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六、生命是痛苦的開始

於力工牧師講
(司徒輝記)

我傳講今晚的訊息,是想把人以為信了耶穌就「坐享平安、快樂、上天堂」之思想挪走。因我們的主一生受苦,我們要與他受苦,因受苦可以得?更大的福氣。

教會歷史告訴我們,許多先聖先賢為道犧牲性命,流血流汗,被趕被拘,保羅一生便是為主受苦最好的見證。

這幾晚我說我們得的生命,是主耶穌的生命;主耶穌的生命,一生走受苦的道路,我們應該怎樣利用這個生命呢?

【讀經】:彼前二18-25

「你們蒙召原是如此」,人信了主之後,要為主受苦;若為犯罪而受苦,是沒有價值,若為行善而受苦,蒙召原是為此。

說到主,便想起主如何釘十字架,羅十9-10告訴我們得救二條件,不過得救之後,必回到一件事,就是主是為我們受苦,釘十字架,流血、捨命。我們無論說得救也好,稱義也好,聖靈充滿也好,聖潔也好,完全也好,必須回到聖經的話,主是如何為我們受苦。

「生命是痛苦的開始」。主得生命之時,便有痛苦的成份在內,有多少人肯為主受苦,被罵,被打都願意呢?

去年我在美國一個夏令會講道,會中有百多個青年,我問:「誰人歡喜受苦?」沒有一個人舉手。當時洛杉機某大學教授也是慕迪學院影音主任也在場,他說:「如有願意受苦的,想必是傻瓜。」所謂良藥苦口利於病,但有誰喜歡吃苦口的藥呢?昨日有人請我食飯,我喝一口潮州茶,很苦,有人說,這茶喝了會眼亮、開胃的。英國人歡喜喝茶,美國人歡喜喝咖啡,也有人歡喜喝齋啡(不落糖和奶),但是不多,因為太苦。各位,你以為生命是什麼味道──甜的還是苦的?照主的經歷說是苦的,你一生的生命,就是苦的。

一九二五年,是中國教會一個重要的日子,中國教會有幾次大復興運動,這一次,有一位從日本來的傳教士威爾斯,開了幾天奮興會,許多教會領袖得到復興。(現在有幾個還在上海),因他帶來的訊息,「信心的炸力」震撼了整個上海的教會。

北方有一位楊裕成牧師,忠心事主,讀神學的時候,把講章材料寫在聖經上,那時很少參考書,這本聖經便是他的飯碗,有一次,坐腳踏車去講道,聖經掉了,他到達目的地才發覺,但已找尋不到,他心裡很難過,那天他講道不好,他告知教友們,願出五元大洋(那時傳道人的薪水每月五元大洋,多者十元,女傳道二元)尋找失去的聖經,結果找不?。為這事,他常禱告,求主給他,也常為這事不能食飯,那時黃河水漲,許多家庭沖散,南京有人來收容孤兒,楊牧師在費城,問一位老牧師:「傳道人講道有能力,教會復興,有何秘訣?」老牧師說:「好好的認罪。」他就回到家裡,關上門,痛哭流淚,禁食禱告,三天,大大得?能力,第二個禮拜講道,他找不到舊的聖經,只可以用新的來講。聖靈同工,能力充沛,如活水江河,費城教會大大復興。

離我鄉下不遠有一個小城,教會中有個魏牧師,他已工作了十年,一天,他向長老們辭職,長老們以為牧師可能因薪水少,家庭兒女多,費用大,便提議加薪給他,但魏牧師堅決辭職,長老們都頗為奇異,追問牧師辭職原因,魏牧師說:「我告你們實話,因我講了十年,講道的材料用完了。」長老們說:「這有何難,你回頭再講一次,那又可以講十年了。」牧師:「我已把每篇講章講過四次呵!」那時,聽見費城教會大復興,教會就派三人去費城參加聚會,魏牧師是其中之一,他到了費城,得到聖靈充滿,自己大得能力,回來講道,一堂講了兩點半鐘,聖靈動工,教會也得到復興。

各位,他們起初的經歷覺得痛苦,但他們肯照?主的話追求,結果滿得?祝福。

讀奧古司丁的傳記,他媽媽為他禱告十七年,他才得救歸主,當他媽媽為他禱告期中,他跑到羅馬,又跑到米蘭,他媽媽不只為他的肉身受苦難過,更為其靈魂擔心,他媽媽見米蘭的安牧師說:「我已為我的兒子奧古司丁禱告十七年了!」安牧師說:「你的眼淚不會白流,你的兒子的靈魂不會落地獄的。」奧古司丁卅二歲才悔改得救,可是不久他媽媽就死了。她有主的生命,便有生命的痛苦。

從哥林多後書十一章看到保羅所受的痛苦,何等的多,為什麼?因他有主的生命,加上新的負擔,新的異象,保羅就甘受這種生命的痛苦了。

主的生命進來之後,有新的責任來了,看法也就不同了,這生命如同嬰孩,漸漸長大的。也如同運動員,要鍛鍊肌肉平均發展,起初鍛鍊時會覺得痛苦,這就是生長所產生的痛苦。又如我們文質彬彬的傳道人,平常不抬重物,用力則覺肌肉痛,如果常用力,肌肉就會健壯,但在健壯之前,必要受過痛苦,這是長進中的痛苦。基督徒的靈性也是這樣,不長進則已,一長進,痛苦就來。要長成基督的身量,就要天天長大,不是停留在初得救之時,雖然碰到難處、阻力,但這是幫助生命的長進。馬利亞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把滿盛香膏的玉瓶打碎了,用香膏膏在耶穌的頭上,雖然遭受旁人的批評和誤會,但香膏的香氣充滿室中,而得到耶穌的稱讚。再可以看看耶穌自己,馬太福音四章記載主受洗後,聖靈充滿他,他不是去作奮興家、著作家、神學家,博士......而是到曠野去。受撒但的試探──這就是長進中的痛苦。

約翰衛斯理常說:「人要完全,必要在愛中完全,要追求完全聖潔,必須在愛中完全。」

希伯來書告訴我們,人在痛苦中,在尋求長進生活中,所遭遇的患難與痛苦,越得到上帝的安慰與應許。我不是說痛苦由犯罪而來,但也有痛苦是由犯罪來的。至於那些痛苦是由犯罪而來,那些是由神旨意而來的,必要分開清楚。

求主饒恕我作見證,若是自誇,我就誇自己的軟弱,我以前在廣西傳道,月薪七十公斤米,(現值港幣約四十元)買得鞋來沒衣服,買得衣服沒飯食,試過兩天沒有飯食,只喝開水,今日大家見我很胖,那時我很瘦,有一次,三個禮拜沒有飯食,只食稀粥。一位親戚來,見這情形,介紹鐵路局工作給我,仍答允每週給我兩日去傳道。我靈裡有聲音阻止我,要我繼續走主的道路,按人來說,我何曾不可以學保羅一面織帳棚,一面傳道,但主不許,我便毅然對親戚說:「我不能答應你,你不懂得,我也不能解釋,因為我是蒙召作傳道的。」以後我專心傳道,走奉獻的道路,雖有痛苦,也很安然。

三藩市有二位女青年,是主日學的教師,媽媽是聖公會一個不熱心的基督徒,她已離開教會多年,不願意兩女來幫助主日學,我往探訪她,她背部生了毒瘤,且已穿爛,我替她禱告,後來她的心漸漸轉回愛主。她因丈夫不肯信主,心裡很難過,當她臨危之時,我見她太辛苦,我為她祈禱,求主早接收她的靈魂,但她似乎心裡尚有一件事,未曾放下,等到見了她的丈夫,便握住丈夫的手,已不能說話。我對她說:「上帝必聽你的禱告。」不久她便離世,她因丈夫未信主,死也不願去,等到丈夫和兩女對她說:「我們必定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她才瞑目。過了兩年,她丈夫也信了主,兩女也很熱心愛主。

生命有一元素,是受苦的元素,痛苦的元素。主來世界受死,且死在十字架,將來有榮耀的冠冕為我們留存,但是,我問你:「你生命受過痛苦否?」──可能你會經歷到。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