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米羅斯人受咒詛

陳崇桂

──士師記五章二十三節──

這題的背景,就是古代的一件史事。當時以色列人,受迦南人壓迫二十年;有個女先知底波拉起來,提倡打倒迦南,使同胞恢復自由。他們經過艱難險阻,終告成功。於是大家歡喜唱歌讚美主。回憶戰爭的經過,同胞中有拚命敢死,犧牲於戰場的;然而也有袖手旁觀,不幫助耶和華作戰的,這就是米羅斯人。所以耶和華的使者說:應當咒詛米羅斯人,大大咒詛其中的居民。因為他們不出來助主作戰。米羅斯人的罪,並非做內奸,不過是守中立;並非做錯甚麼事,不過是不肯盡本分。其罪從消極而來。

有首詩說:「世間似有兩軍對敵。」這就是善與惡相對。我們從善從惡,必須立志選擇。我們既是主的信徒,就當助主作戰,總不能像米羅斯人守中立而且沒有守中立之理。不是幫助上帝,便是幫助魔鬼。主耶穌說:不與我同心者,就是攻擊我;不為我收斂者,便為我分散。現今教會情形,許多教友守中立。他們不做一事,好像病人躺臥床上,只望人來幫助他;他並不覺得自己有本分,有責任。他到禮拜堂敘集,也要牧師多謝他。他常自誇說:不做壞事。但試他做了甚麼好事。主耶穌說:有一人下耶利哥,中途遇賊,搶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後來有祭司和利未人經過,都不理會他。他們的罪,不是做賊打傷人,乃是不肯幫助人。

我們常自號為基督精兵;但不是與主上戰線的兵,卻是後方病院的兵。教會今日之所以未能得勝,就因為前線無人作戰。可惜牧師們要在後方療理病兵,沒有工夫上前方打仗。我們當求聖靈激發我們的熱心,人人皆上前線作戰,為主犧牲。

我們研究米羅斯人不出爭戰的原因,大抵有下列幾種:──

(一)他們懶惰 際斯國家多難,千鈞一髮。在別人則奔走呼號,忙個不了;他們卻因循苟且,偷安了事。人做好事,我們推論他為甚麼做好事;其實就因為他是個好人,不能不做好事。人不做好事,我們又推論他為甚麼不做好事;其實就因為他不是個好人,所以不能做好事。圓者轉動,因為牠是圓的,不能不動。方者立定,因為牠是方的,不得不立定。懶惰的人,沒有主的生命,所以他不能作主的工夫。我們如有主之生命,自必為主效勞。耶穌說:燈不可放在斗底下,要放在燈檯上,使進來的人得見亮光。燈如放在斗底下,就要火燒了那個斗,光才可以顯現。不然,先就永遠埋沒。聖靈的火在人心,也是這樣。你如撲滅他的感動,就是熄了他的火。如上帝的火在你心中燃燒著,你必不會懶惰。

人分身,魂,靈,三部,聖靈的火,在人的的靈中燃燒著,叫他的魂醒悟;身體因此而活動。如身體有不活動,腦筋有遲鈍的,為因他的靈無力所致。如接受聖靈的人,不獨靈會活,身體也會活。我們的才幹,未能盡量發展,如同女子纏足,叫足不能盡量發展一般。若是主的聖靈在我們的靈中,我們的才幹必大大發展,盡量發展。有一個孩子,他十幾歲還不會行走,從來要人扶持。他的母親請醫生來診察他;醫生說:他的腳沒有甚麼病,本來可以行走,醫生帶他入醫院留醫,安置他睡在一個傷兵的旁邊。一天,那傷兵發起癲來,手裏拿一把刀找人來殺。孩子看見了,十分害怕,馬上跳起來,向外面跑去。傷兵隨後追上,孩子愈跑,傷兵愈追;傷兵愈追,孩子愈跑;從三樓跑落二樓,從二樓跑到地下,跑到花園。傷兵沒有追來,他才停住腳。於是他又倒在地上。醫生叫他轉回樓上,他說不能。他剛才能走,是因為那個發癲的傷兵嚇他逼他走的。教會中像這個孩子的也不少,不曉得自動的讀經,祈禱,為主作證;而要牧師或傳道幫助他,激動他。這是因為他心中缺少聖靈之火。不然,定會自動的作事。

(二)自暴自棄 米羅斯人不出戰的第二個原因,就是自暴自棄。他們聞角聲之時,心裏說:我們米羅斯不過一小村莊,人數不多,無關輕重,我們在國中,算不得甚麼?有我們不多,無我們不少。這種假謙卑,害人不淺!假謙卑,等於真驕傲。驕傲者,自以為凡事都能;自棄者,自以為凡事不能。驕傲者,以為神造了他之後,就完工了,再沒有別人;自棄者,以為神造了他之後,就後悔了,錯加了他一人。試想當日以色列危急之時,人人都像米羅斯人那樣想法,個個都以為無關輕重,這樣,誰出去打仗呢?以色列人不要永遠為迦南人的奴隸麼?神要求我們的,是各盡其力。不要因為不能做多,少的也不做;因為不能做太,小的也不做。在一個大機器內,每個小釘,也是不可少的。又如一個馬蹄沒有釘好,馬不能跑;因為馬不能跑,送信的遲慢;因為送信的遲慢,總指揮誤了軍機;因為誤了軍機,兵敗了;城破國亡了。城破國亡的原因,乃是因為一個小釘子。我們信徒在教會中,各有各的用處,幸勿自暴自棄!記得耶穌曾設一個比喻,說:一個僕人,把主人交給他的一千銀子,埋藏地裏,沒有生利。後來主人回來算賬,大大斥責他,他以為所受的資本比別人少,他就自暴自棄的埋藏不用,致遭刑罰。唉!這個僕人,真可為我們作鑑戒。

(三)膽怯懼怕 米羅斯人不出戰的原因,亦是膽怯懼怕。他們聽見號筒吹響,招人出來攻打仇敵;他們膽怯懼怕,隱藏起來。正如後來和米甸人戰爭,他們當中膽怯懼怕回家的,竟有二萬二千人;拚命勇敢的,不過一萬人。在人生戰場上,在屬靈戰爭中,我們所急需的,亦是膽量勇敢。我傳道了二十餘年,愈久愈覺勇敢的重要。彼得在五旬節時,何等大膽;在官府,長老,大祭司,及全公會面前,為耶穌作證。人們看見,驚奇他的膽量。他後來被釋放,到會友那裏去,一同祈禱,他們還要求膽量,使他們可以勇敢為主作證。今日教會所缺少的,不是口才,知識,乃是膽量勇敢。我們當求主加給膽量,使可以大膽在異邦人中作證。我曾問過一個中學生,問他晚間有祈禱沒有。他說:有,在床上被裏祈禱,因為怕同學恥笑。唉,真可惜!人作壞事,不怕人笑;祈禱,讀經,反怕人笑。這是甚麼道理!五旬時,門徒被聖靈充滿,人看他們是新酒灌滿了。因為酒醉的人,有一個特色,就是大膽。今我們在人前不敢承認主,沒有勇氣主張公道。這就是沒有聖靈充滿的表徵。

米羅斯人,不肯出來幫助上主,攻打仇敵,乃因他們懶惰,自暴自棄,膽怯懼怕。所以上帝大大咒詛他們。我們應當自省,查察自己是立在哪一邊?立在上主一邊?抑或立在惡魔一邊?我們只要選擇,當中無中立之可能。不是幫助上主,便是幫助惡魔。從前英國與德國打仗,瑞典和挪威守中立。惟是在靈性上之戰爭,上主與惡魔之戰爭,我們決不能守中立。約書亞臨別,對選民說,要選擇一邊,或事奉上帝,或事奉偶像。然則我們今日事奉誰?奉事上帝麼?就當全心獻給上帝。不然,就不配稱為基督徒。

有個孩子,在禮拜堂聽見牧師講這選擇的道理;他回家去,在地上劃分兩邊;一邊寫是上帝的,一邊寫是惡魔的。他站在中線上,說:我要選擇上帝的一邊!於是他便跑往上帝的一邊站著。我們也要如此決心選擇。我們在教會中,幸勿做個消極無用者,又幸勿做病兵在後方病院,不能上前方打仗。我們既是從主,就當盡忠竭力,服務教會;把自己的能力才幹獻與上主,為主打美好的仗。千萬不要像米羅斯人受上主嚴重的咒詛!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