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在世最大之感力莫如信徒之聖行

程文熙

經文 創12/10,2 但6/1,1 母前12/1,5

我們若要立任聖職的人,須要立麼樣的人呢?在提摩太及提多等書告訴我們說,必須『無可指責,』這『無可指責,』就是選任聖職人的標準。故提摩太前書一章論監督當如何為人中有十餘件,其中祇一件論到善於教導;其餘都是論到品德。由此可知,立任聖職的人,最要的是品德,故『無可指責』是標準。然不獨任職人該當『無可指責,』就是信徒也該如此。故腓立比二章十四至十六節有說:『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上帝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從這裏看來,請問神把他的眾兒女放住這世代中,有甚麼目的呢?豈不是要他們照耀這世代麼?今神不為他的眾兒女另闢一地,卻任他們在這彎曲背謬的世代中豈沒有意義麼?或以為我們若要聖潔,而又想易為聖潔的人,就當如和尚一樣的入山惟恐不深。豈知此意與神的意卻大大的相反;因神只要他的兒女在彎曲背謬的世代中為聖潔的人,為像蓮一樣,出淤坭而不染的人。既是如此,我們該當如何呢?或以為我雖是神的兒女,但我既是商人,那就在這彎曲背謬的世代中,是不能不懷一些詭譎的;這些不得已的詭譎,也許得神的原情見諒。各位,你以為怎樣呢?你以為神也會見諒他的兒女詭譎麼?我以為斷斷不會!若是會,他就不囑咐他的兒女,要『無可指摘,誠實無偽,與及發光了。』然而品德不勝世,而又心懷詭譎的人,又那能發光呢?由此可知,品德是何等重要了!故聖經囑任聖職的人,必須『無可指摘。』我們都知惟有品德的人,才有感人之力,而叫彎曲背謬的世代中人受影響。故神的兒女有聖行,才能感人;此正如有明光,才能照耀人。若是沒有,那就必辱沒及神!

現在可研究亞伯蘭在埃及所為的事就可得一例證。今我們未讀創世記十章十至二十節前,可先讀一至三節;在這幾節經內有幾句為我們所當注意的,就是『我必賜福給你』『你也要叫別人得福,』和『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我們在這幾句看來,就知亞伯蘭是個何等有福的人,更是個與別人有何等重大關係的人。試思亞伯蘭本是一平常的人,但神卻選之為一非常重要的人,目的就是要他明光燭世,使萬族因他而得福。亞伯蘭得了神的應許後,因所在之地遭遇饑荒,就下伊及去,要在那裏暫居。請問伊及在萬國中否?這自然是在亞伯蘭既在伊及,就大有施福的機會了。故他在伊及時,本當『無可指摘,誠實無偽。』但是亞伯蘭到底如何呢?他有沒有發光呢?唉,他未到伊及前經已失了誠實!他對妻子撒萊說:我知道你是容貌俊美的婦人,伊及人看見你必說,這是他的妻子,他們就要殺我,卻叫你存活。求你說,你是我的妹子,使我因你得平安,我的命也因你存活。及至亞伯蘭和撒萊到了伊及,也許那些伊及婦人問撒萊說,『那與你同來的男子是你的丈夫否?』想那時撒萊會答說,『不!他是我的哥哥;』也許那些伊及男人會問亞伯蘭說,『那女子是你的妻否?』想亞伯蘭必答說,『不!他是我的妹妹。』自此以後他們住了許久,沒有人因撒萊而殺害亞伯蘭,果真『平安無事,』亞伯蘭以為這就是說大話的功效。誰知有一天早上,街上鳴鑼奏樂,到了亞伯蘭的門前就止住了,亞伯蘭就詫異起來,摸不著頭腦,當詫異間,忽然來了幾位伊及王的使者,捧著聘禮進來,那時亞伯蘭就知不好的事來了。各位,你以為亞伯蘭知不知他所得的是聘禮,所失的就是妻子呢?呵!他所得的雖是許多牛羊,駱駝,公驢,母驢,僕婢,但所失的卻是貴過這一切的妻子!試問把這些一切聘禮和撒萊放在天平裏,誰輕誰重呢?想那時亞伯蘭不高興祈禱了!那時必有人來恭喜亞伯蘭,亞伯蘭真是心中有苦口卻難言了。當時法老娶了撒萊後,耶和華因亞伯蘭妻子撒萊的緣故,降大災與法老和他全家。各位回想,神豈不是應許亞伯蘭叫萬族人都因他而得福麼?今呢,豈不是法老反因他而得禍麼?故法老就召了亞伯蘭來,責備他說,『你這向我作的是什麼事呢?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她是你的妻子呢?為什麼說,她是你的妹子,以致我把她取來要作我的妻子;現在你的妻子在這裏,可以帶她走罷!』各位,你想神的僕人要受事奉偶像的王責備,他本當責備人,反受人責備,這是何等深厚的羞恥呢!當時亞伯蘭的面目不知放在那裏!當時法老說完了這些話,就吩咐人將亞伯蘭和他妻子,並所有的都送走了。那時法老的歡送詞也許是,『你快走罷,連你所作證的真神,也一同快走罷!』唉!亞伯蘭在伊及作證真神,只因行為不好,連真神也因他而蒙羞恥,不為人所接納。今由亞伯蘭這次所作的事看來,可證實人若沒有聖行,就不獨不能感化他人,且辱沒及神。惟有聖行的人,就大不同了,我們且看撒母耳就知了。

在撒母耳前書十二章看來,就可見撒母耳的態度是何等光明!言語是等響亮!他站在民眾前宣告說:『我從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們前面行。我在這裏,你們要在耶和華和他受膏者面前,給我作見證,我奪過誰的牛?搶過誰的驢?欺負過誰?虐待過誰?從誰手裏受過賄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償還!』各位,這些話你能說否?當時民眾怎樣回答撒母耳呢?豈不是『你未曾欺負我們,虐待我們,也未曾從誰手裏受過什麼……嗎?』這些答話,在撒母耳聽來,真是貴過千萬金銀!我們若做完工作,會眾也如此對我們說,試想我們的心所得的安慰,是何等的大啊!當時撒母耳能對民眾說『你們在我手裏沒有找著什麼,』試問這話,你我能說否?你我的手能給向會眾看否?你我的手有沒有污?有沒有別人的物在手?呵,撒母耳如一不裂的好碗,叩之鏗鏗然;惟亞伯蘭則否,好像一破裂的碗,叩之則只有破裂聲。今我們既認識亞伯蘭,又認識撒母耳,最後我們可再認識但以理。

但以理是甚麼樣人呢?他有沒有可指摘的處呢?在但以理六章四節回答我們說,『那時總長和總督,尋找但以理誤國的把柄,為要參他,只是找不著他的錯誤過失,因他忠心辦事,毫無錯誤過失。』我們從『找不著』三字看來,就可知但以理是『無可指摘』的人了。想辦國事不易的,且又是在彎曲背謬的世代中,則更是不易;惟是但以理因有有強健的靈性和品德,故才能『無可指摘。』當時圖陷但以理的人,既不能在職務上找出把柄,就只有轉在奉神事上求把柄。我想許多人在主日則易為一聖潔的人,其餘六日則難了!惟但以理日日都是一樣,試問我們能否像他?這裏有四種碗:

(圖略)一是無裂的,叩之則鏗鏗然;這種碗可代表撒母耳但以理等類『無可指摘』的人。

二是微裂的,叩之則失卻鏗然之聲;這種可代表亞伯蘭這類有可指摘的人。

三是大裂的,叩之則只得大裂聲而已;這種可代表滿有可指摘的人。

四是破爛的,這種可代表猶大等類的人。

各位,你是那種的碗?你是『無可指摘』的人還是有可指摘的人?你我要知,有聖潔行為的人,才能表彰生命之道,而使歸慕。故中國教會有聖潔行為的信徒,才能使中國教會有希望,更使中國有希望。最後敢問,你有沒有聖潔的行為?

我願男人無忿怒,無爭論,

舉起聖潔的手,隨處禱告!

又願女人廉恥,自守,以正派衣裳為裝飾;

不以編髮,黃金,珍珠,和貴價的衣裳為裝飾;

只要有善行,這纔與自稱是敬上帝的女人相宜!

提摩太前二章

Copyright Notice

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 Copyright©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