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屆

會訓 - 當取之地尚存甚多

當取之地尚存甚多

黃原素

讀經 以西結四十七1-13(節錄約書亞十三1)

今年開會講道,是以『會訓』做題目。本會每年都有會訓,然均得主的允許而應驗,是這很感謝主的事。查第一年的會訓,是:『求主啟我目,使我得見主律法中之奇妙!』(詩一一九18)請問:近年來中國教會裏不是有許多人發起研究,查察……聖經,想明白其中的奧妙麼?這種愛慕主道的精神,不可謂非聖靈所感動的。第二年是:『耶和華啊!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工作;在這些年間,顯明出來。』(哈三2)這是『復興』的呼求。現在各處教會,已有復興的現象,此非『人的運動』所能為力;乃是要靠『靈的運動』,才能成功。第三年是:『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他;他出現如晨光,他必臨到我們像甘雨,像滋潤田地的春雨。』(何六3)關於這一點,深信必正在應驗中,觀培靈會每年聚集的人數,逐漸增加,便可證明。第四年是:『耶和華啊!你增添國民,你增添國民;你得了榮耀,又擴張地的四境。』(賽廿六15)今年香港基督教聯會舉行大規模的佈道大會,印發單張三十萬,這種空前的盛舉,(詳見港會第五會會後報告,就是主要應允我們去年會訓的呼求。本來增添國民,是主所喜悅的,不過也要我們自己做工──與主同工吧。

奮興

當求靈恩充滿

賈玉銘

感謝主!使兄弟有第二次到廣州來,這次來不是平常的來,乃是要和各位作更深的禱告。

兄弟這次剛從中國的極北──哈爾濱,跑到中國的極南──廣州香港。先十幾天因為北方天氣很冷,日中還要穿皮衣,晚上還要蓋棉被,現在呢?穿葛布還要出汗。空氣差得很遠。兄弟不特盼望此物質的空氣,由冷而熱,更盼望屬靈的空氣,亦是如此。

前次在吉林省佈道,機會極佳是歷來所未遇見的。每次聚會,不止少數人啼哭,有時全堂都啼哭起來。不止有人看見異象,且有人獲見主面,與主說話。其中亦有不治之病,蒙主醫愈的。至於從前冷淡的,恢復了熱心;跌倒的,再起來行十架之路;未得救的,而今得救,……更大有其人。這個聚會,真是非常的聚會。記得最後的一次聚會,由晚上七點起,至明早四點半,還未散會,後來因兄弟七點要搭車回去,於是不得不要停止。你想:這種屬靈的空氣,何等溫煦?何等令人快樂?盼望今年培靈會屬靈的空氣,比那裏更溫煦,更令人快樂。

講道

真理是甚麼

成寄歸

請讀約十八38

兄弟蒙主引導到培靈會來為他作見證,覺得十分戰慄,深恐我所講的,不是主所要我講的信息,而是我自己的話。感謝主!在今早祈禱中,得他清楚的指示,要我講甚麼。

普日彼拉多問耶穌:『真理是甚麼』?此問題甚為重要,為世界最大的問題。真理是甚麼?真理就是耶穌。耶穌很清楚的說:『我就是真理』。……(約十四6)

先鋒約翰亦為他作證說:『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約一14)可惜彼拉多祇知問耶穌真理是甚麼,卻不給耶穌機會,回答他的問題。今日亦有許多人如彼拉多一樣,一方面很想明瞭真理是甚麼;但一方面卻沒有心思讓耶穌回答他的問題,好像一問『真理是甚麼』便掉頭而去,至終『真理是甚麼』依然沒有明瞭。

昔日馬利亞靜坐於耶穌腳前聽道,這是我們尋求真理應有的態度。所以我很恭敬的請諸位要效法彼拉多之查問真理是甚麼;但不可效法他得不到答案便輕易放過去。

經解

羅馬人書的原理

(一)導言。(一1-17)

(二)全世界死於罪中。(一18-三20)

(三)因信接受上帝的義而稱義。(三21-五11)

(四)與基督同死同活,隨從聖靈而成聖。(五12-八13)

(五)福音美滿的福樂。(八14-39)

(六)上帝與以色列人立約的應許。(九1-十一36)

(七)基督徒的生活與工作。(十二1-十五32)

(八)基督徒的愛。(十六1-27)

神人的研究 / 奮興的要素 / 預備作工

神人的研究第一講經文:王上十三章全

程文熙

本章一節說:『那時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現在我們就是要研究那個神人。先分兩段略述:

一.初期受試惑得勝

此神人不知何許人,亦不詳其姓字,只知他是奉耶和華的差遣到伯特利去,預備向耶羅波安的祭壇說預言,此祭壇不是在耶路撒冷,乃在伯特利。那時候,適值耶羅波安站在壇旁,要燒香,有多人在此,異常擠擁,十分歡喜,以為便利得多了,我們從此以後,不必再往來跋涉,到耶路撒冷獻祭了。同時耶羅波安亦以為這樣變通辦法,不一定利未人可以做祭司,王亦可以做祭司,豈不刪繁就簡,便當之極麼?不料他們正在自慶成功的時候,忽然神人走到他的跟前,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裏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又設預兆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耶羅波安驟聽此逆耳之言,不禁勃然大怒,就從壇上伸手說:拿住他罷!誰知不特沒有一人聽命敢下手拿他,反倒王向神人所伸的手亦枯乾了,不能彎回。你想多麼羞恥的事!其後他見那手不能屈曲,心裏不勝其著急和害怕,乃央求神人說:請你為我禱告,求耶和華你上帝的恩典,使我的手復原。於是神人祈禱耶和華,王的手就復了原,仍如尋常一樣。在這裏有一件可惜的,即耶羅波安王只知求上帝醫其手,而不知求上帝醫其心──赦其罪,『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此不是根本的救法。

閉會講道

主的呼召

賽六7-9

近來教會有一件很可惜的事,即很難得那些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信耶穌,故教外人常常這樣批評教會,謂教會專招社會中一般下流階級的人。他們因而輕視教會,不屑到教會聚集。諸位,我們要怪責他們麼?不,我們當怪責自己。因為教會裏的確有許多信徒,自己輕看自己,以為傳道是件羞恥的事情,故其子女雖有獻身去做傳道的美好志願,他們不但不贊助玉成之,倒用千方百計去阻撓,使其志願不得實現,蓋他們具有世界的觀念,誠恐其子女一旦做傳道,將必不能達到老年享福的目的。唉!人必自侮,而故人侮之,我們先輕看自己,焉望人們不輕看我們!詩篇有說:我不敢凌辱主的先知……,但今日教會信徒,竟適得其反!耶穌說:穡多工少,在一千九百年前如此,直到今日,這個現象,倒有過之無不及,實在言之痛心!

我前幾日在東山祈禱會,見一位牧師祈禱時大聲流淚說:主阿!現今普通學校有人滿之患,而聖經學校則有閉門之虞,求你可憐吧!我以為我們應為此事負責向神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