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七、得勝的解釋

胡恩德先生

經文:羅六6-11

今天是培靈會在今年聚會最後的一天,想與大家解決一些問題。

我們在屬靈的道路上奔跑,碰到了有不少不容易明白的問題,這因為沒有照著聖經的原則去做。

首先解釋一下第六節:「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我們既然釘了十字架,為甚麼我還存在。有人說這是舊人復活,可是聖經所說的不是舊人復活,而是新人活起來。

羅馬書第一章,三次說到神任憑他們。就是說神認為他們已極其敗壞,無法修改。因基本已敗壞了。唯一辦法,是把他──舊人釘十字架,神再行創造新的,不過不是再用土做,而是叫我們與基督一同復活。「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神對那舊的全放棄了希望,因為我們原是屬撒但的,屬罪惡的,與神本為敵。故神不是叫我們做好來得救,乃是叫人覺得自己不行,便來仰望主耶穌基督得救。「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就必得救。」(賽四十五22)這拯救的方法真希奇,神差祂的兒子耶穌基督來為我們死,神便看是我的死,祂復活了,神也看是我的復活,神對我們的本性放棄希望,故此定規了十字架做我們的舊人的結束。但釘十字架的痛苦,卻歸了基督,因基督是我們的元首。大衛蒙神揀選之後,未曾打過敗仗,這完全是元首的關係。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在神面前作我們的元首。

但與主同釘十字架,在我身上的作用是怎樣的?有人說,每天禱告,都要求主將我們與祂同釘十字架,這樣說,是錯誤的說法。我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主何時釘十字架?祂不是天天釘十字架,他只釘一次,而且是在一千九百多年前釘,怎能叫主現今天天釘十字架呢?

這樣,我們怎樣才是與主同釘十字架?記得元朗有句口頭語是「怎得死」。我們也是想到那舊人「怎得死」。

第一、同死,是與主同死。這事是在一千九百多年前便發生,不是現今的事。即如主流血贖罪也是一千九百多年前便已作妥,因此我也是那時──一千九百多年前便和祂同釘十字架。不過,那是客觀的解釋,若承認的話,就得主觀死的功效。即與主同釘十字架的事實,主在那時死,我現今承認。

現在借用木蘭從軍的事作為比方,她知道父親被徵入伍,便女扮男裝,而且冒父親的名去應徵,打完仗,勝利的,榮耀的回家。

假若木蘭陣亡了,她的死在她父親身上有了影響。即以後她父親不用被徵兵,徵兵法在她父親身上完全無效。

鄰舍來對他說:「你女兒死了,我很同情,不過,你的女兒死了,你便可以永不用當兵,因徵兵名冊上已有了你的名字,且陣亡冊上也有了你的名字。你藉著女兒的死,可一生脫離兵役。」但他要會利用這原則,若以後國家又再徵兵,再來找他。他要說:「花某人已於某戰役陣亡了,為何再來找他。」但徵兵的人說:「你不是花某人嗎?」花父說:「請查查陣亡冊下,是不是有花某的名字。」查一查,果然陣亡冊上有了花某人的名字,徵兵的人便不得不走了。在陣亡冊上,他確實死了,且完全死了,不是半死。

第二、若花某人很懶惰,妻子叫他去趕豬,他說:「花某人已陣亡,為何還叫他去趕豬?」他妻子聽了,吃飯也不請他吃。他問:「為什麼不叫我吃飯。」他妻子回答說:「花某人已陣亡,為甚麼還要吃飯?」他便說:「花某人的死,是在徵兵上有作用,在工作上不發生作用。因木蘭是代替我在徵兵法上死,不是替我在吃飯上死。同樣的,主耶穌基督是替我在罪的事上死,神看主耶穌基督為我的罪而死,即是我為罪而死,所以不追究我的罪。若木蘭在徵兵役事上死,徵兵役的事上也不追究她的父親了。

罪在我們身上很有勢力。「使罪身滅絕。」這個「罪」字原文是單數字,即這個罪住在我裏面,拖我去犯罪,但如今主耶穌基督是為我向罪的事上死,我也向罪的事上死了。既然「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羅六7)我們已與基督同釘死,所以我們也是已脫離了罪。

花木蘭的父親,會應用木蘭的死的事實便得自由,我們若會應用基督的死的事實,也得了自由。

有人說,沒有人攪擾他就良善,若有人碰撞他,他便會大發脾氣。其實若沒有人碰撞他,他也會自己發自己的脾氣。原因我裏面有惡性情,惡勢力拖住。但已死的人,不會被罪拖住,因為神也用基督的死的原則救我們脫離了罪。

把花某的故事,再延長來說說。又有人來徵兵,花某人說:「花某已於某戰役陣亡。」徵兵的人說:「你就不就是花某嗎?」他答:「我是。」那人說:「你若是花某,便要應徵入伍。」他懼,入告妻子,妻子說:「既然你認是花某,便要去了。」但他往告村長,村長轉報政府說花某確已陣亡,是由花木蘭代替的,政府查明屬實,如果兩次徵用他,確實不公道,於是免了他,他知道了這件事,很多謝村長。

罪的權力又來叫我發脾氣,或誘我犯罪,但我們要站穩,可是罪的惡勢力仍來催迫,但如果我常在主裏,主也常在我裏面,便有聖靈的能力來幫助我。我們若認清已與基督同釘十字架,聖靈便來幫助我。我們是否已看清楚基督與我們的聯合?若認清楚了,聖靈便作工。

簡單的再說一次,我與主耶穌基督同釘十字架這事實,在一千多年前便有,今天若我們接受而應用,在乎相信,聖靈來幫助我,罪的惡勢力便不能再出來。

其次,我們來談談關於主耶穌救我在靈程上不失敗的程度怎樣?即是否完全幫助我,抑或只助我一半?

現在分兩方面來說:

第一、基督徒是否永不犯罪?這是不可能的,保羅勸告基督徒說:「弟兄們,這樣看來,我們並不是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活著。」(羅八12)可見基督徒仍有犯罪可能。

不過,雖然有犯罪的可能,但無犯罪的必然,這是過得勝生活,和長進的基督徒的情況。但那些不長進的基督徒則不然,他們有犯罪的可能,也有犯罪的必然。得勝與不得勝,在乎我們是否曉得靠主。

何謂「博士」?有人說,他讀了許多書,所以稱為「博士」。但有人說,博士不是甚麼都懂,古人所謂「秀竹拿竹竿,橫豎都不能入」所以基督徒不是無犯罪可能,只不過他們會靠主得勝。

第二、有人說,基督徒若能得勝,便連試探都沒有了。這不是聖經所說,正如保羅所說,「順從肉體活著。」這是我們的舊性情,雖然信主,仍然存在。我們不能過得勝的生活,因為肉體在發動。不過,切勿以為自己未得救,不然,一生未曾得安息,至為可憐。

原來我的舊性情仍然存在,直等到「得著兒子的名份,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羅八23)因為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現出來,我們身體得贖,才沒有那敗壞的舊本性,即亞當的舊性情。只有靠著主,這舊人才不能發動。

主對付我們的舊本性,徹底之極。有人以前抽大煙,醉酒,信主後,連想抽大煙的心,或飲酒的心,也沒有。或有人得勝後,仍然被引誘,但靠主便得勝。

若全沒有試探,那只是一部份人能夠這樣,並不是人人能這樣。

再說,有此事情,已無犯罪的心,向罪死了。有時則因肉體仍在,便要常常靠主得勝。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