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靠主得勝

程文熙

經文 列王上五章三至四節

請問信徒在屬靈的戰爭中,為何多是失敗的呢?這無論是中國的或是外國的信徒,他們都是一樣的失敗!其中有些雖不是完全失敗,但失敗總是佔多而得勝卻少。為何如此呢?你如何回答呢?也許有答說,『他們失敗的原因在乎未得重生,和未得聖靈充滿。或雖得重生,但因他們仍像以色列人一樣的漂流曠野,卻不進迦南。』果全是因此麼?但我則以為信徒失敗的原因,就因他們不明主十架救贖的工作。當主在十架將逝世時,他就大聲的說,『成全了!』此三字含何意呢?所謂成全,是成七成,八成,九成就算是成全嗎?否。所謂成全,就是十足。然而主的救贖既是成全的,為何我們不成全的接受他為我們所備的恩,和所備的權能呢?這是主的錯,還是我們的錯呢?我們知主為我們所造之工,所打的仗,都是「完全」的。既是「完全」,那末我們就不能在「完全」上加多什麼?故主為我們所備的恩,我們只有完全的接受就是了。在列王上五章三至四節裏有兩句話為我們所當注意的,一是,『我父親大衛,四方爭戰;』一是,『今我四方平安。』請問各位,當所羅門執政時,國家太平否?在列王上四章回答我們說,『都喫喝快樂;』『四境盡都平安;』與及『安然居住。』故我們一讀以色列歷史,就知以色列最太平的時代,就是在所羅門執政時。然而我們試想,所羅門因何而能得此太平呢?或說所羅門性好和平,故能致之。但我們一考察事實,就知這話不確。因為大衛四方爭戰的戰事,才是太平的基礎。當大衛許願為神建殿時,神不許之;惟只命他向四方爭戰,直到戰勝一切才止。大衛怎能勝盡一切仇敵呢?在撒母耳後書八章紀著說:『大衛無論往那裏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我們從這節紀錄看來,可知大衛所以能勝盡一切仇敵,都因為耶和華與之同往。我們從以色列全部歷史看來,就知大衛之工作重在『戰』;所羅門之工作重在『建』。此『戰』與『建』,有密切的關係;因為先有勝盡一切仇敵的戰,然後才能有太平的日子來建造聖殿。

今我們從以上看來,就知所羅門之太平,是從大衛之『四方爭戰』而來。然我們若從信徒的生命看來,就知信徒之平安,是從主耶穌之『四方爭戰』而來。惟是主雖為人『四方爭戰』,成全了救贖的工作;但惜許多信徒心內還未完全得勝,使心內有『四方平安』。這樣可憐的信徒,不能說他完全沒有平安,不過只得一方,兩方的平安而已!更可憐的,就是那些口傳得勝的道的人,一方傳得勝的道,一方自己卻不平安。然而我們為什麼不能得勝呢?這就是因為我們不明主十架所成之工。十架之工有兩方面:一方是負罪與赦罪之工,此方面的工,是有形方面的工。另一方面是戰勝諸敵之工,此方面的工,是無形方面的工。前一方面是以十架為祭壇;後一方面是以十架為戰場。因為主不獨能負罪與赦罪,是能勝罪與勝魔。神在創世記三章十五節說:『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這句話中的『你』是指魔鬼;『後裔』是指耶穌。因主負世人之罪,故魔鬼得以傷主的腳跟;惟主則傷魔鬼的頭,故得勝屬乎主。

各位,主已為我們『四方爭戰』,勝盡一切仇敵了,為何我們中還有人不得『四方平安』呢?請你答我,你心有完全之平安否?當撒但來試探你時,你有從他否?你敗多還是勝多呢?呵!你原可得平安的,為何不得呢?我想你未得平安,就是因為你還未接納那位平安之君。平安之君是誰?就是主。請問主在你的心是否為王?若主在你心一角,你就只得一角的平安;各位,你願不願主作你全心的王?你願不願接受主完全之得勝而使你自己得『四方平安』?但幸惟有一位不跌倒的,這位是誰?就是主。在腓立比二章說:『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子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由此可知主是何等的謙卑!各位,今神有大工要人去做,你以為他找什麼樣的人呢?定然是找『自己卑微,存心順服』的人。故那些心高氣傲的工人,就難得主的大用。惟謙卑而服於神的大能手下的人,才得神的大用。不過你要當心,當神大用你的時候,切勿又心高氣傲起來。倘若那試探來到,就當仰望主,學效主的謙卑。若主在你心為王,你就必能謙卑像主。

末了,惟願你接受主的得勝而得勝一切!

凡從神生的,

就勝過世界;

使我們勝過世界的,

就是我們的信心。

約翰一書五章

Copyright Notice

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 Copyright©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