求以先,天父早已知道。也許各位要來學如何向神開口,求祂助我完成一己的心願;原來祈禱是要我們去求問神的旨意,成就祂的意思而非我們的意思。又或許有人以為祈禱為的是要幫助神去打一場漂漂亮亮、轟轟烈烈的屬靈勝仗;萬一守望的人有所缺失,魔鬼就會乘虛而入;然而《主禱文》告訴我們,缺失在於我們,我們需求天父保守,既不貧窮也不富足,求父幫助我們寬恕別人,更求父保守我們不要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祈禱有時好比神人之間的熱線,人遇患難,立即撥號;但可惜天父那邊沒有錄音,我們也有不曾接上的經驗;這樣的禱告會否太機械化一點? 是否靠著如此這般的禱告方法 -- 固定的言詞、聲調、術語和手勢,神必然接聽?

第八講 爰及世世,誠心所願

「今天講到《主禱文》最末一句「直到永遠,阿們。」,希望大家每次祈求至此,不是瞬即思想要趕往那裡?讀到這裡,好像甚麼都祈求完了,還有甚麼可說呢?禱告說:「直到永遠」,其實不是沒有時間觀念。《聖經》中的「永生」觀念不是說人死後才能進入這階段,而是信耶穌則得永生。凡在今生今世認識獨一真神並祂差來的耶穌基督便有永生,永恆的生命與今生的生命相對,不是就時間上而言,而是就素質而言。今天,各位擁有著「出黑暗,入光明」的生命,離開撒但威嚇,不再懼怕死亡。大家得著一與別不同的生命是因耶穌基督的關係;今日,永恆的生命在你、在我裡頭。同樣,《新、舊約》題到永遠,上文下理不是指世界結束,乃指我們要面對神的時候;因為我們與神面對面的時候,用不著再求神救我們脫離兇惡。說歷史的人可能會這樣詮釋「直到永遠」 -- 天長地久,永無窮盡。很奇怪,《聖經》為何沒告訴我們太多有關永恆的事情,我們實在太好奇了,若經文稍有題及,我們便抓著不放。例如末日撒但要如何的墮落?天堂是否真如《聖經》所形容「黃金街,碧玉城」那樣,其實《啟示錄》所引用的典故是說信徒經歷患難以後,神怎樣以極珍貴的裝飾賞賜他們。有點像一個丈夫向太太賠罪時所說:「我離棄你不過片時,卻要施大恩將你收回。我的怒氣漲溢,頃刻之間向你掩面,卻要以永遠的慈愛憐恤你。……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賽五四7-8,10》重要的是在永恆的歷史當中,你、我所經歷的是一位怎麼樣的神?「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直到永遠。」

第七講 以國權榮,皆爾所有

「以國權榮,皆爾所有」(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文言文與白話文的翻譯完全一致。至此,主的禱文到了總結,承接上文「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把全篇禱詞帶至尾聲。總結的意義非常清楚,但連早期《馬太福音》的手抄本及早期《聖經》英文譯本都沒有此句。到底是何緣故?聖經學者多半認為這句話在早期的確未曾出現,但後期教會唸誦時,很自然地回應說:「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直到永遠!阿們!」以上推測可引《路加福音》作支持,耶穌教門徒祈禱說:「我們在天上的父!」有古卷只作「父阿!」,又「願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及「救我們脫離兇惡」《路十一2,4》等句,在古卷裡也是沒有的。因此,在《路》裡頭,所有後期加添的句子,都不予登錄。《聖經》所載的十誡也有類似情形,《出廿五》與《申五》記載守安息日的理由是有出入的。《四福音》記載耶穌生平,早期教會出現一本名為《耶穌基督生平合參》的書籍,就是為要協調《四福音》的口徑。按聖靈感動,《新約》正典記載耶穌生平的有《太、 可、路、約》四福音,《舊約》記載大衛生平的正典有《撒母耳記,列王紀及歷代志》。當我們細讀這些經卷時,發現《聖經》的真實與可靠不在於口徑統一。可靠誠實的見證,其口供必定有出入,而各版本之間的記載,源起,今日已無從稽考,相信也不會成為我們釋經的攔阻。

第六講 俾勿我試,拯我出惡

「在教會歷史上歷來一個爭論就是到底《主禱文》有六項祈求抑或七項祈求?關鍵就在今天這兩句「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到底這是兩項祈求抑或一項祈求呢?二千年來,神學家和聖經學者們一直爭論不休,其中有值得我們參考的見解,譬如巴克萊教授(William Barkley)指出:《主禱文》從「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一句開始至「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此句,分別包含了為現在、過去和將來的禱告。求賜日用飲食乃指向聖父求護祐,求赦免指向聖子求與神與人復和,最後指向聖靈保惠師求賜力量勝過邪惡。所以看《主禱文》要整體的看,不可斷章取義。我們從上半截看從「願人都尊您的名為聖」,到「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總是題到父的聖名以及恕罪的問題,藉以窺見神國裡頭君王和臣僕的關係,總是帶著慈愛、信實和憐憫的。

第五講 我免人負,求免我負

「當我們到父面前認罪求赦免之時,先有一個條件;這正如文言的翻譯,要先行寬恕人的虧欠,否則天父不會赦免我們的虧欠。在《主禱文》完結後,馬太再重覆一遍說:「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太六14-15》難道這還不夠清楚嗎?若我們要得天父的饒恕,也必先饒恕別人的過犯。那麼,神的赦免豈不也有條件嗎?關於饒恕的道理,耶穌打了一個比喻,這是《馬太福音》單獨記載的比喻《十八23-34》,說到一人欠下主人一筆天文數字的債項;按照法律,主人有權把他和他妻兒並一切都賣了償還。但這僕人卻信口開河求情說:「主啊,寬容我,將來我都要還清。」無人預期主人會動了慈心,將他釋放並免了他的債。主人開恩並非看在僕人的能力、忠心或有悔意,而是因為主人本身有慈憐之心。耶穌教導門徒禱告,勿忘記禱告的對象也是一位這樣有慈心的天父。

第四講 所需之糧,今日賜我

「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耶穌這應許非常實在,祂教我們禱告要先求神的國,然後,無論我們吃甚麼、穿甚麼、喝甚麼,都要加給我們。許多時候,我們到主面前所惦記都是自己的事;但要明白心中惦掛的事,在未祈求以先,神早已知道。神比你、我更愛我們的家人,更關心我們的健康;祂是天父,樂意把好東西賜給祂的兒女。因此,我們到主面前求的時候,不要像外邦人那樣要取得保證在手,也不要背著自己的重擔。乃是坦然的到主面前,釋然地祈求,願神之名在家人生命中被尊為聖,願天國降臨在他們生命中,神旨成就在他們生命中。耶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可以作我們的榜樣;我們可以這麼套用說:「父阿,倘若可行,請容我的子女修讀醫科/經濟……;倘若可行,請容我購得這開揚、向南、有海景的樓房;倘若可行,請容我教會增長……等,然 而願您旨意成就。」這樣說來,就算我們大、小不同的堂會聯合舉行佈道會,所結出的果子,也可以先分配到小型的堂會,好讓他們在神國裡得到增長,只要神旨意成就,神國擴展,不就行了麼?

第三講 爾旨得成,在地若天

耶穌說:「你們沒有祈求以先,……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太六8》不錯,我們到父神面前開聲禱告說:「我們在天上的父」之前,讓我們先安靜下來, 知道禱告的對象是誰,祂是那位知道我們一切需用,又樂意將好東西給求祂的人。神是那位樂意將天地萬物以及祂獨生子賞賜給每一個尋求祂的人。我們一切需用祂都知道,不要以為話多了,就可以保證得蒙垂聽。我們禱告要與外邦人有所分別,要謙卑到主面前,放下自我和一切過往的習慣,求主教我們禱告,並願主旨意成就。在希臘文中「願爾名聖,爾國臨格,爾旨得成」這三句中的爾字都是加強語氣的;關心神的名,神的國和神的旨意,都是強調的重點。禱告時不是不可以說自己 的需要,乃是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33》。先求神的國,無論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都要加給我們。當我們到主面前祈求時,注意力必須集中於主身上而並非在自己身上。

第二講 願爾名聖,爾國臨格

「婦人焉能忘記他喫奶的嬰孩,不憐恤他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賽四九15》耶穌之所以教我們開口禱告要稱神為父,無論追求屬靈的事、禱告禁食抑或施捨行善等,都要對準暗中的父。禱告乃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不要故意讓人看見;雖則可作屬靈的榜樣,但最重心的仍是對準神,單要認定神自己,就如小孩子放學時在人群中尋覓自己的父母一樣。作為天父的兒女,祂完全知道我們的光景;在我們未開口以先,祂已知道我們的需要,所以禱告無需贅言,也毋須尋求保證,因為神必記念祂的兒女。

我們直接稱呼神為父,不是探討神的位格和性情,只有兒女才這樣稱父,也不是單在禱告時稱神為父。我們的光也當照在人前,叫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就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神是那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的主,祂教我們愛鄰舍,愛仇敵,使人和睦,惟這樣完全好像天父完全的方為神的兒女。《太五 9,16,43-45,48》。耶穌基督論「八福」時題到我們必稱為神的兒子;耶穌本身受撒但的試探,其關鍵不在乎飢餓,乃在乎祂是神的兒子《二15,三 17,四3》。若謂我們生而為神的兒女,於是蒙神眷愛,這可說快了一截,因為《聖經》告訴我們:「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12》但凡信耶穌的人才可以得到神兒女的名分,因為凡被神的靈所引導的方為神的兒女《羅八14,加四6-7》,我們今日能以成為天父的兒女, 來到神的面前稱神為父,是因耶穌基督讓我們沾祂的光。

第一講 我父在天

「耶穌在一個地方禱告;禱告完了,有個門徒對他說:『求主教導我們禱告。』」《路十一1》,到底祈禱是否學得來的呢?若然你有很濃厚的中國民間信仰,自小開始求神拜佛,就必明白「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道理。而華人教會其實也十分重視教導誠心實意的祈求,有些人喜歡預先寫好禱文,然後上台帶領公禱,有些人則不主張使用公禱書,而認為應隨著聖靈運行,真心誠意的向神禱告。《路加福音》記載門徒向耶穌求教說:「求主教導我們禱告。」其實耶穌並不一定要答應門徒的請求,但這回他卻順應了門徒的意思,以《主禱文》來教他們禱告。自十六世紀改教以來,馬丁路德和約翰加爾文給弟兄姊妹三樣基本的教導,包括有 《使徒信經》、《十誡》和《主禱文》。這三樣都是不同年齡信徒所應該熟習的,不單只要背誦,還要明白;因此馬丁路德出了《問題集》,幫助信徒明白內裡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