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犧牲奉獻的快樂

陳崇桂

──歷代志下二十九章二十七節──

這一段古史,可以作我們今天的教訓。古人獻燔祭,是獻牛羊,用火焚燒;燔祭一獻,大家並不怨天尤人,憂愁懊喪,說:可惜又燒去了幾隻牛羊!使我們受了不少的損失!他們不是這樣。他們燔祭一獻,就大家唱歌,作樂,歡欣鼓舞。現今獻祭的禮已經廢除,但獻祭的原則,卻永遠常存,我們如獻身體,靈魂,服事上帝,這就是獻燔祭了。不過其中有個緊要問題,我們所應知道的:我們這樣犧牲奉獻,是否帶著歡喜快樂?

人們莫不承認犧牲是應當的,是不可少的。只是我們許多人,把犧牲當作義務,不當作權利;出於勉強,不出於樂意;以犧牲為苦,不以為樂,是不得已而奉獻;燔祭一獻,即發怨言,流眼淚,沒有帶著唱歌,作樂,歡欣鼓舞。這是大錯而又特錯哩。其人生最大快樂,最大幸福,正是在乎犧牲。

犧牲有三種:──

(一)對己 人欲成大事,必要刻苦小體,以養成大體,抑制私慾,以修靈性。凡放縱情慾的人,在世必不能成就大事;能夠克服自己,看自己與耶穌同釘死的人,才能與耶穌同活,得真正的快樂。青年人無不願意快樂;但須知世間沒有一件事能夠比得上得耶穌的生命,和上帝的聖靈這麼快樂。這種快樂,不能以言語形容,惟有自己親自經歷,才可以領會。所以青年人幸勿以為信了耶穌,不能任情作事為苦;其實這樣,才可以有真的快樂。

(二)對人 為人犧牲,就是幫助他人,求他人的利益。世間最大最有趣的快樂,莫過於捨己為人。可惜許多人,只懂得收入,不懂得施出,只求別人服事自己,不願自己服事他人。這種人必沒有快樂,我在北方相識一位太太,她雖然富厚,但是終日愁苦,其原因不是缺乏甚麼,不過是只顧自己,不顧他人吧。我為挽救她的弊陋,勸她買些東西送給醫院的傷兵,又勸她的女兒送些物件給孤兒院的孤兒。教她們幫助人,叫他們得些快樂。

(三)對神 人若把自己的身體,靈魂財產,獻於主,此人在世,必大有快樂。保羅西拉為主名坐監,他們不以為苦,他們在監中也歡喜,快樂,唱詩,禱告。前在江西省,有三個西數士被土匪擄去,即博牧師夫婦和蓋小姐。他們與幾個華人同囚於一間小房子。一晚,土匪把幾個華人殺了,他們以為自己亦不能幸免。於是他們三人跪下禱告,等候殺身,歸回天國。那知土匪卻不向他們動手,後來還要釋放他們。蓋小姐告訴我們:她們在等候殺身那晚,她們跪下禱告,心中十分快樂,以為有機會為主流血,是莫大的榮幸,及後聽得不會殺她們,她們卻可惜失去為主捨身的機會。此可見為主犧牲,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

燔祭要隨著唱歌,犧牲要帶著快樂。不但是應當的,而且是不可少的。因為這快樂是出牲的能力,是工作的力量。所以尼希米說:「因靠主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孟子說過:「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做好工,非有勝利的工具不可。喜樂就是做工勝利的工具。勉強作工,以工為苦,則不能做成好工。惟有以傳道為樂的牧師,才會傳道;惟有以教書為樂的教員,才會教書。眼巴巴的,等候工作早完,趕急出去,在工作之外尋樂的人,決不能成功。

愛狄生所以能發明電燈,留聲機,以及許多物品,現在八十多歲,還是自早至晚,工作不息的,是因為他以他的工作為快樂,他的工作,是他的嗜好。愈染愈深,愈做愈好。傳他新婚之日,帶著新婦,坐車從工廠門前過,即停車,叫新夫人坐在車內等候,他進去有點事,即刻出來。誰知他一進工廠,埋頭做他的工,即忘記了一切。他的新夫人等候許久,不見出來,進入工廠去找他,他見了新婦,才記起那日是他的新婚,例當停工一日,才陪著新婦回家。我們為主作工的人,亦必要具這種快樂的精神。

然而怎樣在工作中,得到快樂呢?這就全在乎工作的對象,關係如何,作工的動機如何。雅各為他所戀愛的女子拉結作工七年,這七年之久,他要白日受盡乾熱,黑夜受盡寒霜,不得合眼睡覺,然而他不以為苦,反以為樂,看七年如同幾天,這是因為他深愛拉結。別的僱工是勉強做的,他卻樂意去做,因為他與主人的關係,和僱工,大不相同。他作工的動機,和僱工有天淵之別。

假使我們重生了,接受了主耶穌的新生命,新能力,新光,新熱,眼光一變;志趣不同,我們對己,對人,對神,都有新的關係。宇宙觀改變,人生觀亦隨著不同。看出人生的尊貴,自己的可能,永生的命運。從前以放縱情慾為樂者,今以為苦;從前以節制為苦者,今以為樂。既認識神為父,耶穌為主人,為朋友,就服事主為榮,以為他受苦為樂。燔祭一獻,就唱歌讚美。

但可惜許多作主工的人,不是這樣。他們一獻燔祭,就心裏憂愁痛苦,以為作主工是很難過的事。他們的兒女見得這個情形,總沒肯繼父志去傳道。我有一位兄弟做醫生,他和我同住過一年,他常說做醫生如何如何辛苦。我的兒女與他親近,受了他的暗示,沒有一個願意去學醫的。若是叫他們傳道,他們是必願意,因為他們的父親是樂意傳道的。

我們作主工的人,不要灰心!灰心極為危險。灰心是失敗的象徵。魔鬼不會引我們犯大罪,他會叫我們灰心。人如訪友,先要投一張名片進去。魔鬼想入我們的心,也是先投一張名片;他的名片,即是灰心。你若不拒絕,領了他的名片,灰了心,就會自暴自棄的去犯罪了。

中國教會,近來受潮流影響,受外力壓迫;許多信徒因此而灰心,以為教會前途,沒有希望,殊不知主耶穌終要得勝。以賽亞預言耶穌說:「他不灰心,也不喪膽。」我們應當把他字改作我字。即「我不灰心,也不喪膽。」保羅有句話,最安慰我的心,就是:「上帝將耶穌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地上,和地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此可見我們的主耶穌,必得最後的勝利。我中國人到底有一日會屈膝於主前,口稱基督為主。

比方,「二加二本是四,」卻有人說:「二加二是五。」有權勢的人也說是五,有學問的人也說是五,大家聯合起來,擁護「二加二是五,」打倒「二加二是四。」但究竟二加二是四。二加二是四到底得勝。真必勝假,愛必勝恨,光必勝暗,上主必勝過魔鬼。我們相信無論如何,主耶穌必得最後的勝利。所以我們不要灰心,我們只要努力為主作工,快樂為主犧牲。

末了,我要勸諸君把自己當作祭物,放在壇上奉獻,且要永不取回,不久有一位繆受訓先生,是福建人,他到湖南聖經學院講道,述說自己獻身的經歷。他獻身的時候,閉門祈禱,執起筆和上帝立約。他這樣寫著:「立字據人繆受訓,現今願將身體,靈魂,奉獻於上帝,自今以後完全屬上帝,永遠不取回,恐口無憑,特立此為據。某年某月某日繆受訓親筆。」寫完,讀過,安置在衣箱裏。如有灰心,萌退志,便取出來看看,提起自己已經獻身,無法收回。這個法子,很有幫助,願諸君效法他這樣清楚的奉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