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六、最大的恩賜 十二至十四章

周志禹牧師

(唱詩)

如今常存的,就是信望愛,
    信望愛之中,以愛居首位,
  求主以主的愛,激勵我的心,
    使我以主愛,愛主且愛人。 (調寄復活他為我)

第九段:論靈恩大小孰宜追求的事(十二章至十四章全)

保羅曾稱讚哥林多教會「在恩賜上,沒有一種不及人的」(一章七節)但他們不明白神為甚麼把這樣的恩賜給他們,神把恩賜給信徒的目的,乃為造就教會,哥林多人屬於肉體,缺乏愛心,有了恩賜,竟然揚揚自得,目空一切,也有人以為能說方言,就是有聖靈充滿,表明他是與眾不同,竟而輕看別人,甚至主的僕人講真理,也不接受,態度反常,好像十二章二三節,甚至有人在講方言時說「耶穌是可咒詛的」,他們說方言,有真是出於聖靈的,也有被邪靈所附的,亦有因情感衝動,或神怪失常而說方言的,他們不會分辨,只聽見有人說反常的話,眼睛朝上,身體發抖,有如唱調,就以為是被聖靈充滿了,竟致被邪靈操縱,說耶穌是可咒詛的,也不加辨別,在此說明,即使真正出於聖靈的方言,也不過是許多恩賜中的一種,因為信徒各人所得的恩賜各有不同,好像身體上的肢體,各有不同的功用。

十二章大意,論恩賜的平等。

(一)信徒皆有聖靈(一至三節)得聖靈,並不能以說方言為標準,許多神所重用的僕人說過方言,難道沒有聖靈嗎?「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所以人心內,誠實認主,就是有了聖靈。

(二)各種恩賜由聖靈支配(四至十一節)恩賜有許多種,如講智慧語,知識語,信心,醫病,異能,先知,辨靈,方言,番方言,九種,都是出於聖靈,由他運行,隨意分給各人。

有一位先生作見證,他的哥哥,信主以後得著醫病趕鬼和行異能的恩賜,一次被惡人無理綑綁,要他求天立即下雨,否則要殺死他,他就跪下懇切祈禱,果然立刻烏雲蓋天,不一回就降下雨來,大眾深受感動。

靈恩在各人身上不同,哥林多人,重看反自然的表現,輕看無反自然表現之恩賜。保羅偏將這些排在前茅,以智慧語擺在第一,先知──不一定要說未來之事,原文即代表者,乃代替神傳言,或講以後預言的話,在這九種恩賜中,方言乃在第八,最後乃譒方言,一般屬肉體的人,不會分辨,只會好奇,見有反自然的表現,就以為有聖靈運行,卻不知道,身體有肢體,各有功用,「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子」。聖靈的恩賜也是這樣。

(三)肢體的結合在基督一身(十二至卅一節)十二節的基督──不單指救主基督,乃指基督為首的全教會。這基督是集體的基督,救主基督為頭,教會為身體,信徒為肢體(參弗二章十五節)神使他們聯合起來,各肢體各有功用,沒有一肢體不屬于其他,所以肢體要彼此尊重,彼此相顧,(十四至廿七節)不可分門別類彼此嫉妒,要團結合作,最後再講各種職事,有使徒,先知,教師,行異能的,……等,把說方言,列為最後,叫人不要以此為驕傲,教訓我們大家同屬一體,就要合而為一,(約十七,弗四,腓一章廿七節二章一至四節)肢體不同,但分工合作好像一首不同的樂譜,合奏出美妙的歌曲,最後勸勉「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

十三章最大的恩賜

本章大旨,說愛大於一切的恩賜,這和上文並不衝突,因為愛是各種恩賜中的恩賜,人無論有那一種恩賜,都應當有愛,才得謂真有恩賜。

哥林多教會患幼維病,好像一個小孩子,專門好奇和喜歡反自然的舉動,竟以為能說方言,才能得救,不曉得追求研究,保羅就把「更大的恩賜,最妙的道」指示他們,就是本章所論之愛,最大的是愛,(十三節)這是神的本性,新的誠命,律法的總綱,全聖經的要道,因為「神就是愛」,(約壹四章八節)。

(一)愛的重要(一至三節)一切的恩賜和品德,若沒有愛在其中,亦只是鳴鑼響鈸一般,毫無用處。

說方言的若沒有愛,也等於無用,(十四章十二節)所以要求那造就人的恩賜,有先知講道之能若沒有愛,就不能為神忠實的傳言,而造就他人,有信心而無愛,亦只是有名無實(太十七章廿節,廿一章廿一節)能夠濟助他人,甚至犧牲性命,但也有是因為「沽名釣譽」,或為積陰功德,而絲毫沒有出自愛心的,這又算得甚麼呢?

(二)愛的真諦,(四至七節)甚麼叫作愛?「愛」的原文為阿格配,就是愛人的愛,(約三章十六,十三,卅四節)和普通的愛不同,因為非來阿普通之愛,只是「喜歡」和出自情感的愛而已,主耶穌初二次問彼得,「你愛我嗎」?是用阿格配,彼得乃是用這普通的愛非來阿回答他所以主心不滿足,到第三次,主改用普通之愛的愛字問他。那時彼得知道主心裡不滿意,所以用普通之愛的愛問他,所以就很慚愧的憂愁傷心起來,同時也必決意以阿格配最高最深的愛而愛主:

愛──是專求對方的利益,不為自己打算,用「恒忍,恩慈」四個字來總括他的意思,「恒忍」就是不灰心,「恩慈」,就是用恩惠幫助人,以下再為詳論。

甲 八個「不」字(四節至六節)解釋「恒久忍耐」(一)不嫉妒,一個母親見自己的兒女有知識有進步,只有高興,一定沒有嫉妒,因為其中有愛。(二)不自誇,一個有愛心的人,斷不會誇耀所能,高抬自己,輕視別人(三)不張狂,目空一切,令人難堪。(四)不作害羞的事,不為非禮之行。(羅十三章九至十節)(五)不求自己的益處,沒有自私的心,自私是世人的通病,佢對所愛的人就不自私。(六)不輕易發怒,免致令人傷心。(七)不計算人的惡,「不念舊惡」,好像自己的兒子以前有惡行,作父親的一定不計較。(八)不喜歡不義,我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姪子,皆供職公家,有發財的機會,而廉潔自守,我非常歡喜。

乙 四個「凡」事(七節)解釋「恩慈」,就是用恩惠去幫助他人。(一)凡事包容,為對方著想,胸襟寬大,雖然有人得罪我,也毫不計較。(二)凡事相信,不懷疑。(三)凡事盼望,即有不善的地方,亦盼望他改正。(四)凡事忍耐,被人誤會,也不怨恨,以上一切,就是恩慈待人,求對方的益處,這八個「不」字和四個「凡」事,都是相聯不分的。

(三)愛的時效(八至十三節)「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乃是為神傳言,以後人到主前,就不需要傳言了。(九至十二節)至於方言,乃是與神靈交,或是佈道作證而用,到將來也失效用。「知識」──是人生之光,對神的知識更重要,「我的民因無知而滅亡,你棄掉知識,我也必棄掉你。」(何四章六節)保羅教訓信徒,也常說「豈不知,當知」。但與主面對面的時候,知識不再有用,「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結論用信望愛總括以上的一切恩賜,其中最大的是愛,將來大家到主前,講愛話,唱愛歌,永遠不停,彼此永聯的相愛,所以在聖經中各種的恩賜,只叫我們羨慕,因為這些是由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惟有愛,是最大的恩賜,叫我們要努力追求。(十四章一節)。

十四章,論恩賜的選擇

這一個題目和十二章十一節「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這一句話,沒有衝突,因為選擇,並不是勉強要求,乃是體貼神的意思,想教會得益而選擇,但仍然遵從神旨意的安排。關於選擇,現在有許多人喜歡說方言以為是聖靈充滿的特徵,日夜禱告追求,不思飲食,大聲喊叫,這樣作不能造就信徒,與會眾無益(廿七,八節),至於作先知講道,宣講神的奧秘,啟示人的需要,對於教會有益,亦能造就他人,所以說方言好,能作先知講道更好,保羅說:「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十八節)但若作先知講道,代神發言,勸人醒誤,認識有神,(廿四,五節)就更為重要。

有時用方言祈禱,在靈修的時候,單獨向神談奧秘,何等快樂,我雖未有這經驗,但相信向神談話,一定是快樂的,不過這恩賜中,只有自己的益處,不能造就別人,由五節至卅三節,完全論到這一個問題,說方言在聚會的時候,一定要譒譯出來,令大家都能聽,然後才有益處,所以保羅不用他們聽不懂的方言,來在會中講道,這也是以愛作前題,上帝是愛,造就人也是為愛,信徒有了愛,在每一件事都要叫人得益,多作先知講道,領人歸主得救,比較更是重要。

卅四,五節「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乃指任意說話的意思,因為確實的講和閒談是有分別的,「若要學習甚麼,可以在家裏,問自己的丈夫。」就可知這是指著一般無知識而胡言亂語的婦女而講的。

總之本章中有兩大原則:

(一)無論何事,不專求自己的益處,乃為要造就他人。

(二)凡事要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卅七,卅八節)

在十二至十四章中間,述說神的恩賜多種,神要人作甚麼工作,就給他那一種的恩賜,目的是為造就教會,建立基督身體,一切的根本,都出於愛,這愛須竭力追求,願主的愛激勵我們,多有愛心,造就他人,榮耀上帝。

附答覆三個問題:

(一)既然風俗不關緊要是否可以任意隨從:

關於「女人蒙頭」,原是當時風俗,我們並不需要學他,各時代,各地方都有各種不同的風俗,但任意隨從,甚是危險。(弗二章二節)「今世的風俗」,令人敗壞,我們不能效法,但有良好的習慣,也不妨保守,好像中國的讓路,敬老……等風俗,可以保留,其他如打牌,跳舞醉酒,妖形怪狀的服裝,邪淫等都不可效法,剪髮不便批評,但服裝必須求其大方。(提前二章九節)女人廉恥自守,以正派衣裳為「裝飾」我們是世上的光,壞風俗是一種黑暗,需要我們的光去照明它。

(二)女人在會中要閉口,為甚麼講道也不准?(提前二章十二節)

「我不許女人講道」──原文是「教訓」的意思,保羅是不准那些自以為聰敏的婦女教訓男人,因為在教會大家聚會,有人得聖靈啟示講道或作證,得著真理亮光,受感發言,斷不能被人攔阻而施以無謂之教訓的,同時當時的女人,知識淺陋,更不配教訓男人管轄男人,所以保羅不允許,但是在今日,許多有才學的女子,很有屬靈恩賜,在教會中教導人,大得神的使用。

(三)甚麼是試探主?試探主,就是不信服主,要主作你所要祂作事,你才服他。

魔鬼引用聖經的話叫耶穌跳殿頂,但耶穌引聖經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山東教會有一個牧師,病重求主不要令他死,結果將要死了,他遺囑弟兄們,不要把他安葬,他說他要復活,結果死了兩禮拜陳屍屋內,臭氣四溢,以致警局干預。這也是試探主,因他以為主若萬能,必使他復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