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五、撒狄教會(啟三1-6)

楊濬哲牧師

時間過得很快,過去我在這裏講七個教會中,已講了四個,今天所要講的是第五個教會,就是撒狄教會。請各位多多為這聚會祈禱,沒有來聚會的,請通知他們來。因為這七個教會,與我們今天的教會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看到撒狄教會,撒狄教會是代表教會第五個時代(主後一五一七-一七五○年)。那時的教會情形,起先推雅推喇教會腐敗了,神給他們悔改的機會,在這一千多年的時間,推雅推喇教會始終不悔改。神乃從黑暗敗壞的教會中,興起了馬丁路德起來改革教會,所以撒狄教會,就是代表這時的教會情形。

「撒狄」二字,原文是「恢復」,「復興」之意。這是告訴我們,復興原有的教會,恢復失去的寶貝。如把「因信稱義」恢復過來,將隱藏的聖經恢復有機會來讀,原來神在一千五百多年的時候,揀選了馬丁路德有權力呼召神的兒女,告訴他們,人是藉著信可以稱義。那時的人看見羅馬教的工作,不能叫人稱義,因為人在神面前,無論工作多好,多完美,但在神面前如污穢的衣服,惟有披上神所給的義,纔能稱義,纔可靠。至於聖經方面,在羅馬教的時候是隱藏的,教王嚴禁信徒讀聖經。而且那時只有拉丁文,希臘文聖經,普通人不易懂。所以教王、主教、神父隨著自己的意思去教訓人。神在那時藉著馬丁路德呼召神的兒女們,脫離天主教,且把聖經譯成德文,使人可以自由閱讀。聖經在這種亮光之下,好像黑暗中得著光明,神的兒女們,用不著跟從羅馬教在黑暗中摸索。所以歷史告訴我們,千千萬萬人在那時加入更正教大運動,這固然是好現象,但可惜更正教工作不完全,不澈底。因為更正教之後,所有見到的,不過為道熱心,與及神奇妙的祝福。後來就漸漸冷淡,那時更正教有很大的勢力,因此許多人是為著利用這大勢力而已,也就失去了屬靈的能力。後來復原教的意思,只不過反對羅馬教而已。總括一句話講,從馬丁路德起來改革的時候,教會似乎很好,但後來漸漸退後,成為有名無實的教會了。

一、主耶穌的自稱──三章一節的上半節「你要寫信給撒狄教會的使者說,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主的自稱是因著每個教會的情形而定。現在主對撒狄教會說:「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因撒狄教會與所代表的復原教相同。

1.有神的七靈:基督有神的七靈,聖經告訴我們,聖靈有無限的豐富給主用,正如以賽亞書十一章二節說:「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祂有神的七靈,使我們可以看見,第一表明主耶穌基督有完全的智慧。在啟示錄中,常見聖靈稱為七靈。稱為寶座前的七靈。但有時也稱基督為七靈。特別是在啟示錄五章六節所說:「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主,對教會的真相,看得十分清楚,教會沒有一件事能隱藏。如撒迦利亞所說:「乃是耶和華的眼睛遍察全地。」神的眼睛遍察全地。撒狄教會代表復原教改革的教會,主把他們釋放得自由,使他們明白恩典的福氣。但在道理上,行為上,雖然沒有了天主教的異端和罪惡。然而撒狄教會所有的不過是虛榮,已失了生命與生活,有神的七靈的主,對於教會的真相,當然看得十分清楚。特別向他們自稱為有神的七靈,就是對他們說:我是知道你們今日的光景的。

第二、七靈又是表明基督有完全的能力,因神所賜聖靈無可限量,約翰曾這樣的見證出來。在希伯來書也說到:「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無怪乎彼得也作見證說:「神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這是你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因為神與他同在。」從前神怎樣給聖靈與能力膏主耶穌,使他能行神蹟奇事。照樣今天仍有能力賜給教會,我們如用祈禱抓住祂,祂必將能力傾下來,在教會中運行。然而復原教不專心倚靠神的能力。雖然從羅馬教出來,表面上得了大復興,其實亦是空洞的,不可倚靠的,因為如果倚靠自己是靠不住的。撒迦利亞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靈方能成事。」

2.有神的七星:我們再看到主有神的七星,七星是教會的七個使者,亦是教會的代表。既是這樣,主在這裏自稱有神的七星,不難明白其中的意思。

第一,主有七星是表明基督有完全的統屬。「有」字是屬乎祂之意,代表教會與使者,完全屬乎主。七星是屬乎主,為主發光的。雖然各人工作不同,但每個人都是屬主的,即使有分別,都是屬乎一個主。如馬丁路德是教會的使者,都是屬於主,雖然天主教說他是叛徒,但他是神所預備的一顆明星,照亮黑暗中的教會。那時教王權柄雖大,但敵不住神所重用的一個修道士。你們說奇妙嗎?馬丁路德不過是一個小修道士,教王雖然勢力大,但敵不住一個馬丁路德。教會所有的使者,既然完全屬乎主,就要彼此同心為主發光。保羅解釋不是屬保羅的,不是屬亞波羅的,不是屬磯法的。保羅為甚麼這樣解釋?他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溉了,唯有神叫他生長。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那叫他生長的神。」這是表明栽種澆灌,彼此合一。所以今天的教會,尤其是香港的教會,雖然名稱不同,各人所負的責任不同,但要有合一的精神,同心合意興旺福音,讚美主。

在美國有一個鄉村,鄉村的麥田太寬,當麥苗長熟的時候,麥苗長很得高。一天,有一個小孩子,跑進麥田裏,後來失了蹤,因為麥苗很高,孩子進去後就失了蹤,他的母親很驚慌,全村的婦女都起來,幫他找這小孩子,在田裏來回找,可是找不著,用了許多時間,大家都沒有辦法。有一個婦人提議,所有的婦人,大家手牽著手,從這邊過到那邊,大家同意用這方法。因此就把失蹤的小孩子找著了。母親得回小孩子之後,歡喜到流出了眼淚。她說:如果早些知道這個方法,就不致費了這麼大的氣力和困難。求主藉著這事,亦勉勵今天教會裏忠心的使者,彼此聯繫,團結一致,不存宗派的成見,不分門別類,因大家都是屬乎一個主。

第二、主有七星,就是表明基督有完全的管治。聖經告訴我們,我們是基督的身體,基督是我們的元首。保羅說:祂用權能來管理教會。使復原教的人,不要以為脫離了羅馬教的專制,就擅自專權,完全由人的意思,沒有神的意思.各位,我們看看今天教會,不少也是由人的掌權,還常常說是照主的意思行,其實是照自己的意思行。今天人在教會中掌權太厲害了,不讓主居首位,因此教會就不興旺,分門別類,嫉妒紛爭,為甚麼緣故呢?就是大家不讓基督居首位。求主憐憫我們,叫今天教會的負責人,每個弟兄姊妹,知道主有神的七星,表明主有完全的管治。

二、主對他們的責備──第一節下半節至第二節「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你要儆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

1.主責備他們的事情,在這一節半聖經裏,使我們可以見到主對他們的責備。主責備撒狄教會甚麼事?第一節下半節責備他們的行為,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各位,我們看到這幾句話,有不明白的地方嗎?難道撒狄教會的使者還沒有重生得救嗎?難道改正教的人還有些沒有重生得救的人嗎?如果我們謹慎讀這節聖經,就知道不是這樣,不是他們沒有重生得救。主要他們儆醒,能儆醒就是重生得救,沒有重生,就不會儆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殘的。」這句話就是證明他們已經得救。根本上說,主不是說他們無生命,是死的,因為一個信徒,可在重生得生命,而在行為無生命。既然這樣,我們蒙恩得救,應該何等謹慎,應該做一個真真正正行事為人與悔改的心相稱之人。但他們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A.他們對教友加入太疏忽,不理這人重生得救沒有,只管他承認相信,經過某項手續,就洗禮,因此教會充滿不得救的人。

B.教會各種敘會,死氣沉沉,沒有生氣。無論唱詩、祈禱、讀經、講道,外面是照例的作,裏面卻沒有一點力量。因此,禮拜堂雖然不小,但是座位卻是空的,赴會人數寥若晨星!哦!這樣的情形,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C.還有一樣,教會的信徒,沒有基督的香氣。保羅說:「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裏誇勝,並藉此傳揚基督的香氣。因為我們在神面前,無論在得救的人身上,滅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今天教會有這種行為發出基督香氣的人太少了,求主憐憫我們。

2.主責備他們的原因,為甚麼責備他們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有三個原因:

A.不儆醒──因為不儆醒的緣故,所以造成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為甚麼他們不儆醒,因為他們不注重主再來。我們查攷聖經,主常叫信徒儆醒,就是題到主再來,應儆醒,不可與主分離。

B.不堅固──不是不堅固自己,乃是不堅固別人,即那些剩下將要衰微的人,或說將死的人。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堅強的力量,必須肯幫助別人,尤其是幫助軟弱的人。

大衛說:「神阿,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裏面重新有正直的靈。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必歸順你。」保羅寫信給加拉太人說:「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各位,你有沒有這樣做?有沒有堅固別人的軟弱。

C.不完全──「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各位,他們為甚麼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就是因為他們不完全,太不完全了。誰看見他們不完全呢?不是人看見他們,乃是主親眼見到的。主看人,不同人看人,人看外貌,主是看內心的。用主眼睛看清楚了撒狄教會,知道他們是不完全的。有甚麼不完全呢?乃是他們的行為不完全。各位弟兄姊妹,撒狄教會這種情形,我們現在自己問一下自己,我們的行為是不是不完全?我們的主要我們完全。我們就要完全。雖然信主得救,但不要在糊塗裏過日子。

從前有一個人常喜歡為主作見證。有一次站在講台上見證,他引詩篇四十篇二節的話,他說:「感謝神,祂從禍坑裏,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的腳步穩當,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讚美我們神的話.」感謝主,他開口又感謝主,閉口又感謝主,他見證完畢坐下。聽眾中忽然有一個人站起來說:某某先生,請不要坐下,你說你的腳步立在磐石上嗎?你看你的腳上所穿的鞋是誰的呢?這鞋是很久以前,你到我的鞋店買鞋,到現在還沒有還給我,還說,你的腳步立在磐石上,你還說有力量,你覺得羞恥嗎?各位弟兄姊妹,求主叫我們有好行為表彰在人前。

三、主對他們的警告──第三節「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這節聖經給我們看見主對他們的警告有三:就是叫他們回想,叫他們悔改,叫他們儆醒。

1.叫他們回想,怎樣領受,怎樣聽見,又要遵守。

2.叫他們悔改,難道信徒還要悔改嗎?許多時候對不信的人,要悔改信主。但其實不知有多少人在教會中,也要悔改。傳道人要悔改,長老要悔改,執事要悔改,信徒也要悔改。在七個教會中,主常常有話對他們說,叫他們悔改。

3.主又叫他們儆醒。「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裏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主在世上的時候,當他講到再來的時候,常常說忽然臨到,忽然再來,如同賊一樣,現在因時間關係,不能詳細解釋。求主叫我們儆醒等候主來,不至羞羞愧愧的去見主。

四、主對他們的勉勵──第四節「然而在撒狄,你們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在這節聖經主對他們的勉勵有兩件事情:

首先勉勵他們那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這是他們少數的人,不是大多數的人。還有幾名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是甚麼意思呢?衣服是表明行為。啟示錄十九章八節有此表明:「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在撒狄教會中,有少數人,他們不污穢自己的衣服,他們不放縱情慾,不沾染世俗,不失節,有聖潔的行為,所以主稱讚他們。

在四節下半節又有多一個勉勵,就是他們不失去將來的獎賞。「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感謝主,他們的獎賞,將來在天上要穿白衣與主同行,而且這得獎賞是配得過的。「配得過」三字很寶貴,是配得過,不是配不過的。

五、主對他們的應許──五節至六節「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在這末了一段,是說到主對他們的應許,主對撒狄教會有寶貴的應許。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主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在這應許中,給他們的福份是甚麼呢?給他們的福份有二:

1.在衣服方面:主要給他們穿白衣,為甚麼不穿別的衣裳,而穿白衣呢?因為白色是聖潔。關於白的顏色,我們可以在聖經看到,所有天上的使者所穿的都是白色的。天使所穿的是白衣,摩西,以利亞所穿的也是白衣,將來在大災難期中,無數得勝的人,在天上所穿的也是白衣。在羔羊面前都是穿白衣的。將來天堂裏的人都是穿白衣的。主自己也是穿白衣,我們看馬可福音記載主登山變像時,所穿的也是白衣。還有神也穿白衣,但以理書七章九節「上頭坐著亙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潔白如雪。」今天沒有時間來多查聖經,我們知道所有在天上的,都是穿白衣的。將來我們到天上,找不到其他顏色,找不到今天在坐各位所穿的其他顏色。將來在天上的衣裳,都是白色的。

感謝主,他們不但穿白衣,我們參攷第四節「與神同行。」就是與神同作王。主將來怎樣,他們也怎樣。主在何處,他們也在何處。主坐在寶座上,他們也坐在寶座上。主審判世界,他們也審判世界。主審判天使,他們也審判天使。與主同享榮耀,感謝讚美主。

2.主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字。他們的福份何等大。因為照聖經看來,生命冊是最古的書,記載有許多人的名字,自創世以來,就是記在生命冊上。根據摩西大衛,在出埃及記、詩篇,他們所說的,就知到摩西、大衛,他們的名字,已經在生命冊上了。這生命冊,又稱為羔羊生命冊。可見這生命冊,是在主手中,無人能奪去。這生命冊,主握在手中,可見主的權柄極大。所以中外古今的聖徒,所有名字,都記載在這生命冊上,但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主不塗抹他們的名。這豈不是說,不得勝的信徒,主就要從生命冊上塗抹他們的名字嗎?不是這樣說,不是說名字已經記載在生命冊上的人,仍要沉淪,今天有人所傳的重生重死,他們說重生後,不小心就要重死。這是錯誤的。我們要知道,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與名字從生命冊上被塗抹不一樣。未有得救的人,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如果已經得救的人,名字就有記在生命冊上。得救的人,如果不得勝,名字暫時被塗抹,在千年國度時,失去獎賞。

我現在用一個比方:前七年或八年,有一位弟兄,坐飛機到某一大城去,那大城有幾百萬人,在那天恰巧有一個大偉人,亦坐飛機到那大城去。那人一到機場,幾百萬人都出來歡迎他,且有一萬多人進到機場來接他。可是那弟兄,同時到那地。卻無人知道,一手提著一個皮箱,一手提著雨傘,靜靜的出了機場。這事情我覺得有一大教訓,得勝與不得勝的,將來到主面前,就大有分別,有的大有尊榮,有的僅僅得救,如在火裏經過一樣,何等可惜。

再看,主不但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承認他的名,表明得勝的人,主在天父天使面前,都要承認他們的名字。這是何等寶貴。但要主在天父天使面前承認我們的名,照主所說,是有條件的。「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這就是條件,我們應該在人面前承認我主的名,雖然或有艱難,有逼迫,也要承認我主的名。各位,不知你在人面前有沒和承認主的名。

有一個人,是在第二世紀教受逼迫的時候,被捉到國王面前被審判,王要他棄絕主的名,他不肯棄絕。王很生氣說:如你不肯棄絕你的主,我要把你充軍到遠方,離開家庭。他聽了笑笑,對王說:我不怕,你縱然把我充軍到遠方,但有一個地方你不能把我充去。王更生氣說:有甚麼地方,我不能把你充去。他說:你不能把我充到遠離基督的地方。因為主常與我同在,主永不撇下我。王又更生氣說:我要把你的財產充公。他說:我不怕,因為我的財產在天上,你連摸也摸不著。王氣極了,說:你再說,我就把你殺死。他大笑起來,說:我不怕,因為我已經死了。王說:你瘋了嗎?你明明站在這裏說話,為什麼說你已經死了呢?他說:是的,我已經死了,我已經與主同死,四十年前,我就已經與主同死了,現在我的生命與主一同藏在神裏面。王聽了,垂頭喪氣,無話可說,也沒有方法難為他。看看他旁邊的同僚說:我沒有方法來處置他。把他充軍到遠方,他不怕。把他的財產充公,他也不怕。殺死他,也不怕。你們有甚麼方法來處置他呢?他們彼此相望,都想不出方法。各位我們要至死忠心,承認主的名。願主施恩。請各位低頭祈禱。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