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主向犯罪的大衛之態度

程文熙

經文 詩篇五十篇

大衛既犯罪而又以罪蓋罪,敢問你們若站在神的地位,對於這樣可惡的大衛,是否立刻動手懲罰他?你我也許會這樣的做,惟神則不然。你看大衛犯了罪後,豈不是一日過一日,一安息過一安息,總不見神有甚麼刑罰加在大衛的身上麼?所以大衛平安,拔士巴也平安,所生的子也平安。在這裏看來,似乎『天沒有眼;』似乎大衛是得神特別縱容的驕子。

然而神果真特別縱容大衛麼?我們且看聖經怎樣的紀載,忍耐的研究下去,就知神對大衛的態度是怎樣的了。現在且先引詩篇五十篇來研究,因為這裏所言的,與大衛犯罪的事有相同之處。

在詩篇五十篇廿一節說:『你行了這些事,我還閉口不言,』果然,大衛犯了罪,神沒有一句責言臨到大衛。在十八節說:『你見了盜賊,就樂意與他同夥又與行姦淫的人,一同有分。』請問大衛是不是賊,也許你們會回答他是王,但其實他是賊,是搶掠人妻的賊!又請問大衛是否與淫人結交?也許你會答他是聖潔的人,但其實他在這時是不聖潔的人了!然神見大衛如此,在表面看來似乎絕不干涉;其實神在靜中有一種工作,如廿一節末句所說,『其實我要責備你,將這些事擺在你眼前。』這裏所說的責備,就是聖靈在大衛的心靈裏所施的責備。由此想來,神不即時處理他,那是神的智慧;因為大衛在那時還未預備一個認罪的心,若即時懲責他,就叫他的心更剛硬。因此神就默默無言的過了一年。試想大衛在這一年中,他的心是怎樣的呢?我們要解答這話,可在詩篇卅二篇三節裏找出;因為這節經是大衛的心聲,故由這節經就可想見大衛的心。經說:『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在此可見神閉口大衛也閉口;但大衛雖沒有病,卻是唉哼。更可見人若不認罪,罪就如毒瘡在身內,叫人痛苦不已。又在詩篇卅二篇四節說:『黑夜白日,你手在我的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旱。』這節經,是說明『終日唉哼』的原因。說到這裏,請問神在大衛的身上,有沒有作工?在第四節看來,神豈不是不以口責,而卻以手壓大衛的心麼?各位你有沒有這樣的經歷?試問魔鬼壓人的壓,和聖靈壓人的壓,有沒有分別?有。因為我們都知魔鬼的壓只是叫人絕望;惟聖靈的壓才是叫人有望。然神不即以口責大衛,卻把他的罪擺在他的眼前;於是大衛無論在何處都看見自己的罪,就是在夢中也看見了。神如此懲罰大衛,真是使大衛無處逃避;這樣懲罰的痛苦,真如箭射入身一樣。在詩篇卅八篇二節說:『因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壓住我。』這節經所說的話,正如大衛當時的情況。這裏所說的箭,就是聖靈責備的工作。

又在卅八篇三至四兩節說:『因你的惱怒,我的肉無一完全;因我的罪過,我的骨頭也不安寧。我的罪孽高我的頭,如同重擔叫我擔當不起。』我們由這裏所紀的看來,就可知大衛因不認罪,罪在他的心,就如同重擔一樣了。啊,大衛豈不是王麼?他誠然是王,但是犯罪的王,也必須擔那不能擔的重擔,也必須因重擔而『終日唉哼。』然而聖靈為甚麼這樣待他呢?原來聖靈這樣待他,是含有『仁愛』的目的;但這目的,是人所想不到的。

又在卅八篇十節說:『我心跳動,我力衰微,連我眼中的光,也沒有了。』在此可見聖靈的手,加重壓大衛的身上。為甚麼呢?是為使他深知罪是如何的可惡;罪的懲罰是如何的厲害。

又在卅八篇九節說:『主啊,我的心願都在你面前;我的嘆息不向你隱瞞。』你看大衛在那時,是何等嘆息,而願得回那因罪而失去的平安。啊!然神要他認罪;惟他以為我是王,王是不能認罪的。他既不謙卑認罪,神只得默默無言,再加重手在他的身上。

又在卅八篇八節說:『我被壓傷,身體疲倦;因心裏不安,我就唉哼。』在此可見大衛受了許多刑罰,就不得不唉哼了。大衛這樣的唉哼,就使我想及一件故事,就是在美國有一位信主的姊妹,有一天見她的兒子作了惡事,她雖見了但總不責備他,惟有入室祈禱,出來卻默默無言。及到食餐時,她也默默無言的對著她的兒子;到睡時她不與她的兒子親嘴;次早起來也不與她的兒子說話。各位試想,她的兒子看見母親用這樣的態度對付他,你以為他的心如何呢?安或不安呢?倘若你們『易地而處』的想,一想就知他的心是不安的了。當時那姊妹的兒子真是不安到極了故在讀書時則心不在焉;在食時則食而不知其味;在最後則嚎哭起來。今我們試想,那姊妹用『默默無言』的態度對付她的兒子,和神用『默默無言』的態度對付大衛,他們用心同不同呢?我以為我們若考察,就知是相同的。由此可知、神用這樣態度對付大衛,就是為叫大衛知罪而預備悔改的心,及到大衛把悔改的心預備好了,神就開口責備他。請讀撒母耳記下十二章一至六節,就知神怎樣差遣拿單去見大衛。請問拿單用什麼話責備大衛呢?豈不是用一富人奪取窮人羊羔的譬喻麼?這譬喻就是神向大衛的最後所射的一箭,這一箭是成功之一箭。那時大衛的毒瘡已成熟了,約拿就用『你就是那人』的刀一割,這一割就成了功;故能令大衛答說,『我得罪耶和華了!』

今我們總上看來,則知聖靈責備人的目的,就是要人自己憎惡自己,反對自己,使自己作自己的審判官。故主在約翰十六章說:『他(指聖靈)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為義,是因我往父那裏去,你們就不再見我;為審判,是因這世界的王受了審判。』各位,在這世界最重要的問題是什麼呢?豈不是『罪』『義』和『審判』的問題麼?請問你有沒有罪在心裏,像大衛一樣?若是有的,你願不願神的箭在你身上成功?而今我們在主前自審罷!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

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

必要赦免我們一切的不義,

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約翰一書一章九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