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二、私藏數分的價銀

古約翰

我們讀了使徒行傳第五章第一至第二這兩節經文,便知道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的罪狀就是自欺。他們以為自己是好人,其實,他們實在不是好人。他們因為貪名,便中了魔鬼的詭計。他們見巴拿巴因賣了自己的田地,把價銀盡獻而在教會中得了名,便生心貪得同樣的名,於是夫妻同謀,賣了田產,把價銀私自留下數分,只把其餘的獻與教會。論到他們獻一半價銀與教會,這本是一件好事;可惜他們說謊,不說是一半的價銀,而說是盡獻,因此,他們便作成了一件不好的事。他們誤會當時的教會,是彼得主理;卻不知是聖靈主理。聖靈降臨這個世界,是為使人榮耀主,今見教會中有這樣求自己榮耀的人,便為教會懷憂而施嚴厲的處置。因此,亞拿尼亞夫婦,便得一不好的結局。這樣看來,我們真要千萬儆醒,不要步他們的後塵而欺聖靈。因為,雖然人只能見我的外貌,卻不能見我的內心,但聖靈則能洞察人心的隱微。你看猶大為十二使徒之一,他有份事主,人都以為他是主的好門徒。誰知他常懷貪心,雖見主行大奇能,但他也不決心照神旨行,而為主的真門徒。他若照神旨而行,則不懷藏貪念了。他既收藏幾分,故後來魔鬼在猶大心裏得了權,猶大乃喪心賣主。各位,猶大這樣的跌倒,我們若不小心儆醒,則不免做了猶大一樣的人。我們為主僕的人,當時常順服主;因為我們的戰爭,不是與屬血肉的,乃是與屬靈的魔鬼。我們勿藏仇敵在心,勿收藏價銀,試看掃羅,他因收藏數分價銀而失敗。初時,神甚是祝福他,故膏立他為以色列的王。後來神囑他滅盡亞瑪力人,且儆醒他勿在異邦人中污神的名,誰想掃羅奉命雖滅亞瑪力人並他們所有的,但他卻貪上好的牛,羊,牛犢羊羔,並一切美物不肯滅絕。神見掃羅這樣不順服,便對撒母耳說:我立掃羅為王,我後悔了;因為他轉去不跟從我,不遵守我的命令。撒母耳聽了,便甚憂愁,終夜哀求神;但神不聽,這是因掃羅已犯了罪。事後掃羅對撒母耳說:耶和華的命令我已遵守了。撒母耳說:我耳中聽見有羊叫,牛鳴,是從哪裏來呢?掃羅說:這是百姓從亞瑪力人那裏帶來的,因為他們愛惜上好的牛羊,要獻與耶和華你的神;其餘的我們都滅盡了。撒母耳說: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與行邪術之罪相等;頑梗的罪,與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今我們是在主內為王為祭司的人,神已命我們要滅絕心內的亞瑪力人,這心內的亞瑪力人,就是我們心內的驕傲與妒忌,但不知我們有沒有順服神的命令。說到驕傲與妒忌。也許有人說,這惡性是由父母遺傳來的,我們實在沒有法子把他滅絕。不錯,我們實在沒法,但我告訴你們,你們若真靠主的主便能助你滅盡一切的驕傲與妒忌。甚望各位,勿藉詞沒有方法而寬恕自己,而收藏數分價銀。而今你們有沒有不良的思念?有沒有隱藏,亞瑪力人牛羊的貪心?神說:貪心與拜偶像同罪,故我們不應隱藏我們的貪心,應當把他滅絕。願望我們儆醒;不然,魔鬼一入心內,我們便軟弱如水了。

我們知神使聖靈來世,是為助我們高舉主;因為神的意旨,是願我們榮耀主。在五旬節前的門徒,多是歸榮自己,彼此爭大;後來,到了聖靈來執權,便把一切的榮耀歸於主。

我們知神能在昔日怎樣察看門徒的心,今日也能怎樣察看我們的心。

在山東有一位很有聲望的傳道人,他因對神的心改變了,神便不使用他。有一次,神遣我往一地主理奮興會,以上那位傳道人也在會中聽道受感而悔改,他悔改從前盜竊了神的榮耀。這位傳道人,只因想歸榮自己,故聖靈不與他同在,他便沒有能力傳道。由此可知,我們若凡事歸榮主,那就得聖靈同在;若得聖靈同在,則我們必能說出真理,使人知罪悔改。當高麗教會大奮興時,有人說,那時個個信徒,都是禮拜堂;因為那時的信徒,個個都傳道,甚至世人見他們這樣熱切的傳道,不耐煩而逼迫他們。我想人若肯獻身與主,則主必用之而震動這個世界。不知我們當中,有沒有像高麗信徒這般熱心的人?假若我們是不傳主道的啞吧信徒,我們就好像亞拿尼亞夫婦收藏數分價銀。惟是我們要傳主道的人,應當多讀聖經。前十七年,北方譯出官話聖經,我自此官話譯本出版到如今,在這十七年間,我已讀了五十二次;不單讀官話聖經,還讀英文聖經。然我們傳主道的人,不單要多讀聖經,還要以靈祈禱。若信徒欲傳主道而不以靈祈禱,這就是收藏數分價銀的人。不知我們有沒有這樣收藏數分價銀的人。各位要知,我們的工作,就是祈禱讀經。有一次我為河南一教會請一傳道人,不過兩月,那教會又請我把他辭退。我問他會不會講道,他們答會;又問講得好不好,他們又答好。我說:既會講道,又講得好,你們為何要辭退他呢?他們回答說:他雖是會講道又講得好,但是他說不講道,只貪睡覺。他天天晏起,起後到市上賣數本福音書便回來晚餐,餐後又是睡覺;因此,甚望把他辭退。我們想想,這傳道人是何等的懶惰,他真是亞拿尼亞一樣收藏數分價銀的人。

主說:「人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誡命」。各位,主豈未告訴你,七日中當休息一日麼?想神在古時用他的大能大力,拯救以色列人出那受專制痛苦的埃及,故以色列人在每七日中遵命留一日以紀念此事。神特意要以色列人這樣;若以色列人遵命守之,那就必然得福。然在以色列人時,是律法時代;惟是我們今日,是在恩典時代。我們今日所守的,是主的日;這日是紀念主使我們,脫離魔鬼的專制痛苦。這樣看來,前之拯救是小;今之拯救是大但未知,在廣州究竟有幾許信徒守主日。我在這二十年內,主理過許多奮興會,我覺有許多信徒都好像亞拿尼亞那樣收藏數分價銀。然自五旬節奮興以後,凡是奮興的,必然尊敬地守主日。在高麗教會奮興時,每當主日,必見許多商店的門,掛着那主日休息的牌。許多人都以為守主日是很難的事;但真奮興的人,就沒有這樣的感覺。在廿年前,台灣之北,有一長老會的教會,會中有一姓林的長老,是一植茶的富人。那地也有許多信徒植茶且知茶當採的時期。那些茶一到當採擇的時期便要採,若是及時不採,則茶便失了風味,成為次等的茶。有一次,茶當採的時期恰是主日。那教會中有許多植茶的信徒,都是收藏數分價銀的人,雖是遇着主日,也必往採;惟是那姓林的長老則不往採而與家人同守主日。那時許多世人便議論這位長老,說他被他的神欺負了,但這位長老卻安然處之,因他愛神過於愛錢。後遲數禮拜,便有茶商到那地購茶。那些在主日採的茶;都得了上價;惟那長老的茶,因及時不採,成為次貨,所以茶商不購;因此世人更加譏笑他,甚至那些有名無實的信徒,也同樣的譏笑,惟這位長老,卻不因此而憂愁。誰想再遲兩禮拜,那些茶商又再到那地購茶,原來因各地的茶失收,故逼得再回,連那些次貨也用高價購買;因此,這位長老的茶價反多得四百元。因此,前譏笑他的人,反羞愧起來。各位,我們若真心愛主而守主的日,則主必然祝福我們。

真奮興的人,當十輸其一;因為我們是主用重價贖來的人。我們既是在主內得了恩典;那就當實行那「白白得來的,當白白施出」的教訓。十輸其一,是神在律法時代施出的命令。倘若中國信徒,能夠效法以色列人十輸其一,那就中國教會,不致這樣的貧窮而仰賴外國的金錢了。然我們要知,就是凡是收藏數分價銀的人,神必定懲責他。若是順服神命而十輸其一,則不致像那些不得神的祝福而耗失許多錢財的人一樣。今我們處在這個恩典時代,對於捐輸,當超過十輸其一。想五旬節時的教會,沒有一點欠缺,就是因沒有收藏數分價銀的人存在。從前高麗有一教會的教友,對我說及他們願供奉十幾位傳道人的款項。我說:你們的力這樣微薄,又怎能實行呢?今你們說這樣的話,是不是染了神經病呢?他們流淚答我說:主為我們犧牲一切,難道我們不當犧牲一切為主麼。各位,這樣熱烈的愛,我們也當有呢。願我們都有這熱烈的愛來愛主,不獨獻金錢與主,且獻兒女,使之事主。當像亞伯拉罕,只一子也獻與神。然我們要知,神只一愛子,為救世人緣故,而賜給世人。神給我六子女,倘此子女獻身來中國傳道,則我以此為最快樂。

有一次我在山東一教會聚會,見那會的傳道與長老,竟每一人願以子女獻與神。我想你們中有子能為總統,則你們必定喜樂,但我們要知,做總統的其實還不及做耶穌的代表。想我初信道後,便喜為一政治家;但我父母則喜我為一傳道人。主雖用重價贖我,但我收藏數分價銀,所以不願為傳道人,後因聖靈感動我,那時我雖獻身,但只願在加拿大傳道,卻不願來中國,我當時這樣順從自己,亦仍是收藏數分價銀的人。及後有一夜我聽知中國十分需要主道,我才決志來中國,到如今有四十多年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