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屆

第八講 屬靈的權柄(林前九1-27)

在當時哥林多教會中,顯然有人詢問關於保羅的權柄,保羅對他們的嚴厲責備,是否單憑保羅的感覺,或憑他在他們中間的成就來說這些話。開始的時候,保羅似乎為作使徒的職份來辯護,但實際上他沒有這樣做。或者保羅憑他的工作成就來證明他是真正的使徒,保羅在哥林多教會有顯著的成就;因他一個人有很多人信了主,也因著他的工作哥林多教會被建立起來,異端也被攔阻辯駁;若要看工作果效,他的工作很顯著,但保羅也沒有用這個理由來證明他有這個權柄。這給我們有重要的原則,工作的果效仍不能證明保羅有使徒的資格,否則他們便不會疑惑保羅的權柄。

第八講 得勝有餘的神蹟

經文:羅八1-2、26-39

(羅八37)「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今天我們要從這節經文中,看得勝有餘的五方面真理。

第十講 差傳與戴氏家族(略述)

十八世紀的英國,(那時還沒有美國)有位青年名戴雅各,他就是戴德生的曾祖。在外國,同時代用同名名是可以的,也是常有的。JamesTarlor的名於八代之間已有六代出現。

第九講 差傳工作的訓練和裝備

(徒十六1-5;腓二19-23;提後三10-17)

過去八晚,我們看見在座許多青年,都渴慕神的話。想到華人教會的未來,我們若真正肯把自己擺上,這是很美的現象。相信我們中間有不少的青年,有心事奉主;不但帶職事奉主,而且有心一生全時間事奉主。

第七講 婚姻的生活(林前七1-17)

今天我們一同思想婚姻生活的事,「論到你們信上所題的事。」(七1),很明顯哥林多教會寫信給保羅,問及婚姻生活應採取甚麼方式,可能今天基督徒也面對同樣的問題。首先保羅說:「男不近女倒好」(七1),「我對著沒有嫁娶的寡婦,若他們常像我就好。」(七8),(七章25節)後來他論及童身,好像保羅對婚姻態度非常消極,婚姻是不得已的惡事;但卻可以肯定不是保羅在以弗所書、歌羅西書一貫的教訓。聖經將婚姻放在崇高的地位,保羅甚至在以弗所書把大丈夫與妻子的關係,比喻基督與教會的關係;多處地方指出婚姻是神的旨意。保羅在這裏對婚姻的態度很消極,原因在(七章26節),當時哥林多教會面對很多困難。其中一個是外教人的逼迫,很多基督徒要忍受苦難,甚至連生命也有危險。我想為此原因,在這種環境下,不結婚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困難。但是這教訓並不適合任何的情況,所以我們應將整本聖經關於婚姻的教訓來看神的旨意。

第七講 耶穌履海的神蹟

經文:太八23-27,十四22-23;王下六1-7

今天我們要查考的經文,是馬太福音十四章二十二到三十三節,這是耶穌和彼得一同履海的神蹟。他們因著有從上而來的能力,所以能勝過地心吸力的力量;我們特別要從彼得身上,學習五樣寶貴的功課。

第八講 差傳工作的原動力

(腓三7-16)

耶穌基督復活,帶給初期教會的聖徒,在福音工作上有莫大的力量。

保羅說:「因信神而來的義,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腓三9-10)還有行傳一章3節「祂受害之後,用許多憑據,將自己活活的顯給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們顯現,講說神國的事。」主耶穌復活之後向祂的門徒顯現。(一21-22)在一章8節,主已經說:「你們要作我的見證。」使徒們聚在一起,要選一位和他們一同作主復活的見證。

第六講 基督徒生活的原則

(林前六12-20;八1-13;十23-33)

今天所讀的三段經文,是保羅所討論的一個題目,教我們如何生活,在吃、穿、娛樂上都有一些的標準。這些標準叫我們知道怎樣行,才可以配合基督徒的樣式。首先我們要思想哥林多城的背景,哥林多處在當時特別的環境,此城在道德上很敗壞,把某些事情看作很平常。當時有一句流行的俗語說:「一個人若生活敗壞,他就像哥林多人一樣。」當地的教會正將生活的注意力,去效法哥林多城作為標準。他們本來是屬乎主,應該有高尚的標準;可惜他們的生活被世人改變,很多事情與教外人沒有分別。這正是今天我們教會的危險和儆惕,忘記了我們基督徒的身份,去效法世人的生活標準和方式。

第六講 五餅二魚的神蹟

經文:可六30-44;約六1-15

今天我們要查考耶穌所行五餅二魚的神蹟,記載在新約翰福音第六章一到十五節。我們要從其中注意五件事,主在五方面怎樣作我們的榜樣。

第七講 差傳工作與家庭(徒十八1-4)

聖經記載亞居拉和妻百基拉,遭遇了不幸的事,他們本在羅馬行商;因凱撒的命令,革老丟要驅逐猶太人離開羅馬;他們就來到哥林多。據歷史家說,當時猶太人中因有一人的名字(Christer)和基督的名相似,引致猶太人起了爭論,所以該撒不讓猶太人留在羅馬。尼羅王一向憎恨猶太人,尤其是基督徒。不過,所發生的事是在尼羅作王以先。那時基督的福音已傳入到羅馬,可能這對夫婦那時就信了。我也能接受這個說法,因為保羅每當題及他們時,始終沒題到是他帶他們信主的。至於其他由保羅帶領信主的人,保羅稱他們為兒子,或者題及怎樣帶他們信主;所以很可能這對夫婦未離開羅馬以先,已經接觸了福音,信了耶穌。他們被逐來到哥林多,工作須由頭做起,重建家園,困難重重,那段日子實在難渡!可是遭遇並無影響他們的信仰,他們沒有埋怨神。

第五講 淫亂的問題(林前五1-13)

保羅在本章裏給我們非常嚴厲的教訓,如果我們明白他是對付罪時,便不會覺得他的教訓過份嚴厲了。有人批評聖經,因為聖經舊約記載了很多污穢犯罪的行為。不過聖經記載這些事與報紙雜誌記載的是有基本的分別。人看了報紙雜誌的淫亂故事,心裏便會引起污穢的思想;但讀了聖經所記載的……我們就有恨惡罪惡的感覺;永不會引起我們愛好這罪,也使我們對這罪覺得可怕可惡。保羅在這段經文裏,教導我們怎樣對付淫亂的事。

第五講 靠主喜樂的神蹟

經文:哈三16-19;腓四4

我們先來看看靠主喜樂的神蹟,怎樣在使徒保羅的生活中顯現出來。(腓四4)「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保羅寫這節經文時,從人看來,非常可憐。環境可怕,前途黑暗。他因為為主作見證,坐監牢,受捆鎖,等候在羅馬王前受審,審訊結果可能會被釘死,為主殉道。他能這樣勉勵別人,必定要 靠主喜樂,這真是一件奇妙超自然的事。明顯地,保羅的喜樂,並不是靠環境,而是有一個屬靈天上的來源。保羅因為靈性健康,信心堅固,甚麼都不怕也不問;深知無論是生是死,信徒都有一個光明的前途;因為本身的罪已得赦免,必定可享受永遠的福氣。按照教會的傳說,保羅在監牢中喜樂的經歷,大有吸引力。看守他的兵,多有歸向主,他們的軍官不曉得怎辦,因為這些人不能讓他們長時間和保羅在一起,免得他們相信耶穌,像保羅一樣不停的傳揚福音。如果我們查考腓立比書,就會看見保羅常提到他在主裏面的喜樂,所以有基督徒提議這書信應該稱為喜樂的書信。環境無論如何惡劣,前途無論如何黑暗,仍然在主裏有喜樂。

第六講 差傳與事奉

(徒十四19-28)

差傳工作是有目標有策略的。

有些基督徒以為工作不需要有計劃有策略,因這樣太不屬靈;只要靠聖靈,聖靈作工,工就完成。這是很大的錯誤,這種思想不準確。

第四講 錯誤的思想(林前四1-13)

今天所讀的經文是整大段的結束,第一章講到哥林多教會的紛爭嫉妒,然後在第二章是保羅分析,因為他們很多人屬肉體,按照世人的方式行事;第三章指出他們不認識自己生命的目標。保羅在第四章解明他們所以有黨派之爭,是因為:

(一)他們對傳道人看法錯誤。

(二)他們對聖經看法錯誤。

(三)他們對自己看法錯誤。

第四講 降火下雨的神蹟

經文:王上十八20-46;王下三9-18;詩八十四6

今天我們要從這三段經文中,思想降火下雨的神蹟。關於這個偉大的神蹟,我們要注意五個特點,五個問題:

第五講 教會與差傳(徒十三1-3,十四19-28)

差傳的同工是由教會打發出去的,他們工作完畢回到教會,報告傳道工作,神在他們身上的恩典。

昨晚題到三種不同的宣教士,一種是持守本位的同工,在極大危險之中,使徒仍然留在耶路撒冷;主安排他們在那裏工作,他們持守本位。第二種是隨走隨傳的同工,他們因著逼迫不能留在耶路撒冷。解經家告訴我們,特別是生長在猶太以外的猶太人,他們遭受更厲害的逼迫,以致無家可歸;可是他們沒忘記自己的主,他們離開家庭卻不離開主;主給他們使命為祂作見證,所以他們邊走邊傳。他們北上,神使用他們。路加說:「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很多。」可能有人說,今之教會不需要這種同工;有持守本位的同工,有隨走隨傳的同工夠了。

第三講 屬靈生命的建造

(林前三10-17)

保羅說:「因為我們是與神同工的,你們是神所耕種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三9)基督徒是神所耕種的田地,神是耕種的主,好像主耶穌在福音書比喻一般;人子是撒種者,福音種子是由神播出來的。但這節聖經,在解釋上很困難,一方面是神所耕種的田地,而另一方面又是神所建造的房屋,這句話的主詞是誰呢?按思想是神,但在文法上不是最好的解釋。另外在神學思想也是錯誤的觀念,生命是神所播種,若神不放種子在我們身上,我們就沒有盼望。但當我們有這生命之後,保羅又在這生命上轉了另外的比喻方式來講。他好像看見一座房屋,而這座房屋的建造也是我們。神將生命放在我們裏面,生命的成長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的責任;生命立在主耶穌基督根基之上,好像神把種子放在我們生命裏面一樣,我們不能作這個工夫,但當根基立好後,要在上面建造房屋;表示生命需要繼續長大,這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應該負起的責任。聖經上從沒有說神要叫我們生命怎樣長大,為此原因保羅在書信中多用房屋來比喻基督徒的生命,在以弗所書也是這樣。生命是一樣,而根基也是一樣,但在根基上建造的房屋會有很大的分別,大小也不同。我們基督徒如何建造自己的生命,怎樣栽培自己的生命,我們不能埋怨神,乃是自己要負責任。

第三講 力上加力的神蹟

經文:創十一31-32;詩八十四7

今天所講的神蹟,相信是每一位基督徒都必須經驗的,就是力上加力的神蹟。奔跑天路的時候,雖然遭遇難處,信心會軟弱,但是因為仰望主,就可以抬起頭來,重新得力。在研究這寶貴的真理之前,我們先要注意基督徒應該躲避的一種錯誤和危險,就是半途而廢。因為不進步就停步,停步之後就退步;因為不力上加力,就半途而廢,不再蒙神賜福並使用的熱心信徒。今日的教會,特別是年青的信徒,很多是半途而廢的。雖然屬靈的生活有良好的開始,讀經禱告,參加聚會,領人歸主,成為聖潔,在凡事上得主的喜悅;但是過了一段日子,便不再那樣熱心,不再有跟從主到底的心志了。

第四講 基督徒與差傳

(徒八1-8)

宣教士包括哪些人?誰是被差派的人?參與差傳工作的是哪些基督徒?可能有人馬上回答:初期教會所差派的是使徒。耶穌揀選了十二個門徒和接續他們工作的人。可是,我們看使徒行傳,發現參與差傳工作的,不只那十二個門徒;司提反,腓利,巴拿巴,保羅,西拉,提摩太,他們都參與差傳工作。

第二講 三等人

(林前二14-三7)

基督教與其他宗教最主要的分別,乃是信的人,與不信的人,基本上生命的不同。哥林多教會分爭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們依照世人的生活方式,卻不像基督徒的樣式;所以保羅在本章要講及這個基本的分別。他提及兩大類三種不同的人。基本上世人可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屬血氣的人」(二14),這是未信主,沒有主生命的人。第二類是「弟兄們」(三1),顯然這是基督徒,但在弟兄們中,又可分為「屬肉體的」基督徒,他們信主耶穌後,仍過屬肉體的生活;另一種是「屬靈的」基督徒,信主後,他們的生活可以見證他們正是跟隨主的人。

第二講 苦水變甜的神蹟

經文:出十五22-26

今年講道會的總題是主奇妙的作為,我們要看八件有興趣有挑戰的神蹟。學習怎樣跟從服事主,其中有苦水變甜的神蹟。這段聖經也是描寫以色列人的領袖摩西的經過,在(出十五22-26),看他怎樣作我們的榜樣。

第三講 神的話與差傳

當福音傳入中國時,在一八○七年,馬禮遜離開英國到中國;可以說,他的工作是以聖經為基礎。他自己沒有設立很多的教會,也沒有帶領很多人信耶穌;可是他一到廣州,即開始把聖經翻成中文,經許多困難。十二年之久才把新舊約全書譯成中文。欲知詳情請參閱「聖經與中華」該書寫馬禮遜如何學習華語。當時,外人學華語實在不容易;因清廷不准中國人教授外國人。據說馬禮遜的老師不是基督徒,他身藏毒藥,一旦被清廷發覺,擬服毒自盡。學習語言,如此困難!那時香港一帶地方,天主教極力反對馬禮遜,不容他留在澳門。印刷方面,從前均用木刻字排版,在華南都有白蟻為患,刻成的字版常被白蟻毀壞。東印度公司也非常反對馬禮遜的工作,他要離開英國時,該公司不讓他搭他們的船;所以他只好搭比荷輪船,先到美國而後轉到中國。有人問馬禮遜:「你到中國作甚麼?」他答:「傳福音」。那人說:「你以為像你這麼年青的人,能夠影響古老的國家嗎?」他說:「我不能,神能。」神藉著自己的話,影響了那時的中國人。今晚我們在此舉行培靈會是怎樣開始的呢?乃在百七十多年前,有個英國青年馬禮遜到中國,學習中文,把聖經譯成我們的語言。感謝主!是由聖經起首的。

第二講 禱告與差傳(徒四23-31;太九35-38)

全卷使徒行傳強調聖靈的工作,教會藉聖靈的能力把福音傳開。

禱告與差傳是分不開的。耶穌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一個不禱告的教會,不可能是個差傳的教會,一個懂得禱告的教會,才知道怎樣作差傳的教會;不但可以作,會作,也應該作。

第一講 本書簡介及教會的分爭結黨

楊濬哲

為了港九培靈研經會的工作,我內心有一個很重的負擔。我雖然已在美國定居,為了這負擔,每年五月底,我就由美國回到香港參與籌備的工作,直到大會結束才離開。眼見每年大會赴會的人數,不斷增加,信徒愛慕主道的飢渴態度,真令到大會欲罷不能。我真要從內心裏發出感謝神的聲音,而願將一切榮耀歸與神。

八一年第五十三屆大會,有一個新的嘗試,開闢第二會場。借用宣道中學的宣中堂為副會場,裝置閉路電視和音響完善的設備,以便晚堂奮興會時,可以容納更多的人。在經費方面雖然開支增加了,感謝神!卻豐豐富富的供給,使我們一無所缺。

第一講 蒙神呼召的神蹟

經文:出二23-25,三1-2,四10-13

在這次講道會中,我們要從聖經的神蹟中看八十年代的挑戰。研究這些神蹟之前,我們先要面對一個問題:這些神蹟是否可信?請看(詩五十21)神說:「你行了這些事,我還閉口不言,你想我恰和你一樣,其實我要責備你,將這些事擺在你眼前。」這節經文的中心意思有二:

第一講 聖靈與差傳事工

(徒一1-11)

這幾個晚上,我們要一同思想的題目是初期教會的型態,和四年前的題目一樣;但以前所講的,我們特別注意耶穌在初期教會的眼光,當時教會如何看耶穌,如何傳耶穌,耶穌在教會的地位如何。我們也講到聖靈的工作和聖靈的位格;並列舉些被聖靈充滿的實例:如司提反的見證,巴拿巴的見證,尤其注意他被聖靈充滿時日常生活的表現。凡此,在使徒行傳中有相當具體的記載。我們也一同思想如何尋求神的旨意。這是許多青年求知的問題。我們也看見初期教會增長的情形。最後一晚,我們也看見初期教會為主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