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九、社會上的人與教會裏的人

吳勇長老

讀經:創十九1-14,23-28,路十七28-29,彼後二7-8,三10,猶7

神要剿滅所多瑪,因所多瑪罪惡甚重,聲聞於神,神就下來察看,於是將硫磺與火降下毀滅所多瑪和所多瑪地上一切。今年初有科學家到所多瑪舊址去考察,發現幾千年前該地曾被火焚燒,與聖經上所說的完全相符。聖經記載這些事的目的是要叫後人知所警惕,引為鑑戒。

今日讀創世記十九章,可以看見兩種人:一種是所多瑪人,另一種是羅得家裏的人。

所多瑪人是代表社會上的人;羅得家裏的人,是代表教會裏的人,所多瑪人只是一樣,而羅得家裏的人,卻有四樣:就是(一)羅得的女婿;(二)羅得的女兒;(三)羅得的妻子;(四)羅得本人──教會裏也有這四樣人。

(一)社會上的人

讓我們先看社會上的人。神為什麼剿滅所多瑪人(社會上的人)?創十八已指出因他們罪惡甚重,十三章也說到所多瑪人在神面前罪大惡極。他們犯罪的光景,十九章說連老帶少都犯罪。本來,犯罪的以壯年人為多,而所多瑪不只壯年人犯罪,連老年少年人也都犯罪。這正與今日社會一樣。路十七章所說:「又喫又喝,又買又賣」。分明是注重肉體享受。今日人誤為除了肉體以外,並無靈魂,他們的盼望是現在,價值是肉體。他們不信神,更不信神的審判。因而以「及時行樂」「任情縱慾」為唯一的人生觀。犯罪就日來日多,犯罪者的年齡也越來越寬,以至老少也一同犯罪,敗壞到極點。

人既不信神,那麼,只可管束外面。外體縱或不犯罪,內心卻仍然犯罪。人在這世代中為利相爭,因此,人心越來越詭詐,人情越來越淡薄,人與人之間,無親情,無友情,完全把關係建立在物質上,看重物質、肉體、看輕道德、品德、越來越污穢……到了這個光景,天使就在一個晚上到了所多瑪,坐在城門口的羅得看見他們,切切請他們進到他家屋,許多人就把羅得的家圍住了,羅得為要消滅他們的暴行,寧願把兩個女兒交出來任憑他們的心願而行,所多瑪的罪惡是淫亂呵。猶大書曾加指責,「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今日的時代與所多瑪時代又有些什麼分別呢!今日情慾橫流,色情氾濫、報紙、小說、電影、到處滿溢,魔鬼已盡量把色情暴露出來,以致老人不莊重,少年人不貞潔。所多瑪就是這樣,神就用硫磺與水來燒滅它。今日也會一樣,彼得後書三章曾載預言:「但主的日子……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是今日的光景與結局。

(二)教會裏的人

再看教會光景怎樣?羅得家裏有四樣人,今日教會裏也有這四樣人:

(一)羅得的女婿──代表無聖靈的人(猶19)。羅得的女婿因為娶了羅得的女兒所以住在羅得家中。今日很多人正和這女婿一樣,僅因娶了教會裏信徒女兒的緣故,就混在教會裏面。

有一個姊妹曾流淚告訴我,因為她先生不信,每逢聚會常被攔阻,家庭間夫婦相處光景也不好,我問她結婚時已否信主?她說那時她已信了,只是丈夫尚未信主。我說:「信和不信的原不相配,為什麼你那時要和一個尚未信主的人結婚?」她說:「原想婚後帶他信主。」

從前有一個想跟未信者結婚的女人去見司布真,司布真叫那女人爬到椅上,然後伸手對那女人說:「你把我拉上去!」司布真身體重,女人力小,無法拉得動,司布真把她輕輕一拉,那女人卻跌了下來。拉上去不易,拉下來卻容易呵!儘管未婚前,他百依百順,叫他信他就說信,叫他受洗,他也肯,婚禮定要在禮拜堂舉行,他也贊成,樣樣同意,開下空頭支票;結了婚後,起初愛情新鮮,他還肯來聚會,只是慢慢地就現出來原來本相了。今日教會裏,就有著不少像羅得女婿一樣的人呵。有的因父母在教會的緣故,有的因朋友間感情關係的緣故,有的因上司吩咐,礙於人情面子關係;有的因在利害關係上討好信主的老闆的緣故,總之,都是些因人的關係而進入教會的,他們口上說信而心中實在不信,只是掛名,與主全無關係。這等沒有聖靈的人,自必會像羅得女婿一般,神要羅得告訴他們快快離開所多瑪,而他們反當作戲言。正如傳道人為神傳話,而那些無聖靈的人聽了,反當為無稽的戲言。各位,神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誰能接觸,就得聖靈,誰能接受,就得生命。約翰福音四章記載著主對撒瑪利亞婦人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神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用什麼可以通靈呢?唯有用靈纔能通靈,神是靈,有了聖靈的人纔能與神的靈交通;神是生命,有了神生命的人纔能與神相交。羅得告知其婿,其婿當為戲言,原因就在沒有聖靈的人不能通靈,沒有生命的人就不能與神的生命相交。這是第一種。

(二)羅得的女兒──代表混雜的人,他丈夫未信,而她卻嫁給他,以至她本人成為「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民混雜」。(拉九1)混雜就是沒有分別之意。本來神的子民,應與外邦人分別,不能混雜,今日的猶太人與約但,聚利亞人,面目分不出,只是言語,風俗習慣不同而已。中國與日本人也然。信與不信的怎樣分別呢?有一天,我去看一個姊妹,只知她住在那條小巷內,而不知門牌號數,在那裏我問一位太太說:「這裏有沒有一位林太太?」她用手指著說:「有呵,這家有,那家也有,那家還有。」我說:「是四十歲左右矮矮胖胖的。」她說:「這家的是四十歲左右矮矮胖胖的,那家的也是四十歲左右矮矮胖胖的……」我知道這樣是無法找到的,當我正要回頭走開時,那位太太卻問我:「你是否找一位信耶穌的林太太?我看你也很像一個信耶穌的人。」為什麼她看出我是信耶穌的呢?原來人信主就有主的生命,他的言語行為就帶著屬天的氣息。鳥在空中生活,魚在水裏生活,牠們生命不同,生活也不同;人有屬靈生命,就有屬靈生活,否則,就與屬世的人混雜不能分別出來了。屬靈的人,常常讀經、祈禱、聚會、行善,不信主的人,常常打牌、醉酒、犯罪、作惡。容我再說一句:「如說屬靈而無屬靈生活,就是與屬世人的混雜,好比是羅得女兒一樣。」

(三)羅得的妻子──當天使拉著羅得,和他妻子,並他兩女兒的手,把他們領出城外後,要他們逃命,不要回頭看,羅行的妻子後邊回頭一看,就變成一根鹽柱。她是代表被世界纏住累住的人。聖經說她落在後面終于變成了一根鹽柱。信了主三年五載,甚至十年八載,理應往前直跑,但許多人還落後,也就是因為心被世界纏住累住的原故。

有幾個水手,他們喝得醉醺醺,幾個人划著舢板要返回大船,可是划到天亮,大船開行時尚不能到達,船開行前響號嗚嗚大叫時,方纔驚醒了他們,原來那縛住舢板的繩子還沒有解開。許多神的兒女也是這樣,搖搖搖,培靈會搖他,奮興會搖他,查經會搖他,搖搖搖,始終搖不動,原來是那被世界纏住累住的繩子未曾解開呀!

羅得的妻子一回頭,就變成鹽柱,既成了柱,太陽曬也曬不化,我說:「她是不化呵!」鹽而不化,就不出味,鹽若無味,於人無益。什麼叫化?化是捨與給之意,在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及加拉太書二章七節,都是說到因愛纔有捨與給。羅得的妻子所以不能捨與給,就因沒有愛。無愛的力量,欲捨不出,欲給不能,她的愛早被世界奪去了,「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約壹15)這是第三種人。

(四)羅得──代表不長進的人,彼得後書二章八節提到他有義心,可是他只有義心,而無義行。因此,他告訴女婿的話,女婿當為戲言,不肯相信。各位,我們告訴人應聖潔,告訴人要信主,告訴人要改變,若是自己不聖潔,不信,不改變,怎能叫人相信呢?所以,有義心必須要有義行。

有一個畫家要到遠方開畫展,臨行卻忘記帶護照,那邊的警察就阻止他入境,雙方爭持許久。警察最後說:「如果你是大名鼎鼎的某畫家,請你就當面繪一幅即景農忙圖吧!」那畫家馬上拿起紙筆,不到五分鐘便繪就了,他就准許進入,口中的話與手中之行,見證出心中之實。羅得有義心而無義行,就不長進。還可以從下列三事看出:

1.與亞阿拉罕相爭──未入迦南時能相處,到了迦南就相爭,凡有血氣與肉體的成份,貪圖虛浮的榮耀,就與人相爭,不容讓人,這就是不長進的人。什麼叫長進?像施洗約翰所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三30)我衰微越多,基督就興旺越多。

2.與亞伯拉罕為牛羊食草而爭──亞拉伯罕是代表屬靈長進,因他不爭而讓羅得揀選,他外面犧牲,裏面不犧牲。羅得剛剛反過來,裏面犧牲,外面不犧牲,他就不長進。最近有一傳道人問我,為什麼他傳道已十餘年,仍無長進,後來我知他曾用不正當手段,取人之款,我勸他即刻償還,他說那人仍在大陸。我要他將款存入銀行,將來見面時本息歸還,他卻不肯,因如將款存入銀行,目前生活就稍許困難。他說待將來回去見面時再還。我就向他提出兩個問題:「第一,假如尚未等及返大陸就死了,怎樣辦呢?第二,現在若不對付,等到將來,不知是否仍有願意對付的心?」各位,現在知道,現在就作,他現在不肯作,就是因為貪圖肉體享受,寧可裏面犧牲而不肯外面犧牲,自然就無從長進了。

3.離開長輩──人離開長輩,沒有長輩帶領,軟弱時沒有人來扶助,跌倒時沒有人來鼓勵。各位,不接受長輩的帶領,不跟隨長輩的腳蹤,羅得就不長進了。

羅得家裏有著這四種人今日教會裏也有著這四種人。社會的情況這樣,在教會的情況又是這樣,就不獨不能影響震動社會,反而被社會影響了教會,這樣的教會,是站立不住的。所以,今日教會應省察,我們也要省察,自己是否是上述的四種人之一。求主憐憫,叫我們從這四種人中跑出來,使教會不再受社會影響。

Copyright Notice

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 Copyright©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