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三、七會的公函(其一)

陳美音女士

啟一章十一節又二章一至七節

教會在地上是神的見證,從前未有人看見過主的教會,主的教會在何時顯現?主第一次提及他的教會,乃在馬太十六章所記,那裡記著:「耶穌到了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耶利米,或是先知裡的一位。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誰是教會的磐石?神的兒子是教會的磐石,彼得不過是主的器皿,不是教會的磐石。五旬節後的彼得,確曾為主的大用,正如以弗所書所說:「這歷代以來隱藏在刱造萬物之上帝裏的奧秘,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著聖靈啟示他的聖使徒,這奧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裏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同為一體,同蒙應許」。

今天所講的,是主吩咐約翰說:「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那七個教會」的事情。我講這七教會要非常簡略,因為時間的關係。七教會的時期一過,便是教會被提,其後世界有大災難,又有千禧年。

(一)以弗所教會時代(啟二章一至七節)我們讀使徒行傳,便知是保羅在小亞西亞所設立教會之一。保羅初到以弗所時,在那裏遇見幾個門徒,問他們說:你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他們答道:沒有,也未曾聽見有聖靈賜下來,保羅說:這樣,你們受的是什麼洗呢?他們說:是約翰的洗。此事以前,亞波羅亦曾到此傳道,但亞波羅從未明白聖靈的洗,但悔改的洗,是引人到基督面前,但還未能使人信賴基督。於是保羅乃按手在他們頭上,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立即有十二人被聖靈充滿。從那時候起,保羅與亞波羅,成為很好的同工,而以弗所教會,也成全了許多異蹟本事。如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又如邪鬼制勝那些念咒趕鬼的猶太人,及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等等,那時候,小亞西亞一帶地方的人,都得聞福音,也都懼怕,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但反對保羅的人亦多。保羅在以弗所住了有三年之久,曾晝夜不住的流淚勸戒各人,可以說:以弗所教會是保羅用流淚播種而成功的。

當時的教會,實在不止七個,不過提出七個,以概其餘罷了。且此七個教會,亦包括當時及現在的教會都在其中。

以弗所教會是指使徒時代的教會。

士每拿教會是指主後一百年至三百年受尼羅王大逼迫的教會。

別迦摩教會是指主後三百年至六百年的教會,那時候教會得君士坦丁的崇奉,漸漸地教會與政治混在一起,以致信仰改變,似進步而實退步了。

推雅推拉教會是指主後六百年至一千五百年的教會,這時代是天主教最興旺的時期,教會中異端紛起,曾有人行姦淫,拜偶像,犯了靈性與肉體的大罪。人們沒有聖經讀,人人要立功以圖得救,此為教會最黑暗的時代。

撒狄教會是指主後一五○○年至一七五○年的教會,那時候有路得馬丁起來反對教皇,宣佈當時教會的腐敗與罪惡,同時另立更正教,注重因信稱義的要道。

非拉鐵非教會是指主後一七五○年至一九○○年的教會,在這時代中,神興起許多傑出的人才,努力佈道事業,及奮興教會的工作。

老底嘉教會是指主後一九○○年至主耶穌再來的教會,就是現代的教會。

不過分是這樣分,到底這個七字,是代表昔日現在以至主再來的教會。昔日教會有此情形,今日教會亦有此情形,同時每一個時代,有以弗所教會的情形,亦有士每拿的情形,同時亦有其他教會的情形,例如流血受逼迫事情,昔日教會有,今日教會也何嘗沒有?又何如主愛教會,昔日如此,至今以至永遠亦無改變。在中國有人為主流血,在其他各國亦有人為主名犧牲,或關在牢中,但感謝主,主是知道的。

在每封書裏。都有下面的句子:

(一)稱呼自己為主

(二)我知道 主對每個教會情況,都很清楚,每個教會是每個信徒合成的,每個信徒,都是主的身體。雖然我們之中,有的是公理會的教友,有的是浸信會的教友,有的是循道會的教友,……但這不管,在主再來時,不是看這些,乃是看我們的心靈。我們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我們彼此聯合而為肢體,成功基督的身體。

(三)有稱讚 或稱讚這方面,或稱讚那方面,總之是有稱讚。

(四)有責備 或責備這件,或責備那件,每個教會,都有責備。

(五)有警告和勸勉 以弗所教會是使徒時代的教會,是教會之首,仍有欠缺,何況其他?

(六)有得勝的應許 得勝的我必什麼?得勝的必得什麼,……七教會都是有次序的安排下去,而最末後,則與主同享筵席。

(七)有聖靈說的話,都應當聽 寫與七教會的都是寫與我們的,主把我們抬舉起來,我們本來不配,但主的愛是無窮無盡的。祂為每一教會捨己,我們當讚美主。

以弗所教會為最聖潔的教會,主最稱讚她。約翰得此啟示時,距離保羅寫書信時,相差有三十年之久,主熱望她能保守起初愛心和她的純全,可是以弗所教會使主大失所望。她雖然行為勞碌忍耐,不能容忍惡人,亦能為主主名勞苦,並不乏倦,可是她把起初愛心離棄了。本來基督的愛,在信徒的心中是有根有基的。而且長闊高深,莫可測度。起初以弗所的教會,確很愛主,當奉獻時,連眼睛挖出亦是願意,為主捨命,也是甘心。但今日光景如何?目如火焰的主,已看出她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愛心是頂重要的,我們看哥林多前書十三章,沒有了愛心,什麼都沒有用處。求主提醒我們,我們當初的愛心如何?是不是常常求主用愛激勵我們呢?但愛心不是起初的,當維持到底。我們當回想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失去了愛心,當回轉過來,不然,主將臨到我們,把我們的燈臺從原處挪去。凡不肯結果子的,只好讓牠枯乾。結果的則必修理乾淨。主對以弗所教會如此,對我們亦然。

「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的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喫。」創世記第二章中記載著生命樹的果子,亞當夏娃在未犯罪之前,未曾吃過。犯罪以後,神就不許他們吃,用基路伯和火箭把守生命樹的道路。現在因主已得勝罪惡,生命樹的道路重又敞開,凡得勝的人,可以吃那樹上的果子,將來永遠活著。亞當失去了的果子,我們可以得回來,我們真是有福。

(二)士每拿教會:(啟二章八至十一節)

以弗所教會是代表退後的教會,士每拿教會是代表受逼迫的教會。她在一七○年至三○○年之間大受逼迫。我們注意凡是教會所受的患難痛苦逼迫,基督早就都已知道了,且也都是早已受過了。希伯來書說,此教會的產業,都被人搶去了。但神為我們預備很好更美的產業。我們失去了世界所有成為貧窮,但主會養活我們,並使我們成為富足。為主緣故,產業被人奪去,不用懼怕,最怕是有人奪去我們「那生命的冠冕」。我們外表雖貧窮,惟在信心上是富足的。

不止貧窮,更要受患難,譭謗,但當至死忠心,必得那生命的冠冕。肉體雖死,但靈魂不死。我們為基督受苦,是我們基督徒的權利。現在我們若不與基督一同受苦,將來就不能和他一同得榮耀,士每拿教會十日患難,是指十次大逼迫,後來果然應驗了。

我們在患難時,主會加受患難的恩典,在死時,主也會加死的恩典。從前有一位基督徒受壓迫被送到刑場去受死時,看見的人卻驚奇說:「這人不像是去死的樣子,好像是去赴婚筵似的」。他無所恐懼,反充滿快樂,因主加他死的恩典。

士每拿教會,雖無甚麼稱讚,但主的恩是夠用的。我們讚美主!

(三)別迦摩教會(啟示章十二至十七節)這個教會比較複雜,以弗所教會主對她有一件責備,士每拿教會,主對她沒有什麼責備。惟別迦摩教會,她在受逼迫之後,稱讚與責備都有。主對她稱己為「有兩刃利劍的」,其嚴肅可知。

君士坦丁作王後,他以基督教定為國教,凡加入教會的人,都有權利可享,於是屬世的人,紛紛加入教會,那倒使教會日趨腐敗墮落。未得救的人,既混入教會,得救的人自然要遭難了。安提怕是誰?主稱他為忠心的見證人,他與撒但相爭,反對一切不合乎真理的事,結果為道殉難。主稱讚這教會,就在這裡。

然而主有幾件事要責備她:(一)他們之中,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巴蘭是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巴勒請他咒詛以色列人,但神不許可,使他的咒詛變為祝福。巴蘭為貪愛發財,叫巴勒讓摩押女子進入以色列民中,使以色列人犯了拜偶像和淫亂的罪。(二)服從了尼哥拉黨人的教訓,尼哥拉黨人不平等,什麼都顯示出地位高下的區別。其實在教會中惟有基督是頭,我們都互相為肢體。一個做教會領導的人,實在更要謙卑服事人。

得勝的,主有二應許:(一)隱藏的嗎哪。(二)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這二者是表明我們在永世裏要過那豐富和榮耀的生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