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二、福杯滿溢

曾霖芳牧師

若有人問全部聖經何處最寶貴,我大膽說:約翰三章十六節。

若有人問舊約那段聖經最珍貴,我大膽說:詩篇二十三篇。

約三16與詩二十三,都是說神的愛與永生,實在是最寶貴的。這詩寶貴,尚有一個理由,不論在任何環境中,都可以使用:快樂、悲哀、順利、逆境,時時一樣適用,所以太寶貴了。

「福杯滿溢。」這句話很能代表這篇詩的性質,也可以用這篇詩代表詩篇中恩典一類之詩。神的恩典無限,慈愛難測,安慰深厚,福杯滿溢。此外,還可代表另一類詩篇的內容,就是古代信徒對神信仰的體驗和見證。這種信心的見證在很多詩篇中常可見到。耶和華是我的拯救、亮光、磐石、保障、力量、避難所……詩篇中常顯出這一類的性質。

人信神,信什麼?從信心上得到什麼?本詩就表兩方面:神方面──神的恩典。人方面──人的信仰。

也可以說本詩是我們美好的信經,關係實在很深呵!

今天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本詩是事實。根據事實來看這詩。

這篇是事實,如果明白其事實,就必明白其中說什麼。

有一年,讀者文摘,登過一篇有關詩篇二十三篇的文章,文中說有一個牧羊人──他的祖先也是看羊的人,在猶大和阿拉伯附近地方牧羊,他將聖地牧羊之事實說出,那些事實與詩篇二十三篇相符。現在,我們來看看大衛時代,猶太人怎樣牧羊:牧人怎樣?羊怎樣?

(一)無憂無慮

「耶和華是我牧者」,神是一個看羊的人,我是一隻羊,我一定沒有缺少,如果是屬於牧人的羊,什麼都不會缺少,如沒有牧者,情形就不同了。正如主在世看見許多人,如羊無牧,流離失所。祂就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彼得也說:「你們從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卻歸到你們靈魂的牧人監督了。」我們前時是沒有牧人的羊,不認識神,現在已有了牧人照顧、約束。這樣就沒有缺乏了。早起,牧人帶羊到草場上,晚上回來,天天一樣,羊每日的生活,無憂無慮,每日飲食,神會供應,「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沒有牧人的,憂憂愁愁,我們是有神為牧者,無憂無慮。說是容易,但有許多人知道神照顧他,仍然憂慮,自知不過百歲壽,常懷千歲憂。這也可以說是基督徒信心的弱點。

世上如果真有無憂無慮的人,那就太美好了。這裏說無憂無慮,並不是指有很多東西的意思。有許多人,有錢還拚命扒錢。他們「有」東西仍有「缺乏」的。我說這詩是代表知足的心,有了知足的心,就一無所缺。這樣的人生,是快樂的人生。有一個弟兄,沒有錢,他很感謝神,對著一盤青菜食飯,也很快樂,他寫有一篇不能稱為詩而很有意思的詩:

有人有飯不能吃,有人能吃沒有飯,
  我今有飯又能吃,感謝天父大恩典!
  很能代表知足常樂,無憂無慮的神的兒子。

(二)安安靜靜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2)後句可譯為「領我在安靜(或靜止)的水邊」。牧人常把羊帶到草場食草,飽了,躺在草地上舒舒服服,反嚼所食的。之後,安靜中躺臥著。羊不飲急流之水,牧人就常到安靜之水旁,如果水流很急,牧人就挖洞引水給羊喝。使羊安安靜靜喝水。今日第二個意思,就是「安安靜靜」,如果用兩個字,就是「放鬆」。許多人為著家庭工作,世界大勢……人生常在緊張中。但耶和華使我躺臥在青草上安靜下來。「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詩四8)「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詩一二七2)許多人缺少安靜生命,一天到晚緊張緊張;我們有主帶領,就應該安靜,放鬆,真正的放鬆;安息,真正的安息。這樣,就能真真享受信心的效用。聖經說:「心中安靜,是肉體的生命。」(箴十四30)有一個醫生說:「幾乎每個病都與情緒有關。」緊張,不放鬆……各樣的病也會出來。

這裏,我要說一個真正安靜的人──彼得。希律殺了雅各之後,又拘禁了他。並且決定明天就辦他,而彼得在這樣緊張的情形之下,心裏卻好像很安閒的說:「隨他啦,明天的事,主會安排。」就在監中睡覺,雖然兩個兵丁一邊一個看守著,他卻睡得很甜,等到天使拍他的肋旁才醒──肋旁是最怕癢的地方,要拍肋旁才醒,想當然是睡得太甜。這就是安安靜靜的人生。

明天的事讓他吧,自然有主來安排。只管放鬆、安靜、安息,學效彼得這樣的信心。心中不能攪動的安靜,這種安靜的睡覺,在生命中會生莫大功效的。也就是我們對牧者的信心。

(三)穩穩當當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4)──猶太國有一地叫死蔭的幽谷,人到猶太國去,如不到這谷去看看,可以說是「虛此一行」。但這谷實在沒有什麼好看。位置是在耶利哥南邊耶路撒冷與死海中間,四哩半的山谷,兩面高一千五百呎,太陽照不到,陰翳黑暗,下有深坑,羊走經這谷,非有牧人帶領不可。羊跑到坑邊,就不敢過,牧人叫羊跳過去。常有野狗豺狼,牧人以熟煉手法用長竿將之打下坑去,有時羊不慎跌下,牧人就用杖凡上來──這些完全是事實。如果我是羊,我經過這谷就不害怕,我知道有牧人在,他必幫助我,我的心就穩穩當當,換句話說,有勇氣。這是寶貴的意思,世界有崎嶇之道,深幽山谷,黑暗陰影。走經這裏,實在很危險,若真有主,心中就穩穩當當。詩說:「他心堅定,倚靠耶和華,他心確定,總不懼怕。」(詩一一二7-8)大衛常說:「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我還怕誰呢?耶和華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耶和華是我的保障,我還懼誰呢?……雖有軍兵安營攻擊我,我的心也不害怕,雖然興起刀兵攻擊我,我必仍舊安穩。」(詩二十七1-3)可拉後裔也說:「地雖改變,山雖動搖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詩四六2-3)──不是我,而是我們。他們有這經驗,每個屬神敬畏神的人都有這經驗,因祂與我「同在」。

「死蔭的幽谷」,蔭影雖是虛幻,卻叫人害怕。這世界是可怕,黑暗的影子是可怕──這世界有戰爭的陰影、癌症的陰影、經濟不景氣的陰影,……陰影罩著世界,是可怕的;然而影子是虛幻的,不要怕,有主同在,不要怕。大衛說:「我倚靠神,必不懼怕。」(詩五六4)

三節和五節很重要,但因時間關係,我且略過不說。

(四)永永遠遠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六節)

有一件事實,值得一提,猶太國看羊,人行前,羊隨著。後面呢?常養兩隻狗跟在後面,以免失落了羊,狗在後面趕羊「恩惠慈愛隨著」。如同殿後兩隻牧羊狗,這比方說明,因祂的恩慈我們不失落。

詩篇一三六篇,每節都有「祂的慈愛永遠長存」,祂的恩典,乃「一生一世」之久,這是詩篇中一個重要的信息。

雅各一生信神,神也一生引導他,到了一百四十七歲,臨死之前,叫各位的兒子們到床前,就在床上禱告,敬拜神和遺囑,他給約瑟祝福說:「願我祖亞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神,就是一生牧養我直到今日的神。」他臨死也抓住這信心,一百四十七年之經驗,神在牧養他。雅各與大衛,都是牧羊人,從經驗上深深體會神的照顧,神照顧我,如同我照顧羊一樣。這「一生一世」的愛,不是從大衛開始說,而是從雅各開始了,雅各現在神的家,直到永遠,這是我們的盼望,「一生一世」是我的信心,是我的把握。我的盼望有一日「住在耶和華殿中,直到永遠。」

前幾年有位九十歲的老弟兄,眼已看不見,他很有愛心,一生信神,我與他分別時,他對我說:「我再看不見你了,再看不見你了!」我安慰他,其實我心中很難過。他再說:「我們在天上再見吧!」我說:「在世上我們會再見的。」他說:「不,在天上再見!」他現在已到那裏去,在地上不再見他了,他是屬主的人,主是他的牧者,惟有基督徒,有信心的人,才能說這話,才有這光榮,我們的盼望在那裏?信心在那裏?

我要住在神的家,(原文殿是家字)請聽主的話:「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裏有許多住處……」但願我們的心嚮往那天上的家鄉。(司徒輝記)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