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四、從墮落的地方起來

古約翰

我們讀了「啟示錄一章一至七節」便知以弗所教會是一個完全的教會,但照主如火焰的眼目看來,就有許多未稱主心的欠缺,有一件事是要受主責備的,就是他們「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離棄了起初的愛心主總覺他們無好處,因為這個「起初的愛心」沒有別的美德可以比得上來作個替代。主升上後已打發他應許的聖靈來臨,住在信徒裏面,所以我們應當結出仁愛的靈果,發出仁愛的靈光才是。聖經上記着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彀移山,卻沒有愛,也就算不得甚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主是要我常有那初時的愛,甚望各位不要推卻說不能恒久存着那「起初的愛心」;要求聖靈為我們保存那初時的愛,因為忠心愛主的人,必然得着聖靈保存他的愛心能彀長久。從前本仁約翰曾見一異象,看見一人不住的倒水入熾旺的火中而火仍燃燒不息,我們都知水是可能滅火的,但今竟然不滅,那就希奇了,誰知火之不滅,因為後面有一人不斷地把油傾入,所以那火可以常燃不滅。我們在這裏就該得着靈意的教訓;倒水入火的人可以表喻魔鬼,因為牠是常常不住的要撲滅信徒靈裏之火熱的;那個傾油入火的人,可以表喻聖靈,因為聖靈不斷地把他的恩膏傾注入我們靈裏,使靈裏的火更要熾旺起來,現在聖靈已到來了,我們若是給他充滿我們,他就常常保有我們愛主的愛,由此可知我們在主的面前,沒理由推諉我們無初時的愛了。

初時的愛是甚麼?

(一)有初時的愛就是始終跟從耶穌的

施洗約翰當耶穌由水而上的時候他就為主作證,後來他的門徒和猶大人因辯潔禮來問他,他答他們說:「他必興旺,我必衰微。」可見施洗約翰此時仍有初時的愛了,耶穌的門徒撇下一切來跟從耶穌到底,可見他們初時的愛了,保羅丟棄萬事,奉主名往各處傳道,榮耀主的名字,這豈不是保羅起初的愛心嗎?八十年前在加拿大有位神道大學的學生,畢業後獻身往南洋傳道,但那處的人,是會食人的,果然不夠兩年他母親便收到音信,說他的兒子在南洋已經被野人食了。那時他的弟弟正在神道學校畢業回來,幫忙他的母親耕田,他的母親是個寡婦,看見母親得了哥哥的信息,就接過來詳細的讀給母親聽聽;讀了,「心裏自己說道,倘若我去南洋代哥哥作工就好了。」便將信給還母親,但不敢把心事向母親說出來。母親聽了大兒子已為土人食了,就說:「我的細兒子,能夠代替我的大兒子再去南洋傳道,引導那些食人的土人歸主就好了。」說完就注望着細子的眼兒,知道他的細子是願意去的,後來他們的細子去到那裏,剛剛三年,又被那裏的土人所食。」在這裏可見他母子們起初的愛心了。

(二)有初時的愛就是始終高舉耶穌的

凡是有初時的愛之人,必定高舉耶穌的,施洗約翰對門生說:「看哪!上帝的羔羊……」他早已知道高舉耶穌,是會失去自己的地位的,但他願意「耶穌必興旺,自己必衰微。」從前主的門徒能高舉耶穌,所以得了許多人來歸主。保羅寫信給哥林多的教會兄弟說:「我已定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我們若是仍有初時的愛,我們的口是不會啞的,是高舉耶穌而常常傳講他的十架的。聖靈來了不單是門徒講耶穌,凡聽道而信主的人,也是會講耶穌的。廣州市信徒這麼多,但為主作工的那麼少,是不是初時的愛消滅了麼?昨天已說過高麗的教會得了奮興之後,他們家家的人都信了主,各家皆變成福音堂,天天傳揚主的道理。所以我們有初時之愛,這愛必然鞭策我們,多多傳講主的道理,教會因此就會得聖經的奮興了。當一九Ο七年的時候,在日本有一個大奮興會,起初是因為有幾位西國傳道人得聞英國某地得了一個大奮興,於是他們為着自己的教會,懇切祈求得着奮興,不久就有一位傳道人竟然被聖靈充滿,無論往何處作工,總是得着奮興的。後來有一位監獄長,請了這位傳道人到一個監裏去講道,這監裏之犯人多是犯了殺人罪的,聽道數天,就有數百人信主,獄卒也有許多得救。其中有一位反對不願聽道,當日俄交戰的時候那獄卒因為捉了一俄人,日皇給他一個獎章,他更驕傲起來,那些得救的獄卒向他講道,他反要怒罵他們。有一次在監獄裏開會佈道時,這獄卒也來赴會,聽道後就大受靈感悔改認罪,即在這天領洗歸主,過了三天,他竟然引了四十獄卒歸主。以上所說的都是有初時的愛,能夠高舉基督的。

(三)有初時的愛就是不願使聖靈懷憂的

保羅到以弗所傳講基督,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在那裏尊大,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家人面前焚燒,他們計算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他們知道要與魔鬼脫離關係,這是令聖靈喜悅的,我們有初時的愛,就像一本活的聖經一樣,世人是不會找聖經看的,倘若我們仍有初時的愛,便能夠活活地把聖經的道理行出來,別人就因我而識主,以致得救;倘若我行魔之行,別人必因我而傾跌,聖靈因我而憂傷,你看以弗所的信徒,他們將所有令聖靈懷憂的書籍焚燒淨盡,這就是他們的初愛了。

(四)有初時的愛就是能夠犧牲為主的

我們讀經知道五旬節的教會有欠缺否?高麗的教會得了奮興之後,有欠缺否?從前在北印度有一位信徒,有數百銀,不信銀行暗埋土中,從此心裏常常為着這些土中的銀掛念擔憂,埋了數天,更恐怕他人偷竊,屢屢半夜起來遷移所埋的銀,另埋他處,一連幾個月都是這樣的在夜半中勞苦。有一次開大奮興會的時候,他就得了聖靈之感,立刻掘出所埋的銀盡獻歸主,教會司庫請問存記何人捐款,他就說不用書名,書則辱我極甚,祇書收銀若干便妥,這位信徒從此得回他初時的愛了。我們若有初時的愛,也能夠這樣為主犧牲的。有一次我在山東開奮興會,有一位會吏受了感動,情願將四個兒子全獻給主,求主接納為傳道人,這個會吏的初愛就復原了,倘若我們初時的愛復回,不單能夠捨棄一切歸主,並且生命也可全獻歸主的,我有一次由滿洲回到北京來,有一會堂請我說滿洲的奮興情形,時有一中學女生,禱告說:感謝主把靈恩降下滿洲,求天父把靈恩降下此城,因為人民之心好像往日滿洲人心那樣乾旱……」我聽了她的禱告,心裏很受感動,看他的面貌好像天使一般,因為她充滿了聖靈。再遲十個月那堂又請我到那裏講道,我講道之時覺得會中有阻礙,後來我問該堂的牧者,他說是會吏不喜歡你來,因為你喜歡人悔改認罪,所以他們不獨自己不來,連別人也要攔阻他,因為庚子年當皇帝逃走的時候,這些會吏們快快入到宮裏去偷了許多財寶。我到堂講道之時,那皇帝經已回到宮裏,他們以為認罪必為皇帝知悉而生命難保,所以他們的心仍是剛硬着。到了奮興會最後那一晚,我又請會中的兄弟姊妹懇切的禱告天父,但是禱告總無效力,我心很是憂愁,恰巧那位中學女生又開聲流着淚禱告說:「父呀!我知道我會的領袖和教友,又知阻擋此次奮興會而不肯使你旨意成就者是誰;父呀!你是否要得着一個犧牲,然後奮興我們的教會嗎?若然是的,我願意作這個犧牲,若有益於你的教會我願主塗抹我的名落地獄,這個犧牲能夠除去教會的阻礙,我甘心樂意的犧牲獻給主。」這就是這位女學生初愛的犧牲了。初時的教會,總是滿有初時的愛的,我記得庚子年的時候,在直隸省有父子二人,為拳匪捉去,後來對他們說,若不肯拜菩薩,則生埋土中。他們說:耶穌為我捨命,我亦不怕死,為耶穌捨命。那些匪徒就把他生埋土中,其子年方十四,亦同埋在父旁痛哭流涕,匪就對子說,你肯拜菩薩就釋放你。那小子說,我決不違背所信的道,寧與父同死,同得的賞賜。匪就大罵他說:番鬼第二也有此膽志,乃掘坭埋及兩父子的口說,快快悔改,不然,一刻鐘便要死了,他們說,死也不悔。這就是有了初時之愛,甘心樂意為主的犧牲,我們有沒有這樣的犧牲呢?你的初愛是不是離棄了呢?聖經記着說:「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裏墮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若你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裏,把你的燈臺從原處挪去。」(啟二之五節)這話是「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耶穌向以弗所教會所說的,也是向着今日廣州的教會來說的,願「離棄起初的愛心之教會」快快悔改,從墮落的地方起來,免得主臨到你那裏,把你的燈臺從原處挪去,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