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 以賽亞書廿六章十五節

今年培靈會的會訓,是用以賽亞書廿六章十五節。這節經說:「耶和華啊,你增添國民!你增添國民!你得了榮耀,又擴張地的四境!」為甚麼拿這節經來作會訓呢?這就因為這節經的祈求,就是培靈會的祈求。

第一,這節經所求的,是增添神國的國民;今培靈會所求的,也是增添神國的國民。然我們所以有如此迫切的祈求,就因為在中國千人中只得一人名義上是基督徒。雖然名義上有四十多萬基督徒,但到底四十多萬人中有多少是神國的國民呢?雖然禮拜堂內有四十多萬個人頭,但到底有沒有四十多萬個人心呢?事實回答說,許多基督徒把頭給與基督,卻把心給與魔鬼!啊,因為這個原故,所以今日我國教會似乎發達,其實是一株滿樹都是葉,卻沒有果的無花果樹!既是如此,所以我們要懇切求神增添神國的國民。

其次,這節經所求的,是擴張神國的四境;今培靈會所求的,也是擴張神國的四境。然我們所以求擴張神國的四境,就因神國在中國所有的領土不過只有一小角而已!啊,在中國雖然有八千多間福音堂,在外表看來,似乎神國已經擴張到四境了;但實際的講來,到底有多少間福音堂是屬上帝的呢?因為這個原故,我們要懇切求神在中國擴張神國的四境。

又其次,這節經所求的,是願神得了榮耀;今培靈會所求的,也是願神得了榮耀。然我們所以願神在中國大得榮耀,就因神在中國蒙了深厚的羞恥。因為這個原故,所以我們要迫切求神在中國洗去他一切的羞恥,得回他一切的榮耀。

感謝神!這節「耶和華啊,你增添國民。你增添國民,你得了榮耀,又擴張地的四境」的經,不獨表出我們的心願,且暗示我們要知二件事,要行一件事。我們若照著暗示的去知,去行,就可把以上所祈求的心願,成為事實。茲把這節經所暗示我們要知的兩件事,和要行的一件事分論如下:

暗示我們知的第一件事,就是人不能增添神國的國民,和擴張神國的境界。這些事惟有耶和華才能。

這個暗示,乃在「你增添國民,你增添國民」這兩個「你」字上顯出。試思,以賽亞在這裏為甚麼不說,「我」增添國民,「我」增添國民,又擴張地的四境呢?他只說「你」而不說「我」,豈不是因他深深的認識自己是個智能有限的人,同時又深深的認識耶和華是全智全能的神麼?

啊,各位,你有沒有以賽亞一樣的認識?你在各事上靠神多還是靠己多呢?你的禱詞是怎樣的呢?是否像以賽亞一樣說,耶和華啊,「你」增添國民,「你」增添國民,還是耶和華啊,「我」增添國民,「我」增添國民呢?可惜許多神的工人,自視為全智全能的人,在他們口中,聲聲都是我,我,我……卻沒有一句「耶和華你」的話。今教會既多這樣只知有我而不知有耶和華的工人,故雖終夜撒網,但到底終夜無所得!雖有所得,但所得的,也不是神國的民,不過是某某會的會友而已!為甚麼呢?這就因為智能有限,而又離神獨立的人,不能增添神國的國民。

我們若查考聖經,就知要救一人,須有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可見的工作,這是人的工作;一方面是不可見的工作,這是神的工作。現舉一例來說,在使徒行傳十六章十三節紀著保羅等對聚會的婦女講道;十四節紀著主開導呂底亞的心,叫他們留心聽保羅所講的道;十五節紀著呂底亞和他一家都領洗了。由此可知呂底亞的得救,從表面看來,似全是保羅等的工作;但從內裏看來,才知是主的工作。這因為主若不開導呂底亞的心,那就保羅等唯善頒真道,但只能將道講入人的耳,實在不能將道講入人的心,更不能講入人的靈。所以,凡是離神獨立,只知恃己而不知靠神的人,他只能為教會增添「人頭」,增添「會友」,卻不能增添神國的國民!因為這個緣故,我們要與神聯合,求神親自動工,增添神國的國民。

暗示我們知的第二件事,就是人不配得甚麼的榮耀,惟有耶和華才配得一切的榮耀。

這個暗示,乃在「你得了榮耀」這「你」字上顯出。試想以賽亞在這裏為甚麼不說,「我」得了榮耀呢?他只說「你」而不說「我」,豈不是他因認自己是不配得甚麼榮耀的人麼?豈不是他因認識自己是嘴唇不潔,無可榮耀的人麼?豈不是他因認識自己是工人,雖作了工,還要說是無益之僕的人麼?豈不是他因深知求自己的榮耀就必有禍麼?豈不是他因深知搶奪神的榮耀就必更有禍麼?

可惜許多神的兒女,沒有以賽亞那樣的認識!不認識己是一個不配得榮耀的人,也不認識己是僕人;故只有「我」而沒有耶和華;只高舉己而不高舉神;只以榮耀歸給己而不歸給神;更甚的,還膽敢搶奪神的榮耀。今惟願我們因這節經的暗示,而深知己是不配得榮耀的人,將一切榮耀歸給神,做個心中尊主為大的人。

以上所講的,是暗示我們要知的二件事,今講到暗示我們要行的那一件事。

暗示我們要行的事,就是禱告,──就是傳道不離禱告,禱告不離傳道的禱告。

試想以賽亞為甚麼不單獨行動呢?這就因為他知離了神他就不能作甚麼。故他一方作工,一方還要禱告,這「耶和華啊,你增添國民,你增添國民,你得了榮耀,又擴張地的四境」的話,就是他在作工中的禱告。

禱告是甚麼?原來禱告就是人與神聯合,進攻魔鬼的靈戰。就是那蒙了救贖的人與神拯救罪人的同工。啊,人惟有與神聯合,才能勝過屬靈氣的魔鬼;惟有與神同工,才能拯救臥在惡者手下的人。由此想來,我們所以不能增添神國的國民,就因我們不順服那得人的法則。這傳道與禱告並行,就是得人的法則。可惜我們只知在街上奔跑傳道,卻不知先在密室禱告。

各位,你我要得人麼?要作得多人的漁人麼?若是,你我就必須與主同工,我們若要與主同工,就必須藉著禱告。這因為人藉著己的禱告而得與主同工;主藉著人的禱告而與人同工。故禱告就是人與主同工所必要作的一件事。

說到主與人同工這一件事,這不是我們的理想,卻是昔日今日的事實。我們一查考聖經,讀馬太廿八章廿節,就知主如何的應許與門徒同在直到世界的未。又讀馬可十六章廿節,就見得聖經明明的紀著主和門徒同工。又讀使徒行傳十六章十三至十四節,就更顯明的知道主如何的與使徒同工。故我們查考聖經,就知主雖然升了天,但他在地的工作仍未止,他現在仍然關照他的教會;仍然親自叩人的心門;仍然住在那些接納他的人的心內。感謝神!主今雖在神的右邊,但他也是全能的,無所不知的,無所不在的主,故他不受甚麼限制,能夠與我們同工。

各位,你我若要增添神國的國民,擴張神國的四境,叫神得了榮耀麼?那就願你我知道,除了藉著禱告而與主同工外,實在沒有別法!實在沒有別法!

各位,我們若與主同工,結果不獨令人得救,令神得榮耀,且令自己得福。因為惟有與主同工,才能使工作的軛是易負的,工作的擔是輕省的。若我們離神獨立,就必覺得工作是擔不起的重擔,是捱不過的苦差。故離神獨立的人對於救人的工作,只有灰心與失敗!

啊,今日我們的大病,不在作工太少,而在禱告不多!

各位,你在此次會中,若不得主的改變,使你看輕禱告的眼,轉為看重;把你單獨的行動,反為與主同工,那就是徒然的來會了!惟願我們今後,把禱告列在第一重要的地位,列在一切工作的前,在禱告中產生一切!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