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四、推雅推喇教會(啟二18-29)

楊濬哲牧師

今天我要講推雅推喇教會。推雅推喇教會是代表教會第四個時代(主後五○九年至一五一七年)。那時亦是教王專權的時代,直到路德馬丁改革教會為止,那時教會空前黑暗,教王受人崇拜敬仰,超乎耶穌之上。教友只知有教王,教王就是代表主耶穌。並禁止信徒看聖經,因為他們的行為與聖經相違背,教王自稱自己就是耶穌代表。人聽教王的話,就是聽主耶穌的話,你看那時教會是何等黑暗,腐敗,離開了起初建立的教會太遠了。今天羅馬教說:天主教是最初的教會,復原教是從天主教分出來的,在馬丁路德前沒有復原教。各位,這話在基督教中的許多人是無法回答的。他們稱復原教是從他分出來的,這是何等大錯誤,因為在七世紀前是沒有天主教的。在六世紀前,教會漸漸腐敗,墮落,到七世紀的時候,竟然承認教王為首,羅馬教就出現了。

有一個人問一女子,這女子是一個基督徒。那人說:英王亨利第八前,你們復原教在甚麼地方?他意思是說亨利第八前沒有基督教。但那女子回答得很對,她說:你們天主教在聖經裏找不到的。各位,這回答很對,天主教在聖經裏是找不到的。請各位注意,在今天這聚會裏,盼望各親愛的兄弟姊妹知道天主教異端是怎樣的。

再回想推雅推喇之意,就可以清楚知道,那時教會實在腐敗到了極點。推雅推喇教會四個字的意義是「繼續獻祭」。從那時候直到今天,天主教仍有獻祭。他們的獻祭,就是彌撒。照天主教承認,獻彌撒就是不斷為生人死人的罪獻祭。各位,這是根本的錯誤,因此他們其他的錯誤都是由此而生。別的錯誤可以原諒,但這錯誤卻是永不能原諒,因為他們把基督從新獻為贖罪祭,否認耶穌的死,成功了永遠的救贖。那麼,基督的死就沒有價值了,聖經清楚告訴我們,主耶穌一次將自己獻上,就成功了永遠救贖之事,我們如果繼續把主獻上,就褻瀆了我們親愛的主耶穌了。

有一個人問天主教神父說:你的職份是甚麼?他回答說:是常把耶穌獻上為生人死人贖罪。那人又問:耶穌是先被殺然後獻為祭的嗎?神父說:是。那人又問:那麼你們這樣每次獻祭時,豈不是從新把耶穌殺死釘在十字架上嗎?那神父無法回答。

聖靈降臨五旬節的那天,彼得說: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殺了。如果主耶穌繼續被獻為祭,就是每個獻祭之人,就是犯了無法之人殺主之罪。各位,你對於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成就了永遠的救贖,存了甚麼態度?你現在清楚知道耶穌一次被釘在十字架上,為你的罪死了。就成功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嗎?甚麼是得救的根源,你信主多年,你清楚主被釘在十字架上,一次獻上就成就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嗎?

一、主耶穌的自稱──二章十八節「你要寫信給推雅推喇教會的使者,那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這封書信是七個教會中最長的一封,並且其中的教訓很重要,恐怕今天沒有時間來詳細解釋。這節聖經,主的自稱乃是照推雅推喇教會情形而定,亦是定了教會第四個時代的罪。這七個教會中,推雅推喇教會最腐敗。中了撒但的詭計,因此發生了這可怕的異端。主對七個教會的自稱,要算對推雅推喇教會的自稱特別可怕。主的自稱,是多麼可怕!主怎樣自稱呢?神說:「那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在這樣的自稱,乃表明主耶穌的身份,也是表明主耶穌的能力。

1.表明主的身份:主在這裏為何自稱為神的兒子?因為推雅推喇教會已經把主耶穌的身份降低,他們說:如果主耶穌是神,馬利亞就是神的母親了。所以用各種詭詐的說話,宣告耶穌不是神的兒子,乃馬利亞的兒子,故此把馬利亞提高,稱她為慈悲者,代求者,萬人之母,為神與人間的中保。而耶穌、彼得、保羅不過是許多中保之一,馬利亞是慈悲者。有一個天主教的婦人說:我不必到耶穌的面前,只要到馬利亞的面前就夠了。因為凡是兒子必聽母親的話。如果耶穌稍為硬心,不答應我的禱告,只要馬利亞說一句話就夠了。我不必到耶穌面前。各位,這是何等大的異端。因為主耶穌雖然是馬利亞所生,但祂並不是馬利亞的兒子。約翰福音兩句話這樣說過:「母親,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二4)。「母親,看你的兒子,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約十九26,27)。但原文不是這樣說,原文「母親」是「婦人。」主稱馬利亞為婦人,約翰福音是特別記載耶穌所說的話,因為約翰福音是證明耶穌是神的兒子。所以馬利亞有一次說過:「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馬利亞也需要救主,她是人,不是神,她稱主耶穌為救主。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耶穌是神,亦是救主。祂帶領窮苦的人,祂的恩惠救罪人。祂體恤人的軟弱,人的缺乏,憂傷與痛苦。如果主張馬利亞比主耶穌更慈悲,必需馬利亞代求,這種人的說話何等褻瀆主。因此,羅馬教所代表的推雅推喇教會,主現在向他們自稱是神的兒子,主特別為要證明自己是神的兒子,各位,你有無褻瀆主呢?

2.表明主的能力:表明主有莫大的能力。「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主自稱眼目如火焰,這是表明他的能力,表明他是無所知的。正如下面第二十三節,也有同樣的話:「我是那察看人心腸肺腑的。」祂對教會的情形,完全知道,沒有一件事在主面前混得過去的。天主教的外表,是好得無比的,不論在那一國家,或在城市,或在鄉村,最大最華麗的建築物,就是天主教堂。神甫、主教、教王、又尊貴,又榮耀。但在主眼中看來,主是眼目如火焰,祂看清楚了天主教的罪惡。因為主看人,不是人看人,祂是看到內心的。

主在這裏自稱祂的腳「像光明的銅。」表明主至高至義,又如二十三節所說:「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腳像光明銅,表明能夠踐踏各人,刑罰各人。銅是堅硬的,彌迦書四章十三節:「使你的蹄成為銅。」銅又是表明審判,舊約會幕裏的祭壇,曠野的銅蛇,這是很清楚的預表,預表主是審判的主。表明主對罪惡堅硬的態度,並按照神的公義來對待罪惡。教會歷史告訴我們,中古時代的羅馬教,有許多黑暗事情,神父的靈性跌到零度以下,又違背教義,所以主對他們自稱,腳像光明銅,要向他施行審判。

二、主對他們的稱讚──十九節「我知道你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這節聖經給我們看見主稱讚他們。推雅推喇教會,雖然是在教會的時代中,最黑暗的時代。在這罪惡充滿的教會中,但他們也有許多好處,這節聖經是主對他們的稱讚。這給我們想到他們有團體方面的好處,也有個人方面的好處。如將他們的長處比較,就知道在七個教會中,主對他們的稱讚,要算對推雅推喇教會最多。自從第七世紀直到今天,我們不能不承認,天主教的好處,實在很多。天主教的神父,女修士對幫助貧窮缺乏的人,設立醫院,孤兒院,養老院,修道院,學校,殘廢院等等,越久越完備。他們所辦各種慈善事業,我們基督的人,實在很慚愧,比不上他們。其他的地方我們不說,只要看看香港,他們所辦的事業,我們真要感覺慚愧。至於個人方面,他們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以後所做的,比起初所行的更多,這是實在的。在個人方面、團體方面、有許多腐敗之處,但自從有天主教至今,其中有許多是虔誠的人,比如馬丹蓋恩,還有其他多人,他們不但單單得救,而且深深的服侍主,愛主,得主的稱讚。愛心是對人的,信心是對神的,勤勞是對工作,忍耐是對環境,他們所做一切的行為,值得我們受感動。在聖經清楚的給我們看見,有人末後所行的,比不上起初的行為的,如大衛、以羅門、底馬等,都是後來比不上從前。又有人末後與從前一樣的,如迦勒,從前怎樣,後來也怎樣;四十歲被摩西打發他出去的時候怎樣,八十四歲時也是怎樣。他說:「我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又有人末後所行的比起初所行好的,如約瑟。聖經說他是多結果子的枝子。保羅也是一樣,他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他們都是末後比起初所行的更多。各位的弟兄姊妹,你已信主多年,你有沒有在主面前省察自己,看看自己的靈程如何,信了主多年,現在比從前怎樣,我們要在主面前省察,起初的熱心,現在是否漸漸退後,晚年時就失節嗎?退後離開主嗎?各位,這多麼可怕,起初是熱心,漸漸退後冷淡跌倒離開主,多麼可怕!

三、主對他們的責備──二十至二十三節「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我曾給他悔改的機會,他卻不肯悔改他的淫行。看哪,我要叫他病臥在床,那些與他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我又要殺死他的黨類,叫眾教會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賜的,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這幾節聖經見到主對推雅推喇教會的責備。今天時間不夠,不能詳細解釋。但要注意的,主對這個教會的責備有兩個:第一是他們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第二是他們始終不肯悔改。這是主對他們的責備。

1.第一責備他們容讓那自稱先知的婦人耶洗別。當時有沒有人名叫耶洗別,無從知道,聖經歷史中無法可查出。但在舊約則清楚記載有一個婦人名叫耶洗別,她是西頓的女子,是以色列王亞哈的妻,本來她是外邦人,現在卻做了以色列的王后,擅自操權,自稱先知。介紹外邦人的神來到以色列中,叫他們跪拜。亞哈方面沒有主張,准許外邦女子拜偶像,用女人來管理國家和宗教的事。何等愚昧,無怪乎以色列人犯罪得罪神。「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耶洗別當時的情形,今天天主教也是這樣,常用自己的教訓來教訓人。天主教不准人讀聖經,現在也是這樣,在自編的聖經中,把十條誡命的第二條除去不要,因為第二條誡命是叫人不好去拜偶像,所以他們把第二條誡命除去,把第十條誡命改為兩條,這是因為他們拜偶像。容讓耶洗別的結果,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他們有兩樣結果:

A.奸淫──以前亞哈作王的時候,容讓耶洗別,結果叫神的子民,犯奸淫。現在推雅推喇教會,也是如此。歷史告訴我們,從前天主教所設立的男女修道院,表面看來好像很清潔,神聖不可侵犯,其實他們兩方面,後此相通,內裏充滿污穢。但最要緊的是屬靈的奸淫、自從有天主教以來,到路德馬丁,在這一千多年,就是犯了屬靈的奸淫。就如雅各書所說:「與世俗為友。」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他們犯了屬靈的奸淫,直到大災難的時候,她是大淫婦。讀啟示錄十七章,就知道那大淫婦騎在一隻獸上,這大淫婦就是代表天主教,何等可怕。

B.拜偶像──他們又引誘人拜偶像。舊約時代亞哈的妻耶洗別帶領人拜偶像,今天天主教也是這樣。自從中世紀起,教會與世界聯婚,把羅馬教的偶像搬到教會中,今天沒有一個宗教,有如天主教那麼多的偶像。天主教為甚麼主張拜偶像,有兩個原因:

(1)要使全國人民信奉天主教,不能不把一般拜偶像的風俗改變了,立起馬利亞、耶穌、彼得等人的像,以迎合全國人的心,皆信天主教。

(2)天主教為甚麼要拜馬利亞?因為當時各國的宗教多有女神,如希臘教有女神,印度教有觀音,埃及教有地下女神,各個外邦宗教均有女神,惟獨只有基督教沒有女神,所以天主教就把馬利亞高舉,來跪拜她。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要認清天主教的罪惡,何等可怕。

2.第二責備他們始終不肯悔改:從這節聖經可見他們始終不肯悔改,這是最愚拙的事,最悲慘的事。因為神有恩典,要他們悔改,但他們不肯悔改。各位,回頭看看教會史,自推雅推喇教會至今天,意大利的沙望拿路拉,英國的唯克禮夫,克利瑪,還有許多國的人興起,就是主要他們悔改。如德國馬丁路德的興起,但他們始終不肯悔改,硬著心。不肯悔改是最悲慘的事。

在二十二節二十三節給我們看見他們的結果是悲慘的,主說:「看哪,我要叫他病臥在床,那些與他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我又要殺死他的黨類。」主刑罰他們何等可怕,何等悲慘。主說:「我要叫他病臥在床。」這表明甚麼?表明天主教是好像病夫似的,在床上是失去了力量。事實告訴我們,天主教真像病夫一般,失去使徒時代建立教會的能力,失去教訓的能力,失去醫治的能力,失去了工作的能力。表面上開設許多醫院、學校、殘廢院、孤兒院、但這些工作,實在如病臥在床上,失去了力量。「那些與他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這是指甚麼呢?這是指天主教裏的人,失去了被提的福分,將來發生的大災難中,他們要受許多的苦。「我又要殺死他的黨類。」這是指甚麼呢?這是指到大末日的時候,神要藉敵基督殺滅他們的黨類,殺滅天主教。天主教在大災難前,越久越興旺。所以啟示錄十七章說那大淫婦騎在一匹朱紅色的獸上,這獸就是代表敵基督。你看,他的勢力多大,騎在獸上。但在啟示錄十七章末了所說,敵基督一定要把他消滅。

四、主對他們的勉勵──二十四節二十五節「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這兩節聖經,是主對推雅推喇教會的勉勵,但不是對全教會的勉勵,只是對少數有忠心的人勉勵。

1.「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這裏面實在有很寶貴的教訓,因為時間不夠,無法詳細講。主對這少數的人說,為何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呢?在羅馬教的情形,表面似乎很深奧。有一天主教信徒問神父說:「我們可不可以讀聖經?神父回答說:不能,因為聖經很深奧,你們無法懂得。只有一人能懂,就是教皇,各位,你們想想,這是多麼神秘。基督教則不是這樣,乃是人人可讀聖經,傳道人講錯了,也可以知道,但天主教就不是這樣,以為深奧,這是有撒但在裏面工作。天主教說這是深奧之理,不但沒有憑據,而且這樣說更是像毒藥一般,能害人。因為天主教用種種方法,驅人買贖罪票等,教會領袖沿街兜賣贖罪票。他們以為有了贖罪票,過去所犯的罪得著赦免,未犯的罪,亦有犯罪的機會。還說有煉獄的,他們傳說有一個人做了一個夢,夢見很多靈魂在煉獄裏受苦,如想要靈魂少在煉獄裏受苦,就要出錢請教會領袖祈禱。不少無知的教友,因為愛他們已死的親友,想他們的靈魂免在煉獄裏受苦,所以就出錢請教會的領袖為他們祈禱,以為這樣就可以使煉獄裏的靈魂免受痛苦。各位,這是何等大的異端,何等大的罪惡。

2.二十四節下半節「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主勉勵他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他們信徒身上。這裏給我們看見,既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他們身上,必定有另外的擔子放在他們的身上,這是甚麼擔子?就是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至三十節。主耶穌說:「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又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得安息。」各位,如肯到主面前,就得安息,這就不會像從前了。從前是負魔鬼的軛,世界的軛,罪惡的軛,現在除了聖經所記載主的軛外,不用負別處的軛。

有許多時候,別人會把別種的軛放在你的身上。主在世的時候,斥責法利賽人把難擔的擔子,放在別人身上,地位也有表明高低,使徒時代有法利賽人,叫人守摩西律法,行割禮。不然,就不得救。守律法,行割禮,就是將別的軛放在別人身上。各位,你現在有沒有別的軛放在你身上呢?除了耶穌的軛,不要負別的軛,靠行為得救是錯誤的。

從前有一個矮子,比別人矮了二尺,每次上街,別人就譏笑他,稱他做矮子先生。他想人稱他做先生,本來是好的,但如少了矮子二字,那就更好了。他想來想去,想出一個方法,到帽店去定了一頂高帽子,有二尺高,拿了回來,就歡喜非常,到街上就大搖大擺起來,戴著這高帽子上街,以為人不會再稱呼他做矮子先生了,怎料一到街上,別人更加譏笑他,說:你這矮子先生還戴著高帽子。以後他又想出另一個方法,到鞋店定買了一雙高鞋,有二尺高。拿了回來,又很歡喜,穿上高鞋,大搖大擺的到街上去,怎料別人也同樣譏笑他做矮子先生。各位,遵守律法,靠行為的就如這矮子先生。即你罪人還是罪人。

3.二十五節主勉勵他們多一件事情。「但你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持守甚麼?就是本章十九節所說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等種種美德,應該持守。主勉勵其他得勝的,不用別的,持守這些美德就夠了。但不是持守一天或一年,或十年,二十年,乃是持守直等到主再來。各位,你有多少美德,就應持守直等到主再來。

五、主對他們的應許──二十六至二十九節「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管轄他們,將他們如同窑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權柄一樣,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這幾節聖經,是主對推雅推喇教會的應許。祂說:「那得勝又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又說:「我又把晨星賜給他。」主賜給他們有兩樣寶貝,就是第一得著權柄,第二得著晨星。因時間關係,今天未能詳細解釋:

1.賜給他們甚麼權柄呢?「能制伏列國。」乃是指到與主同作王時,與主一同審判世界,審判天使。各位,你們想這權柄多麼大。一切得勝又遵守主的命令的。不但將來能上天堂,而且在千年平安國的時候,可與主一同作王,審判世界,審判天使,這真是寶貴。

2.得著晨星:得著晨星,是第二件福氣。得權柄是關係國度方面。但千年國度未降臨之前,信徒先要被提,因世界那時有大災難。主應許那得勝者,不但在千年平安國的時候得獎賞,還可免去七年的大災難。晨星的意義,晨星到底是甚麼東西?本書末章十六節說:「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主自己解釋他就是晨星,我要把晨星賜給他,這是多麼寶貴的應許。我們要得著晨星,在天未亮之前,可以看見晨星,這晨星就是金星,有兩種特牲,一是在每晚上頭一個出現,一是在每早晨天快亮時出現的。這星不是人人可以看見,如太陽出來的時候一樣,惟獨早起儆醒的人,纔可以看見。能常常儆醒,愛主的人,然後可以得著晨星。我們要渴望主來,如本書末了所說:「主耶穌阿,我願你來!」熱心愛主的人,儆醒,專心等候主的,就可得見我們親愛的主耶穌,主降臨到天空的時候,地上就有大災難,主降臨到天堂,就把信徒提到天空,脫離這罪惡的世界,艱難的世界,大災難過後,主就與信徒降臨在地上,信徒與主一同作王,這是何等的榮耀。但是我們今天要問問自己,有無熱心愛主,儆醒等候主來。

從前有三個青年,同時愛上一個女子,因為這女子很漂亮,又有錢,三人對這女子都是說同樣的話:小姐,我真愛你,你叫我死,我也願意。這位小姐很快樂。有一天她要試驗一下他們愛她的真心,以定抉擇。於是叫他們三人來到後花園。她先對第一個青年說:你不是說過很愛我,而且肯為我死嗎?青年回答說:是的。女子說:那麼,請你聽我的話,跑上前去,把頭撞到這塊墻上去吧。那青年聽了回答說:這怎麼可以呢?把頭撞過去,豈不是把我撞死嗎?死了怎能享愛你的愛情呢?別樣可以,這樣卻不可。女子說:你不肯聽我的話,走開吧,讓別人來。於是又對第二個青年說同樣的話,但他也不願撞到牆上去,又走開了。到第三個青年,他身體很瘦,又軟弱,可是他聽了那女子的話,很勇敢的說:小姐,不但你叫我撞一次,如果你叫我撞十次,我能有十條生命的話,我也願意撞十次。說了很快跑上前去,用勁把頭撞到牆上去。各位,你們猜猜,他的頭有沒有破?原來那牆是紙造的,他這一撞,牆是破了,頭卻沒有破。牆破了之後,裏面卻有一個禮堂,佈置得很美麗。好像預備結婚的樣子,牧師站在那裏,儐相也站在那裏。那年青小姐說:「好啦,我們來結婚啦!」這青年幸而撞過去,不撞就得不著。各位,你願意愛主嗎?愛主將來就可以享受主的榮耀。求主施恩憐憫我們,請低頭祈禱。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