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深識主

程文熙

各位,以色列人歸神後還有什麼事當做呢?有麼,有什麼呢?歸不過如屋有基礎。所以既歸耶和華,跟著就務要認識耶和華。歸是即刻可能的事,如浪子離家所去的路則甚長,惟是歸家的路則甚短;故歸主的事甚易,時亦甚短;惟是歸後則時甚長,這因要『生於其前』。生於其前學什麼呢?就是學認識主。這認識神的認識,是須竭力追求的。惟惜以色列人最大的蔽病是不識耶和華!或說,『他們是神的選民,識怎樣拜神,與異邦人不同,為什麼說他們不識耶和華呢?』這話我可回答說,『他們對於神的認識,是在識與不識間;因為他們雖識怎樣拜神,如以賽亞書一章所說,但他們實在不識神。故何西阿四章一節說:『以色列人哪,你們當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與這地的居民爭辨,因這地上無誠實,無良善,無人認識上帝。』這裏看來,可知以色列人雖有種種儀式,但這些儀式不是認識神的證據。又何西阿五章四節說:『他們所行的使他們不能歸向上帝,因有淫心在他們裏面,他們也不認識耶和華。』這樣看來,可知以色列人一方拜神,一方又拜巴力。他們的心已經向神不貞,因此不能認識神。主說:『我喜愛認識上帝,勝於燔祭。』我們知神固然是喜愛祭祀,但因這樣有口無心的以色列人,神就不願他們來獻祭了。神在以賽亞一章三節責備以色列人說:『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我的民卻不留意。』在這話想來,就可知以色列人比牛驢還不及呢!

各位,你我若把現在的教會,和這裏所說的以色列人比較一下,就知我們的教會,和昔日以色列人有許多相同的處呢!經說:『以利二子不識耶和華。』這以利的二子為親近神的祭司,常入聖所服事神。然他們雖常親近神,惟是他們卻不識神。或以為此二人不識神是例外的,因為他們是惡人。這樣說麼,待我在舊約中找一好人,這人就是約伯,他怎樣說呢?他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今親眼看見你。』由此可知,前的約伯也算是識神的,惟前後的識大有分別。他是好人,為人所重。他從前也以為已是深識主的;豈知『風聞』不是深識,惟今親眼看見神,這『親眼』才是深識。又如以賽亞,當他未得啟示前也本是一聖潔的先知;但他得啟示後,就說,『禍哉,我滅亡了,因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人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由此可見他未得啟示前對神是淺識,惟見後則深識。又主耶穌在世時曾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惜那時的人雖常常跟隨主,惟不識主;或以為是施洗約翰;或以為是以利亞;或以為是耶利米;或以為是先知裏的一位。他們這樣的說,就可知他們是料想,不是深識。這樣的料想,不能滿足主的心。故主又說,『你們說我是誰?』那時西門彼得就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阿!惟有彼得能識主;惟有彼得的答話,才能滿足主心。各位,彼得為甚麼能識主呢?彼得也是猶太人;且是沒有學問的小民;為何他能識人所不能的呢?你若問尼哥底母,他會答你說,『主是天來的教師。』各位,彼得對主的認識,能夠勝過其他的人,這就因他得天父的指示。主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

我想你若問昔日的人識不識主,他們必會答說識。故你們若問拿撒勒人,他們必答說,『他是木匠之子;』若問主之弟弟,他亦必答說,『他是我的哥哥。』試問他們都說識主,到底你信他們識主否?我信他不識。因為我們讀到約翰七章,就知到主之弟兄怎樣的不信服主。讀到馬太十三章,就知拿撒勒人怎樣的厭棄主。呵!他們所謂識主,不過是識他是狂人,常人而已,其實他們全不識主。說到這裏,也許有人問說,為何主之同胞與兄弟反不識主?這話的答說,就是因他們未得天父之指示。今再說到與主同食,同行,同居三年半之門生,他們都是不識主的。有次腓力對主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他說這話,就證明他是不識主的。故主回答他說,『腓力,我和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麼!人看了我,就是看見了天父;你怎樣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你看,他們與主同在這麼長久,還是不識主;無怪今日教會中許多信耶穌的人不識耶穌!所以我們要深識主,就要求得更深更切的啟示。保羅在加拉太一章十六節說:『上帝樂意把他的兒子啟示在我心裏,』這心裏的啟示,就是更深更切的啟示。查當時彼得在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雖認識主是基督,是活上帝的兒子。但他後來在大祭司的園裏,卻三次不認主。這是什麼呢?就因為他還未得上帝把主啟示在他的心裏。今我們可由彼得而想到今日的信徒,我以為今日信徒對於認識主的程度實有分別。最可惜的,就是在深識主的地位沒有多人!各位,你識主的程度怎樣呢?你深識主還是淺識主?或在識與不識之間呢?你勿以為我是牧師,傳道,職員是一生事主的人。但你我要知,這些不是識主的保證。我們且看浪子的哥哥,由他就可得一個忠心事主的人,未必就是識主的人的教訓。聖經紀著,『浪子的哥哥怪怨父親說,「我服事你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各位,他這樣怨父厚弟薄己,這樣的怨,該不該呢?定然不該。故他的父親回答他說,『兒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說到這裏,請各位想想,浪子的哥哥,識他的父親否?忠心事他的父親否?我們倘若細想一下,就知他是一個忠心事父而不識父的人。各位,你雖然一生忠心事主,但到底你識主否?我恐怕你的答話是識,而不是深識。若問你願不願深識,我知你必說願。你願識麼?那末那識主的代價,不知你願不願繳納?保羅說:『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各位,你要識主,就不免要將萬事當作有損的;此『損』就是識主的代價。各位,你若深識主,就很容易為主的名到天涯海角去傳道。保羅所以能為主名受如此多苦,就因為他深識主。

主說:『識人子者是永生』,故信徒最要的,是深識主。所以我們務要深識主;既深識主,就務要盡歸於主,恆生於主前,而完全順服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