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二、基督的榮美

陳美音女士

啟一章九至二十節

啟示錄一章一至五節記載使徒約翰受著聖靈感動寫出本書給我們看。他看見主,同主同在三年之久,並且耳聞目見手撫主。他稱主為「誠實作見證的,從死裏首先復活,為世上之君王元首。」耶穌祝福教會,眷顧教會,他愛教會,將自己寶血潔淨教會。約翰憑著為主所愛之人的資格為主的愛所激勵而寫此書。此書是在主後約九十年間寫的,那時約翰已超過百歲。他肉身雖因受試煉而受苦,正如一章九節約翰所說:「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裡一同有分,為上帝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約翰從前曾寫過四卷書,總未提及自己的真名,獨在啟示錄則明寫己名。他的意思,我是你們的弟兄,凡從聖靈而生的人,都是約翰的弟兄,凡屬重生的人,都是同為弟兄姊妹,這是教會中最有快樂的稱呼。正如希伯來書二章十一節所說:「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主是從聖靈生的,凡從聖靈而生的,都是主的弟兄。

雅歌八章一節:「巴不得你像我的弟兄,像喫我母親奶的弟兄……」喫母親的乳是什麼意思?信徒的靈性,有些像嬰孩只能喫乳,不能喫乾糧,我們日日喫主的話,一日一日會變成主的形像,使能像主的弟兄,喫什麼人的乳,即像什麼人。

約翰為主被充軍至拔摩島,這島離以弗所一百多哩,是個荒涼的海島。他在那裡受苦難,不自由,但患難生忍耐,忍耐生盼望,他盼望凡在主裏的兄弟,皆在上帝的國度裏有分。

感謝主,教會是主所愛的,以弗所五章廿五節「……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主要救贖我們,脫離罪惡的綁縛。基督徒能犯罪,但因有主的能力,可以不犯罪,這是我們的權利。

約翰巴不得將主彰顯出來,教會在地的工作,就是靠聖靈的能力表彰基督,哥羅西一章廿六至廿七節:「這道理就是歷世歷代所隱藏的奧秘,但如今向他們的聖徒顯明了。上帝願意叫他們知道,這奧秘在異邦人中有何等的豐盛榮耀,就是基督在你們心中成了有榮耀的盼望。」

本書是主耶穌將快要成就的事啟示他的眾僕人,使他們能預先知道。第一節中的使者,是天使,神將這啟示賜給主耶穌,耶穌以啟示交給天使,藉天使再指示約翰。這啟示誰有資格看見,就是為神所愛的人,才可看見,約翰是十分愛主,盼望主的再來的,一章六節:「又使我們成為國民,作他父上帝的祭司。」這就是愛主的結果,我們愛主,將來要達到成為與主為王為祭司的地位,榮耀是很大的。

在本書看見主的榮耀,為萬王之王的榮耀,我們亦可有此榮耀。

魔鬼最後將被摔在琉璜火湖裏,待主再來時,主將消滅一切惡人和一切跟從魔鬼的人。那時地上有千禧年。約翰有此希望,他在七節裡記著自己看見什麼?「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當主再來時,有許多聖徒和祂同來。「亞當的七世孫以諾,曾預言這些人說,看哪,主帶著他的千萬聖者降臨。」(猶大十四節)這個日子,深信不久會來,主把教會成為榮耀的教會,升到空中去,在主臺前受賞賜。那時,地上有大災難。我們若不潔淨,將必後悔無及。

赴羔羊的婚姻筵席後,主與眾聖徒到地上來,當此時也,地上萬族將為他哀哭,你們的家裏尚有何人未得救?我們還有什麼親友,未曾用愛心引導他們到主面前來?若主今天來,則我們救人的機會失了,這是我們莫大的損失。

約翰身雖在荒涼之島,但他心靈並不荒涼,身雖痛苦,但心靈並不痛苦,因為他得見非常的異象。十九節說:「所以你要把所看見的和現在的事,並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

(一)所看見的 約翰看見甚麼?看見七個金燈台,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即是基督,也是祭司君王,他復活又升天。惜猶太人不認識他,也不接待他,將來必與一般不信一同滅亡。我們藉主做神的兒女,靠著寶血得站立在神面前。若我們認罪,必可得權而為神的兒女。

(二)所聽見的 啟一章十節說:「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後面有大聲音,如吹號筒說」,我們在靈裏與主親近時,主亦親近我們。正當主日,約翰被聖靈感動,聽見吹號的聲音,這聲音警醒我們的靈性。我們清早起來,不與人講話之先,用祈禱與主交通,必聽見主與我們談話的聲音。許多人在家庭中,沒有安靜的時間,一天到晚忙得不可開交,到晚上十二時,還未睡覺,那時糊裡糊塗,也不舉行晚禱,主阿!明天再會吧!明天起來,太陽升起,日上三竿,匆匆起床洗臉而去,一天復一天,心靈全無安息。我們好像以賽亞,東奔西跑,靈性得不著安息。

約翰看見七個金燈台,金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七燈台中間有人子,主耶穌初到世間來,常自稱人子,和我們平等,他是神,不把神像向約翰顯現,何等謙卑!

金燈台的金,乃指屬神的榮耀並指堅固,七為完全之數,意即指完全的教會,由那時候起直到現在及主再來,一切教會,都包括在七教會之中。

每個信徒也都是一個金燈台,每個教會,也都是一個金燈台。以弗一章二十三節:「教會是他(基督)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的所充滿的。」主是萬有之主,及充滿萬有阿!七燈台都被耶穌所充滿,這是何等的安慰。約翰雖在荒島,亦得主所充滿,馬太末章末節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這是千真萬確的。

主當日看見約翰在荒島,好像對他說:我不止在你中間,連你所照料不到的弟兄教會,我亦在他們中間。你不必擔心,金燈台必發光!我會照料他們的。

「身著長衣直垂到腳」這是大祭司的衣服,主為大祭司,我們靠他到神面前來,必得到隨時的幫助。因為他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

「胸間束著金帶」耶穌替門徒洗腳時,嘗腰束帶子,這表他為人,今則束著金帶,這表他為神。祂有榮耀,也有慈心,祂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祂來到金燈台中間,一定看看燈台上有油否?每個教會,每個信徒,都當充滿聖靈,燈台必須發光,不修理,不添油,則不能發光。五個智慧和五個愚拙的童女,其分別之點,在有油和沒有油罷了;結果子和不結果子的分別,在乎修理乾淨和不修理罷了。若修理乾淨及有油,則金燈台必發光亮。

主在教會中間行走,服事教會,主也在我們之中服事我們。燈台的功用在能發光。以弗所教會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主吩咐牠應當回想是從那裏墜落的。當從那裏起來,不然,將必把牠的燈台從原處挪去,愛心是各種美德的中心,若失去了愛心,主必不能在其中,愛主之心失去,亦將不能自由工作,不能發光。

我們今日在主面前是不是金燈台呢?我們當求主保守,當讓主充滿,尤其在這末世的時候。

約翰看見七個金燈台,是表七教會,又看見主的右手拿著七星,這七星是七教會的使者,使我們想到教會的領袖,乃在主的手中,魔鬼雖兇悍,但不能從我們主手中奪去。教會使者在主手中,多麼穩陣,多麼可靠?你想逃脫主的手麼?孩子掙脫母親的手,便有危險,若在母親的手,便有安全,有一位孩子做錯了事,母親打他,他抱著母親的腳,說,我下次不敢了,母親便不打他,連忙抱他在手裏,那時,他大得安慰,我們在主手中,即雖受了愛教,或受了責備,主亦是憑著愛心的。

十四節:「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白髮白頭非因年老衰敗,是表主的聖潔和永遠長存,更表明主有豐富的智慧和尊榮。「眼目如同火焰」指主能察看人的肺腑心腸,無所不知,人能騙人,卻不能騙主。火焰可滅去一切污穢,罪惡在主面是不能有絲毫地位的。「腳好像在爐中煆煉光明的銅」是指主大有能力,可殲滅一切的仇敵,將來的撒但要做他的腳凳。「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水聲,你們聽見過麼?在泰山那裡有「天下第一泉」,聲音非常悠揚可喜。主的聲音非如工廠飛機和打罵的聲音,令人害怕;主的聲音,乃非常悅耳可聽。人在神前聽神聲音,並不令人害怕,乃是令人喜悅。

十六節「……從祂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指神的話有如兩刃的利劍。主將來第二次降臨時要用言語擊殺他的敵人。「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因此我們在主面前,都是光明,都是榮耀。約翰看見覺得不配,覺得擔當不起,所以一看見,就仆倒在他腳前,像死了一樣。我在想,約翰見了榮耀的主,尚且如此,將來一班不信主而被定罪的人,在白寶座前將要如何擔當得起呢?真是不敢想像。其後主伸出賜恩的手按在約翰的身上,對他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其後又吩咐約翰說:「所以你要把所看見的和現在的事,並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有誰比約翰更愛主。主現在世界重大的事情及教會重大的事情,交托約翰寫出此書,所以我們要愛護此書,查察此書!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