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三、別迦摩教會(啟二12-17)

楊濬哲牧師

別迦摩教會,是代表教會第三個時代(三一一-五九零年)。此時代是政教聯合時代。在羅馬王君士坦丁,教皇貴勾利第一時,教會與世界聯合,因此教會一天天的腐敗墮落。

名義──「別迦摩」原文是「聯婚」之意。教會本來與基督定婚,是已獻給基督之童女,等基督來時可結婚,但現在教會在基督再來前已與世界結婚,如一個女人有兩個丈夫,這是教會反常之現象,可見教會之罪惡腐敗,與世界聯合,何等危險。像船是在水上,但船現在卻沉下去,教會與世界聯合,就是如船沉下去。這證明是撒但之詭計,牠的詭計更加利害,在士每拿教會時,撒但想藉武力,使教會消沉,但逼害之結果,教會反而興旺。但現在他他變更計劃,使人歡喜教會。撒但的笑容比怒目更可怕,參孫不怕戰場上之戰爭,只失敗在一個女人手中,在一個女人膝上睡覺,結果失敗。

「別迦摩」另一名義是「高樓」之意,教會與世界聯婚之後,得崇高地位,照人看來,是何等幸福。本來他應與未婚夫耶穌一樣被世界厭棄逼迫,但現在竟得崇高地位,叫人羨慕,他們這樣顛倒是非。本來學生不能高過先生,現在教會之實況,是學生高過先生,僕人不能高過主人,但他們之實況是僕人高過主人,家人與家主應該一同受辱罵,現在家人倒受稱讚。主降生在馬槽,死在十架上,現在教會有高地位,與主之情形大不相同,教會與主之目的大不同,實在可惜。

一、主的自稱:「兩刃利劍。」對別迦摩教會情形很相合。

1.兩刃利劍刺開一切隱密處。「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一切都是赤露敞開,從主對別迦摩教會的自稱,可知主對他的表示,他們屬靈之光景,敞開祂的話如利劍,把他們之原形,完全顯出。若明白羅馬歷史和教會遺傳的,都知道自從戴奧革利庭,和加勒利阿死後,君士坦丁、馬生特亞,兩人爭奪王位。起初君士坦丁在阿拉伯,在手下有不列和戈勒的人,都是基督徒。一次君士坦丁得異像,見火紅的十字架,並有聲音說:「靠這十架得勝。」這異像是否從神而得,無從探討。他不知這符號是甚麼意義。有人告訴他說:十架是神的記號,基督選他為健康,他靠十架便可以得勝。他便請教監督,來解釋基督教真理,擁護基督教。那時基督教也擁護君士坦丁,於是君士坦丁最後得勝,佔據有東面羅馬為全地之皇帝。他為皇後第一件事就是禁止逼迫教會,准基督徒自由。又為教會監督長老造了許多富麗堂皇的宮殿,為主教造了高貴華麗的法衣,叫他們坐在寶座上,國中作官的上任時,必須請教會的教父為他們行加冕禮;在教會辦事的人,都從國庫領薪,教會不再窮,不再受逼迫,而受歡迎。不特如此,君士坦丁下令以基督教為國教,凡洗禮加入教會的人,可得兩套白衣及幾兩銀子。為官者必須是基督徒。因此外表很好,不幾年信徒增加甚多,教堂又高又大。但問題來了,許多未重生的人,加入教會,許多腐敗之事在教會發生。基督真理被放下,以為君士坦丁時代,教會不受逼迫,而且有錢,但不注意主再來。各位,現在教會為何有千禧年後派,為何有人主張千禧年後主耶穌才再來,這就是在君士坦丁時代開始,他們以為在這樣安逸的境地,還需要主再來嗎?主再來之道,從君士坦丁放下,直至路德馬丁纔把這錯誤改正,主之真光纔漸漸照亮,信徒纔明白主再來為我們最大之盼望。主自稱為兩刃利劍,叫別迦摩教會明白教會之情形而醒悟。

兩刃利劍,也是審判定罪執行刑罰之意。你們看當主對士每拿教會自稱「死過又活的。」表明他是有生命權柄之主,現在主對別迦摩教會表明祂有兩刃利劍,這也是表明祂是執死亡的權柄之主,祂能執行審判刑罰,因為大災難來了,主要降臨有利劍從口中吐出,主對教會如此情形,對世界也是這樣,祂必須要執行祂的刑罰。在舊約主的使者如何用刀擊殺巴蘭,祂也用利劍擊殺別迦摩教會。

二、稱讚(13節):主將別迦摩教會有兩種稱讚:

1.承認他們環境之艱難。「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處。」撒但座位,原文是「撒但寶座」。就是操權之記號,主認識別迦摩教會多麼危險,因有撒但操權,如何操權呢?因那城有許多廟宇,有醫神廟,居民崇拜醫神,他們稱它為救主,醫神形狀如蛇,是魔鬼之記號,相傳古時有名醫化為蛇身,凡拜它者可生兒子,因使許多人放縱情慾,傷風敗俗。真可憐,那地是羅馬帝國之中心點,歷史記載,在亞細亞建築第一個皇帝廟就是在別迦摩,可見他們的環境多麼困難。

2.嘉獎他們堅立的精神。再看下句「當我的忠心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中間,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殺之時,你還堅守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主稱讚他們堅守主道的精神,個人方面,團體方面都有如此精神。個人方面,題出安提帕,他為主殉道。安提帕的歷史,歷史家沒有記載,因當時有許多人殉道。但安提帕雖然沒有出名,所以歷史沒有記載,但神在聖經中都記載了。聖經說:若有人愛神,這人是神所知道的。

個人方面:安提帕的被殺,在撒但所在之處被殺,既是如此,當然是被殺了。

安提帕被殺之原因,主為他作了見證:「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中間,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殺之時。」可見安提帕為主忠心被殺,他如何忠心,我們不得詳知,但從安提帕之名義就可略知,「安提」是「反對」之意,「帕」是「所有」,「一切」之意,安提帕就是反對一切。他站在神的一邊反對一切敵對神的人,像這樣的人,一定會遭遇患難。英國有一人名羅哲,為聖經欽定本譯者,也是英國第一個殉道者。他被活活燒死,天主教的主教問他能否改變信仰?他說:我要為所信所傳的,用血來作見證。後來被活燒,當火燒到他的兩臂之時,他卻非常安靜,好像不覺得痛苦地伸出兩手,用火來洗手,如同用水洗手一般。後來又伸高兩手,抬頭望天,直到燒死,快樂地為主殉道。自古以來,許多愛主的人,忠心愛主,忠心到底。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效法他們忠心到底。

團體方面:他們在團體方面有兩樣美德。(一)堅守主名。(二)沒有棄絕主道。別迦摩教會,團體之美德,實在寶貴,肯為主之故,肯堅守主名,沒有棄絕主道。

現在略題他們沒有棄絕主道。「道」原文是「信」,也就是「信仰」。「沒有棄絕的信仰」,就是沒有棄絕相信我的意思。歷史有說及在教會第三個時代,有一人名阿利安,不信耶穌為神,約翰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但阿利安說:耶穌不過是神所造最先最大者,並不是永有,祂不是神。當時有許多人跟隨阿利安,被稱為似神派。還有另一派,就是「即神派。」他們說:道與神是合一的,是永遠的神,是三位一體中的一位。這種純正的信仰,當然也有很多人附和。他們的領袖,是亞力山大的監督亞他拿書。這兩派的人,為此問題極力爭辯,君士坦丁被請出席,藉此機會,阿利安派中有一人,有聰明有口才,在會中運用其口才來證明耶穌不是神,很多人聽此理論,差不多要改變他們的信仰。後來有一人,從非洲來參加聚會,見此情形,不能再忍,立刻撕裂衣服,他背上滿有很多傷痕,對會眾說:我的背上,為何有如此多的傷痕。乃為主之故受逼害,你們還如此相信他們,我真不能忍受。於是他繼續講了一篇動人的要道,證明主耶穌從永遠到永遠是神。會議上因這一番話證明耶穌是神,纔決定耶穌是神。但多年以後阿利安派又逐漸增多。亞他拿書又被召見皇帝,皇帝因為是阿利安派,所以他請求停止反對阿利安派,並接納阿利安派的人到主桌前,但遭亞他拿書拒絕。皇帝生氣說:你知道全世界都反對你麼?他回答說:王阿!雖然全世界反對我,但我也要反對全世界。從此,漸漸有許多人幫助亞他拿書。現今也漸漸有許多異端,如天主教,安息日會,守望台,真耶穌教,真真耶穌教等等許多異端,請問誰是今天之亞他拿書?我們當起來為主真道,極力爭辯。

三、責備(14,15節):主稱讚後又責備他們。責備他們有兩件事情,責備他們服從巴蘭的教訓,和服從尼哥拉黨的教訓。別迦摩教會,雖然受大逼迫,但仍能堅守主名,唯因撒但改變計劃,來引誘他們與世俗聯合。別迦摩教會不小心竟墜在撒但的圈套中。今天沒有時間詳細說及服從他們的教訓,但要以他們為鑑戒。教會在第三個時代開始,有此異端情形。

四、警告(16節)別迦摩教會既服從巴蘭和尼哥拉黨的教訓,激動主的怒氣。主是公義的,本應立刻施行刑罰,但主又是慈愛的,所以先警告他們,叫他們快悔改,不然禍患就要臨到他們。啟示錄記載主口中有利劍共有兩處,本節外,在十九章十五至二十一節,又見到主用利劍擊殺人。在這裏主用利劍是對教會而說。在十九章用利劍乃對強硬的世人,不服從福音的人。請注意,主口中之劍,先刑罰背逆之教會,後刑罰剛硬的世人。為何先刑罰教會,後刑罰世人呢?後得前書四章十七節說:「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何等可怕,若不悔改,主先刑罰我們。審判是何等可怕,在主前當省察,有甚麼罪惡,求主用寶血潔淨我們。我們有罪要悔改,不然,審判是從神的家起首。

五、應許(17節):「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這是說明應許的重要。得勝的主應許賜兩樣福氣給他們:(一)隱藏的嗎哪。(二)白石。

1.隱藏的嗎哪:聖經常見有嗎哪。但未見有隱藏的嗎哪。但在啟示錄清楚說:隱藏的嗎哪,這即是常藏在約櫃裏的嗎哪,預表基督。主已升到高天之上,即不在世界,是隱藏了。嗎哪藏在金罐裏(來九4)。嗎哪藏在約櫃金罐裏,多麼貴重。金是表明屬神的榮耀。主耶穌現在雖然是在天上,但不久要再來,為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我們要與祂一同在榮耀裏。其次,隱藏嗎哪,不會改變,不會發臭。平常嗎哪,不能多留,但隱藏的嗎哪,不會腐爛。「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得勝的,將來要得著榮耀的基督。

2.白石:也是奇妙,這也是表明給我們特殊的榮耀,主應許別迦摩教會,得勝者賜給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表明有無限價值。如果詳細查攷聖經,從前法老給約瑟一個印,一個新名,藉此叫他為全埃及的宰相。照樣主賜白石,也給極大之權柄,與主同作王,同坐在寶座上,審判世界,審判天使。這白石不壞的,永遠的,表明這榮耀一直到永遠。現在有一問題,如何纔得這白石,如果脫離與世界聯婚和高樓就可得白石,要有單獨愛主,不貪愛世界,要做隱藏的工作,不要像高樓給人看見,顯露自己。

英國衛司理有一次在某地講道,講道後下來與當地有名望的人握手,那名人誇獎他說:你講道很好,很美麗,有能力。還想繼續誇獎下去。衛司理卻笑起來說:恰巧在你未來之先,也有人來說此話。那人很希奇,說:你下講台之後,除我一人以外,還沒有人與你說話,為何你倒說,有人先對你說,他是誰?衛司理說:撒但來說過.各位,撒但是好誇獎人的。衛司理卻要隱藏自己。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在教會做工,是顯露自己,還是隱藏自己?若要得著將來主的賞賜,必須要隱藏自己。這白石是你與主的關係,石上的新名,沒有人知道。我們要隱藏著為主工作,然後纔能得賞賜。請大家低頭祈禱。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