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當尋求真理

成寄歸

請讀約十八38

在我講今早的信息之前,我喜歡作幾句見證:我是生長在非基督徒的家庭,從小就相信佛教。在十歲左右,很歡喜佛教,並唸佛教的經。在十餘歲時,便常到佛堂,和那些佛教中人,往來談話,他們的對聯等等,我也唸得很熟,耳濡目染,佛教的道理便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中。因我覺得這個世界及其中的一切,都是虛空的,於是不得不要找個心靈寄託的地方,這信仰佛教的一個最大原因。但不久,我對於佛教漸漸的懷疑,因為佛教不講創造萬有的主宰,說來說去,都是空空洞洞,不能滿足我的心,所以過了幾年糊胡的日子,到底一無所得,於是我開始失望了。到了十七八歲的時候,我常這樣思想:『世界上難道沒有別的宗教比佛教更好更完全的麼』?以後出外旅行,走到一個地方,看見回教的禮拜堂,又聽說回教是講真主的,羨慕的心油然而生,假如當時有人介紹,也許就做個回教徒。

感謝主!我在第一次聽見福音,沒有等到第二次,便心滿意足,立志相信,因為我老早已盼望得著這樣的道理。我信道後,又得主給我特別機會,使我聽見李叔青先生講道,李先生不多講聖經的教訓,他所講的大概是聖經的原理。原理就是不可更易的一種定理。比方蜂能釀蜜,蠶能吐絲,是一種定理,為任何人所不能否認,不能更易的,但這個定理不在乎蜜與絲的方面,乃在乎蜂與蠶的本身。原理與教訓,是有分別的,例如:聖經中常叫我們去結果子,這就是教訓,不是原理,至於怎樣方可結出果子來,那就要明白原理。先有蜂與蠶,自然就有蜜與絲:先有樹,才有果,先有原理,才有教訓。可見我們欲得屬靈的教訓,先要尋求聖經的原理,這是毫無疑義的。

我十分感謝主恩,引導我多年研究聖經中的原理,我越明白聖經的原理,我的信心,就越堅固,不然,恐怕也有退步再回到佛教去的危險呢。在報紙上常有這樣的記載:某某基督教徒,現已轉入佛教了!例如:前月有一段新聞,謂美國某教士,現已放下十字架,穿上了袈裟,到中國內地去宣傳佛教。更有一位意大利的基督徒,現在我國西湖做和尚。諸如此類,尚有許多,他們何以如此下喬木而入幽谷?就是由於他們沒有徹底的明白聖經原理,他們的眼光太膚淺,以為基督教的道理,比不上佛教那麼精深,他們所看見的,不過是基督教的一些道德的教訓,沒有明白基督教的原理。可見我們只講教訓,不講原理,實屬危險,我們的聖經,無論甚麼地方,都是先講原理,後講教訓的。例如:西二1-4,是講原理;5-8節,是講教訓。9-11節,是講原理;12節是講教訓。其他類此者很多,不過略舉一例罷了。

我覺得基督徒有一個最大的危險,就是在皮毛上得著一些基督教的好教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以為基督教,不過如此而已,沒有更進一步的追求基督教的原理,其結果雖不致退到別的宗教去,然疑惑叢生,信心搖動,自顧不暇焉能救人,我頭一次聽聞主道之後,便立時相信,可是信是容易,至於怎樣過基督徒的日子,那就另是一個很難的問題。比方今早我們聽見我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但若不明白聖經的原理,未必知道對付魔鬼的方法。又剛才所講的歌羅西三章,那裏說我們已經脫去舊人穿上新人,但若不明白聖經的原理,亦如何知道怎樣脫去舊人穿上新人呢?

教會裏許多基督徒,未能徹底明瞭得救的原理,以致靈程游移無定,有時自覺心境好,行為沒有差錯,便以為自己是一個得救的人;若有時自覺心境惡劣,行為不對聖經,便懷疑自己還未得救。主耶穌的救恩,是這樣的兒戲,昨是今非的靠不住麼?

當日以色列人不了解真理,就不能真正過以色列人當過的日子,正如希伯來書第三章說:『他們心裏常常迷糊竟不曉得上帝的作為;……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了;……有人被罪迷惑心裏就剛硬了』。(來三10-13)我們讀出埃及記十六2,3,及民十一4,5,看出他們真是無知得很,膚淺得很,心裏常常迷糊,常存不信的惡心,被罪迷惑,心裏剛硬,不識上帝要在他們身上所成就的永遠計劃和大作為。他們只知思念埃及地的一點肉體好處,即如坐在肉鍋旁邊,以及吃魚,吃黃瓜,西瓜,韭菜等等,卻忘了上帝應許賜給他們的流乳與蜜的迦南──那更美更好的產業。所以一個人甘心作幼稚和膚淺的基督徒,必不能明白上帝對於他們的心意,因此也就不能得著更大更美的靈福。

現在我要再請諸位注意包括聖經的三個字,即:『死』『生』『工』。在林前十五22說:『在亞當裏眾人都死了』。人既然死了,上帝就不能對死人講話,而希望死人作甚麼。比方我們走到墳墓那裏,大聲疾呼的對那已死的人說:『死人啊!起來吧!我要吩咐你作甚麼呢』!那末,人必笑我為愚人,為獃子;上帝是智慧的根源,難道亦做人們所視為愚蠢的事嗎?所以上帝對於死人的辦法,就是差遣第二亞當──基督──來到世上,把他自己的生命賜給世人。我們世人惟一的責任,就是接受基督為我們的生命,有了生命,同時也就有了基督的靈進入我們的心為印記。(弗一13)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為我們禱告;(羅八26)使我們可以認識何為上帝的美旨;行上帝要我們走的路;作上帝指定我們作的工夫。我們看聖經,若用鳥瞰式的看法,整個的看,便看出其中整個的原理,就是人死了,上帝賜人生命,有了生命,上帝才能藉著聖靈用他作工。

我常常這樣想:耶穌為何不在亞當犯罪後,或洪水後,或亞伯拉罕的時代,或任何舊約時代而降世呢?豈因耶穌也像人一樣在那時沒有空閒來麼?當然不是。這就是上帝要人徹底明白基督到世上,是來作生命的。他來是推翻舊人的一切所有,他來就是舊人的盡頭,新人──基督的起頭。世人如果不是真的認識自己是死的,是一無希望的罪人,他就沒有那麼容易明白耶穌是他的生命,沒有那麼容易就讓耶穌推翻他,充滿他,佔據他的一切所有。這就是全部聖經佔大部分的舊約所作的工,也可以說這就是舊約的功用。

昨日講彼拉多向耶穌問說真理是甚麼?但他等不到答覆就轉身走了,今日亦是有許多人很願意為上帝作工,很願意明白真理,但可惜不能深深的進到上帝面前,多有忍耐等候他,直到真的認識了自己。在撒上十8及十三8-14說:撒母耳與掃羅約定了要他在吉甲等候七天,等到撒母耳來,才可獻祭。不料他等是等了七天,到最後的幾分鐘卻不能等,他竟貿然獻祭,以致被棄絕,成了上帝不能用的一人。請諸位注意:掃羅願意獻祭,卻不願意等候,──願意盡人力而作工,卻不願聽神旨而行事。今日不少基督徒,情願作胡塗的基督徒,不情願作清楚的基督徒;也有許多傳道的,情願作胡塗的傳道的,不情願作清楚的傳道的。

舊約好比一所房子,充塞其間的,不外證明人是死在罪惡之中,所以舊約的末了是以『咒詛』二字為結束。我們不妨在這個房子裏多住一些時,直到實在明瞭上帝的旨意,和自己的本來面目。認清了自己所站的那死亡的地位,然後再進一步,而到新約的房子來,這樣就可知道耶穌是怎樣的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而接受他為我們的生命,為我們的一切所有。保羅之所以能夠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將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以識基督為至寶,就是因為保羅看透了自己是屬於敗壞死亡,不可救藥。所以他哀嘆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七20)注意,保羅的苦,不是在乎他作錯了某事而苦,乃是由於他自己不能脫離這取死的身體而苦。然而他認識只有耶穌能拯救他脫離這取死的身體,他很有把握的說:『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所以我們若不實實在在的認識自己是敗壞,是滅亡的,就斷不能以取死的身體為苦,而求脫離。耶穌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先有死而後有生,我們總要承認這個先死而後生的原理,與他同死而脫離死,與他同活而有新生命。

我在廿歲時,已接受了耶穌的生命,我以後的工作不過是生命的表顯,無論作了甚麼,也不是我的功勞。比方蜂之釀蜜,犬之守夜,不是功勞不過是生命的表顯,生命都有其表顯,不獨人類與其他動物為然,即植物亦無不然。總之,甚麼生命,就有甚麼生命的表顯,這是天然的定理。

我國各地教會的內容,不免軟弱,膚淺,在靈性上深有根底的人,處處都感缺少。為何如此?一言以蔽之就是沒有照著這簡單的,『死』『生』『工』去行,所以我們不怕多多研究這三個──『死』『生』『工』的問題。不怕明白太多,經驗太多,我老老實實的說:我經驗二十餘年,總以為未足,倒覺得越過越感覺不足。經驗告訴我們:越多研究聖經的原理,就越多明白自己的不足,越多明白自己的不足,就越多認識基督的豐富能力。諸君啊!水有源,木有本,我們得能力的源頭,就在這裏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