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主耶穌在橄欖山升天

陳崇桂牧師

路加廿四章五十至五十三節

讓我們用想像到猶太國去遊歷:從香港坐船三天到星加坡,再三天到印度,七天到亞拉伯,一天到紅海。我由紅海到埃及,以色列人由埃及過紅海到迦南,要四十年,我由埃及過紅海是坐輪船。然後坐火車過曠野,沿途多砂多灰,火車窗子關閉著,沉悶得很。火車走一夜,我不能睡,天亮,車停了,因為已到了猶太。下車就是非利士地方,我用手摸摸地上的青草,覺得很寶貝,因為幾十年讀聖經,今天才親自來到。心裏的快樂說不出來。

火車往前走,由希伯倫北上,由耶路撒冷繞山到城外,就停車了。我們是赴會的,有人來招待。我們坐汽車上橄欖山。看見大馬色在城北,橄欖山不很高,汽車慢慢上山頂,不久車停了。他們說:這就是橄欖山了。

我腳踏山上,想念主耶穌在這個山升天。記得祂升天的遺囑說:「你們要往普天下去傳福音,叫萬民作我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腳踏那山上,真是覺得面對見主。幾十年讀新約,有時容易想到書中所記,惟是腳站在那裏,更覺與主同在。可是,在我心裏抱愧,不敢見主。想念中國四萬萬五千萬人民,大多數沒有聽聞福音,我慚愧因未能以福音傳遍中國。

下車,人招待我們進帳棚,進去看見很多人睡了。我覺得來這裏不容易,我捨不得睡,我一個人出去遊行,看見一個禮拜堂,上面有十字架。有一個院子,我進去不見人,看見旁邊有一個亭子,我好奇,所以進去看看是甚麼亭,亭中有石碑,碑上有圖畫,畫著主耶穌升天,所刻的字是英文說:這是主耶穌升天的地方。啊!我心的感覺不能形容。

我進那禮拜堂,堂的名字是「加利利人堂」。主升天的時候,眾門徒定睛望天。忽然有兩個人,身穿白衣,向他們顯現,說:「加利利人啊……」。所以建立那堂名叫加利利人堂。堂裏面牆壁上有各國的文字載主升天所說的話。希奇!幾國文學之中有中文。寫得很清楚。

我在那裏住了兩個禮拜,每天在山上到處走。今天默想主耶穌,在山上升天的時候的遺囑。是對著十一個門徒說的。他們是漁夫,是稅吏,沒有才學,沒有地位,主耶穌自己也不過是一個木匠。但是祂命令人到普天之下,叫萬民作祂的門徒。祂說天上地下的權柄都在祂的手裏。你看見這個情形豈不好笑?祂差十一個門徒到普天下去,他們一個人也沒有出過國,怎能到普天下去?那不是笑話?但是主耶穌的話實在是應驗了。福音實在傳到天下了。那次大會我們有五十二個代表,是各國的代表,五十幾種言語,禮拜唱詩各人用自己國的文字唱,音調是一樣的。天下各國的基督教一同開這個會,那就證實主說:「天上地下的權柄,都交在我手了。」正是因為主手掌管一切權柄,才有權命令門徒往普天下傳福音,只因祂與門徒同在,所以門徒能到各國去傳。

一個英國人到非洲傳道,那裏的地方沒有開化,沒有電報,交通很難,幾年沒有他的音信,一個人冒險去找他,經過多少危險把他找到了。看見他在那裏傳道,他就是李大衛啊。那冒險找他的那人對他說:「全國人都關心你,派我來找你,你現在回國去吧,有名有利等候你,很多人等候你。」李大衛說:「我照主的遺囑來傳福音」。那人本來不信神,不禱告的。但是他看見李大衛,就受很大的感動。他說李大衛頭上很像有一條電線通到天上,天上的權柄也通到他身上,雖然家人國人多年與他斷絕交通,但是他如同常與天上通信。他說:「我要遵行主的遺囑,非洲野人我也要叫他作主的門徒」。那人問:「你不怕野人嗎?你與英國斷絕交通你怎樣生活」?他說:「主與我同在」,君子說話一句,算一句。主耶穌是君子,祂說:「我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從那時到現在,多少人遵主遺囑,出外傳福音。有人說:只要主的遺囑頭一句是真的──「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你相信這句話是真的嗎?只要這句話是真的,那末世上只有一件事值得去做。──遵主命令去傳福音。到普天下去傳福音,你有份麼?向中國代傳福音你有份嗎?中國四川,甘肅,陝西,西康,西藏一帶的人,沒有聽聞福音,你們有代他們禱告嗎?你們禱告求甚麼呢?「求神保護我,保佑我的妻,和我的兒女們,沒有別的了」。很多人沒有聽過福音,你為他們作甚麼事?你肯用時間為他們禱告,並在金錢上幫忙他們嗎?

天上地下的權都在主的手。世上一切的進行,軍政學界商界一切權柄的運用都是要達到一個目的──福音傳到普天下,各人應當把自己加入其中。不要以為這是別人的事,你得救,得存留世上,惟一的目的,叫你傳福音。

第二個遺囑。是使徒行傳一章八節。「但聖靈降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聖靈降在人身上,就有能力可以實行第一遺囑。現在有兩個極端:有些人傳道不靠聖靈;有人追求聖靈而不傳道。專求異象方言,不求能力以傳道。兩個遺囑是相輔而行的。人若實行,福音早已傳遍天下了。

主在橄欖山上舉手祝福而後升上。祂被釘的手舉起來祝福人,祂給門徒很好的印象。難怪門徒那樣快樂。平常人以生離死別為悲傷,保羅與以弗所人離別跪下而哭!主耶穌那樣離別;眾人很歡喜快樂,因為知道身雖離別,心靈卻常同在。

主升天的意義:第一,是得勝回家。三十三年前,耶穌離天降世,很大犧牲,受苦受貧,被釘而死,但不是失敗而是得勝:勝罪,勝死,勝魔鬼,現在復活而升天,是得勝回家。天上天使崇拜祂,天上聖徒也崇拜祂。祂曾死,現在復活,各族各國各方各民被祂的寶血救贖而永遠崇拜祂。

第二,主升天是戰勝地心吸力。東西受地的吸力而跌下;人在世被地心吸住而不能升天。主勝過地心吸力而升上。保羅寫歌羅西書說:「我們與主同復活同升天。」心在天上所以思念上面的事。「追求天上的事」,主在天上,我們心愛祂,向慕祂。信徒有兩種:一種是被地上吸力所掌管:世情,風俗,時髦,將他們往下拉,雖是信徒,但是屬乎肉體。有些信徒與主復活升天,保羅說:「世界看我是釘在十字架的。」他心裏追求天上的事。世界與世情都要過去,惟獨遵行神的旨意永遠常存。那樣就像主升天而勝過地心吸力啊?

第三,主升天,升得高,望得遠。人坐井觀天,天很小。不是天小,是眼光短小。我們人常犯這個毛病,患近視,只見目前,金錢,榮耀,世界。看不遠是因甚麼緣故?因不升高。上山看得遠,飛機看下來房屋很小,人只一點子,江河像小溝,升高見遠,和主一同升高,改變我們的近視,使我們看世界是離遠,看神是很近。

主升天,因為不要住在世上,若是祂不升天,祂要住在那裏?英國人請祂住在英國,美國人求祂住在美國,各國都求祂來住。香港人求祂住在香港,我要主到重慶去住,祂要住在那一家?浸信會說主來住在我們浸信會,伯特利和播道會爭求主住在他們那裏,朱永康先生和林子豐先生爭求主住在他們家中。林子豐先生父子爭請主住在他房裏。但是主升天藉著祂的靈與每一個人同在,可在英國,同時可在各國。可以在浸信會同時也可以在伯特利。我們有權利與主同在一起,有權利迎接主進心裏。神升天聖靈降臨,祂不升天聖靈就不來。靈是無形無體運行在人心裏。

末後,我們思想那兩個人在主升天之後向眾人顯現,對他們說:「加利利人啊」。那兩人是誰?他們不是天使,也許是摩西以利亞。他們說:「你們為甚麼站著而望天?……」現在不是站著望天的時候。

有三個時代:第一是已過去的時代:主耶穌降生,釘死,復活那是已過的時代。第二是現在,主已復活坐在神的右邊。第三是將來主要再來。祂帶著身體去,也帶著身體再來。原文說祂升天不是升上,是幕遮蓋祂。祂再來不是降下,乃是顯現。如同演戲開幕,顯露在人面前。確確實實主必定再來,但是現在我們不要站著而望天。那兩個人說為甚麼你們站著望天呢?那末應當作甚麼事?第一要同心合意禱告十天。第二接受聖靈充滿。第三得聖靈之後傳福音到普天之下。彼得,雅各,約翰,各處去傳,今天也是這樣,將來主必再來。

請問你對於主升天的遺囑怎樣?你每天是不是直接間接去傳福音?作醫生,作教員,都可以間接為主作工。不只本處本地,國內國外,很多人沒有聽聞福音。照現在的情形看,主必快來,你我怎樣交賬?請問你怎樣用你的光陰,才幹,金錢,來事奉主?今天思想主升天,自問對主最後的吩咐怎樣實行?

我們禱告:

主啊!我真抱愧,你升天時所吩咐的,我們還沒有盡力遵行,全世上最多人沒有聽聞福音的,就是中國。一般信徒覺得快樂是因為自己已經得救。主啊!幫助我們不要忘記許多人,許多地方,許多同胞,未聞福音。主啊!選召我們將你的福音傳揚。一切都是你所託付,金錢才幹光陰是主所交付的,一天要與主算賬,很慚愧啊。求你幫助我們早日覺悟,特別是年輕的男女們,要及早把一切奉上,年老的人虛度光陰,現在趕快贖回。神啊,求你親自對我們說話,以主的遺囑,深刻在我們心中。奉主耶穌的聖名,亞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