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勸你獻身為活祭

陳崇桂

──以斯拉三章二節六節──

當以色列人自巴比倫回國的時候,城邑荒蕪,房屋傾倒,市面蕭條,百廢待舉。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建設如何開始?先建設甚麼?次建設甚麼?那時他們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頭一件事,是建築一祭壇,在壇上獻燔祭。大學有這麼一句話:「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主耶穌亦說過:「你們要先求神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人的禍患,就是不知先後,顛倒本末。把世界的需要放在先,把上帝的國和他的義放在後。結果兩件皆失。比方一個人想將一根大樹拉入屋裏,他要怎樣辦呢?先把枝葉向先入麼?不行!因為枝葉必會撐住門框。必要先將樹頭向先人,才可以連枝帶葉都拉進去。我們先要求神的國和他的義,就是這個道理。可惜許多青年不是這樣!他先要求衣食,把神的國和他的義放在末後;終歸,連衣食也弄不到手。人生許多罪惡,就是從此而起。

以色列人建祭壇,是要獻燔祭,把一隻羊放在壇上焚燒。這是教訓我們要犧牲;將身與靈一切都獻於上主。如想我們中國的同胞歸主,就非我們中國的基督徒犧牲不可。查考世界各國的教會奮興史,都必有其本國的基督徒的犧牲作代價。

前兩年,兄弟到羅馬城,這城就是保羅被囚為主犧牲的地方。城中有一座全用石頭建築的大戲院,可以容納數千人;內有一間石室,是安置野獸的;隔壁又有一間房子,是囚禁基督徒的。野獸餓了,就將基督徒給牠們果腹。當時羅馬人就以此為遊戲,取樂。基督徒遭遇這樣慘殺的,不知凡幾。然而他們並沒有一些懼怕,而且歌詩,祈禱,樂意為主捨命,那裏又有個洞,我也曾入去遊過。這洞從前是基督徒隱藏著讀經,祈禱的。因為當時羅馬政府壓迫基督教,不准作禮拜,所以基督徒就潛蹤匿跡的走到這個洞來,暗暗地讀經,祈禱。洞中又有個小池,是用來施洗的。並且有許多墳墓,是葬基督徒的。內有一墓,是一個少女的。墓前刻有他的石像。他為道捨命。臨刑時,迫害者以刀架在他頂上;對他說:「你不信耶穌則生,信耶穌則死。」這個女子寧願死,都不願不信耶穌。他的像塗滿了紅色,好像血一般。一見便知他是為道捨身了。

又有一間禮拜堂,是紀念一個兵士為道捨命的。堂之旁有他的墓;墓旁刻有他的像,像身上插著許多箭,每枝都有血流出。他當臨難的時候,被人綑綁在木架上對他說:「你如願背教,就釋放你;不然,就亂箭射死你。」他因不願背教他就犧牲了性命。

羅馬城,在「三百五十」路中有一間禮拜堂,名叫聖保羅堂。門前有尊大銅像,即是保羅的像;手執一本聖經,眼望住羅馬城。我站在像前看他,心中大受感動。看他的神情,他似乎這樣說:「你們羅馬人啊!你們可以斬我的頭,但我所傳的主耶穌終必得勝。福音是上帝的大能,到底有一天你們羅馬人必要個個都屈膝於主的足前。」保羅的信德沒有落空,羅馬國早已歸主,他的名勝古跡,無一不是屬基督教的。

保羅與尼羅王同時。那時尼羅極尊貴,極榮耀;保羅只是一個囚犯。尼羅王一發怒即可以殺保羅。但現在尼羅如何?保羅如何?保羅,則有許多人紀念他,讀他的書;又有禮拜堂稱為保羅堂。世人以保羅之名為榮耀,所以現今有許多李保羅,張保羅,林保羅,卻沒有一個人願叫做尼羅。外國入則有把他的狗叫做尼羅的。

羅馬人之所以信耶穌,乃因當日羅馬信徒的犧牲。不論哪一國,都必要有其本國信徒犧牲之後,福音才能夠興旺。英國如是,瑞典國也如是,無國不如是。我中國不能例外,故欲求中國同胞信主,就少不了中國信徒要犧牲,或捐錢,或出汗,或流血。除此之外,沒有別個便宜方法。凡欲得一件寶貝,先要出這件寶貝的代價。我們信徒犧牲,就是出同胞歸主的代價了。

中國革命,先由廣東發起,今其勢力,已伸張到全國。回憶過去,為革命而犧牲都不知凡幾。基督教入中國,最先入到廣東,如欲推行全國,必要我們為主犧牲。

美國有許多地方,未能建全間禮拜堂,他就先建一層,以便聚會。後來教友多了。金錢足了,便加高擴大,而成一間大禮拜堂。正如當時以色列人回國,無力建聖殿,就先築祭壇一樣。他們並沒有等待有力量建造聖殿的時候,才築祭壇。他們不能做大的,先做小的。我們志向不可不大,眼光不可不遠,然而此中有一危險,就是:我們不能做大事時,就袖手不做事,就不肯做眼前的本分,殊不知欲登高,必自卑;欲遠行,必自邇。忽略手中本分的人,決不能做大事。小事做不好的人,決沒有大事要他來做。你在小事上忠心。人才會交大事你管理。可惜教會中許多人把他的一千銀埋藏在地下,弄到沒有一點用處。

甚麼是大事?甚麼是小事?世界許多誤會了。可惜我們中國人總以升官,發財,殺人,為大事。殺人總要殺得多為英雄;搶銀總要搶得多為本領。能招一千土匪的,可以做團長;能招一萬土匪的,可以做師長。中國近來,就是這種現象!

從前法王拿破崙,殺了數十萬人,人皆說他能幹大事。與他同時代有一個小姑娘,是英國人。家甚貧,衣服襤褸,沒有鞋穿。但她愛讀聖經。那時不是家家都有聖經,只是禮拜堂有罷了。她每禮拜要行數十里路,到禮拜堂去,向牧師借讀。讀熟一章,就回家去背給人聽。她如此愛讀聖經,就感動了一位牧師開辦聖書公會。大英聖書公會,乃因此而成立。我們今日這麼容易得著聖經,都要感謝她。我在倫敦時,得見她所讀的聖經,寫有她的名字。這樣,試問殺人的拿破崙與這個姑娘比較,他倆所作的事,孰大?孰小?

耶穌來世,不是做小事。他要把天國建立於地上,這事何等大!但他每天幹的甚麼?我曾在加利利登山遠望,見加利利各城各鄉,因此聯想到耶穌當日往各城各鄉傳道的情形。試問他這樣往來傳道,是作大事?抑或作小事?他有時在井邊與婦人談道;有時給小孩子祝福;有時療治病人。以世俗人看來,必以為小事。殊不知這事才是真大事。

耶穌不做王而傳道,他以為做王是小事傳道是大事。我們當明白何為大事,何為小事。能做耶穌與保羅所未做完的事,就是大事。

今再說到以色列人築祭壇的事。他們築的時候,沒有忘記將來建殿的計畫。祭壇不過是聖殿計畫中的一部分。所以現在的壇,須與將來的殿相稱。沒有聖殿則無祭壇,我們每日的生活,亦然。雖然要盡力做眼前的本分,忙碌許多瑣屑的事,然而不可忘記:我們所做的事,是天國計畫的一部分。我們是繼續做救主耶穌,和彼得保羅沒有做完的工作。我們是續寫使徒行傳。我們雖在小處下手,卻不可不在大處著眼,總理固要密微,規模卻要遠大,二者缺一不可。

某女士為英國宰相麥克唐諾的秘書,她自述說:她每日自早至晚,忙碌些瑣碎信件,公文,她心裏非常高興,她很歡欣鼓舞。因為她想到,自己也是英國政治計畫中的一部分。英國政治如同一大機器,她雖然不過是一小螺絲釘,亦是不可少的。救主耶穌對於世界建立天國的大計畫,大機器,我們得佔一部分,得做一小釘,亦是莫大榮幸;我們該當怎樣歡喜快樂,存著感謝的心,去過我們每日簡單的生活。

末了,我要問諸君,有未決心獻身,靈於主者,我就奉主的命;勸你將身,靈獻上作活祭,任主使用,歸榮耀於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