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六、耶和華是我的牧者(第三講)

王峙先生

經文:詩廿三篇全

「我雖然行過死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扙,你的竿,都安慰我。」(四節)

「死蔭幽谷」代表我們的試煉,苦難,或死亡。基督徒在世時是有苦難,有試煉。主耶穌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約十六章卅三節)保羅也說:「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裏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三章十二節)可見不是信了耶穌就亨通利達,但神有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雖然有苦難,試煉,但可以走過。在詩第一篇已經講過,基督徒是有福的人,有福並不是說他沒有苦難,沒有試煉。他有白晝(表明平安的時日),他也有黑夜(表明苦難的時日)。但是無論是白晝,或是黑夜,他還是按時結果,他還是愛神。神的應許:「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著益處。」是專對他說的。信主與不信主的分別是能走過苦難,雖然死了,也可以走過死蔭的幽谷。死似橋一樣,死對我們沒有什麼懼怕。死蔭幽谷是死之影之意,影不能傷害我們,所以我們能走過。不信的人走不過死蔭幽谷,他們的眼最遠是望到棺材,墳墓;信主的人可以看到墓墳的那邊──天堂,與主同在的地方,是最美好的迦南美地。

從前,我們在福州有大奮興會,一連有十多天,到了最後的一天,來一個公開的見證會,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說話,述說他們在主裏的經歷。一個沒有受過世界教育的老人,但在主內卻是一個親愛的弟兄,他站起來說!「我們基督徒好像鴨一般,非基督徒好像雞一般。」他還沒有說完,所有的會眾都禁不住大笑起來,不曉得他所說的是指什麼。但是這位親愛的弟兄繼續說:「世界的苦難好比水。鴨若到水裏去,不但不害怕,還要游來游去,暢快起來。雞若到水裏去便要一直向海底沉沒,滅亡!」

朋友們!你在苦難的水裏的時候,是游呢?或是沉呢?但以理的三個朋友被扔在火窑裏,但他們都在火中行走,還有神的兒子與他們同在。(但三章廿五節)今日世人,在世界苦難的日子中,都因懼怕而灰心喪膽,但是,神的兒女們,卻因救贖已近,而挺身昂首,(路加廿二章廿五至廿八節)世人與神的兒女,有一個極大的分別,就在他們應付苦難的態度。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我們能「行過」,這是何等寶貴奇妙。我們能以走過,是因何原故?

「因為你與我同在!」這就是我們能走過的原因。

在馬太第一章有主的兩個名字:

(1)耶穌。為何叫耶穌?在廿一節告訴我們:「……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裏救出來。」他名叫耶穌,就是要解決我們罪的問題。

(2)以馬內利。(廿三節)以馬內利就是神與我們同在的意思。他名叫以馬內利,乃是要解決我們將來一切的問題。

「耶穌」這名要解決我們以往的問題,我們回頭看看,沒有一樣是好的,都是失敗犯罪。但感謝主,他來了,捨命流血,他的血遮蓋了我們一切的罪,過去一切都在耶穌寶血之下解決了。

過去的罪既得赦免,但將來如何?我們要打仗,有魔鬼的試探,罪惡的引誘,世界,舊人為我們的仇敵,但感謝主,他名以馬內利,他常常與我們同在,主在墳墓裏復活,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能叫我們勝過仇敵。

耶穌是完全的救主,他不單救你脫離罪的刑罰;他還有積極的拯救,叫我們靠著常與我同在的主,不必再犯罪,且能勝過罪惡,這奇妙不奇妙?主不叫我們仍犯罪,他是活的耶穌,他是以馬內利,他加我們力量,叫我們勝過魔鬼,勝過罪惡,勝過私慾。今日在我們心中運行的力量是叫主從死裏復活的力量,是超乎創造的力量。(弗一章廿節)我們既有這力量在心裏,為何還是軟弱?失敗?因為眼睛未有開,不會用這能力。只知主名字叫耶穌,但忘記了以馬內利。他是活的主,他給我們應許,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章十八至二十節)他在馬太十八又應許,若有兩三人奉主名聚會,他就在其中。同在是主最大的應許。

主所應許都是寶貴的,比較一下,那一個是最寶貴?我以為「我就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這應許為最寶貴。比方神對人說:「我不丟棄你。」這應許是好。神又說:「我不忘記你。」這應許也是好,但合起來,都不及同在之好。因為同在就包括一切。

我常出外傳道,一年中去了半年。出門的時候,可以對我的家人說:「我不丟棄你。」我還是愛他們。或說:「我不忘記你們。」我實在沒有忘記他們,我常常寫信寄錢回家。但我不能說:「我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感謝主,他常與我們同在。你在香港,主與你同在,你的家人在二千里外,主亦與他們同在。主與我們同在,表明有平安,有保護,有供給,有快樂。主在何處,何處就是天堂。詩十六篇那裏說,在主面前有永遠的快樂。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比方我要到英國,我從來沒有去過,不敢一個人去。我就請太太陪我去,他不肯。我就請我的兒子,兒子也不肯。請兄弟朋友,沒有一個人肯同我去。後來我想到一個辦法,我登報徵求,說王某人到英國去,要徵求同行的人,肯應徵的,不用出路費,一切由我王某負責。相信報紙一刊出,就有無數的人應徵,個個都願免費遊英國。

又比方我現在死了,要走過死蔭幽谷。我又登報,徵求同行的人,相信報紙一登出,人人都罵我王某胡塗,沒有一個人肯應徵。各位,你行過死蔭的幽谷之時,父母不能與你同去,丈夫不能與你同去,妻子不能與你同去,只有你一個人走。但信主的人有主與他同在,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主與同在,奇妙不奇妙?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五節)

他是一位富有的牧者。他在打仗的時候必然勝利,在勝利的時候擄掠了敵人的東西,正如以色列人與仇敵打仗時,勝利了就必擄掠了很多勝利品。信徒就是應有這種經歷,我們有時要打仗,其中有神的美意,神不叫我們單單經過苦難,神要我們在苦難中得豐富,得掠物,叫我們經過水火到更平安的地方。可惜今日有很多人在試煉中失敗,不但得不到擄物,反而有所損失。

「你用油膏了我的頭。」這表示我們有豐盛的生命。「……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來一章九節)求主把聖靈充滿我們,把膏油膏我們,叫我們生命豐富,叫我們能幫助別人。

「福杯滿溢」本詩全篇都是講及個人與主的關係,即主與我、我與主。但在第五節我們可以見到這生活不單為自己又為及別人。「福杯滿溢」即溢出來,就能幫助別人。主耶穌說:「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七章卅八節)一方面自己沒有渴,流出來的水又能滋潤別人,這就是福杯滿溢的意思。若無膏油勝過同伴,不能幫助別人;沒有流出江河,不能幫助別人;單單得勝不能幫助別人,得勝有餘,才能幫助別人。故這詩篇不單講自己的享受,也要想及別人的益處。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六節)

意思就是說主的恩典跟著我們,我們有軟弱,失敗,虧欠,我們過去是亂七八糟,但感謝主,他的恩惠慈愛跟著我們,把我們過去的一切糟亂,用主寶血遮蓋,並賜以豐富的生命,叫我們靠著他做一個得勝的基督徒,不但能幫助自己,又能助及他人。(詩廿三篇續完)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