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六、有效力的禱告

古約翰

經文  雅各五章十三至十八節

今晚的題目就是「有效力的禱告,有效力的禱告,上帝的子民也曾禱告過:先知以利亞的禱告,也曾得了很大的功效,從前以色列人忘記他們的上帝去拜那異邦的巴力,上帝藉着這位先知挽回許多背逆的百姓,同被擄去巴比倫的但以理亦曾得着禱告的功效,得上帝依期釋放以色列人歸回故土;當日使徒從橄欖山回到耶路撒冷時的禱告也有這樣的大效,得着聖靈降臨奮興教會,內地會的創始者戴德生也同得着這禱告的實效,現在已有一千西牧,在華傳揚主道,並有數千華人牧者及傳道人同作主工,這個教會每人的需要,全是靠賴天父供給的,在歐戰期間,美國的加拿大雖是用了許多錢財去作戰費,但內地會未曾有所缺乏,這內地會就是給我們一個憑證,證明他們的禱告是有效的。

(一)有效的禱告,須要合上帝的旨意。在五旬節有一百二十人同心合意,憑着應許來禱告上帝,因為先知約珥曾預言說:「上帝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所以使徒們憑着這應許來禱告,後來彼得也為着這應許來作證。我們能夠按照主的應許來禱告,便是合乎神的意旨而得神的答允。當主耶穌未升天的時候,門徒問及復興以色列國的事,主答他們說:「父憑着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知道的,但聖靈降臨你們身上你就必得着能力……」所以他們就執着這個應許在所住的樓房一心禱告主,主就把屬靈的恩雨下降他們的身上,為主名成就大工。高麗一八零七年的大奮興,是由合神旨的禱告而成的,因為當日那地的美英的牧者在高麗的京城會議時,恰巧有一位美國人由印度來將印度教會奮興的情形報會眾說:「印度此次之得大奮興實由美國有多位信徒代禱的能力,使兩月間得有六千人得救……」各人聽聞這個消息,心裏很是羞愧,因為高麗從來未有這個大工,於是有二十位西國的牧者興起說,印度教會既然得了主的奮興,高麗教會當然也得着主的奮興,他們既然有了這個信和切望,就定了一定的時間,日日為高麗得着大奮興來懇懇切切的禱告主,經過四個多月的工夫,聖靈就充滿了高麗的教會,一切工作就大勝從前了,在兩個月當中,得有二千人歸信主的道理,一年中有五萬人離棄偶像歸入基督名下。高麗的信徒執着上帝曾賜靈恩給印度教會來做應許禱告主,便得了聖靈的大奮興。

在廣州曾有這樣的大奮興否?兩個月中曾有二千人歸主否?廣東一省的人民,多過高麗全國,你想上帝愛廣東人多過愛高麗人麼?主願意把聖靈充滿我儕如高麗一樣,我們當有禱告的重擔,不單為本國教會禱告主,更當為他人為別國來禱告主,五旬節時的使徙得了聖靈便有代禱的重擔在心,為萬國來禱告。從前英國曾有一次很大的奮興會,兩月中有七萬人得救,從此這地方就有多人有禱告之重擔來為各國各地的教會來禱告主,各地的教會就因而奮興了。你切望廣東教會得着大奮興,當先負起代禱的重責。

(二)有效的禱告須要獨自與上帝交易清楚。禱告有效的人就是與神沒有隔膜的人,以利亞和但以理是個與神無隔膜的人,所以他們的禱告,得着了很大的功效。在五旬節中的一百二十人,個個是與神無隔膜的,所以他們就豐豐富富得了主的恩賜。今晚是培靈會的第六晚,倘若第一晚人與神交易清楚,聖靈早已丕顯在我們中間了,今晚是第六晚,聖靈尚未顯見在人心作工,這緣故,就是人與神仍未交易清楚。我曾與主交易清楚,從前在河南彰州與一位西國牧師失和,這次失和本來是那位牧者不合,但人有錯,每每推諉他人,這是人的常情,我們若與人不和而有所紛爭,自己亦當分負一半「不着」的責,不可完全諉過他人,有不和即當認罪。那時我正要往各處主理奮興會的講道,當我講道之時,聖靈的細聲責備我說:「你是偽善的人,你若與人不清楚,我必不與你同往。」我聽聞了這個警告後,心裏很是憂愁,因為聖靈不與我同工,就不會為主名成就甚麼了,但我的心仍是推諉,以為那位西國的牧者應當先來認錯,然後我與他和睦才是,誰知聖靈要我先去認錯,我說不是我錯,後去北京作工,頭一晚我主理祈禱會,聖靈的細聲又來責備我說:「你是偽善的,你未與兄弟和睦,不可作工。」那時要開會了,但是聖靈不斷地在我心擾我,於是唱詩之時心不安,禱告之時,也不曉怎樣禱告,後來講道的時候,聖靈又來責我,使我連講道也不會講了,我的口一面講,但我的心就一面戰爭,終底聖靈得勝了我,我就決心散會後即往與那位牧者認罪。我心一決,當晚的祈禱會中,看見一人在會中流淚,那夜我與神交易清楚,眾人之中多有流淚的,此後不但禱告有效,講道也有效了。所以我們應對神對人總要無虧負,無隔膜,主才用我們,主亦常常等候得着這樣的人,當以利亞的時候主要等用一人,就是以利亞這樣的一個人禱告,神就藉着這人的禱告,打破魔鬼的工作。深望中國有五百個像以利亞這樣的人,使中華早日歸主。在但以理的時候,上帝亦等候一人,後來得着但以理,藉他的禱告,使選民強敵的手下,釋放回去祖國。主耶穌升天之後,亦需一百二十個清楚的人,同心禱告,教會就得奮興。上帝今日亦需要廣東教會這樣的禱告人,來負起禱告的重責,你們願意做一個禱告的器皿任神使用麼?

神的旨意是要我們充滿聖靈,好作有效力的禱告。或有人說,我們不像以利亞為大先知,但聖經說以利亞是與人同性情,無有差別的,所不同之處,就是充滿主的聖靈,我們若然順服聖靈,聖靈就使用我們,我們的禱告就有大效。從前在愛爾蘭有個很軟弱的禱告器皿,這女子名安拿,她在學校六七個月,學ABC也學不成,醫生說她缺乏腦力,後來這個女子長大了一字不識,但她的靈仍然能夠感受聖靈而得救,她歸主之後,因不識字而禱告天父說:「天父呵!我不能讀你的書信(聖經)我是神之子女為何不能讀神的書呢?我不求主使我能讀別的書,獨求主使我能讀祢的書,我心就滿足了……」後來神就答應她的禱告,她的禱告總是有效的。她曾服事一位醫生,這醫生的廚房有一井,久已乾涸無水,遠處之井則有水,當日有一人問她說:「你的天父既然是應允人的所求的,何不請他命這個乾涸的井有水呢?」那位女子安拿就去禱告天父說:「亞爸呵!求祢令這個井有水,免得這人不信你而致落地獄。」那個人第二天早晨去取水,就見乾涸的井竟然有水了。她的禱告真是有效的禱告了。

主甚是喜歡我們進入他的禱告學校,我禱告無效是主不答允麼?或者是我有阻礙呢?彼得不認主他的禱告無效了;羅得往所多嗎戀慕貨財,他的禱告無效了;老底嘉的教會,雖自誇其富厚,但是禱告無效了;我們也是不冷不熱的,怎能得禱告的大效呢?我們要知禱告,是最重要的,主的門徒無別的可靠,惟可靠的是主。英國的莫勒先生,曾設立一間孤兒院,內有孤兒二千,理事的人員有一百五十個,全院共計二千一百五十人,每年皆無別的款支給,每日的需要,全賴上帝供養,一切皆由莫先生禱告天父而得,今晚食罷,明日不知怎樣了,但莫先生積數十年的經驗,從無一日有欠缺的,因為他的禱告是有效的禱告。禱告是有價值的,我們若知道禱告的價值,就會負責代他人禱告了,我們已先得着主的拯救,主願意我們引導他人得救,所以他人下了陰間,實是我們的責任,代人禱告的工夫,是不是可以輕看的呢?馬丁路得每日的工作很忙,他用兩個鐘頭的時間來禱告,工作加多,祈禱的時間同時加多。莫勒先生已得過五萬次有效的禱告,我們有懇切的心,來禱告天父,他必為我們成全的,我們人人皆有禱告的責任,停止祈禱是阻礙聖靈的工作,我們有祈禱的能力而不用他,難免主會向我們懲責。我一人肯代他人祈禱,他人又肯代他人祈禱,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多人願負禱告的責,必有多人因此得救,多人肯代教會禱告必有許多教會因而奮興了。人的靈魂下獄是我的責,無靈由我引導而歸主,空手見父,是我們莫大的恥辱。以色列人不乘時機來榮耀主,至終大受主的責備,猶太國,地位居中,主甚願他廣傳救恩於萬國,但猶太人終如無花果樹之因無果而見詛,奪其恩而施之異邦。我們今日白白得受主的恩典,應該白白的施與別人,使多人得救,歸榮我們在天之父,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