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以馬忤路上的兩個門徒

王載

經文 路加廿四章十三至卅五節

今天所講的題目,是以馬忤路上的兩個門徒。這兩個門徒一個名叫革流巴,一個是不知名的。他們都從耶路撒冷到以馬忤,後由以巴忤回到耶路撒冷。他們早上的光景,和晚上的光景大大不同。因為在早上則臉上帶著愁容,垂頭喪氣;惟晚上的臉則充滿了喜樂,真是『眉飛色舞』啊!他們在一日之中,心有這麼大的改變,是為什麼呢?關於他們的心改變的經過,這是值得我們研究的事,因為這事對於我們有甚大的訓益;所以今天所要研究的,就是這兩個門徒的心改變的經過。茲將他們的心改變的經過及其原因分論如下:

(一)憂愁的心

聖經紀著他們兩人向以馬忤去的時候,主與他們同行;但他們因眼睛迷糊,就不認識主,反以主是在耶路撒冷作客的人;那知同行的就是從墓墳裏復活起來的主。他們既不知有主同在,所以他們心裏不能不憂愁!今後此兩門徒的心及經驗,就可以看出各信徒的心及經驗;這經驗的第一步就是心裏憂愁。在路加廿四章至十七節紀著,『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走路彼此談論的是什麼事呢?他們就站住,臉上帶著愁容。』在這裏可想見他們當日不單臉上帶著愁容,而且所談論也是灰心喪氣的話。試想這兩門徒為何不識復活的主呢?又為何不信主的復活呢?唉!我想多少神的兒女,都是這樣!多少主的工人,都是講灰心喪氣的話!所以這樣的工人,彼此所談論的,就是甲講甲苦,乙講乙愁。可惜這樣的人,不知仰望那位復活榮耀的主!要知我們的信心,就是在復活榮耀的主處,惟惜許多信徒還不知!

我還記得海軍裏有一禁例,就是凡在海軍裏的人,都不能談及在海軍所得的苦,及離家所生的愁。為何不許談及這些愁苦呢?這就是為恐怕發生惡影響,叫聽聞的同事手軟心灰。然可惜在教會中有了許多只曉得論及一已灰心的事,及一已難處的人,卻少有曉得仰望主而勝過一切苦難的信徒!記得約伯當受試煉的時候,他的妻子就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麼?你棄掉上帝死了罷!』那時約伯有一見證的話說,『唉,難道我們從上帝手裏得福,不也受禍麼。』由此話想來,可知約伯知神是生活的神。今我們若知主是活的,就必能勝過一切苦難和環境。馬丁路得當受難時,他說,『我知主是活的!』他既有這樣的知,故能站立得穩。所以我們當深信主已復活,且勝過死亡,和魔鬼。這位復活的主,就是教會的大盼望。

說到復活的道,則為其他宗教所無。今我們所信的主,是復活的主。故我們與人辯論時,口頭也許會失敗;但我們的心則總不會失敗,這因深知所信的復是主活的主。在路加廿四章一節載著說,『七日的頭一日,黎明的時候,那些婦女帶著所預備的香料,來到墳墓前。』試想這裏所說的婦人,為什麼帶著香料到墳墓前呢?豈不是為著膏主的屍體麼?那知墳墓是空的,她們實在不知主已經復活了。主既已復活,那些膏屍體的香料還有什麼用處呢?

你想,死的耶穌,就要用香料來膏他;可是他復活了,他就反把喜樂,和聖靈來膏我們,且為我們作了多事。你看,死的主,和活的主是有何等大的分別啊!

這兩個門徒心裏憂愁,就因為他們以為主是死的。何等可惜,那位復活的主在他們的傍邊,他們還不知道!今望各位的心目大開,得見那生活的主坐在神的右邊。不知今早在這裏有那人是臉上帶著愁容,心裏負著重擔,口裏談灰心的話的人。願這樣的人,知主是生活的主。你若知主是生活的,且仰望他,那末,你的憂愁就立刻要消散了。這好比方北方的雪,是掃不盡的;惟是太陽一出,雪就完全的消化為水了。

(二)遲鈍的心

在路加二十四章二十五節紀著,『耶穌對他們說,無知的人哪,先知所說一切的話,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這『無知的人哪』的話,是主責備這兩個門徒的話。因為他們對主說,『我們中間有幾個婦女使我們驚奇,她們清早到了墳墓那裏;不見他的身體,就回來告訴我們說,看見了天使顯現,說他活了。又有我們的幾個人,往墳墓那裏去,所遇見的,正如婦女們所說的,只是沒有看見他。』啊,你看他們聽見了人的見證,還是不相信!當主在未被釘十架前,常說,『人子要被害,但第三日要復活』的話,可惜他們對這些話忘記了!他們雖然聽聞主的話,但他們仍是憂愁;雖然有先知的話,但他們仍是憂愁。他們信得太遲鈍了,故不免受主責備。

敢問各位的光景,是否也是如此?你們聽見了許多聖經,但是你們對於聖經是全信呢,還是信一半呢?今說主是生活的,你信否?我們都知惟有那生活的主,才能吸引萬人歸他;亦惟有生活的主,才值得信他;所以教會必須把那位生活的主告訴人。

從前一個傳道人,當他講道的時候,就每每叫聽道的人睡覺;因此他的心就非常憂愁。一次會見了一位做戲的人,他就問說,『為甚麼你能夠叫那些要睡覺的人也不睡覺;惟我只講三十分鐘,就使那些不要睡覺的人也睡覺起來?』那人答他說,『這就因為我把那些死的講到生,假的做到真;惟你卻與我相,反把生的講到死,把真的講到假。』

啊,各位,盼望你我把活的告訴人,惟不要把活的主講到死!更盼望你我不要信心遲鈍,像這兩個門徒一樣,致受主的責備。

各位,『主快再來』的話,你信否?我想教會若得多人相信這應許,就不會到了這個冷淡的光景!這因為信主快再來的,就必快快到世人面前而為主作證了。所以教會沒有生氣,原因就在信徒對于主的話信得太遲鈍。如這兩個門徒,得了報告還是不信,故對于那最好的信息也不接受了!想世人大都是這樣的,故對于好信息則不信,惟那壞的就快快接受。因此他們對于主的死就信,惟對于主的復活就不信了!不獨今時的人是如此,就是古時的人也是如此,這真是一可浩嘆的事!如雅各一聞他的兒子約瑟被惡獸喫了的假信息,就信以為真,查也不查一下。惟後來告訴他說,『約瑟還在,並且作埃及全地的宰相的真話,反不相信。所以你我告訴人說,『人是神所創造的』就不相信;若說,『人是從猿猴演進的』就連連稱是。又你我告訴人說,『人是有靈的』就不相信;若說,『人死如狗,一死就完結了』就以為有理,有理;若說,『信耶穌的人得天堂』就說是迷信,迷信。真可惜,人們對於真理則難於接受,惟魔鬼的謊言則快快容納。這裏所說的兩個門徒,也是這樣的人,故對于主的復活就信得遲鈍。今望各位都得一堅固的信心向著復活的榮耀主。

(三)火熱的心

在路加二十四章三十二節紀著這個門徒彼此說,『在路上,他和我們說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豈不是火熱麼?』我們試想,為什麼他們一得主講解聖經,就心裏火熱起來呢?原來因他們一明了聖經,主的言語就存在他們心裏,故心裏火熱起來。今我們在這裏講解聖經,目的就想各人心裏火熱。我知世上無一物能夠使人心裏火熱,只有把不信的心轉為相信的心,且接受主的言語。故耶利米說『主言如火。』今我們要心裏火熱,就只有將主言安放在心裏。

但願各位都具火熱的心服事主。聖經說:『殷勤不可懶惰;要心裏火熱,常常服事主。』既是這樣,我們豈不當省察自己的心,是火熱的還是不冷不熱的麼?若省察得我們是不冷不熱,那就要知主怎樣的對付我們。請聽主說:『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可惜今日教會中許多這樣不生不死,不冷不熱的人!這樣的人,就是教會最危險的分子,因為許多試探要臨他處。這好比一個茶壺,若是貯著溫水,那就招引了許多蒼蠅圍著;惟若貯的是滾水,壺身就非常的熱,無一能立足其上。他怕甚麼呢?豈不是怕熱麼。各位,你的心若火熱的服事主,就定然沒有空暇來怨恨他人,或是批評他人了。你若以主事為念,而被聖靈充滿,那魔鬼就不能在你的心裏有立足之地了。

總之,火熱的心,是由相信主言來的。各位,你若不信聖經,不信主是生活的,就比眾人更可憐!保羅說:『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裏。就是在基督裏睡了的人也減亡了!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

然而我們既知我們的信,是由聽來;聽由經來;所以我們要天天查經。若不查經,只靠此培靈會,是沒有用的;這因為會期終了,奮興也終了。又有些人在會期內則多多讀經,惟會期止了則跟著停止;此是危險的事,所以我們要當心。在寶貝的經中,有一節寶貝的經節,就是使徒行傳十七章十一節。這節經說:『這地方的人,賢於帖撒羅尼迦的人,甘心領受這道,天天考查聖經,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請問,這裏說在那時查考呢?豈不是『天天』麼?各位,你若天天查考,就必深覺易而有味。反之,久久才讀一讀,就必感覺無味而且難了。今願望各位都日日讀經,禱告,好使你們心裏火熱的服事主。

(四)滿溢的心

我們就聖經所紀的看來,就知他們得主講解聖經後,就因明白主已復活,而心裏火熱起來。幸他們不在火熱就止了步,且更進到滿溢的地步。當時他們與主坐席的時候,主就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遞給他們。他們的眼睛明亮了,就認出主來。這認識主,是最寶貝的事,故我們也要認識主。查他們在早上來以馬忤,本是行了許多里路,但因見了主,雖是疲乏,及在晚上,也就立身來再行二十五里路回到耶路撒冷。那時他們不獨忘了疲倦,且喜樂而行。你看,他們的心是如何的改變啊!

然他們回到耶路撒冷,不是為別的,只是為將主已復活的消息告訴別人;故他們一遇見十一個使徒,和他們的同人,第一句就是『主果然復活』的作證話,及後又將所經歷的事述說一遍。在此可見他們的心既滿溢;就不能隱藏,不能不說這最好的信息。望各位都有這滿溢的心,將主的事告訴別人,叫別人與己一同得福。

說到這裏,有一事為我們所當知的,就是他們怎能得這滿溢的心?原來就在乎主向他顯現。既是這樣,你我要得滿溢的心,也須謙卑主前,好使主有機會向己顯現。

總上所講的四個心,就是信徒的經驗。請各自察看自己的心是如何的光景?求主使各位都有最後那二個心,亞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